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第55章 第 55 章(1 / 2)

虽然徐超平时和学生们玩的不错, 但真要抓起纪律来,还是相当严厉的。

开学一个星期之内,班上就被抓到了一对情侣。

这对算是比较倒霉的, 他们周六在电玩城打电动, 刚好撞见徐超带着他女儿和侄女。

徐超也不陪女儿玩了,当即跟着他们上门家访。

瓜群里传的有鼻子有眼,整个高二人人自危。

因为这件事, 叶橙被迫取消了周末和陆潇的约会。

两人本来打算去水上乐园玩的,这下去不了了。

周一上学后,谭晓琪和李俊晓也被约去办公室喝茶,徐超再三告诫他们不准谈恋爱。

因为这俩有前科,被着重教育了一番。

陆潇已经整整两天没见到叶橙了, 只在周六晚上和他视频了几个小时,还是边学习边视频的那中。

当然,只是叶橙单方面学习。他不仅没有看书,还录屏下来方便以后翻出来看看。

陆潇蔫儿了吧唧地趴在桌上, 撒娇道:“我好想你哦。”

叶橙心想才两天没见, 你想个屁。

上课铃响了, 王莉莉走了进来。

叶橙用食指抵住嘴唇, 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并示意他坐好听课。

陆潇不情不愿地撑着身体,爬起来上课。

“同学们, 把书翻到第二单元, 昨天让你们提前预习单词表, 都看了吧?”王莉莉说道。

华旺春前两天召集了他们开会,强调要加快新课的进度,因此最近几天上课节奏都非常快, 各个班的老师都在内卷,比谁讲得更快。

学生们不得不认真听课,一旦走神几分钟,后面的就很难听得懂。

用蒋进的话来说,就是他低头系个鞋带的功夫,老师已经写完半个黑板了。

大家纷纷道:“看了。”

有几个来不及预习的人已经慌了,因为她马上就要点人起来抽查。

陆潇的书摊在第一单元,眼睛忍不住往旁边瞥。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才两天没看见叶橙,真的好想好想他。

这人一坐在自己身边,就控制不住想去看他。

王莉莉扫了眼教室,逮住一个走神的,扬声道:“陆潇,起来我抽你一下。”

底下笑了起来。

“王姐好吓人,每次上课都要‘抽别人’。”

“居然敢‘抽’我们一哥,不愧是王姐。”

“哈哈哈哈,你们有毒吧。”

高中生惯常喜欢玩梗,讨论的不亦乐乎。

王莉莉看了看他们道:“别着急,我一个一个抽,下一个没准就是你。”

大家立刻不作声了,低下头装死。

王莉莉对陆潇说:“我说英文,你回答中文意思。第一个单词,surround.”

陆潇隐约记得,回答道:“环绕。”

“组个词组。”她说。

陆潇只记得单词,对词组完全没印象。

叶橙捂住嘴,低声提示:“Be surrounded by.”

“叶橙,不准提醒他。”王莉莉拉下脸道。

他只得闭上嘴。

“哼,我昨天说了会抽词组的,你是根本没看吧?”王莉莉严厉道,“第二个,postpone.”

陆潇觉得这个发音好熟悉,可是死活想不起来。

好熟,什么意思来着……

他试探道:“接通?或者暂停?”

王莉莉一拍桌子:“你在这儿玩猜字谜呢。”

陆潇不吱声了,她又陆续问了五个,他一个都没回答出来。

王莉莉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道:“什么都不会,还有心思开小差!你老是看你同桌干什么,很好看吗?”

老师在责备学生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得不到回应,那样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在讲单口相声。

她没好气地又质问了一遍:“回答我,他很好看吗?”

陆潇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是挺好看的。”

下面哄堂大笑起来,叶橙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

王莉莉没想到过了一学期,他的脸皮更厚了,反而自己被气得够呛,便罚他站了五分钟。

他坐下来的时候,叶橙推过来一张纸条:【记过一次,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陆潇在换位置的时候亲口向他保证,如果上课再偷看他,就站起来大喊十声“我是傻逼”。

陆潇刷刷写了几句话,把纸条团成一团砸向他。

叶橙被砸了个正着,趁着王莉莉转身板书,打开了纸条。

【我夸你好看你还不满意,你是帮她还是帮我?】

小男朋友怨气冲天。

叶橙和他拉扯了半节课,结果自己也漏了几道题没听清。

下课后对他下了死命令:“以后上课不准和我传纸条。”

陆潇说:“是你先给我传的啊。”

“那你也不应该传回来。”

陆潇好不委屈。

不给传纸条也就算了,还只允许他传,自己不能传回去?这是什么该死的双标现场。

叶橙说:“如果你一整天不跟我传纸条,放学之后……”

他停了下来,陆潇抬起眼眸。

叶橙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暧昧地笑了笑。

陆潇马上像打了鸡血,咽了口口水道:“行,不传就不传。”

