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26 你舍得我吗(1 / 2)

裴应哲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爸爸还在呼呼睡觉,把他的胳膊当枕头,流了一滩口水。裴应哲用另一只手捏住他的鼻子,裴小爱扭来扭去挣扎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实在吸不上气了,不自觉地张开嘴。裴应哲又把他的嘴给捂上了,裴小爱像小猪一样哼哼了两声,憋醒了。

裴应哲飞快地撤回手,催促道:“快起床。”

裴小爱揉了揉眼睛:“宝宝……”

裴应哲猫着腰爬下床:“快起床吧,我今天要回家。”

裴小爱呆了呆,好像不懂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一样,瓮声瓮气地重复了一遍:“……回家?”

“你不是叫我回家找妈妈嘛,我决定听你的,今天就回去。”裴应哲抬起头望着他,很认真地、一字一顿地问,“爸爸,你要不要送送我?”

裴小爱恍恍惚惚地点了一下头,又很快摇头,拨浪鼓似的,摇啊摇的,眼圈就红了。

两个人离家出走的时候没带什么东西,这下要回去了,收拾起来倒也简单。吃过午饭,裴应哲就和小王老板告别,准备走了。

裴小爱抱着他的劲酒袋子,裴应哲跨出店门,他就跟着跨出店门;裴应哲走一步,他也跟着走一步;裴应哲停下来,他也跟着停下来。

说好的“不送”,最后还是“送”了。

裴小爱追上去,硬是把自己的手塞到裴应哲的手心里,然后抓紧,再抓紧。就这么跟着他,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

其实从小王家的面馆到裴家宅邸特别远,要走一个下午,可是裴小爱觉得时间好像加速了一样,一眨眼他们就站在了一栋比小老板的房子还要高还要大的小楼前面。他不知道,他们十分钟前就已经走进了裴家的花园里。

裴小爱抬起头,看见小老板娘等在台阶上,她穿着一条暗紫色的丝质长裙,夕阳的余晖笼在身上,她整个人就像那些广告牌上一样流光溢彩。

裴应哲没有一丝犹豫就松开手:“那我回去了,爸爸。”然后他走上台阶,没有回头。

裴小爱手心里一下就空了,心里好像也跟着空了,他呆愣愣地看着宝宝的背影消失在沉重的实木门后面,这才意识到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砰的一声巨响,以后他又没有宝宝了。

***

裴应哲并不打算进屋,他只是站在门口:“你看,他连句挽留的话都不会说,是不是很傻。”

裴夫人拉着他的手,不知道说什么,她害怕儿子口中的指责会让她无地自容。

“你们都知道他是傻的,只有我不知道,我还真以为他拿了钱就把我卖了。”裴应哲笑得有些无奈,“我小时候真的不觉得他傻,还把他当成全世界最厉害的人。”

“你知道吗,有段时间我们发现一个饭馆,收摊的时候会把没吃完的剩菜倒在后门口的垃圾桶里。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在那里找东西吃。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就不让我一起去了,他一个人过去,然后把饭带回来给我吃。后来我才知道那里来了一群野狗,他每天为了我和那群野狗抢饭吃。”

“有一阵子我长个子了,本来穿的那条裤子变得很短,冻脚腕,晚上躺在床上爸爸会把我的脚揣在怀里捂着。可是衣服这种东西不是想捡就能捡到的,他一般不问别人要东西,就那次他找巷子口那家人,问人家有没有不要穿的裤子,破的就好了。那家人很好,真的给了他一条运动裤,还教他用针线。他把裤脚折进去缝好,我长高一点就把裤管放一点出来,这样可以穿好久。他第一次用针线,手上戳破了好几次,裤子上都染上血了。那时候已经是秋天了,他还穿着破破烂烂的中裤。其实那条运动裤很长,他自己都能穿了,但是他就想着要给我穿。”

“他太好了,所以我一直没觉得他傻,一次都没有。”

“妈,我很认真地想过了,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也不是爸爸的错。是我当年自己走失了让你们担心,也是我不告而别让爸爸一个人找了我好多年。”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