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第45章 第 45 章(1 / 2)

叶橙从商场出来后, 和黄胜安在路口分道扬镳。

他打了个车回家,把送给高秋兰的项链单独拿了出来,其余的都堆放在他自己的房间。

叶俏俏是那种抽一鞭子动一下的主儿, 要是把奖励一股脑都给她,她反而没有动力。

护工说她今天的网课格外认真,可以给她个小玩偶尝尝甜头。

叶橙拿了一只小兔子在手上,准备去医院看看她的情况。

厨房里还有一些剩下的汤,应该是高秋兰给她送过去留的。

从到家后,手机就接二连三地震了好几次, 叶橙抽空看了一眼。

收到了一条辅导机构的退款消息,退了三分之二的学费。

这几天他们应该体验完毕, 准备回南都了。可惜他还没来得及享受五星级酒店,就不得不提前退班了。

屏幕亮了亮,又收到一条微信。

嫌疑人X:【在干嘛呢?】

叶橙一边走出家门, 一边打字道:【在走路。】

嫌疑人X:【?】

嫌疑人X:【你还在嵊州吗?】

克制一下:【不在, 你要我给你寄土特产?】

那头静了静,输入道:【你回南都为什么不告诉我?】

叶橙心里瞬间反应过来, 八成是蒋进跟他说了今天碰到自己的事情。

他本来打算晚点再跟陆潇说, 毕竟人家在应城搭帐篷,省得他心不在焉, 但没想到被蒋进抢先了。

叶橙想了想,挑了个最安全的回复:【我忙着照顾奶奶,一时忘了。】

这条消息让陆潇又安静了三分钟。

第一,忙着照顾奶奶, 所以那些芭比娃娃是给谁买的?

第二, 一时忘了, 扎心了, 妈的。

叶橙并不知道他脆弱敏感的少男心受到了莫大的伤害,问他道:【你在那边还好吗,几号能回来?】

嫌疑人X:【哦。】

克制一下:【哦?】

嫌疑人X:【嗯。】

克制一下:【……什么意思?】

嫌疑人X:【算了,没事。】

叶橙一头雾水,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阴阳怪气起来。

他赶着去医院,便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陆潇蹲在马桶上,等待叶橙主动问他怎么了。

然而等了十分钟,也没等到一个字。

他忍无可忍地打字道:【你就不问老子别的了?】

那头毫无动静。

陆潇犹豫了片刻,还是把这条消息撤回了。

他编辑道:【蒋进说今天看见你买礼物了,送给谁的?】

叶橙还是没回复。

他又觉得不妥,还是撤回了。

嫌疑人X:【我说没事你就不会再回了是吗,我对你来说就是可以“一时忘记”的人。】

……妈的,好像有点矫情。

他再次撤回。

【叶橙,你他妈的……】

他打完这几个字,手机突然震动起来,胡海洋的电话打了进来。

陆潇手抖了一下,一个没拿稳,手机顺着缝隙滑进了马桶里。

他足足呆了十秒钟,才爆发出一阵惨叫。

“啊啊啊啊!我操!!”

胡海洋找了他半天,刚走到男厕所门口,及听见里面撕心裂肺的叫声。

他敲了敲门,严肃道:“陆潇,是你吗?陆潇?我知道是你,别躲了,快出来上课!”

里面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胡海洋贴在门上:“你没事吧?”

-

十分钟后,胡海洋拿着吹风机,对着桌上的手机一顿猛吹。

陆潇在旁边快要崩溃了,忍不住问道:“它还能好吗?”

“我是个教英语的,又不是修手机的。”胡海洋的白眼都快翻上天了,“你说说你,逃课躲在厕所玩手机,这下倒霉了吧。”

陆潇不忍直视地闭了闭眼睛,心里默默祈祷,最后那条没编辑完的消息,千万不要发送出去。

胡海洋帮他吹了半天,说:“给,看看还能不能用吧。”

陆潇赶紧拿起手机,按了一下开机按键。

屏幕一片漆黑,毫无反应,上面倒映出他绝望的脸。

“老师,这附近有卖手机的地方吗?”他只得放弃了。

胡海洋说:“镇上有个手机大卖场,你可以放学之后去看看。”

“你能借我一点钱吗?”陆大少爷身无分文,垂头丧气道。

胡海洋说:“你先把作业补齐再说吧。”

叶橙到了医院,看见陆潇撤回了三条消息。

最后给他发了一条:【叶橙,你他妈的】

他回了个问号,那边没有再理他。

这家伙,还真无理取闹。

他决定给陆潇一点教训,顺手把他拉进小黑屋,让他在里面静静地待一天。

到了住院部后,他先是去询问了医生叶俏俏的情况,然后拎着礼物盒走进病房。

叶俏俏正拿着平板,教高秋兰玩斗地主。

“炸.弹,我炸!”

“我只剩一张牌了,注意哦!”

系统音一波接一波。

“奶奶,你看屏幕的时候戴一下眼镜。”叶橙走进去说道。

他还没叮嘱完,高秋兰就激动地喊了起来:“哎呀,他只剩一张牌了,怎么办怎么办?”

