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第25章 第 25 章(1 / 2)

教导处的老式空调输送着冷风, 上面的海尔兄弟贴纸翘得更厉害了。

华旺春坐在办公桌前,正对着沙发上的两父子。

他从事教师职业几十年,见过无数相处各异的家庭, 却唯独没见过这么奇特的。

说亲密吧, 两人中间隔了接近半个沙发, 好像谁都不想挨着谁;

说疏离吧,表面上还是能看的出他们的关系,彼此也没有臭脸。

经过刚才的一番谈话, 叶高阳还是很关心他在学校的情况的, 叶橙也带着一丝见到家长的不安。

可这两个人坐下后全无交流, 甚至连中午吃了什么的之类的寒暄都没有。

华旺春清了清嗓子,打破沉默道:“既然孩子也来了, 那咱们就接着刚才的话题聊吧。”

“关于您的问题, 我在这里做出回答。很遗憾也很抱歉,学校今年没能申请到保送名额。”他面带惋惜地说道, “不过按照他的成绩来看, 考一所重点985是没有问题的。”

叶橙暗自想道,这个学校要是能申到保送就有鬼了。

名额有限, 不是什么学校都能分一杯羹的。

他心里也慢慢明白过来,叶高阳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 八成是因为朱玉芬的那通没事找事的电话家访。

“他的成绩我是不担心的, 以后还得麻烦老师帮忙照看了。”叶高阳说道。

华旺春和他不是很熟,不过一进门就看见了他那一身行头, 估摸着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因此态度也很客气。

“不麻烦, 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还有, 您刚才提到的换班主任的问题, 是这样的,他们班的班主任请了一个月假,这个月暂时由我来代班。”他解释道。

叶高阳皱了皱眉:“孩子已经快高三了,频繁更换老师的话,对他们总归是弊大于利,希望学校能体谅这一点。”

华旺春连连点头:“是的,这个我知道,您放心,后续不出意外不会再换了。”

叶橙感到有点无聊,曾经他很渴望听到这种对话,那是叶高阳对他关心的象征。

然而,现在他只觉得味如嚼蜡。

叶高阳还在跟华旺春打官腔,叶橙盯着对面空调上摇摇欲坠的标签。

破旧的标志被空调风吹得晃来晃去,他认真在想这玩意儿什么时候会掉下来。

“您说的有道理,我会尽快安排调换座位的。”

“华主任不要误会,我只是不想他被无关紧要的人影响。”

“我懂,我都懂……就像今天上午,这俩孩子都没来上课。陆潇我知道,是请了假的。”

叶高阳转向叶橙:“你上午干什么去了?也不跟老师请假。”

叶橙逐渐回过神来,两个大人齐齐地看着他。

他只得胡乱道:“我昨晚去找陆潇了,雨太大回不来。”

听到这个名字,叶高阳的脸色变了变:“你们去哪儿了,你奶奶知道吗?”

“知道,我跟她说过。”叶橙不太愿意透露青山的事,避重就轻地说,“爸,昨天雨太大了,我们也是因为打不到车,早上才会迟到。”

“你这叫迟到?这都旷课一上午了。”叶高阳很少用这么严厉的语气说话,他越想越不对劲,“小橙,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从小到大,你都很乖,老师都没因为这种事找过我和你奶奶。”

他本来是谈生意路过南都,刚好来学校看了一眼,谁知道就出了这样的事。

之前朱玉芬在电话里告诉他,他们班有个叫陆潇的学生,是个成绩倒数且被记过一次过的小混混,和叶橙走得很近。

叶高阳不由想起那次,家里来的那个喝醉酒的,应该就是陆潇。他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叶橙从小学习上没让他操过心,交的朋友也都是正经人。

自从他上次一意孤行地转学之后,行为处事好像变得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叶高阳不知道是不是在自己忽视的地方,儿子悄悄到了叛逆期,他认为不管怎样,都应该避免放任他误入歧途。

叶橙静静地看了他几秒,视线冷漠的和小时候截然不同。

上一次这样对视说话是什么时候,在他初中?还是小学?

突然,叶橙笑了一下,开口时没有丝毫慌乱:“爸,你真幽默,从小到大你去过几次学校,回过几次家啊?”

办公室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空调上的标签终于承受不住风速,啪嗒掉在了地上。

华旺春目睹人家家事,感到有点尴尬。

“那个,咱们好好说话哈,叶橙,对爸爸注意点语气。”他赶紧打圆场道。

作为十三中抓风纪的一把手,他见识过多次父母在办公室对孩子大打出手的。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陆潇在校长室和他爸干了一架。

此刻,他可不希望这父子俩在自己办公室打起来。

好在叶高阳的教养还算好,就算胸膛气得上下起伏,也没有骂人和动手。

他用手指颤抖地指着叶橙道:“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态度!不是说成绩好就可以肆无忌惮,我跟你说过什么,最重要的先学会做人、学会尊重别人,我看你就是被那个陆潇给带坏了!”

