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是好男人[快穿]

正文 悔过的婚内冷暴力男(6)

    演技好不好于露无从评价。

    但是他来到店里之后, 生意的确是越来越好。

    一来, 是人手够,他可以帮她找衣服, 打包衣服,整理衣服,留住一些耐心不好的顾客;二来, 季洋在讲价的时候通常会卡着价格, 导致顾客去她那里开价的时候更慷慨一些。

    “我去看看外面还有没有人。”她丢下一句, 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步伐有些乱。

    她不敢与季洋对视太久,自己本身也是一个不太会隐藏心思的人。

    怕露馅。

    外面的街道上只剩下零零散散的人, 还有一些小贩在来回走动,她假装看了一会, 转身走回来,“好像没什么人了。”

    季洋把衣架放在一边, “十点了, 街上没人很正常。”

    逛街的人傍晚就来逛了,现在热闹的应该是夜店和娱乐场所。

    “等一下,我把账单记一下。”于露站在柜台前,倾着身子去拿账本。

    季洋把椅子给她,坐在一边正在剥橙子, 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

    于露坐在柜台上处理账本, 记记账。

    等她记完,合上账本,发现季洋已经不在了, 她有些疑惑,又看了一圈。

    哪去了?

    正当她关电脑,拿起包准备回去,季洋打电话过来了。

    “喂?”

    “我现在过去。”

    她刚要关灯,看到他放在一边的外套,拿过来搭在手上,走出去关了门。

    往下走一段路,十字□□叉处,有几个小摊在摆着,牌子写着“烧烤、夜宵”,旁边还放着几个桌子。

    烧烤、油炸,还有爆炒,既便宜又美味。

    季洋正在一边看着,见她走来,指了指摊位,“你要不要吃点什么?我点了烧烤。”

    “拿回去爸妈该说你了。”于露站在他面前,这般说。

    这就是和父母住在一起的不便之处了,季母觉得这些东西不健康。

    油不健康,原料也不健康。

    拿回去非念叨几天不可。

    “那就在这吃,好久没出来了。”季洋没等她回,拉着她到一边的桌子坐下来。

    凳子是矮凳子,桌子是折叠的木桌子。

    刚坐下老板娘就拿着抹布来擦一下,又拿了个纸球过来,上面印着没听过的牌子。

    于露也没反对,不好破坏他兴致,把他的薄牛仔外套递过去,“有点冷,穿上吧。”

    附近没有遮挡物,风还是有点大。

    “我不怕冷,你穿上。”他说的时候炒田螺已经端上来,还有一盘炒鱿鱼须。

    于露摸着他的衣服,手有些收紧,“我也不冷。”

    “不冷也穿上,免得感冒了。”季洋催促着她,拿了一双筷子,用旁边的茶水烫了一下,递给她。

    “谢谢。”她接了过来。

    小炒散发着香味,弥漫在空气中,此时又是深夜,晚饭也已经消化完,让人胃口大开。

    一阵凉风吹过来,虽然凉爽,但她也觉得有些冷,最后还是套上了他的外套。

    他本就比她搞一个头,外套有些宽松,穿着长了好些,还带着他的体味,不知道是不是闻习惯了,莫名很好闻。

    “我点了一份炒河粉,再给你点一份?或者给你一半?”季洋看向她问。

    “那就给我一半吧。”她怕点一份吃不完。

    “好。”

    等到老板娘端上来的时候,季洋让她再拿一个碟子过来,分给了她一半。

    河粉是用菜丝肉丝和鸡蛋炒的,他把面上的配料都夹到她碗里。

    “谢谢。”于露第二次说。

    她觉得河粉并不好吃,还不如里面的配料入味一些,尤其是鸡蛋和肉丝炒在一起,会很香。

    “别一直说谢谢,见外了。”季洋把剩下的端到自己面前,接着她的话。

    她理解成要换另一种方式表达感谢,于是开口,“那我请你吃。”

    说完怕他误会又解释,“你是来帮我卖东西衣服的,我请是应该的,这段时间也没好好谢谢你。”

    “什么你请我请?还不是我们两个的钱?还分你我?”季洋抬起头,看向她道,“我的钱不就是你的?”

