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是好男人[快穿]

正文 悔过的婚内冷暴力男(5)

    翌日。

    天刚亮, 于露的闹钟就响起。

    她第一时间醒来, 掀起被子伸手去拿, 快速关掉,季洋却已经被吵醒, 半眯着眼, 声线慵懒问, “几点了?”

    “六点。”她回。

    “再睡会吧,别做早餐了。”季洋又躺下来,往旁边拍了拍,眼睛就要闭上了, “七点再起, 我跟你去买菜, 送你回来再去上班。”

    买菜做饭这些,以前都是季父季母的事情,两位老人家也闲得慌,睡不着早早就起来了。

    年轻人还是贪睡的,也轮不到他们管, 但现在已经不同往日。

    “我自己可以去。”于露说着已经准备下床。

    季洋手一伸,抓住她的小手, 轻轻一拉,毫无防备的于露直接睡下来。

    他把被子往她身上一盖,自己也往被子里钻,“睡吧,只有两个人, 不用那么麻烦。”

    于露先是一懵,看向他的时候,他已经闭着眼睡了。

    她没再坚持,也闭上眼。

    这几天她也很累,所以入睡很快。

    等她再次醒来,季洋已经醒了,衣服都已经换好。

    “几点了?”她猛地坐起来,匆匆就下床。

    “七点半。”他回。

    “你怎么没叫我?”她面露懊悔,还有点急。

    “不急。”他轻笑,“又没什么事,准备下一起去吃早餐。”

    于露往洗手间走。

    七点五十,两人出了门。

    他正开着车,侧头问她,“你想去哪吃早餐?想吃什么?”

    “都可以。”她回。

    他们家很少出来吃早餐,季母早上都会做好,可以连续一个星期不重样。

    在家吃得健康些。

    “那就找个地方吧。”季洋降了车速,往旁边看,最终选了一家带停车位的酒店。

    酒店二楼是餐厅,这里的早餐很不错。

    “走吧。”他停好车,开门下车。

    于露也跟着他下车。

    上了二楼,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服务员把菜单拿过来,季洋递给于露,“看看。”

    于露也没扭捏,接过来就看着,“我要一份煎饺,然后给我一杯温牛奶就好。”

    “小笼包好吃。”季洋在她对面说。

    “我吃不完,一份就行了。”铺张浪费不好。

    “没事,我能吃。”他说着已经看向服务员,“再来一份小笼包,然后我要一份烧麦,外加一杯红茶。”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收回菜单,语气恭敬。

    两人面对面坐着,偶尔目光还对视,于露觉得恨不自在。

    他们很少这样相处。

    “一会去对面那个合价大超市?开车掉个头就能开进地下停车场。”他倒是自然,一边用勺子搅着茶。

    “我自己去就行,你去上班吧,万一就迟到了。”于露接话。

    就只是去买点菜而已,不用专门送。

    “不会,现在才八点。”季洋一脸不介意,“清闲部门,别那么在意。”

    于露没再坚持,不然显得她不近人情,看不上他的好意。

    有人接送当然好过自己打车。

    早餐一份份送上来,服务员送完最后一份,在菜单上打钩,“请慢用。”

    放下菜单后离开。

    季洋把小笼包和饺子往她那边推,被于露阻止,她神色为难,“我真不吃完。”

    “先吃吧,我能吃完。”他继续推,然后把手撤回来,指了指烧麦,“你也试试这个,这个好吃。”

    “谢谢。”于露拉不开脸,意思意思般夹了一个。

    烧麦里面的糯米很软,还很入味,外面包裹的面也不生硬,很有嚼劲。

    “是好吃的。”她最后给出评价,又吃了一个饺子,“这个也挺好吃,你尝尝。”

    季洋伸手去夹,半开玩笑,“我以前很喜欢来这里吃早餐,后来天天被骂。”

