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是好男人[快穿]

正文 悔过的婚内冷暴力男(7)

    饭后。

    两人没有停留, 离开的时候季母还让她带些东西回去,有于父自己泡的药酒, 喝了去寒, 也有家里亲戚拿来的一些特产,都是给季家两老带的。

    值钱倒是不太值钱, 也是一点心意。

    期间,于母还趁机对于露道,“好好谈谈,这事不能意气用事,你有时候也把事憋在心里, 这样都是不太好的行为。”

    “妈也不没有站在他那边, 都是为了你好。”

    ...

    “我知道了妈。”于露点了点头,还是认真想了一下。

    “爸妈,我们走了。”季洋拎着东西, 对着两老说。

    “回去吧。”于父送他们到门口,挥了挥手。

    电梯到了, 两人走入电梯。

    谁都没说话, 气氛又是一阵凝重,从昨天那句离婚说出口后,两人之间就变得怪怪的。

    最终, 是季洋先开了口, “我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了。”

    “嗯。”她回。

    两人走到停车场,他打开后备箱,把东西放进去, 于露打开副驾驶座,坐了进去。

    十几分钟后,车停在了她店面门口。

    “谢谢。”她说着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准备下去。

    “小露...”他叫了一声。

    于露心底一紧,侧头看他。

    季洋薄唇动了动,顿了一下才道,“今天周六,我没上班,能和你一起看店。”

    他以前只是中午送饭的时候来,晚上下班再送饭来,然后和她一起回去。

    就算周六日放假,他也不会全天待在这里。

    “中午也没什么人,你要是想待在这,那你就待吧。”她似乎有些诧异他会这么说,也没反对。

    “嗯。”

    他得把车开到下一条街停下来,这里不能停车。

    等他把车开走,于露还是有些恍惚。

    她以为他要说离婚的事情。

    不说也好,他们各自冷静一下。

    打开门,把灯开起来,还要开上空调。

    趁没人的时候,就要把衣服整理一下,把地扫了拖了,做好清洁工作。

    铺面小,季洋再次走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把地拖好,正在搭配衣服。

    季洋进去,就会往柜台一坐,还把自己买的两杯热饮放上去,“我买了奶茶。”

    “谢谢。”她说。

    季洋插上吸管递给她,于露喝了一口,动作停住了,好一会下喝下去。

    她不怎么喜欢喝奶茶,如果喝的话会在奶茶里加珍珠芋头余芋圆红豆这些东西。

    这杯奶茶里加的就是这些。

    除此之外,季洋还买了一些小零食。

    这里需要他做的事情很少,大部分时间他都是闲着,周围又有好些卖零食的小贩。

    对于他来说,消磨时间的方式就是看新闻看玩把小游戏,顺带吃一吃零食。

    于露也不会要求他一定要帮忙,自己能忙完的事情,自己就去忙了。

    开店没多久,陆陆续续有人进来。

    “您好,可以看一下,喜欢的可以试。”顾客进来,于露含着轻笑说。

    “我们就看看。”进来的三人笑着说,随后这边摸一摸,那边扯一扯。

    漫不经心在看着,继续聊着天:

    “我跟你说,她这个人就是这样。”

    “要是我,肯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让她哭都没处哭。”

    “就是,我早就清楚她那个尿性。”

    ...

    于露跟着她们身后,人家逛了一圈后,直接走出去了。

    实际上,来看衣服的人很多,真正买衣服的还是少,好些就是和姐妹逛街聊天打发时间。

    一连进来好几波,只有一个人试,价格都没问,把衣服还她,话语歉意说了句不太喜欢就走了。

    今天的生意看起来不太好,但对于开店的人来说,那都是常有的事。

    于露接过衣服,耐心极好拿过一边的衣架子,重新整理好又挂上去。

    刚挂好,扭头便与季洋的视线对上。

    他手肘撑着桌面,手指撑着下巴,坐在柜台前正在看她,另一只手无聊玩着桌面上的几个硬币。

    似乎对自己看到的场景很无奈。

    “看我做什么?”于露说着蹲下来,打开柜子把另一批一架拿出来。

    “今天生意好像不太好。”他说得有些忧心忡忡。

    “很正常。”于露并没有放在心上。

    季洋也没多说,把头趴在柜子上,和之前午休补眠的姿势一模一样。

    “叮。”