“是吗,学会做人,学会尊重别人,请问你有以身作则吗?”叶橙冷冷地看着他,“大可不必牵连无辜的人,他根本不是你们口中所谓的‘坏学生’。”

叶高阳刷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脸色有些发青。

华旺春也急忙站了起来,劝阻道:“叶先生,您冷静一点。”

他转向叶橙:“别和你爸爸吵架,这件事需要一家人好好谈一谈。要不,你打个电话把你妈妈也叫过来?如果她有空的话。”

多个女人在场,这两个人总不会这么冲了。

叶橙起身,面无表情地说:“我没有妈妈。”

然后头也不回地摔门出去了。

华旺春站在原地,下意识张了张嘴,有些哑然。

过了好半天,他才歉疚地说:“啊……这,这……我不知道尊夫人……很抱歉。”

叶高阳头疼地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没事,是我们家这孩子太不让人省心了。”

他将眼镜重新戴好,叹了口气道:“他五岁的时候,他妈妈就去世了,所以性格有点犟。也怪我平时关心他太少,今后还要辛苦您多关注他一点。”

学校里刚经历了有人跳楼的事,不用他说华旺春也会关照叶橙。

他郑重道:“您放心吧,我每周都会找学生谈话的。等会儿我就去班上,安排他坐到前排去。”

“多谢了。”叶高阳疲倦地和他握了握手。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于是跟华旺春打了声招呼,边出去边接通了。

“喂,恬恬,什么事?”

“……不是,小橙的学校里有点事。什么,她咳血了?去医院了吗?”

华旺春忍不住摇了摇头。

叶橙从教导处出来后,没有回班上,而是去操场上逛了一圈。

雨已经停了。

天边仍然一片灰蒙蒙的色彩,塑胶跑道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呈现出鲜亮的红色。

空气清爽中带着湿润,一扫前两天的闷热与干燥。

他每次心情不好时,就会去慢跑,那样有助于放松身心。

正逢午休时分,操场上没什么人。

他围着外跑道,跑了一圈又一圈。

跑到第五圈的时候,背后忽然跟上来一个人。

叶橙听见脚步和呼吸声,扭头往后看了一眼。

陆潇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跟在他身后匀速跑步。

“我还以为你跑两圈就差不多了,结果你还上瘾了。”他的语气中透着不满。

叶橙想起他最憎恨跑步,见他不情不愿地跟着自己,觉得有点滑稽。

“你来干嘛?”他放慢了速度,声音带了点喘。

陆潇跑到他身侧,和他并肩,“华旺春刚才去班上了,说是要换座位。”

“我知道。”叶橙说。

教导主任亲自换座位,还真是闻所未闻。

陆潇道:“有个男的在门口站了好久,是你爸吗?”

叶橙撇了撇嘴:“大概是吧。”

“我觉得是,因为他一直盯着我。”陆潇悄悄地看了看他道。

叶橙说:“他找你了?”

“那倒没有,只不过他现在还在门口。”

叶橙慢慢地停了下来,平复着呼吸。

“如果他找你的话,别理他。”他对陆潇道,“朱玉芬跟他告过状,他对你有成见。”

陆潇没什么反应,低下头踢了踢石子:“就算朱玉芬不说,他也不会喜欢我吧,毕竟我上次喝成那样去你家借住。”

叶橙愣住了。

陆潇说:“我知道你家里人不希望你和我走得近,其实陈臻家里也是这样的。”

他说得自然而然,却让人心里揪了一下。

叶橙的眼皮跳了跳:“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还是离我远点吧,别让父母操心。”陆潇闷闷地说道。

-

叶橙回班上之后,果然在后门口看见了叶高阳。

他手上提着一袋东西,一边打电话,一边来回踱步。

叶橙走过去,听见他在对着手机说:“李秘,你帮我把三点的会议取消。嗯,不是推迟,今天暂时不去开会了,我这边没空。”

叶橙在旁边静静地等待他打完电话,叶高阳关掉手机朝他走了过来。

“跑到哪里去了,打给你也不接。”他语气平缓了许多,将手里的袋子递了过来,“刚才听你嗓子哑了,我去医务室买了点感冒药,拿着。”

叶橙不作声地接过袋子。

叶高阳叹息道:“好了,别生爸爸的气了。我知道,以前是我对你亏欠太多,爸爸给你道歉。”

叶橙心里简直像日了狗了。

真的很好笑,果然是会闹腾的孩子有糖吃吗?

他以前那么听话懂事,却连叶高阳的一个眼神都得不到。现在难得当了回“问题学生”,立刻被“关心”上了。

想想都觉得讽刺。

可惜,他已经不再渴望这种“关心”了。

“我一会儿还有工作要忙,不能陪你了。”叶高阳说,“期末考完之后,我接你去嵊州住几天。”

叶橙拧起眉,刚要说话,只听他又道:“我看过你的冬令营信息,一月中旬才开始。”

叶橙无语了。

“你先进去准备上课吧,爸爸不打扰你了。老师说你们周五没有晚自习,晚上我来接你放学,顺便一起吃个饭。”叶高阳不怎么熟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走了。

叶橙望着他的背影,过了好一会儿,才走进教室。

他刚进门,就发现座位果然换了个彻底。

一共三组,他被调到了第三组第二排。

陆潇还在原来的位置,只不过从窗边变成了过道。

蒋进换到了第二组第三排,正好和他们连成一条斜线。

叶橙的新同桌是于坤,一个理科挺拔尖的学生。

他坐下收拾东西,没有往后排的方向看。

不一会儿,手机震了震。

蒋进:【橙哥,你和潇哥吵架了?怎么你们都不说话啊[可怜]】

叶橙看了看讲台上的华旺春,飞快打字道:【没什么好说的。】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