    “为什么被骂?”她疑惑问。

    “因为很贵,不敢让爸妈知道,尤其妈,会念叨。”季洋抿唇笑。

    “我也觉得贵。”她如实说。

    这个小城市人均收入三千,这样的一顿早餐要吃两百块,一份小笼包有八个,每个都很小,却要五十八块。

    季父季母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加上是老一辈,会觉得这样的行为很奢侈。

    她倒还好,觉得贵,但是能接受。

    “以前在村里,爸妈哪有时间管我?天天啃馒头,生活费都没有,经常饿肚子,后来爸赚了点钱,觉得亏欠我,从高中开始,给的钱变多,我就报复性消费。”他说得无奈。

    于露诧异,“可我感觉你不像这种人。”

    他在她印象里,不像大手大脚花钱的人,对很多东西都无所谓,性情平和。

    “后来就觉得没意思,爸妈赚钱不容易,而且爸的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剩下的钱就用来买铺面了,那时候也没想增值多少,只想着不至于饿死,毕竟我也没什么本事。”

    “现在还在啃老啊。”

    他说到最后,有些自嘲。

    于露语噎,好一会才安慰道,“别这么想,这不算啃老,你都在好好上班。”

    “上班也没钱,我的工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倒是乐观,说着给她夹了个小笼包,“趁热才好吃。”

    “我真不知道。”她夹着小笼包咬了一口,清澈明亮的视线望向他。

    说得认真。

    这两年,她真不知道季洋工资多少。

    见她如此,季洋挑着眼尾慢悠悠笑了起来,“不知道你要问。”

    于露撞入他深邃的黑眸,心底猛地咯噔一下,快速撇开视线,胡乱道,“我问这个做什么?”

    她又不花。

    “之前到手是两千八,这两年涨了三百块,三千一,年终奖可能发个一万五左右,每个月的车油钱就要一千块,我能剩个一千就不错了。”说完之后,他强调,“这是建立在在你没花我的钱的基础上。”

    “那是爸妈补贴。”于露提醒他。

    她不怎么在意他的工资,也没打算花,这样的工资,的确不够撑起一个家。

    季洋的潇洒是租金、季父季母的社保支撑着。

    她原以为他是一直顺遂的人,没想到小时候还是过了一段苦日子。

    “对,爸妈和你撑着的结果。”他也没否认,垂着眸,情绪不怎么好,“爸这次生病,对我打击有点大。”

    “手术很成功,爸很快会好起来。”于露安抚他。

    “可是他们老了。”季洋放下筷子,没什么胃口。

    闻言,她也沉默起来。

    父母老得很快,快到超过了他们成长的速度,她明白季洋的意思,他们现在可能还没有保护和照顾父母的能力。

    “刚刚妈打来电话,爸醒了,还挺清醒。”季洋转了话题。

    “那挺好,说不定不用住两周就能出院了。”于露附和他,还轻轻笑了笑,话落,又把小笼包往前推了推,“还剩两个,吃完该去超市了,不然你去上班会迟到的。”

    季洋还没说话,一道声音传来,还有些惊喜,“于露。”

    于露转身,陈蕊的手已经搭上她肩上,“你也在这吃早餐啊?很巧啊。”

    “是很巧,你吃了吗?”于露问。

    “没呢,刚到。”陈蕊向他们介绍她身边的男人,“这是我男朋友曾勇。”

    说完,又朝那个男人道,“这个是我好朋友。”

    “于露是吧?”曾勇笑着说,眼睛迷成一条线,有些贼眉鼠眼的。

    “嗯。”于露也点头,向他介绍了季洋。

    她想不通陈蕊看上这个男人哪一点,两人身高都快差不多,还有些微胖,最主要是显老。

    听说才三十二,看起来像四十几,皱纹很深,黝黑黝黑的。

    “坐吧。”于露给他们拿了椅子,两人就势坐下来。

    “麻烦把单子拿来一下。”季洋叫了服务员。

    “好的。”

    服务员把单子拿过来了,季洋递给陈蕊两人。

    “谢谢。”陈蕊拿着单子,与曾勇商量着,“亲爱的,你吃什么?”

    “顺便点些就行。”曾勇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好似十分顺着她。

    “那我随便点啦。”

    于露听着两人的互动,十分不适应。

    陈蕊现在说话怎么都故作娇柔?