    “欢迎光临。”

    门口传来声音,于露站起身来,嘴边含着笑。

    “这条衣服不错,拿下来我试试吧?”来人画着精致的妆,把头发染成大波浪,指着上面的一条衣服说。

    “好。”于露拿起晾衣叉,拿下来后,帮她放在试衣间里,“这个衣服是小码,应该够穿。”

    “我试试。”张玉茹走进了洗衣间。

    衣服为黑色,蕾丝纱网七分袖,将蕾丝雪纺材质和圆领元素融合在一起,看起来新颖而时尚。

    宽松修身,穿起来比较清爽。

    张玉茹在镜子前左右看了一下,眼神间也是十分满意的,于露站在她旁边,笑着道,“袖子很透气,适合这个季节穿,这款衣服卖得都挺好的。”

    “多少钱?”张玉茹觉得袖子设计挺有特点,蕾丝上的波点设计显得不单调。

    “这一款是新款,卖二百九。”于露这般说。

    其实这个价格不算贵,看得出来张玉茹也想要,她也不想开价再还价。

    张玉茹还是觉得贵,刚要说话,坐在柜台上的季洋抬起头,她看到的时候愣了愣,“季洋?”

    柜台在另一边,她注意到有个人,不过没在意。

    “你不是在省城?”季洋倒没她那样吃惊,只是平常询问。

    “回来了。”张玉茹看看他,又看看于露,“你女朋友啊?”

    “我老婆。”他说。

    “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结婚的?没请我们啊。”张玉茹说完,又觉得自己反应巨大,赶紧又道,“好歹是朋友,一声不响就结婚了。”

    “结两年了。”季洋站起身来,“就小办了一下,没请多少人。”

    于露站在一边,心底复杂。

    季洋没请几个朋友同学,更多的是季家的亲戚。

    “两年了?”张玉茹说着看向于露,对方也冲她笑了笑,她点了点头,“小办也挺好的,这个衣服挺好看,我穿着走了。”

    她也没好意思讲价,对着于露说。

    于露也没想趁机挣她钱,反倒打了七五折,这样下来,这件衣服算得上便宜了。

    张玉茹刚出门口,激动得掏出电话就拨过去。

    此时,另一端。

    接电话的女人正忙得焦头烂额,一边在找文件,一边夹着手机,“什么事?我正忙呢,一会给你回电话。”

    “听我说完,一个劲爆的消息。”张玉茹阻止住她。

    “什么事?”骆蕴看着文件,继续在电脑上敲打,“快点说,我没时间。”

    “都周末了,你还在加班呢?”张玉茹叹气。

    “不说我挂了。”骆蕴翻了一页文件,没有时间和她闲聊。

    “我自然有重要的事。”电话那一头一字一顿强调,“季洋,结、婚、了。”

    尾音未落,骆蕴手上翻文件的手一下止住,“什么时候?”

    “早结了,都结两年了,我今天去那边逛街,说来也巧,就走到他们的店里,他们现在开一家衣服店,两夫妻都在里面呢。”张玉茹说。

    听到两年骆蕴很久没缓过来,好一会才重新翻着文件,“那不是挺好?”

    “好什么呀?他还是以前那个性子,他老婆在买东西,两人感情也不怎么样,好像相处得不好。”

    “估计也是娶了自己不喜欢的人,那么早就结了,根本没请什么人,估计也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你说他何必呢?”

    张玉茹在电话那头说。

    骆蕴陷入沉思,抓着文件的笔握得有些紧,心底思绪万千。

    张玉茹:“不过他也不可能跟你去大城市,偏要留在这里,那时候跟你去大城市不就好了?”

    “我们都是过去式了。”骆蕴继续翻着文件,目光落在电脑上,连打了几行字,都是错的,快速又删掉。

    张玉茹也叹气,“你要一直在那边了吗?今年要不要回来?还是说,找到了那个和你一起打拼的人?”