    简言之,谁结账不都一样?

    都是夫妻。

    于露怔了怔,这些话快速在她脑海盘旋,说实话,她没这么想过。

    她一直都觉得,季洋的钱是季家的,她的钱是自己的。

    没人会要她钱,她也不会要季洋钱。

    他说他的钱是她的,这像是带来一个新的观点,让她无所适从,甚至有些无措。

    “烧烤来了。”老板娘笑呵呵走过来,放下两大盘烧烤。

    于露还没想到怎么接话,季洋已经转移话题,“我随便点了一些,你还要吃其他的吗?”

    “不了,这些够了。”她婉拒,“够多了,我们两个可能吃不完。”

    “嗯。”季洋点头。

    烧烤和小炒都很入味,吃起来口齿留香,于露也很久没有吃小摊。

    于母于父和季母一样不喜欢外面的小摊,也很少让她吃。

    两人今天是放纵了一回。

    吃好已经是十点一半,季洋起身去结账,于露站在一边等他,身上还披着他的外套。

    “你在这就行,车在下面,我开来这边。”季洋让她在路口等,他走去路对面开车。

    “好。”

    于露看着他,把身上的外套稍稍又拉了拉,脑海里想着他刚刚说的话。

    他把车开来了,停在一边,倾身打开门,于露坐上去。

    系好安全带,车缓缓往前开,速度有些慢,季洋醇厚的声音在车厢里回响,“前段时间,爸的身子还在恢复,所以就没提你要投资的事情。”

    “当时也不知道要花多少,现在爸的情况稳定下来了,你需要多少?”

    “礼金的钱还有你这两年给我转的钱,加上我自己剩了点,我们的卡上只有四十一万,爸妈那边应该还有,但是也不能要了,如果不够,我再想其他办法。”

    “”于露听他提及这个事,知道是上次没谈完的话题,再次强调,“我没有说要投资,没有过这个计划。”

    他们卡上的钱,在她看来就是他的,季家两老的钱,跟她也没有关系。

    她是没那么多钱,可她也不图这些。

    “河中路那边的铺面要到期了,可以不用往外租,给你开店。”他又说。

    “我说了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没有想要扩大店面,也没想要钱。”她有些燥了,加重声音强调。

    季家离得不远,此时车已经停在楼下。

    这个点,多数人都睡了,街上只有暖黄的路灯。

    季洋把手从方向盘放下来,侧身看向她,“你不想就算了,我没有逼你的意思。”

    得了。

    这话说得好像她做错了。

    “我没说你逼我。”于露低着头,双手交缠在一起,又加上一句,“我本来就没这个意思。”

    一直都是他在说什么投资,她压根就没想。

    季洋也顿了顿,温声开口,“这些钱里,大部分是你的,我只是在告诉你而已。”

    “我租铺面本来就要钱,爸妈给我做饭,我也要给钱,这是我的心意,给出去就不是我的了,如果我心疼我就不会给,你别算得那么清楚就行。”于露不喜欢他说这些。

    搞得最后是她在占季家便宜,让她很不好受。

    “是我再算清楚吗?到底是谁在跟我算清楚?你算清楚你就舒服了,别人舒不舒服?”季洋好似也跟她杠上了,反问她。

    于露:“”

    季洋第一次和她吵成这样,但又不像吵架,有点像在说道理,关键让她无法反驳。

    她没想过这个问题。

    以前季洋也没说过啊,顶多意思意思让她别给,之后也没再说什么。

    “以后奶粉钱也aa?还是你出奶粉我出尿不湿?”季洋又问她。

    “我不想和你生。”于露瞥头,丢出一句话,转头看向窗外,给他一个后脑勺。

    别以为他好了一段时间,就能磨灭这两年的冷漠,因为季父的事情,他是在慢慢变好,两人越发合得来。

    可是那两年不会当做不存在。

    “你想丁克?”季洋懵了。

    “我想和你离婚。”于露出口。

    她转着头,没办法看到后面的季洋是什么反应,车厢里一下安静了。

    车厢里安静得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都把话说出来了,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一分一秒都挺难熬。

    半晌后,季洋开了口,声线有些低沉,“为什么?”