    嗲嗲的。

    很快,于露就知道陈蕊为什么这么沉迷于曾勇了。

    这个男的能说会道,已经和季洋聊开,只要能聊的,他都能接上话,“你们公司是在人海路那边吧?”

    “对。”季洋点头。

    “朝九晚五,不错的职业,坐办公室吹空调。”曾勇笑着说,“哪像我们,还要自己跑业务。”

    “你是做什么的?”季洋随口一问。

    “我啊,就是做绿化这一块,费时费力还要费脑子,都得到外面去。”曾勇说。

    “嗯,那的确辛苦。”季洋喝着茶,面无表情附和。

    “别看我只是管账,管账的最辛苦,不能按时赶出来,我们就得赔钱。”曾勇又说。

    “不会赔的。”陈蕊吃着早餐,笑着说。

    “也是。”曾勇也点头,“承包的价格都很高,一般都大赚一笔。”

    两人在桌上你一言我一语,于露和季洋沦为两个背景,听着曾勇吹牛。

    他们点的东西也一份份端上来。

    蒸饺、小笼包、米糕、还有奶油馒头,最后还有一份蒸猪肚和一份酱香鸡翅。

    于露不需要询问,通过曾勇自己说,她就知道对方是承包环境绿化的。

    这一块利润很高,他们一个大工程能赚好几百万,都是和大人物在一起,很有身份的人。

    他们家有人做房地产,有人做仓库的,有人开公司

    很有实力的家族。

    陈蕊听着他说,吃着早餐都含着笑。

    “你们那个公司最近几年发展的也不错啊,听说最近还能拿单位房,在株洲路对面,正在建。”曾勇又看向季洋说。

    “对。”季洋点头。

    “员工价几千一平吧?”他又问。

    “五千八。”

    “那很划算,一百二十平一套,才六七十万,你有没有要一套?”曾勇又问他。

    “没有。”季洋摇头。

    “也是,那个房子到底是单位房,不要也罢,还是高档小区住着舒服。”曾勇这般说。

    季洋:“能买早就买了,不够资格。”

    “什么不够资格?在单位轮不到你?”曾勇一边吃包子一边问,“那这就没办法了啊。”

    “不是,家庭财产没达要求。”

    曾勇还没明白他说是什么意思,只听他又道,“家里没房的优先,收入也有要求,我们家有房子和铺面,超标了。”

    于露:“”

    她看着曾勇的脸色微变,怕对方尴尬,桌子下的脚伸过去,轻轻踢了踢季洋的脚。

    季洋剑眉一挑看向她,她拧眉,珉紧红唇。

    他居然看懂了,默默闭了嘴。

    “房嘛,都不嫌多,现在房子值钱,目光要放长远点。”曾勇很快又收敛神情,说得豪气,“我在榕江有套房,冰海还有套,我爸妈也有,但是以后我和小蕊结婚,肯定要在这里的高档小区买一套。”

    季洋没发表意见。

    陈蕊倒是开心的,凑向于露道,“到时候给我当伴娘。”

    “好。”于露笑了笑应下。

    “要走了吗?还要去超市。”季洋抬手看了下时间,看向于露,随后又道,“不好意思,我们还要去趟超市,一会我还要去上班。”

    “我公公还在医院,要回去做饭。”于露也礼貌解释一下。

    “去吧去吧。”陈蕊点头。

    季洋要把账单拿去结账,曾勇笑着按下,但是力气不大,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不用了,我们结就行。”

    “那下次我请。”季洋松了手,说完走了。

    曾勇脸色僵了僵。

    这哥们不按常理出牌。

    等他们一走,曾勇瞥了眼账单,心一阵抽疼,这顿早餐居然五百多。

    陈蕊喝了一口奶茶,凑过去看,漫不经心道,“这里消费还挺高。”

    “还好,毕竟是四个人,档次在嘛。”曾勇把菜单放下,一副无所谓的神情。

    陈蕊很喜欢他说这些话,凑过去亲了他一下,“我很喜欢你说这话,这种消费我很满意,配得上我。”

    “不,你配得上更好的。”曾勇说完,看着她笑得了花枝乱颤,就势道,“那笔钱批下来了吗?我这边需要资金垫了,工人都等着呢,延误工期有违约金的。”

    “我看看。”陈蕊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突然又抬头看他,“你不会骗我吧?”