    “今年得看一下吧,最近工作都比较忙。”骆蕴回。

    ...

    两人又聊了一会,挂到电话的时候,骆蕴一下没了工作的心思。

    她和季洋分手三年了。

    这三年,一直没联系过,她希望离开小城市,来一线城市打拼,两人一起在这里立足,一起买房,而他,只希望留在父母身边,过悠闲自在的生活。

    于是分开了。

    这三年,她很累,努力在大公司打拼,工资高了,眼界开阔了,只是这样的房价一直很高,靠她自己买房很难,可是她还是要努力。

    只要买了房,她就可以在这里立足。

    想着张玉茹的话,她把手机拿起,点开与季洋的聊天页面,他一直都不喜欢发朋友圈,她也是。

    所以两人都不知道对方的近况。

    她点开表情图,刚要把一个表情发过去,最后想了想,还是退出了页面。

    把手机放在一边,继续工作。

    傍晚。

    两人都没回去,季母要照看季父,也不能给他们送饭了。

    这顿两人点了份麻辣烫当晚饭。

    期间,快递送来了货,季洋把货往里搬。

    两人还是维持着以往的相处,晚上的生意不温不火,也只卖了几套衣服。

    但是这样的收入,于露就已经很满足了,到底是自己生意,利润也能让她达到城市的高收入。

    他等她下班,然后两个人一起回去。

    两人间的话变少了很多,偶尔的眼神对视,还有一丝尴尬,两人都急于把视线撇开。

    *

    又过一周。

    于露依旧奔波在家和店面两个地方。

    这日,她正在写账单,外面传来一阵叫喊,“阿姨!”

    她一怔,抬起头望过去,戴冉冉已经朝店里跑进来,十分开心,“阿姨!”

    戴亮似乎也是愣了愣,“你在这里上班?”

    “嗯。”于露缓过神,走出来看着戴冉冉,笑着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呀?”

    “爸爸要带我来买衣服,然后我就看见阿姨了。”戴冉冉还带着粉色的发簪,眯着眼笑。

    “那边二楼有童装,刚带她上去买下来,就在这边逛一逛,看还有没有童装店,她突然就看到你了,跑着进来,吓我一跳。”戴亮解释,似乎也很诧异。

    “买衣服啦?”于露摸了摸戴冉冉的头。

    因为上次那件事,她觉得有缘分,加上她对这个小女孩是同情的。

    出生就没有了妈妈,让人对她心生怜爱。

    “买了好多,还有鞋子,很好看。”戴冉冉又跑到戴亮身边,一脸兴奋拿出来给她看。

    “哇...这么多?”于露配合着她。

    “嗯。”她用力点头,像是一个得到认可的孩子,笑得更开了。

    于露看着她的笑,眉眼也弯了弯。

    不为别的,孩子本身就是毫无烦恼,是什么就是什么,开心就是开心,高兴就是高兴。

    不像大人,世界里复杂。

    看着她,难免会让人心情好一些。

    她看着戴冉冉,殊不知戴亮正在看着她,目光也柔了柔。

    “阿姨这里有酸奶,今天是蓝莓口味的。”于露想起今天买的酸奶,站起来去柜台给她拿。

    “不用了,她要喝我一会给她买。”戴亮拒绝。

    “没事。”于露递给戴冉冉,话语放轻,把手一伸,“给。”

    “哇...谢谢阿姨。”小孩子就是这么容易满足,她捧着酸奶,馋得舔了舔嘴唇。

    于露笑了。

    同时又很心疼她,现在她还什么都不懂,希望她一直保持这样的开心快乐。

    “你这里的衣服都挺好看的呀,上面那条不错,能帮我拿下来看看吗?”戴亮环视一圈,指了指上面的一条雪纺连衣裙。

    “你要买这个做什么?”于露问。

    戴亮见她已经升起警惕,失笑道,“放心,我不是为了捧你生意乱买,送给我朋友,她穿最小码,我看着这个就是最小码吧?”

    “嗯。”于露这才走过去,拿了下来,“这个布料比其他的好,设计风格也比较好,你朋友多高?”

