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23 我们去流浪(1 / 2)

他们在小别墅里度过了最后一个夜晚。裴小爱睡得很沉,闭上眼睛就开始做梦,梦里被大蛇追着啊呜啊呜咬屁股,于是撒开腿跑了一晚上。一觉睡到中午,一醒过来腰酸背痛,还没睁开眼睛就伸着手往边上摸,摸啊摸的没摸到人。

裴小爱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宝宝?”他看到脚边放着红色的劲酒袋子,里面装着假的熊熊。

“爸爸,起床以后先去嘘嘘,刷牙洗脸,然后穿衣服。自己可以吗?”裴应哲的声音是从卧室外面传进来的,还有窸窸窣窣收东西的声音。

“可以!”裴小爱一个打挺从床上翻下来,冲进了浴室,按裴应哲说的把自己收拾完就跑去找他。

今天的裴应哲看起来和平时很不一样,以前他总是穿衬衫、西装,今天却穿着一件又软又白的纯棉T恤。裴小爱很喜欢,他觉得穿西装的是小老板,这个不穿西装的宝宝更像宝宝。

裴应哲转头看他:“怎么没换衣服?”

裴小爱指着身上的睡衣:“我穿了衣服!”

裴应哲把他掳回了卧室,三下五除二帮他脱了睡衣,然后让他把两个手臂举起来,给他套了一件新的卫衣:“你这是睡衣,出门要穿出门的衣服。”

那卫衣领口做的有点紧,裴小爱在里面挣扎了半天,好不容易把一颗脑袋从那里头拱出来:“出门?去哪里?”

“去流浪。”裴应哲就着蹲在床边的姿势,抬头望着他,“就我们两个人一起,好不好?”

裴小爱其实没太搞懂裴应哲的意思,被他热切的眼神盯了几秒就赶紧点了点头,反正宝宝说什么他都要答应的。不过他听懂了“就我们两个人”,坐在床沿上开心得晃了晃腿。

裴应哲刚给他换好衣服和裤子,手还握在他的脚踝上,一时情动低头吻了吻他的足尖:“那我们回家吧,爸爸。”

裴小爱觉得宝宝越来越奇怪了,昨天吸了他虫虫,今天又来啃他的脚丫子。是不是因为饿了?长大的宝宝这么容易饿的吗?

裴应哲把手机、现金、银行卡、车钥匙、家门钥匙等等全都留在了客厅的桌上,要离开了,心里竟然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轻松。

裴小爱却是身负重担,一只手提溜着他的劲酒袋子,里面装着假的小熊,看它缺眼睛少腿的特可怜,就一起带走吧;另一只手牵着他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大号宝宝,这次得看好了,千万不能再弄丢。

他们走下台阶,穿过花园,关上大门,一步步走回了属于他们的世界里。

***

裴小爱很兴奋,一路上都在叽叽喳喳介绍他们那个“家”,介绍完又有点发愁:“可是宝宝这么大,家太小了,家里装不下宝宝怎么办?”

裴应哲捏了捏他手心的**:“爸爸心里装得下我就够了。”这种程度的情话,爸爸自然是听不懂的,听完眨了眨眼睛,继续拖着裴应哲横冲直撞往前走。

两个人走了好久,总算找到了那条小巷子钻了进去。从头到尾走了一遍,裴小爱傻眼了,他的小蓬屋不见了。不见了!

这地方裴应哲来过一次,确定没找错路,他去巷子口的小卖部找人问了,说是最近查的紧,不符合规定的东西全都被城管拆除了。

裴应哲再回来的时候看到爸爸坐在他那小破屋子的“遗址”上,抱着膝盖哭得稀里哗啦:“没有家了,宝宝住在哪里?”

裴应哲蹲下来给他擦眼泪,他本来就没想过让爸爸住回这种地方。要开始新的生活,肯定需要一笔启动资金。他身上带了一点现金,不多,他找到正式工作前足够两个人短暂周转。这笔钱就当是他借的,他写了一张借据压在手机下面,等生活稳定下来,他会把钱打回去。

裴应哲已经找好了附近价廉物美的小型旅馆,中途路过了那家和爸爸一起吃过面的面馆,门口贴了张手写的广告:招洗碗工,待遇面谈。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