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20 宝宝对不起(1 / 2)

司机小李接到了老板的电话,说人已经找到了,让他和警察那边打个招呼。小李过去找警察说明了情况,还给警察发包香烟,不过警察没收,叮嘱他以后得把人照顾好,可不能再让人大半夜裸奔了,然后就上车继续巡逻去了。

小李在路边站了一会儿,终于看见他的头儿从窄小的巷子口冒了个头,仔细一看还抱着什么东西。等走近了,才看清头儿怀里是抱着个人,那人身形很瘦小,从头到脚一件风衣就给裹得严严实实,只有一小撮头发露在领子外面。小李把后车门打开,帮头儿把人抱进车里。

裴应哲跟着坐进去,把风衣扯下来一点:“爸爸,你就没什么话要对我说吗?”这一路上捡垃圾的一直躲在衣服里,一句话也没和他说。

被小老板带回家那天,捡垃圾的差点被穿白衣服的人剃成了个光头,现在头发已经长出来了,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有些枯黄,软趴趴地耷拉在额前。黄毛下面露出两只眼睛,眨了一下,又眨了一下:“有。”

于是裴应哲揉了揉他的一头黄毛:“你说,我听着。”

“我想睡觉。”说完捡垃圾的就像条小虫一样拱回了风衣里,还往上拉了拉领子,类似于关门了别找我的意思。

“……”裴应哲默默无语,手从底下伸进去捉住了他爸的一只脚踝,细细瘦瘦,都不够一握。他本来是想给爸爸捂一捂脚,摸到脚掌那儿黏糊糊的,以为是踩到了泥巴。打开车里的顶灯一看才发现爸爸的脚心被石头割破了,伤口还往外渗着血,黏了一些沙子和碎石。

裴应哲把他抱得更紧一点,然后转头对司机说:“空调温度再调高一点吧,把湿纸巾给我。”

裴应哲握着他爸冰块一样的脚丫,把血迹和污渍小心地擦干净。

他想,爸爸是小傻瓜,全世界最傻的傻瓜,需要被他二十四小时好好保护起来的傻瓜。

***

折腾了一晚上,天都快亮了。回到家,裴应哲直接把他爸抱回了卧室,所以也没穿回白绒绒的小兔子拖鞋。裴应哲用热水给他爸身上好好擦了一遍,过了一会儿摸摸额头,果然烧起来了。

打电话喊了医生过来,结果医生一来就伸手要脱裴小爱的睡裤,裴应哲把他的手一把拍开:“你干嘛?”

医生一脸无辜:“看病啊!”

裴应哲有点莫名其妙:“现在看个感冒要脱裤子?”

“不是你把人玩坏了吗?!”医生说完又求生欲极强的补了一句,“我在门口碰见你家小花匠,他跟我说的!”

“蒜头这张破嘴成天胡说八道……玩什么玩啊,我不是上次就说过这是我爸。没穿衣服在外面冻了五六个小时,我刚刚给他量了一下体温,三十九度半。”裴应哲在床边坐下,摸了摸爸爸滚烫的额头。

第一次戳针的时候,裴小爱没醒,裴应哲出去倒了杯热水,回来发现他爸睡得不太安稳,翻了个身,输液针给滑出来了。只好又戳了一针,他人瘦血管细,这一针还挺费劲,凉凉的有点疼,裴小爱被戳醒了。

睁开眼睛就看见医生在眼前晃来晃去,他很怕这个穿白衣服的人,捂着好不容易长出毛的脑袋迷迷糊糊地问人家:“大哥,你是来给我剃毛的吗?”

裴应哲不是第一次见他爸睡眼朦胧的样子,可是医生是第一次见啊。裴应哲想,这种程度的刺激还是留给自己一个人承受吧!他立马挡在了医生面前,把人赶走了:“行了行了,你可以出去了,一会儿要拔针我喊你。”

“……”真当谁都稀罕看啊,还真是个孝顺儿子。医生出去了,体贴地关上了卧室门。

***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