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05 帮我找个人(1 / 2)

裴应哲被手机铃声叫醒的时候才四点多,他迷迷糊糊地按下接听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电话那头很着急地说了句人跑了。

裴应哲心里一凛:“什么跑了?”那头斟酌着用词又重复了一遍:“裴总,就是您掳、请来的那位……先生跑了。”裴应哲一秒就清醒了:“你们有四个人还能让他跑了?!”

那头底气不足地解释:“天还没亮,大家交班的时候没太注意,哪儿想到他就候着这机会。我们几个马上追过去,他瘦猴一样,正好从花园围栏的缝隙里挤出去了。等我们翻墙过去,人都跑没影了。”

这么一想,爸爸估计是昨天早上学会了开门,半夜可能根本没睡,就等着没人的时候偷偷溜走。

他一直说自己“有事情要做”,裴应哲不知道是什么事让他这么惦记。

裴应哲随便披了件衣服出去,外面又黑又冷,淅淅沥沥下着小雨。爸爸没有伞。

小时候,他们也没有伞。有一次雨天,他们缩在一家便利店的屋檐下面躲了一下午。等到天都黑了,雨还没有停。

天黑了就应该回家。虽然家里和外面一样冷,一样到处透风、到处漏雨。可是天黑了,就应该回家了。

爸爸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裴应哲身上,把他包得严严实实,然后抱起他走进雨幕里。爸爸这外套是从别人不要的旧衣服堆里捡回来的,很不合身,自己穿着都嫌大,披在他身上像条薄薄的小被子。

裴应哲被整个裹在里面,一点雨都没淋到,可是爸爸浑身都湿透了。到家以后,爸爸把他抱到床上,然后把自己的衣服裤子脱下来,蹲在门口一下一下拧水。水流滴滴答答的,在脚下汇成一个小小的水泊。

晚上,爸爸生病了。半夜里,裴应哲在爸爸怀里醒过来,发现爸爸身上烫得吓人。他跪在边上,摇了摇爸爸的手臂,可是爸爸就像听不见一样,根本喊不醒。

那时候他也不知道怎么照顾病人,只想着爸爸太热了,要让他冷一点。

裴应哲从床上爬起来,把自己脱得精光只剩条裤衩子,打开门走到外面,站在呼呼的冷风里。等自己冻得浑身发麻像块冰坨坨,再回去钻进被窝,抱着爸爸的脖子,紧紧贴在他怀里给他降温。

一晚上来来回回好几次,第二天一早,爸爸的烧是退了,他自己又病得稀里糊涂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他俩还真是命大得不行。

裴应哲撑伞走进雨幕里,只觉得牵肠挂肚、心乱如麻。

***

他和四个黑西装沿着把人“掳”来的路线仔细找,十几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毫无头绪。

他决定去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找找看,爸爸应该就生活在那附近。天黑了他一定会回家的。

裴应哲去了那家面馆,碰巧面馆老板又在打扫卫生,准备收摊。小王一看见他,立马一脸狗腿地迎上来:“哟,二……大老板,吃面吗?”

裴应哲开门见山:“不吃。你今天有没有见过上次我带来吃饭的那个人?”

小王一拍脑袋:“哎哟,您这么一说,好像是有几天没见着他了呀,以前他每天都来我们这一片晃荡的。唉,说起来这人也真是可怜见的,脑子么不太清楚,别是被什么歹人给弄走了……”

裴应哲脸上一红,心说这“歹人”就在你面前呢。他递了张名片给面馆老板:“如果见到他麻烦把他留下来,然后打这个电话联系我,谢谢!”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