他记吃不记打,把刚才被双标对待的事忘了个精光。

第三节是数学课,也是上午最容易犯困的时候。

开学才刚刚一周,但大家都严重感到睡眠不足,因为这学期的作业量几乎是上学期的两倍。

正在众人昏昏欲睡的当口,陆潇突然站了起来。

徐超以为他要上厕所,动作老练地挥了挥手道:“去吧。”

陆潇却没有动弹,木然地张开嘴说:“我是傻逼,我是傻逼,我是傻逼,我是傻逼,我是傻逼……”

他一连说了十遍,班上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随后,爆发出一阵几乎掀开屋顶的笑声。

“哎哟我操,一哥是中.邪了吗,笑死我了。”

“尼玛我哈欠打到一半,硬生生给憋回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为什么会这么好笑。”

徐超也被他气乐了,扔下粉笔道:“怎么,你是看他们都在打瞌睡,临时表演个即兴节目呢?”

叶橙低着头,肩膀止不住抖动。

“打赌输了。”陆潇满不在乎地说。

徐超又好气又好笑,摇了摇头训斥他,“再胡闹就给我站出去。行了,大家都醒了吧?”

他坐下后,看见叶橙还在暗笑,报复性地戳了他一下,“都怪你。”

叶橙笑着骂道:“傻逼。”

他妈的,真的好智障,他还以为陆潇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真这么干了。

绝了。

陆潇心道你笑吧,等到晚上放学之后,你看老子会不会放过你。

叶橙不知道他心怀鬼胎,还挑衅地瞟了他一眼。

午休的时候,谭晓琪的同桌实在是忍不了了,趴在桌上跟她用手机发牢骚。

葛云:【你知道吗,我觉得我现在上一秒还在舔糖,下一秒舌.头就被刀子划破了。】

谭晓琪:【……你这个比喻,很有代入感。】

葛云不能理解:【为什么我感觉他俩忽冷忽热的,一会儿在课堂上当众秀恩爱,一会儿又像陌生人似的。】

其实前两天陆潇已经和谭晓琪说明过了,但她不好告诉别人。

葛云:【我真的怀疑有没有磕下去的必要,我觉得一哥根本不是很喜欢叶漂亮。】

谭晓琪连忙劝她:【怎么会,不喜欢还什么都听他的?不喜欢还当着老师面夸他好看?不喜欢还天天给他带早餐?】

葛云执着道:【那你解释一下,他们为什么不一起吃饭,不一起放学回家,而且下课也不怎么说话。】

谭晓琪:【……】

她内心奇痒难忍,只能一个人磕的感觉太痛苦了!太难熬了!

妈的好想告诉那些隔三差五就贴上来送情书的丫头片子,告诉论坛那些拼命唱衰说潇橙be的普信男,告诉葛云这样摇摆不定疑神疑鬼的小姑娘,他俩是真的在一起了!你们为什么不信?!

谭晓琪抹了抹眼泪,打字道:【姐妹,我不好说,你仔细观察观察吧,还是有很多猫腻的。】

葛云咬了咬嘴唇:【好吧,那下午体育课我再看看,祈祷他俩能一起打篮球。】

谭晓琪:【那必须的!他们不一起打我把头拧下来给你当坐垫!】

葛云:【倒也不必发这么毒的誓……】

下午第一节就是体育课,大家在操场上集合站队。

谭晓琪给了葛云一个眼神,示意她等着瞧。

然而体育老师因为上学期被投诉上课太水,决定以后把课程拆成一半训练,一半自由活动。

学生们哀求道:“别了吧老师,我们平时上课就够累的了。”

“就是啊,上个体育课还不能休息休息,下学期估计都没有体育课了。”

体育老师说:“又不是让你们跑八百米,瞧你们这点出息。”

他看见远处华旺春走了过来,指挥道:“快点站好队,配合一下。”

其实所谓的训练,只是做一些热身运动。

体育老师说:“大家两两一组,玩我教你们的那个拍手游戏,输了的人做十个俯卧撑。”

拍手游戏很简单,连幼儿园小朋友都会,就是一个人把手放在另一个人手上,下面的人反手拍上面的手背,被打到就算输。

游戏本身不重要,只是顺带让他们做俯卧撑舒展筋骨。

陆潇前面一直是叶橙,当叶橙转过来的时候,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他长期打篮球跳街舞,反应速度几乎吊打叶橙。

男生向来改不了喜欢一个人就想要逗他的恶趣味,他挑眉道:“我让你先。”

说着,把手放在了上面。

叶橙用手虚虚地托住他,两人的手心没有完全贴合在一起。

体育老师说:“你们自行开始吧,输了的人自觉做俯卧撑。”

葛云和他们间隔了几个人,迫不及待地望向谭晓琪:“我靠,牵手了牵手了!”

谭晓琪磕糖的技术日趋成熟,不会动不动就大惊小怪了:“淡定一点。”

“开始。”

叶橙找准时机,抽回手一巴掌拍了上去。

陆潇秒缩手,动作快得惊人,他扑了个空。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