    “你自己知道。”于露丢下一句,直接解了安全带,开门下车,打开门走了进去。

    压根没看他。

    季洋在车厢里,满头黑线:“”

    软化这么久,战斗力还是一点都不弱。

    楼上。

    于露进了房门,怕季洋上来,快速拿着衣服就进了浴室。

    看着镜子里,她的身上还穿着他的外套,在吃夜宵的时候,他还让她穿好衣服不要着凉了。

    她是个很没出息的人,会因为一点点好,而让自己有些负罪感。

    快速把他外套脱下来放在一边,不能干扰自己的思维,洗澡洗了大半个小时,脑子也醒得差不多了,做好心理建设才开门走出去。

    她以为季洋要逮到她好好谈一谈,结果他已经去楼下洗漱好,闭着眼躲在了被窝里。

    当然,他没睡。

    于露也没打算和他再说什么,各自都冷静一下,钻到背后里也睡下。

    期间,季洋和往常一下,把被子往她那边拉了拉,没说话。

    她看着他这个样子,情绪有点低迷,原以为不会触动的心,其实是有些难过的。

    像被密密麻麻的针在扎着。

    季父刚生病,还没好,季洋这段时间与她奔波忙碌,两人其实有些相互依靠。

    两人盖着一床被子,心思各异,在深夜里独自清醒。

    次日。

    于露醒来的时候季洋就不在了,她坐起来的时候还有些迷茫。

    今天不是周末吗?

    他不上班才是。

    下楼的时候季母正在厨房收拾着,见她醒来,笑着道,“面条还在锅里热着呢,赶紧吃早餐了。”

    “妈,您和爸吃了吗?”她走过来问。

    “吃了,季洋也吃了,他今天一大早就去公司,据说有什么文件昨天忘记交,今天去交。”季母把早餐端出来,回着她的话。

    “嗯。”于露有点不信,他可能是不想见她。

    以前对她那么冷漠,现在要离婚了,完全也可以做到很冷漠和不在意,反正季家条件不差,不愁娶不到老婆。

    “爸今天有没有好点?”她吃着早餐,问季母。

    “他自己说感觉越来越好,每天都下地走,自己在房子里转。”季母把洗好的碗放在柜子里,回着她。

    “那就好。”于露点头。

    这样她也放心了。

    于露吃完早餐,没有直接去店里,现在还早,她要回趟于家。

    季父生病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忙季家的事情,于家两老也一直去医院帮忙,她很久没回去了。