    “一米六七,好像...不到一百斤。”戴亮沉吟一下,说完又笑,“反正不胖,但也不是很瘦。”

    “这个可能合适吧,如果不合适,你拿来换,或者带她一起来。”她说。

    戴亮觉得可行,“好,那我一会刚好要路过她那,给她拿过去试一下,多少钱?我付一下账。”

    “你先拿去试吧,万一不合适呢?不合适你拿回来退就行。”于露下意识觉得是买给他女朋友的,还不知道合不合适呢,不合适还要退或者换,干脆先不收了。

    再者,也就是一件衣服而已。

    “这么大方吗?下次我都不敢来买了。”戴亮表现得都有些无奈了,把手机掏出来,“那这样,我加你微信,如果合适的话,我把钱发给你,不合适,要退就我拿过来,换的话,她要是愿意,她就来。”

    “这样行吗?”

    这话说得合情合理,于露是做生意的,自然没什么好犹豫,指了指柜台,“我的微信是这个。”

    她的微信里加了很多熟客,上了新品都会做一些简单推广,有时候也会有活动。

    “好,我加了,你同意一下。”戴亮把手机收起来。

    “嗯。”

    “冉冉,我们要回去了,阿姨还要做生意,我们还要去下面逛一逛,给奶奶买东西。”戴亮也没多逗留,看着戴冉冉说。

    “不嘛,我要和阿姨在这里。”戴冉冉摇头,拉着于露不让走。

    “买完奶奶的东西,我们要去小雅阿姨那里吃饭,小雅阿姨还在等你。”戴亮对她说。

    戴冉冉垂着头,依旧倔着嘴。

    “走了,爸爸一会还有事情。”戴亮直接把她抱起来。

    “拜拜。”于露把袋子递了过去,摸了摸她的头,“和爸爸去逛街吧。”

    “阿姨拜拜。”戴冉冉话语闷闷。

    于露点了点头,送他们出去。

    戴冉冉趴在爸爸的肩头,看着于露,有些不高兴,“我们明天再去小雅阿姨那里不可以吗?”

    “可以。”戴亮说。

    “那我要去跟阿姨玩,明天再去见小雅阿姨。”戴冉冉快速说。

    “不可以。”他拒绝,语气不容商量。

    戴冉冉像泄了气的球,继续趴在他胸口。

    过了一会,戴亮又开口,“可以下次再来找阿姨,不过爸爸下次没有空带你来。”

    “奶奶可以带我来。”戴冉冉小眼睛一下睁大,“奶奶可以带我来!”

    戴亮没回她。

    其实也就是默认。

    *

    于露是在第三天又见到戴冉冉,戴母被她牵着往这边拉,老人家警惕般左看右看。

    看样子,上次的后怕还没消。

    “冉冉。”于露起身往外走,“今天你是和奶奶来逛街吗?”

    “不是,我让奶奶过来,我来找阿姨。”戴冉冉这般说,再次强调,“我来找阿姨,我给阿姨买了酸奶。”

    她的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里面放了两杯酸奶,大方给于露递了一瓶。

    戴母很头疼,“之前是去你家,你爸妈说你不在,然后她告诉我,她知道你在哪,这两天一直闹着来,闹了几天了。”

    “我很怕出来,这里人也很多。”

    她说着,很无奈。

    “您先进来坐,这边白天还好,没事的。”于露安抚她,手里拿着戴冉冉给她的酸奶,“谢谢小冉。”

    “没有打扰到你吧?”戴母坐着也很拘束,小心翼翼问。

    “没有。”于露拿着一次性纸杯,给她倒了杯水,“您喝点水。”

    “麻烦了。”戴母接过来,戴冉冉已经自来熟般坐在小椅子上,还背着一个小背包,里面装着很多巧克力,她像献宝一样给于露,“这些都是爸爸出差买回来的,可好吃了。”

    “真的吗?”于露蹲下来看她,“那阿姨试试。”

    “嗯。”她笑。

    于露一边打开一边问戴母,“一会你们怎么回去?对这边路熟吗?”