    “我骗你做什么?骗你那两个钱拿来塞牙缝吗?还不够婚后我给你几个月的零花钱。”曾勇无语,扶额道,“赶紧的,这边等着呢,工程款下来第一件事就给你打,后面加个零。”

    “真的?”陈蕊眼底亮了亮,被哄得很开心。

    “我赚的钱还不是要给你?不养家不生孩子了?全款买房是不行了,我们家出首付,榕江和冰海的房子就不卖了,现在房子增值快,贷款又还不了几个钱。”曾勇说得随意,“等你把驾驶证拿出来,车子给你开。”

    “那我报名学了。”陈蕊脑海里已经想象自己开着七十万跑车的样子。

    拉风又炫酷。

    季洋的车才三四十万,和曾勇不能比。

    “学吧,我让朋友帮你联系教练,尽快学出来。”

    “你真好。”

    陈蕊一看贷款的钱到账,丝毫没有犹豫就转给他了。

    地下车库。

    季洋黑色的雷克萨斯驶了出去。

    于露看向他,斟酌了一下,还是问道,“你觉得她男朋友怎么样?”

    “不怎么样。”他直言。

    于露:“”

    真干脆。

    “怎么了?”他侧头,眼底疑惑问。

    “那你觉得他有没有钱?”她清楚陈蕊的性子,这么多年也一直在找有钱人,她怕她被骗。

    “如果陈蕊告诉你,有钱人是这个人介绍的,那你最好跑远点,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季洋说得干脆,“满嘴火车,一句话都不能信。”

    “那陈蕊不是”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说再多也没用,再说,要骗早就被骗了。”季洋打着方向盘,开进超市地下车场。

    于露叹气,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但她也没再继续说,到底是别人的事情,陈蕊也听不进去她说的话。

    两人去逛超市。

    他推着车,于露在前面走,选菜就往购物车里放,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八点五十了,真的不去上班吗?”

    季洋:“部门不忙,刚刚和老大请了上午的假。”

    “哦。”于露也没多问,继续选菜。

    季父还不能吃东西,但是季母这几天操劳,要补一补。

    一个在前面选,一个在后面推。

    选好之后,推过去排队结账。

    这个时候是早高峰,人还是有点多,挤来挤去,于露正站着,低头看了一下短信,季洋伸手拉了她一下。

    她抬头,他又把她往身边拉。

    这时,一辆车从她身边过,老太太笑着道,“谢谢。”

    “不客气。”季洋点头。

    于露看了看离去的老太太,又看了看季洋,跳动的心又加速了。

    之后是结账,把东西装在袋子里。

    钱是季洋付的,东西也是他拎。

    于露跟着他后面,心底感觉异常,看着他笔直的背影,心底叹气。

    两人第一次这样一起逛超市。

    一来是两人都没时间,二来是他没这个心,她也不好意思开口。

    回到家。

    季洋把东西拎到厨房,就要赶去医院了。

    于露开始做饭。

    中午的时候,他会回来,两人匆匆吃了饭,又要一起去医院。

    下午于露看着,季母能稍稍休息一下。

    等到傍晚,于露回来做饭,季洋会回来吃饭,然后再一起去医院看季父。

    晚上一起回家。

    连续半个月,都是如此。

    家里大多数就只有他们两人,单独相处久了,一开始没聊什么话题,后来话题渐渐就多了。

    什么时候去医院,要给季父做些什么?最近要做什么检查?有什么要注意的?

    由这个话题就延伸到她什么时候开店,季洋最近忙不忙,季母一个人能不能照顾得过来?

