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10 我是你爸爸(1 / 2)

裴应哲很委屈:为什么要把我扔在垃圾场?

捡垃圾的很奇怪:我都把你送到家了,你怎么还跟着我啊?

两个人坐在床上,面对面大眼瞪小眼,裴应哲吸了吸鼻子,眼看着又要大哭一场。

捡垃圾的挥舞了一下拳头:“不、不准哭!再哭打你哦!”裴应哲眨巴眨巴,眼圈一红,果然如他所愿,呜哇一声哭了。

其实捡垃圾的不会打人,只会挨打,这句是他从别人那里学来的,那些人赶他走的时候就爱这么说。

肉球球一哭,他就慌了,把人薅过来圈在怀里摸摸脑袋:“不哭不哭,我不打你,乖,宝宝乖。”

晚上两个人挤在一处睡了,夜里裴应哲醒了一次,发现捡垃圾的在挠手臂上的血痂。裴应哲抱住他的手,不让他挠。

捡垃圾的睡得正香,被他弄醒了,伸了伸腿把他踢远了:“干嘛!”

裴应哲撅着屁股拱回他身边:“不要抠抠!”

捡垃圾的本来在梦里吃肉包子,一口没咬到馅,正准备咬第二口就醒了,烦都烦死他了:“你管我!”

裴应哲像个小大人一样,一脸严肃地教育他:“不能抠抠,抠抠不会好!不好就痛痛!”

“我是你爸爸!只能我管你,你不能管我!”捡垃圾的翻了个身背对着,不理他了。

裴应哲坐起来,捧着他的手臂撅着嘴往上面吹气:“宝宝帮爸爸呼呼,爸爸不痛痛了!”

捡垃圾的把他踢远,他爬回来,踢远又爬回来,最后捡垃圾的踢不动了,裴应哲抱着他的手臂呼呼睡了。第二天捡垃圾的醒过来,发现自己手上全是黏哒哒的口水。

***

某种程度上来说,两个人的时候要比一个人的时候好,至少吃的方面要比过去好。捡垃圾的“家教”很严,不许宝宝伸手问别人要东西,只能捡那些别人扔掉的、不要的。

裴应哲因此修炼出了一项不得了的技能。他想吃什么,就眼睛滴溜溜的盯着什么使劲看,看到人家承受不住他火辣辣的眼神,问他是不是想吃,他再吸一吸鼻子,吞一吞口水,摇一摇头,软绵绵地嘟囔一句:“我爸爸不让。”

他爸在一旁很无语:“……”

完了裴应哲还捧着别人给他的好吃的跟他爸炫耀:“爸爸!我是不是超厉害!”

捡垃圾的才不觉得他厉害呢:“你不准问别人要东西!”

“我没问别人要,这是别人自己给我的!”裴应哲吧唧吧唧啃了一半,把手指头上的油星子都嘬得干干净净,“那你吃不吃嘛!”

捡垃圾的忍辱负重,憋出一个字:“……吃。”

后来城里开了一家肯德基,好大一个店面,红艳艳的,可喜庆。

裴应哲天天拖着捡垃圾的跑去门口蹲,眼巴巴地看着,可是像肯德基这种店,连垃圾都不往门口扔,蹲了十天半个月,连根鸡骨头都没捞着。

有一次裴应哲又扒着落地玻璃盯着看了一下午,拉都拉不走。捡垃圾的把他抱起来,问他:“你想吃什么啊?”

裴应哲歪着上半身凑到玻璃上哈了一口气,在雾气上画了一个大圈圈:“我想吃这个!”是广告牌上的汉堡套餐。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