    “我们搭公交车,还坐错站了。”戴母说着指了指戴冉冉,“这丫头记忆好,她知道怎么走,下了车就拉着我过来,一会回去就按原路吧,但是我们要去对面坐车,要找公交车站。”

    “公交车站还在下面,要过马路一直往下走,她爸有空吗?要不给他爸打给电话,让他来接。”于露建议。

    一个老人带着一个小孩,马上要天黑了,要是出事就不好了。

    老人家也不舍得打车回去,这条路上也没的士,要去下面一条街才能打到车。

    “他爸经常加班,我们自己能回去。”戴母这么说,明显不愿意给戴亮添麻烦。

    “问问吧,万一今天没加班。”于露见她犹犹豫豫,转头看戴冉冉,“你要不要你爸来接你?”

    “要呀,这样就能不用做公交车,公交车好多人。”她奶声奶气回。

    戴母最后还是给戴亮打了个电话,她用的是家乡话,于露坐在一边听,戴母还是不愿意他来,正在问还能怎么回去,注意事项什么的。

    于露在一边道,“如果你下班早,那就过来吧,天黑了这边车和人都很多,她们两个人也不安全。”

    戴母明显有点畏畏缩缩,有很多不怀好意的人就看中这一点,出事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下班我就过来。”戴亮答应下来。

    “没打扰到你工作吧?”戴母紧张问。

    在她眼里,儿子上班很辛苦,工作也能挣很多钱,那是他们在大山里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非常怕影响了他。

    “不会,哪有那么严重,您可以带小冉去附近逛一逛,给她买点吃的,或者你也买点衣服,不要心疼钱。”戴亮这么说。

    “好,妈知道。”戴母也只是应下来而已。

    挂掉电话,她看着戴冉冉,笑着出口,“她今天起来就去小区超市买了酸奶,用她的压岁钱买的。”

    “今天把压岁钱都拿出来了。”

    戴冉冉也知道奶奶在讲她,把手伸进包里,拿出好多张纸钞,“我可以给阿姨买很多酸奶,四瓶,五瓶...”

    她伸出手,冲于露比划小手指。

    “这么多?”于露笑。

    “十瓶都可以,我可以把酸奶全部全部都买下来,超市有很多很多酸奶,我爸爸也有很多钱,我们全都买下来...”她一脸认真说。

    戴母一脸没有办法,眼底却含着笑。

    “那有很多口味,草莓蓝莓哈密瓜...”趁没有客人,于露打趣着这个小家伙。

    “嗯,还有苹果香蕉橙子红枣...”

    ...

    季洋拎着饭到的时候里面一片笑声,戴冉冉还躲进于露的怀里,正抱着她。

    他的闯入,让戴母有些不自然,而这个时候,戴亮正好打电话过来。

    对方已经要到了,不过里面人多,不好开车,让她们走下来一点,直接顺道回去。

    “冉冉,爸爸到了,我们走了。”戴母走过去牵起戴冉冉的手,冲季洋歉意笑了笑。

    “在哪?我送你们过去。”于露也站起来。

    “不用,我都看到他的车了,就在街头,在那呢。”戴母站在门口指了指,戴亮的车就停在街头处。

    于露看着两人走远,戴冉冉一直在回头看她。

    等两人到了车前,她才走回来,季洋已经把饭菜拿出来,坐在一边看她,“你喜欢小孩子?”

    “不知道。”她回。

    不知道他问这话什么意思。

    “要是喜欢别人家的孩子,肯定更喜欢自己家的孩子。”他意有所指。

    于露话语淡淡,“可能吧。”

    前两年什么话都没说,连她死活都不管,现在跟她说生小孩?

    不觉得不合适?