    感觉这一场“意外”把两人紧紧联系在一起,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和谐。

    于露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季洋这人不难沟通,只是有个特点,必须要说,说了他就记住。

    不说,他自己忽略。

    季父住医院住了十八天才出院。

    出院这天,他还看向季洋,“你可别骗我,医院是不是说没得治了?回家等死。”

    季洋无奈,“爸,你说什么呢?医生说你好得很,多活几十年都没问题。”

    “别联合起来骗我。”季父又看向季母,还要板着脸,故作严肃。

    那些分明已经治不好的病,医生让回去了,家属就会说治好了。

    这种事,他见多了。

    要不是他看不懂诊断书,早就拿来看了。

    “我才懒得骗你。”季母瘪了瘪嘴,拉下脸,“赶紧回去了,回去养着去,医生说你得养很久,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少吸烟少喝酒,你以前听过吗?”

    “你以为我想带你回去伺候?”

    “回去回去。”季父听到季母骂他这么起劲,应该不是,笑呵呵说着。

    于露也被两人逗笑。

    季洋也看到她笑,嘴角也轻轻上扬,低声道,“吵得动都是好事。”

    “也是。”她表示认同。

    季母推着季父,季洋拎着东西,于露也在收拾。

    到家之后,肯定又是一通忙,季母也在医院照顾了这么多天,自然要好好休息,还要照顾季父,的确也是没精力。

    季洋要上班,家务方面就要于露费心了。

    又过两天,季母缓过来的时候,赶紧让于露去开店,她来处理家里的事情。

    饶是如此,也不能像之前一样给于露送饭,这个任务就交到季洋身上。

    他的公司离得不远,顺便就回来吃饭了,然后给于露送过去。

    而公司有两个小时休息时间,他也不会太早去公司,给她送饭顺便就待在她店里,一般情况是待大半个小时,然后去公司上班。

    在公司会午休,趴着眯会,来到她店里,也会在柜台坐着,趴在桌子上眯会。

    服装店随时都可能有人,有时候睡着了,来了个人,又是一阵说话声。

    他转了个面,继续闭眼睡觉。

    “那您拿回去穿,不合适都可以来换的。”

    “我拿个袋子给您装起来。”

    于露说着走过来,季洋没睁眼,手一伸,直接把一个袋子递过去。

    她愣了愣,笑着接过来,打开袋子往里装,双手递给顾客。

    顾客是熟人,看着季洋,半开玩笑,“你老公是来这里睡觉的?”

    这个形象,很容易让人觉得靠女人挣钱养家,自己吃喝玩乐还懒。

    于露替他解释,“他来给我送饭,一会要去上班。”

    “哦。”顾客点头,“那我先走了。”

    “恩恩。”于露送对方到门口。

    等她再次回来,手上拎着一个袋子,里面有三个火龙果,她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季洋,“你要吃吗?”

    这里的小贩经常会用车推着水果来回卖,价格也十分便宜。

    “嗯。”他看看手腕,一点二十分,四十分开始去公司,时间刚刚好。

    她把水果放在一边,拿去一个递给他。

    季洋接了过来,手机响了一下,他掏出手机在看,顺便回了个消息。

    于露站在柜台边,已经剥了一个火龙果,他挂掉电话后,她把火龙果递给他,又拿了他面前那一个。

    “谢谢。”季洋倒是毫不客气,接了过来,咬了一口道,“我看今天的生意不怎么样。”

    “没开张这么久,肯定会有些影响,加上最近天气有点变化,经常下雨,逛街的人也变少了。”于露继续剥着火龙果。

    季洋点头。

    期间也没人进来,吃好一个火龙果,他准备起来去上班,看向她道,“我晚上再过来。”

    “嗯。”于露站起身跟他走到门口。

    “走了。”

    季洋的车停在下边那条路,还得走一段路,于露又回到柜台,她乱糟糟的柜台被他整理了一下。

    因为太忙了,很多东西都乱扔,衣架子、袋子、吊牌,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季洋每次都无聊得随手整理一下。