叶橙:“……”

两个人头挤头研究了半天,最终还是输了。

高秋兰闷闷不乐地放下平板,这才看见叶橙:“小橙,你来了啊。”

叶橙看向叶俏俏:“我看你玩的挺带劲的,作业都写好了?”

“还、还有两张。”叶俏俏垂下头,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现在就写,写完我给你批。”叶橙毫不客气地说。

高秋兰担心战火蔓延到自己身上,默默地从她旁边挪开,到沙发上继续斗地主去了。

“奶奶,记得戴眼镜。”叶橙说。

“好好,知道了。”高秋兰迅速地拿起老花镜戴上。

叶俏俏在叶橙的监督下写完作业,一边看着他批改,一边坐在床上汇报,

“中午吃的食堂,我把青菜吃光了,也喝光了奶奶带的汤。”

“没有欺负其他小朋友,我有把玩具分给他们玩。”

“说了一次脏话,被奶奶打手心了。”

她的表情不情不愿,就像是被逼上梁山一样。

叶橙随手在作业本上打了几个叉,说道:“基础知识掌握的太差了,明天继续把《唐诗三百首》背会两首。”

叶俏俏不想背唐诗,但不敢反抗他。

过了一会儿,她小声问道:“哥哥,我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叶橙翻页的手一顿,淡淡地说:“等你病好了,她就会来。”

“真的吗?”叶俏俏的眼睛亮了起来,坐直身体道,“那我要赶紧好起来!”

小孩子都很好哄,叶橙把玩偶给她的时候,她开心得顿时什么都忘了。

“这是哥哥给我的第一个礼物哎,我要每天晚上抱着它睡!”叶俏俏抱着玩偶说道。

叶橙让她抱着玩偶午睡,高秋兰也在另一张陪护床上躺下了。

他把桌子上枯萎的百合花丢了,准备洗洗瓶子,换一束新鲜的。

病房里的洗手间水声很大,叶橙怕吵醒她们,便去了公共洗漱区。

他把瓶子洗干净,拿着放在水龙头下面接水。

这时有两个病人走了进来,是两个年纪比较小的女孩,一路走着大声闲聊。

“你看今天的热搜了吗,曲恬那条都爆了。”

叶橙的手一颤,水溅了几滴在手背上。

“我还没看,发生什么事了?”

“听说她女儿得了癌症,她不想管了,她老公在到处找她。”

“我操,真的假的?曲恬不是很喜欢她女儿吗,到现在为止都没曝光过正脸照,宝贝得跟什么似的。”

“是真的,她老公好像是个企业家,估计有点人脉,好多营销号都转了这条。现在通稿铺天盖地,全是骂她的。”

“那她人设血崩啊,我本来还挺喜欢她的那部古装剧的。”

叶橙基本上一周才看两、三次热搜,今天完全没关注这件事。

他把花瓶接满水,迅速离开了洗漱区。

回到病房之后,打开手机看热搜。

第一条旁边有个“爆”字:【曲恬弃养身患绝症的女儿】

他点进去,看见有营销号整理了这件事。

评论区一半在疯狂喷她,另一半则是粉丝在给她洗地。

有说她在米兰工作,并没有弃养的;有说营销号没有实锤,扬言要工作室出面的。

叶橙看了几条,觉得乱七八糟,随手退了出去。

就在他回到热搜页面的时候,看见底下又新增了一条“爆”:【曲恬买卖弃婴】

这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瞬间冲上了前排。

叶橙不明所以,点进了第二条查看。

这条里面的热门是一个小号发的,博主声称自己在十几年前,为某女星提供了一个“捡到的弃婴”。

根据他明里暗里的描述,这个女明星直指曲恬本人。

他说那个小孩是在一个下大雨的冬天捡到的,浑身湿透地被扔在公共厕所里,右边胳膊上有块红色胎记。

叶橙心里全是国骂,被接二连三的瓜给震惊到了。

先前护士给叶俏俏扎针的时候,他确实看见她的右手臂上有红色胎记。

博主又说,当年曲恬很着急地找他要孩子,说是再晚就来不及了。他把孩子给了曲恬之后,收了十万封口费。

不出几分钟,下面就撕起来了,吵的沸沸扬扬。

【这他妈不就是买卖婴儿?捡的孩子你还收封口费??】

【卧了个大槽,我还以为曲恬是想给自己买个“收养弃婴”的热搜,点进来吃瓜给我吃吐了。】

【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吧,不然她为什么刚好找到你?@蓝v,买卖.人口不管吗??】

【“你是从厕所里捡的”,原来妈妈说的这句话是真的,笑死我了。】

叶橙退出热搜,立即打了个电话给叶高阳。

第一次打过去没人接,第二次才接通。

叶高阳的声音疲惫不堪,似乎是感冒了。

“喂,小橙,有什么事?”他喉咙沙哑地问道。

叶橙沉默了片刻,说:“我看见热搜了。”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