    季洋也没接着这个话题,等她吃饭的时候,斟酌了一下开口,“那个孩子是喜欢你,但是她从小没有母亲,她爸也单身,接触多了不合适。”

    “奶奶带来的,不是她爸。”于露压根没往这方面想,戴亮也从来没表现这个意思。

    而且,人家已经拿了衣服,说是下次带“她”来试别的,让她优惠。

    肯定是有女朋友。

    “你又不是她妈。”季洋反驳,语气硬邦邦。

    这个戴亮他最清楚了,情商很高,上一世,本来他们有复合可能,生生让对方搅黄。

    “我当然不是,这事我清楚。”她并没有和戴亮过多接触,也拎得清这一点,但是对方没来,只是戴冉冉来了,也没到拒之门外或者不理的地步。

    一个孩子而已,还是她救下的孩子。

    “她爸单身。”季洋强调。

    “她爸有女朋友,而且,和我完全没有关系。”于露回他。

    季洋被一噎。

    戴亮现在的确不接触她,还要装出一副很有界限的样子,那是因为她还没离婚。

    让她放松警惕,只要一离婚,马上发起“进攻”。

    他没说话了,于露也不会和他起争执,反而主动化解僵硬气氛,“你吃饭了吗?”

    “吃了。”季洋顺着她的话下台阶。

    她吃完饭,他把一个苹果递给她。

    “谢谢。”于露接过来,指了指一边,“那里有橘子,挺甜的。”

    她知道两人关系在变好,不愿意去打破,其实也舍不得,所以也在回馈他对她的好。

    季洋把橘子拿了出来。

    于露吃饭时间不长,苹果还没吃两口,又有客人进来了,她把苹果放在一边,快速走上去。

    望着她忙碌的身影,季洋眼底深思。

    当晚。

    戴亮微信上联系了她,说话也客套。

    “今天麻烦你了,实在不好意思,冉冉那边我会说她,毕竟会影响你生意。”

    于露下班才看到,她打着字,“没事,只是还是要注意安全。”

    她说的是戴母带戴冉冉来的事情。

    没一会,他回了消息:“这是很重要的安全问题,所以还是不能由着她,小孩子任性,多说几次就好了,你不用内疚。”

    “如果由着,以后会给你带来更多麻烦。”

    人家说得很有礼貌,倒让她不好意思,只能客气道,“没事,倒也不麻烦。”

    戴冉冉只是一个孩子,也没什么麻烦,不然显得她不近人情了。

    戴亮又发来一句,“非亲非故,我知道的。”

    她回话的时候,季洋就在开车,明显已经不高兴,等红灯时按喇叭的力度都大了。

    戴亮也没再说什么,于露也没回,把手机放在一边。

    回到家,季洋情绪不怎么样。

    也没和她说话。

    于露觉得莫名其妙,他把数据线拿来床头充电的时候,数据线掉在地上,他捡起来的时候火气冲冲。

    像是吃了□□。

    虽然隐隐知道是为什么,但她不确定,季洋会吃醋?

    那不可能。

    她去参加同学聚会,不小心玩晚了,十二点的时候人家都没给她打个电话,就算晚上不回来,第二天他都不会关心她去哪。

    想回来就回来,不想回来就算了。

    戴亮说之后,戴冉冉果然没再来,有一天不知道从哪知道她电话,还打给她,哽咽着,“阿姨,我想去找你。”

    “可是爸爸说,很危险,奶奶不愿意去。”

    “爸爸出差了呜呜呜。”

    ...

    于露那段时间一直在忙,只能在电话里安抚她。

    对方偷着戴母的电话,一天能给她打几十个,把戴母电话都打欠费了才消停。

    于露实在头疼。

    这天,逼不得已,她早上回于家的时候,给戴冉冉买了点零食。

    对方看到她高兴得不行,跑过去抱着她的大腿,“阿姨,你来了。”

    “哇,好多零食。”她高兴得不行。

    戴母一脸歉意,家里又没什么好给她的,更加羞窘了。

    戴冉冉最后闹着要跟她回去,不肯让她走,“阿姨,我跟你去店里好不好?”

    “我可以帮你看店,我很乖的,老师都说我乖。”

    ...

    对方很长时间没看到她了,戴亮又不让戴母带她去,她说着都哭了。

    于露左右为难,“阿姨要工作,不能看着你。”

    她有时候会很忙,不敢看着孩子,这要是不见了,她赔不起。

    “我会乖乖的,阿姨是不喜欢我了吗?”戴冉冉要哭不哭,可怜兮兮看着她。

    于露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能感觉到戴冉冉很缺母爱,现在是把她当成了母亲,可她终究不是她妈妈,也不可能是。

    虽然很同情对方,可是这个忙,她真的帮不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也有自己的生活,戴家人也有自己的生活,绝对不能让戴冉冉产生依赖。

    不然后续不好处理。

    她蹲了下来,轻声道,“阿姨有工作,会有很多人,这样就不能看着你,很危险,别人把你骗走怎么办?”