    到了晚上。

    依旧是他来送饭,季洋通常也不会回去了,哪怕帮不上什么忙,也会坐在柜台,帮她拿一拿袋子,收一收钱。

    如果货到了,还能帮她搬搬货。

    于露以前会拒绝他的帮助,现在不会拒绝了,仿佛已经形成一个习惯。

    季父在医院的时候,两人都是这么互帮互助过来的。

    她由开始的不想亏欠,到现在允许他进入自己的生活。

    主要是季洋这人也让她讨厌不起来,以前不讨厌,现在他这样,更不会让她讨厌。

    他长得就一副脾气温和,人畜无害的面孔,而且正在往好的方面发展,难免让人好感倍增。

    夜晚的店铺通常都比较忙,于露一个人应付着,季洋之前都会在柜台坐着,后面发现,稳稳在柜台坐着,别人看他眼色有些怪异。

    所以,他开始在柜台站着。

    “这个衣服怎么卖?”一位顾客从试衣间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件雪纺短袖。

    “您来这边看看,这个很修身。”于露正在另一边忙,帮顾客整理衣服,没有听到。

    “怎么卖?”那个顾客拿着衣服看向季洋,一把扔到柜台前。

    季洋又看了一眼于露,对方已经蹲下来找衣服了。

    “一百八。”他想了想,开了个价。

    “一百八?这太贵了,买不了。”那个顾客当下就沉了脸,“小伙子不要乱开价。”

    季洋长得年轻,人家以为他才二十四五岁。

    “没乱开价,进价贵,那您说多少?”季洋脑海里回忆于露讲价的场景,还挤出一抹笑,极其不自然。

    “八十块。”顾客说着还揉了揉料子,“八十就可以了,这个料子也不是很舒服。”

    这都砍一半了,季洋抿唇,有些控制不了脸上的神情,生硬道,“不卖。”

    这衣服他看到于露卖过,最低是一百二。

    “你少赚点就行了。”顾客又说。

    “这会亏本,一点没赚没赚,一百六可以卖。”季洋摇头,扯了个袋子,“一百六我给您装起来。”

    “怎么这么难讲价呢?一百块,一百块装起来。”顾客拿着衣服要往袋子里面装。

    “不卖。”季洋再次拒绝,放下袋子。

    “一百一,只能这样了。”顾客也是试了很多衣服,好不容易看上这一件。

    季洋没松口。

    “一百二,不能少了。”顾客再加一点,脸色十分不情愿,还觉得多了。

    “一百五。”他说。

    “你这人怎么那么抠门?我找你老婆去。”顾客白了他一眼,拿着衣服就找于露,“这衣服一百二到底卖不卖?”

    于露看了一下,也很爽快,“买的。”

    顾客又拿过来,丢在柜台上,“赶紧包起来,你老婆说卖了。”

    季洋没反驳,拿着袋子就帮她装。

    顾客把钱给于露,她正在找钱,对方还阴阳怪气来一句,“你老公精明得很,掉钱眼里了,真是一分钱都不让,不像你这么好说话。”

    于露找钱的手顿了顿,看向季洋,对方面无表情,她赔笑道,“我老公不会做生意。”

    “我看他是太会做生意。”顾客拿着衣服,直接走了。

    于露看向季洋,他一下坐下来,有些赌气,“下次一百二别卖了。”

    她莫名有些想笑,“我来卖,你坐着就好。”

    过了一会,又有顾客去问季洋了,他又开价了,“三百八。”

    顾客左减右减,最少三百五,她又很看重,只能去问于露,她给出的价格是三百二,相比之下,便宜了三十块。

    顾客掏钱爽快多了。

    有他在,她反倒觉得东西比平时更好卖了些,等没人的时候,于露站在柜台边看着他,“你故意的吧?”

    季洋已经学会整理衣服,正在整理着,闻言抬眸看向她,“演技好吗?”

    他的黑眸直勾勾看她,问得还有些正经,于露眼波却闪了闪,脸上笑容收敛,有些失神。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16 00:00:14~2020-02-16 23:59: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罗哈哈哈 50瓶;□□ile 20瓶;夜猫子 12瓶;仙仙、南巷清风、番薯 10瓶;kunnie 6瓶;婷、为你说爱、39737514 5瓶;芳芳 3瓶;如果,我说如果、玉兰刁迩、红红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