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03 你有名字了(1 / 2)

晚上十点多了,捡垃圾的蹲在一进门的地毯上,问裴应哲:“大老板,坏人走了吗?”

裴应哲坐在沙发上装模作样看书,没好气地凶他:“你没长眼睛啊?不会自己看啊?”

他摸不清捡垃圾的这是什么路数,连着两天在他面前胡言乱语装疯卖傻,什么坏人好人的。这是想干嘛?先博取同情然后骗吃骗喝?

捡垃圾的平白被骂了一句“没长眼睛”,他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话,低下头不敢出声了。

他不认得大门上圆圆的那个东西叫猫眼,可以看到外面。于是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很窄的一条缝,刚好够一只眼睛看出去:那两个穿西装的还在草坪上走来走去。

裴应哲给他们发过消息了,今天晚上的任务就是在园子里随便散散步,等会儿再换两个人来交班。

捡垃圾的关上门,一屁股坐回地上,叹了口气:“他们怎么还不走啊……”

裴应哲端着书往后翻了一页,其实这两个小时他一个字都没看进去:“我看今晚他们是不会走了,你就在我这儿住一晚上吧。”

捡垃圾的有点着急:“不行,我很忙的,我还有事情。”熊熊丢了,我要去找熊熊呢。

裴应哲心想你能有屁个事情,还给我来欲迎还拒这套。

他压下心头的怒火,行吧,你那么喜欢演,我就陪你演:“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行吧,你现在怎么出去?一出去就被坏人抓走了。”

捡垃圾的想了想,又打开门从门缝里望了望,觉得还是大老板说得对。

裴应哲又重复了一遍:“你先进来行不行。”

这句话他两个小时里已经说了三四十遍了,捡垃圾的就是不听,呆在大门口那块短毛地毯上就没挪过窝。

裴应哲这栋房子是北欧风装修,白色为主。捡垃圾的一步都不敢踩进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白花花的雪地里头印了一个丑丑的大黑脚印。

“身上,脏。”捡垃圾的不自觉地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其实没用的,他手也脏,衣服也脏,还不知道谁擦谁呢。

裴应哲也有点烦了,皱着眉头也没回:“那你把脏衣服脱了。”

有好一会儿捡垃圾的都没说话,裴应哲忍不住转过头,没想到捡垃圾的真的在窸窸窣窣地脱衣服。

破棉裤已经全脱下来了,堆在脚踝那儿,露出麻杆似的两条细腿,大腿还没膝盖那块粗,膝盖骨很夸张地突在外头。

捡垃圾的没有冬天的厚棉袄,他把所有能穿的衣服全套在身上了。整个人很臃肿,手都有点抬不起来,他正在艰难地一件接着一件脱衣服,动作十分滑稽。

虽然屋里开着空调,但门口那片瓷砖地还是透着刺人的寒意,再加上捡垃圾的一会儿就开门看看,一会儿就开门看看,热气早跑光了。

他冻得嘶嘶抽气,一边抖一边把大腿根夹紧了轻轻蹭着。

“……你有没有脑子啊?叫你脱你就脱?穿起来!”裴应哲气得想骂人,别过脸不忍心看了。

捡垃圾的眨巴眨巴望着他,只好又把衣服一件一件穿回去。他想大老板最后那个眼神一定是嫌弃他了。为什么呀?其实他身上还行吧,也没那么脏的。

裴应哲假装不经意地问:“哎,你叫什么名字?”他一直不知道捡垃圾的叫什么名字。裴应哲这十年里不是没有找过他,可是连个名字都没有,去哪儿找?怎么找?

捡垃圾的把破棉裤拉到了腰上,屁股上那两个破洞里漏出两大坨棉花:“我没有名字。”

……行,没名字,我看你演哪出。

裴应哲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那你现在有名字了,你就叫‘哎’。我说‘哎’,就是叫的你,知道了吗?”

捡垃圾的傻笑了一下,很卖力地点了点头。

别人都有名字,就他没有,现在他也有名字了。大老板真是好人。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