    “不会。”戴冉冉继续哭。

    于露一噎。

    “冉冉。”戴母看不下去,把她拉过来,“阿姨要去工作,你再这样阿姨下次就不来看你了。”

    “哇...”戴冉冉伤心得大哭。

    于露看到这幅场景,头也跟着疼了。

    一方面心有不忍,另一方,她怕再这样惯着,对方下次就缠上她,自己也不能随时带着她。

    店里很忙,万一戴冉冉不见了,或者戴母带她来出了什么事,这个责任她付不起。

    “阿姨。”戴冉冉拉着她的衣服,不肯让她走。

    戴母气得都要打她了,觉得实在丢人,“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戴冉冉见要挨打,更是往于露怀里钻,“阿姨...阿姨...呜呜呜...”

    于露能怎么办?

    拦着呗。

    得知戴亮今天晚上出差回来,戴冉冉也闹,她只能把她带回去,等晚上戴亮再来接。

    戴冉冉一听要跟着于露去店里,开心得背起自己的小背包,和戴母说着再见。

    戴母满脸愁容,只觉得为难了她。

    于露把她带来店里,让她坐在柜台,还给她买了点小零食,又给戴亮发了消息。

    对方很快打了个电话过来。

    如她所料,对方一直在道歉,而且保证不会有下一次,十分内疚对她造成的困扰。

    “没事,等你回来再说吧。”于露也没多说。

    这件事是要解决,她希望能找到一个和平的解决办法,不打扰彼此的生活,但是又不伤害戴冉冉。

    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不用跟小孩子计较,大人把事情处理好了就可以了。

    今天的生意不太好,加上于露也不敢太入神,毕竟还有个孩子,万一丢了怎么办?

    季洋进来看到戴冉冉,脸色一下黑了。

    原本下午要去上班的人,最后也没去,和戴冉冉一样,坐在柜台。

    板着一张脸,也不说话。

    “她爸一会来接她。”于露还出口解释了一下。

    “为什么不是现在接?”季洋说。

    “没回来,在出差。”她说。

    他脸色更不好了。

    傍晚的时候,季洋也不肯回去拿饭,也不点饭,于露叫了他几遍,人家还爱理不理。

    气得她又点了外卖。

    幼儿园的小朋友吃饭肯定慢,既然把人带回来了,于露自然要负责到底,看着她没吃几口,还喂了她。

    一等她喂,戴冉冉就很乖,大口大口吃。

    吃饭时间就那么点,季洋要拿过来喂,对她说,“你先吃饭,我来。”

    戴冉冉觉得他凶,不肯让他喂,嘟着嘴,“阿姨,我自己会吃。”

    说着,她笨拙在自己舀饭吃。

    这一页暂时是掀过去了,于露也知道他是为自己好,也没说什么,给戴冉冉夹了几块肉。

    八点半的时候,戴亮风尘仆仆赶来,戴冉冉冲过去抱他,十分嘴甜,“爸爸!”

    “不好意思了。”戴亮见她店里有人,也不好多说,把买来的特产放下,抱起戴冉冉,“这是小心意,我先带她回去,打扰了。”

    “不用了。”季洋走过来,冷着脸,“我们家不喜欢吃这个。”

    一个一脸礼貌又内疚,一个像是吃了□□,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于露拉了拉季洋,冲戴亮客气道,“没事,快回去吧,她也有点困了。”

    “太不好意思了。”戴亮也很大度,一点都没把季洋的话放在眼里,反而继续道歉。

    “拜拜。”

    ...