    趁着周末,父母都在家,回去一趟。

    打车到小区门口,她提着一些水果和给两老买的营养品往里走,前几天买的鱼肝油寄回来,快递于母还没领,她顺便去领了。

    于家在28栋,她要走到24栋拿快递。

    正往前走,到了26栋,一个小女孩推着小滑板车,旁边有一个女的正在笑着和她讲话。

    “我爸爸可厉害了,这个我爸爸也会。”她昂着头,声线稚嫩。

    “真的呀?阿姨这个也很厉害。”跟在她身边的那个女人压低声音说。

    “可是我奶奶说不能随便跟别人出去。”小女孩说话的时候,于露刚路过,柳眉一下就蹙起来。

    “小臣还在家等你呢,阿姨做了蛋糕。”那个女的一下警觉起来,说出一番亲热的话。

    谁听了都觉得两人是认识的。

    于露虽疑惑,也没停住脚步。

    “那好吧。”小女孩很开心地说,跟着那个女人就往东南门走去。

    见此,那个女人松了一口气。

    走到门口,这里不是高档小区,保安也只是在门口看着,旁边有刷卡机,但是另外一边有小门,外卖或者宣传的都可以随意进去。

    安保不严。

    有大人带着,别人也觉得是家长,没有怀疑其他。

    眼看就要出去了,女人心底都松了松,嘴角甚至勾起了一抹笑。

    “诶。”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一双手拉住了那个小女孩,于露笑着道,“你奶奶正在到处找你呢,你要去哪呀?”

    那个女人脸色倏然一僵,闪过一丝慌乱。

    “阿姨带着我去找小臣,奶奶一会来接我。”小女孩看着于露,声线稚嫩回答着她的话。

    “那你也要跟奶奶说一声呀,奶奶正在找你。”于露把她牵回来,笑着看向那个女人,“我是她邻居,她奶奶正在找她呢,我给她奶奶打个电话说一下,免得老人家着急。”

    “好。”那个女人额头已经冒气细汗,硬着头皮点头。

    “你认识这个阿姨啊?”于露蹲下来问小女孩,“小臣是谁,我没听你奶奶说过啊。”

    “小臣是我们班长,阿姨说她是小臣的小姨娘,还给我们做了蛋糕。”小女孩娇娇软软回答她。

    她经常去小臣家,这一次也想去。

    “她经常去我家跟我们小臣玩,两个孩子熟着呢,经常见面,你给她奶奶打个电话说一下就行。”那个女人见没露馅,继续说着。

    “你见过这个阿姨吗?”于露问她。

    小女孩还没说话,那个女人笑着道,“小臣生日的时候阿姨还和你照相呢,我们还吃了蛋糕。”

    闻言,小女孩正在回忆。

    “小冉!”

    “小冉!”

    不远处,一个老太婆正哭喊着,声音都哑了,不断哭不断再喊。

    “是奶奶。”小女孩说了一句。

    那个女人一看,赶紧就要溜,于露一把拉住她,冲门口的保安喊了句,“快,抓住她,这是人贩子。”

    一听说是人贩子,不用等保安,正在进出的男人几个就冲上去,直接就把那个女人摁在地。

    有些野蛮的,上去就踹。

    大家对人贩子深恶痛绝。

    “我不是,我不是。”那个女人一直在求饶,“别打了,我不是。”

    那个老人已经来到他们这里,先是看到小女孩,冲上来抱住了,“吓死奶奶了,你到底去哪了?”

    随后得知差点孙女被人贩子抓走,老人气急攻心,一把就把她拉过来,直接往屁股上招呼,下手毫不留情,“我叫你乱跑,我叫你乱跑!”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个不听话呢?我就打死你!”

    “哇呜呜呜”

    老人的哭声和小孩子的哭声一下融合在一起,应该是被气到了,来人下手也一下比一下狠。

    “别吓到孩子了。”于露赶紧阻止,“老人家冷静点,现在没事了。”

    她把孩子往怀里抱,安抚着那个老人。

    “怎么说都不听,一转身就乱跑,再这样你永远都不要下来玩了,幼儿园你也别去,就在家里!”老人还不断在威胁,伸手摸着眼泪,“你要是被卖了,我怎么跟你爸交代?”

    “啊?!”

