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14 想你的夜晚(1 / 2)

而现在,小王子终于找到了唯一的宝物,把他接回了城堡。

裴应哲看着爸爸耳垂上的豁口,有些失神。他又想起那天爸爸护着他跑出去好远,炮仗擦着他们的脸飞过去,爸爸把他紧紧抱在胸口。

爸爸总是这么勇敢,好像什么都不怕;他也很勇敢,只要有爸爸在,他也什么都不怕。

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裴应哲还是记得特别清楚。

上次做全身检查的时候医生已经看过了,说万幸听力没有受影响,只是皮外伤。裴应哲看久了不自觉地伸出手在那道狰狞的豁口上轻轻摸了摸:“疼吗?”

裴小爱本来盘腿坐在浴池里玩水。两只手去扑泡泡浴池那个出水口,一堵上,水流就突突冲在他手心上;一松手,泡泡就咕噜咕噜翻上来。他就这样堵上、松开、堵上、松开,一个人在那儿玩得特别开心。

猝不及防被裴应哲捏住耳垂,裴小爱吓得一个激灵。他其实有点怕小老板,这么说也不对,他是怕有钱人,小老板是很有钱的那种有钱人。

他不敢躲,转过头唯唯诺诺地看了小老板一眼,小声说:“不疼,就是、就是你摸得我好痒……”说完直接从耳朵尖噌噌噌一路红到了脖子。

裴应哲眼看着他的耳垂一点一点变成了粉红色,有点慌张地低下头,于是眼神又很不巧地落到他爸的“小爸爸”上。这“小爸爸”看着就像他爸本人一样柔弱可欺,软趴趴地垂在两腿之间,被热水捂得发粉,水波在周围拍过来拍过去。

说实话一开始裴应哲没想帮他爸洗澡,每天在浴池里放好水就出去了。后来医生说这澡根本没好好洗,药浴没起到效果,他才决定动手帮忙。

作为一个gay,一个二十岁出头血气方刚的gay,一个二十岁出头血气方刚又未经人事的gay……虽然天天见、天天见,裴应哲还是很难心平气和地面对这种极具冲击力的画面。

他腾一下站起来,扯了一块干毛巾,恼羞成怒地盖到他爸头顶上:“洗完就赶紧穿衣服出来!”

裴小爱掀开盖头,叹了口气,目送着小老板逃跑一样推门出去了。他觉得小老板好奇怪啊,怎么每天洗澡洗到最后就自个儿生气了呢?再说了,生气就生气,怎么还脸红呢?

***

裴应哲坐在书桌前看文件,过了一会儿,听见他爸哒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到近,停在书房门口。

裴应哲余光看到裴小爱像只小猫一样探出半个脑袋偷看他,他一抬头,那半个脑袋立马缩了回去,俩爪子还抓在门框上。裴应哲就这么盯着门口看啊看,看到裴小爱自己憋不住了,又冒了半个脑袋,俩人大眼瞪小眼。

裴应哲清了清嗓子:“进来啊,站门口干嘛。”

裴小爱哦了一声,走到了书桌边上。

下午裴应哲去了趟公司,安排了一个家庭教师过来教他爸认字。他下班回来,老师说小爱学了一到五,已经会写了。

裴应哲把文件翻到背后的空白页:“下午不是学写字了吗?来,坐这儿写给我看看。”

其实他的意思是,把边上那张椅子拖过来坐。可是裴小爱没懂,看看他又看看自己,搓了搓手,有点不好意思:“这样不好!”

裴应哲有点莫名其妙:“什么好不好的?坐过来写给我看看。”

“那好吧。”裴小爱磨磨蹭蹭地走到小老板面前,深吸一口气,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裴小爱很紧张,说是坐吧,其实就和半蹲差不多,他压根不敢往小老板腿上使力气。裴应哲怕他坐不稳掉下去,赶紧伸手捞住他的腰往上抱了抱。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