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16 你不是宝宝(1 / 2)

晚上裴应哲照例是等他爸睡着了,把他爸怀里的小熊抽出来,准备取而代之。没想到他爸一个翻身,眼睛瞪得像铜铃,原来刚刚是装睡的。

裴应哲一只手里还抓着熊腿,保持着要扔出去又没来得及扔出去的姿势,顿时觉得很没面子:“看我干嘛?”

裴小爱拉了一下他的衣角,眨了眨眼睛:“小老板,我能不能抱着你睡觉?”

裴应哲清了清嗓子,不太自然地问他:“我为什么要让你抱?”

裴小爱一脸认真地回答:“你说要我做你的家人,家人就是要抱着睡觉的。”

裴应哲把小熊放在枕边,再一回身就被裴小爱扑在了床上。裴小爱把上半身往上拱了拱,然后脑门咚一声撞在床头,床都跟着抖三抖。裴应哲去给他揉脑袋,裴小爱把他按进怀里,傻笑了一下:“这样就能把你抱在胸口上了。”

捡垃圾的活了小半辈子了,只抱过一个人。那时候宝宝还很小,从脑袋到脚丫就只有那么一点点,一开始趴在他肚子上睡,后来挂他身上睡。

捡垃圾的从那时候就觉得,抱一个人就要抱在胸口,因为那里最暖和,还可以听到咚咚咚的心跳声。可是小老板那么大一个人,比他大了一圈呢,捡垃圾的只能自己往上哧溜一点,才能把小老板抱在怀里。

抱:“小老板,我可以给你唱歌吗?”

捡垃圾的只会唱一首歌,就是《常回家看看》。说实话这“摇篮曲”简直是裴应哲的心理阴影,每次在街上听到这首歌,捡垃圾的都很感动,当晚就要带他回垃圾场看看,吓得裴应哲胆战心惊的,以为他爸又要把他扔回垃圾堆里去……

裴应哲不说话,裴小爱就自顾自的叨叨:“以前哄宝宝睡觉,我都给他唱歌。小老板,你睡觉的时候有人给你唱歌吗?”

裴应哲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有过,后来又没有了。”

裴小爱忽然觉得小老板有点可怜。他想,这样是不对的,小老板不可怜,随便叫谁来看,都会觉得他才可怜呢。

裴小爱有点不好意思:“那、那以后你又有了,我给你唱歌。虽然不太好听,嘿嘿。”

裴小爱很久没唱过了,抿了抿嘴唇开始紧张兮兮地哼歌,五音不全,七扭八拐,勉强能听出来是《常回家看看》。确实不好听,魔音绕梁,一般人听了根本睡不着觉,也就裴应哲会喜欢,还听得心里软塌塌的,小孩子一样枕着他爸的胸口,又伤心又委屈地掉了几滴眼泪。

可是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他还是“宝宝”的时候,痛了可以哭,难过可以哭。成为“裴应哲”以后,他们不允许他哭,因为他是男孩子,男子汉就应该勇敢、应该坚强。

所以他在新家里就不敢哭了,就一次,吃饭的时候太想爸爸了,他的眼泪吧嗒吧嗒直往碗里掉。于是新家里的爸爸生气了,摔碎了碗把他揍了一顿,那天以后他就老实了。

他知道宝宝可以哭,裴应哲不能哭,后来他都只敢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了。

宝宝枕着爸爸,光是掉眼泪,哭起来一点声音也没有。裴小爱不知道小老板哭了,只觉得胸口那片有点湿,他想了想,一定是小老板睡着了,流口水了。

裴小爱顿时觉得自己特别厉害,小老板一听他的摇篮曲立马睡得呼呼的,和宝宝一样呢。如果能找到宝宝就好了,他还想哄宝宝睡觉。

捡垃圾的本来想问:“小老板,我可以亲亲你吗?”可是小老板已经睡着了,他犹豫了一下,飞快地低下头在小老板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啵唧一声,特别响亮。

裴小爱大大方方地亲完,就坦坦荡荡地睡了。被亲的那个反倒做了贼一样直挺挺躺了一晚上没敢合爆炸了。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