    “呜呜呜不跑了,小冉不跑了。”小女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正在大哭着。

    “你从小就没妈,你爸哪有时间管你?再这样我也不管你了!”老人家还在骂着,俨然也是害怕得不行。

    于露护着她,小女孩也抓着她的手,正在哭着。

    群众已经报警,人贩子很快被抓走,她还有同伙,同伙已经开着车跑了,正在被追查。

    小区的树荫下。

    于露把酸奶插上吸管,递给戴冉冉,戴母还拒绝着,“不用给她喝,家里有。”

    “家里的是家里的,阿姨给是阿姨给的,对不对?”于露笑着哄她。

    酸奶是她刚刚买来准备喝的,这个哄孩子最有用了,小孩子都很喜欢。

    戴冉冉也害怕极了,哭过之后眼睛还红着。

    “谢谢阿姨。”她捧着酸奶,小口小口喝着。

    于露摸了摸她的头。

    戴母望着于露,心底又叹了一口气,随后出言道,“真是谢谢了,要是她出了什么事,她爸哪里受得了?我也就只能去死了。”

    “人好好的,您别说这种话。”于露浅笑,安抚老人家。

    “她妈生她的时候就难产死了,她爸工作忙,只有我照顾她,我在这里也人生地不熟,但是没办法,总不能让她跟着我回大山里,平时都没怎么带她出去,就是怕被骗。”戴母说着还抹眼泪,“我那儿子就是个命苦的,来这里打拼,娶的媳妇我也只见了一面,就难产死了。”

    戴冉冉吸着酸奶,看到奶奶在哭,她放下酸奶,伸手摸了摸奶奶,“奶奶不哭,我不要妈妈,冉冉可以没有妈妈。”

    小女孩清澈的眼眸里带着认真。

    她从小就没有妈妈,当然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样子的,对她来说,有奶奶就可以了。

    戴母听到这些话,哭得更伤心了,于露心底也不是滋味,只能摸着她的头,转移她的注意力,“快喝吧,一会就不好喝了,阿姨包里还有巧克力哦。”

    她变出一块,放在她手心里。

    戴冉冉觉得很惊喜,笑得露出她的小牙齿,“谢谢阿姨。”

    “姑娘,你住在哪栋?”戴母问她。

    “28栋2701,我爸妈住这边。”于露一边跟戴冉冉玩,一边回答着她。

    没一会,于母给她打了个电话,她离开的时候戴冉冉还很不舍,一直看着她。

    于家。

    她刚进来,于母正在厨房洗菜,探出头道,“说了一会回来,等了半天都没人,你爸都问了好几遍。”

    “早就回来了,在小区下面。”于露说着把刚刚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造孽啊,这孩子要是丢了,一个家庭就毁了。”于母发出感慨,说起人贩子就咬牙切齿,“简直是丧尽天良,要我说,就得死刑,卖的直接判严判,买的也不能放过,必须判重刑!”

    于露也赞同点了点头。

    让这些人铤而走险,可不就是利润大、惩罚轻,才有诱惑力。

    “这群人,一点良心都没有。”于父端着茶,走过来也说了一句,“小孩子都比较难管,都调皮。”

    “是啊,被人贩子盯上,一不小心被拐走,你说说”于母摇头,“拐走了还怎么找?”

    难找得很。

    从根本上就要杜绝这种可能。

    等于父去了客厅,于母低声问于露,“这段时间,季洋都送你去上下班?”

    “嗯。”于露正在摘菜,闷声回了一句。

    “感情还可以吧?”于母说完又道,“离婚的想法就别有了,先好好过再说。”

    “我昨天和他说离婚了。”她把摘好的菜放在一边,又继续摘。

    心底情绪复杂。

    “这段时间不是处得好好的吗?上次你婆婆还说你要投资什么店,她还想给你钱,季洋说他再支持你,还说买车什么的,这段时间,我看你们相处也不错。”

    “他不是都在帮你看店?”

    于母不解,也有些急了。

    “没想再开店,我也不想买车。”于露把头埋得更低,“这些我都不要。”

    “那你要什么?妈妈跟你说,夫妻间几十年,磕磕绊绊的多,都是相互磨合,一点点不如意就离婚,那全天下的人都要离婚了。”于母说得语重心长。

    “他又不喜欢我。”于露说起这个,鼻子有点酸,想到这两年受到的漠视,眼眶泛红。

    别人都觉得他很好,对父母好,对长辈好,没有不良嗜好,长得不错,家庭不错

    可是唯独不在意她,她觉得他不好啊,一点都不好。

    “什么样才是喜欢?上下班不是来回接送你吗?刚刚他还打电话给妈,问你是不是回来了,以前的事,我们不去追究,这一次他爸生病,还不是你在他身后忙忙碌碌?”

    “人家情侣感情深,是因为恋爱时间久了,或者一起经过一些事情,现在你不是正在陪他经历?”

    “喜欢这个东西很难说,对你好的方式也有很多种,就算要离婚,也不是现在冲动去离婚。”

    于母说了好些,于露低头吸气,还试擦了下眼角。

    “以前你都觉得没什么,现在正在变好,你真的舍得离?”于母认真看着她说,“他真的没有一点可取之处了吗?如果你想好了,非离不可,对你来说,和他在一起就是不开心,也没有希望,那你就离,妈绝对不阻拦了。”

    闻言,于露继续埋头,没说话。

    她有点后悔昨天说出口,因为的确没有想清楚,也没有做好正式谈一谈的心理建设。

    季洋这段时间一直在接送她,她能明显感觉到两人的关系在升温。

    他说的很多事情都是为了她,季父也在生病,这个时候提离婚,有点不近人情,搞得她心底有负罪感。

    其实很贪恋,可是却在与过去两年做思想斗争。

    于母还有什么不明白,苦口婆心道,“当初是你喜欢他,妈也明明白白跟你说过,嫁给你喜欢的人,肯定会辛苦一些,两人没有感情基础,你想他爱你爱得死去活来根本不可能。”

    她说着半开玩笑,“如果这两年没入他的眼,他怎么会上下班接送你?还帮你去看店,提出要给你投资和买车?上次还跟你爸说要雇个人,让你清闲一点。”

    “他哄人的。”于露反驳。

    “那你去试试看他是不是哄人,你说他一点都不在意你,季家又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为什么舍得把钱全部给你?他还要花时间去帮你?你自己信吗?”于母反问她。

    于露被问住了。

    她不是傻子,季洋这段时间的表现,她看在眼里。

    他看她的眼神很不一样,她只要说了,他都会记住,比如去店里,她提过的事情,下一次他自动就会做。

    “你要是舍得,你能放下,爸妈都没意见。”于母也尊重她。

    “他以前都没这样。”于露在挣扎。

    “那他以前怎么样?你要是想让他怎么改,你现在跟他说,或者你们聊一聊,你们聊过吗?”于母询问。

    于露沉默一会,“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你自己瞎猜吗?夫妻间要沟通,你单方面觉得你们可以离婚了?没有挽留的余地了吗?”于母有些无奈。

    “我哪怕再错,这两年来,我都没有对不起他,他自己做了些什么,他不知道吗?”说起这个,于露不知道怎么说。

    这件事责任在季洋,不在她。

    于母点了点头,“那妈不参与了,你既然已经说了离婚,剩下的事情就是你们两口子解决,只要你不后悔,妈已经把房间收拾好了,离婚了就回来住。”

    她说完,电话响了起来。

    于母擦了擦手,掏出来一看,把手机屏幕面向她,意味深长笑了笑,这才接了起来,“小洋啊。”

    电话隔音不是很好,季洋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妈,小露到您那边了吗?”

    “刚到,我们正在做饭呢,你要不要来吃饭?”于母回着他。

    季洋顿了顿,没有立马答应下来。

    于母看着于露,她低着头,继续摘菜,她又对着电话道,“过来吧,羊肉买得有点多了,也吃不完。”

    “好,我现在就过去,一会送小露回店里。”

    季洋又说了几句,于母才把电话挂了,她看向女儿,意有所指,“最起码现在,他还是在意你的,你们应该好好谈谈。”

    做父母的不想孩子受委屈,自然也不想孩子离婚。

    不是说离婚受歧视,只是季家的确不错,季洋也还好,两个人过着,磕磕绊绊,只要有希望,又是相互喜欢,他们还是要劝一劝。

    于露思绪翻涌。

    没一会。

    门铃响了,于母让于露去开门。

    “爸,你去。”于露推脱了。

    “这么快就来了?”于父穿着拖鞋,走过去开门。

    原以为是季洋,结果打开一看,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抱着一个小女孩,正站在他们面前。

    “你们是?”于父愣了愣。

    “请问是于露小姐的家吗?”那个男的礼貌问了一句。

    听到声音,于露走了出来。

    戴亮看到她的时候,瞳孔猛然缩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回神。

    “阿姨。”戴冉冉笑嘻嘻的声音传来,十分开心,还冲她道,“这是我爸爸。”

    戴亮快速回神,连忙道,“我叫戴亮,今天谢谢你,这事把我吓得不轻,这是我的小心意。”

    他说着还把两箱补品伸过去。

    “不用了,太客气了。”于露拒绝。

    戴亮还是坚持,“收下吧,我心里过意不去,平时也没时间照顾她,不知道怎么表达感谢。”

    最后于家人只能被迫收下,于父好客,开口邀请他来里面坐一坐。

    戴冉冉很喜欢于露,闹着也要进去。

    戴亮只能走进来,余光一直看向于露,心底久久不能平静。

    乌黑靓丽的长发垂腰,高瘦白皙,嘴角挂着淡笑,身上自带一种岁月静好的气息,和他亡妻很像。

    “留下来一起吃饭吧?”于母这么说。

    “不用了。”戴亮本能拒绝,看着于露在哄戴冉冉,目光更是变了变。

    “一顿饭而已。”于父说。

    这时,门铃又响了。

    于母从厨房走出来,笑着道,“肯定是季洋来了,我去开。”

    于露神色倏然收敛了些。

    她还是有点紧张。

    戴亮发现了她的异样,往门口望去,一个男人走了进来,叫了于母一声,“妈。”

    看到他似乎也怔了怔,又叫了于父一声,“爸。”

    “这个是戴亮,小区里的邻居,带他女儿来玩。”于父也没特意强调人贩子的事情。

    “我叫季洋。”他笑了笑,开口介绍。

    戴亮也礼貌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季洋直径走过去,坐在了于露的身边,侧头看她。

    她没理,继续低头跟戴冉冉玩。

    季洋的行为坐实了戴亮的猜测,两人是夫妻。

    “等一会就吃饭啦。”于母对着几人说。

    戴亮站起身来,“冉冉,我们该回去了,奶奶还等着我们吃饭。”

    “不嘛。”戴冉冉摇头,一脸不愿意。

    “留下来一起吃吧?又没事。”于父开口挽留。

    “冉冉。”戴亮看向女儿,又摇头拒绝于父,“我妈还在家都做好饭,不回去就只剩她一个人吃饭。”

    他说着就抱起戴冉冉,对方瘪着嘴,很不开心。

    “下次再来玩啊。”于母这么说。

    “阿姨再见。”戴冉冉挥着小手,十分不舍。

    “拜拜。”于露笑得温柔。

    等到门一关,又只剩他们一家人。

    吃饭之时,于露没怎么说话,于家两老一直和季洋聊天,他回答的时候下意识会看向于露,但是她一直低头吃饭,不搭话。

    回答得也没多热情,于家两老一看,感觉女婿怎么有点可怜?

    这婚,不能离!

    戴家。

    戴亮正抱着戴冉冉,她昂着头,稚嫩的声音开口,“爸爸,以后我可以每天去找阿姨吗?”

    “你为什么要每天去?”他随口回答。

    “因为我觉得阿姨像妈妈。”她说着笑起来,一副打着小算盘的样子,“这样冉冉就有妈妈了。”

    听言,戴亮一时语噎,抱着她久久没回神。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米儿又写了吃的,那个关注吃的小吃货,你怕是又要饿了。

    一百个红包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