    两人离开后,季洋直接回来坐好,拉着脸像是谁欠了他几百万。

    于露把顾客送出去,看到特产挡路了,拿回来放在柜台,季洋冷眼看着她的动作,脸色阴鸷一片。

    季洋这段时间已经很多次这样无缘无故发脾气,她深吸一口气,继续转过去招呼顾客。

    店里算不上很忙,但是平时一直在帮忙的季洋没理,就坐着看她,脸色一看就不好,她都怀疑他把顾客吓跑了。

    于露是生气的,但是她不断调解自己:不生气,季洋帮她是情分,不帮是本分,这是她自己的事情。

    不用生气。

    好不容易到了十点钟,街上也没人了。

    她收拾一下,看向他道,“回去了。”

    季洋一句话没说,起身往外走。

    于露一手拿着包,一手去拿钥匙,看到戴亮拿来的特产,伸手拎起来。

    这个东西留在这里也不能做什么,占地方,左右是别人心意,得拿回去。

    关了门,两人一前一后走着,于露看着他,想了一会主动问,“你在生气什么?”

    “我没生气。”他说。

    这天没法聊了,她也再没有说话。

    上了车,她把特产往后放,掏出手机看到戴亮一个小时前给她发的消息。

    对方再次表达愧疚,然后说戴冉冉没有恶意,只是喜欢她,现在已经把戴母手机里的电话号码删除了,她以后如果有空可以来看看她,如果没空也没事,小孩子过了这段时间热情劲头会消下来。

    这话说得,反倒让她不好意思了。

    正在想回什么,季洋已经看到备注,冷笑一声,“你真以为一个男的会无缘无故和一个女的扯上关系?”

    于露拧眉,“什么意思?”

    “他不说电话号码,小孩子会知道?打了那么多次,为什么他不删除?”  话说得没错,可是语气太阴阳怪气,她也不太高兴,“所以呢,你什么意思?”

    “他目的不纯。”他侧头看着她,火气很冲,“他就是在骗你,骗你懂不懂?”

    “这是我的事,我会处理。”于露很不爽他说话的语气。

    她没有被骗,也在处理这个事,她不是蠢,会划清界限,不用他一天到晚摆脸色。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他抿紧唇,胸口微微起伏。

    “所以呢?我不用你大动干戈教我怎么处理,也不用你指手画脚。”她也气得不轻,“你要是不愿意,你就不用来,我一个人能回去。”

    季洋冷笑一声,“我送你还送出错来了?”

    “送不送是你自己的事情,你不用觉得送了我,帮了我,就觉得可以插足我。”她也毫不客气。

    “我没插足你,但我做的这些,不是为了你?你说不想生孩子,好,不生,我都听你的,我觉得你忙不过来,我来帮你,或者雇个人都行,我给你送饭,接送你,没有功劳,是不是也有苦劳?”季洋看着她问。

    “是,那是恩赐,你给恩赐,我从来没有说过不感谢你,我很感谢,但是这不是你随意针指手画脚和摆脸色的筹码。”于露说着看向他,眼眶有点红,一字一顿道,“这就是我一个人的事,以前是,现在也是。”

    闻言,季洋青筋暴跳,“我们还没离婚!”

    “有区别吗?你是不是认为,你对我好了一点点,我如果不感恩戴德,就是白瞎了你的好?就必须打消离婚的念头,生不生孩子随着我都是对我好。”

    她说完,无比讽刺笑了一声,“对,我贪恋你的好,所以你不提离婚的事情,我也暂时放下来,你当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我也当做从来没有发生。可以交流,可以沟通,可以挽回,可是季洋,为什么你释放出一点点的好,我就要觉得无比幸运?”

    “我呢?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怎么对我的?是我不沟通吗?是我不交流吗?我说话你理过我吗?”

    “你压根就没搭理过我。”她说得时候泪水不断往下掉,胡乱点着头,“对,我先喜欢的你,所以我都忍啊,别人说很辛苦,我都在忍,我觉得凡是有代价,要离婚了,你变好了,我不顺着你,我就是眼瞎对吗?”

    她的哭声在车厢里回荡,语无伦次质问,“你才不会管我死活,压根不会多看我一眼,凭什么我就要感恩戴德啊?”

    “别人说你很好,什么都好,可是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好,以前不好,现在也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还了六百字,哎,还债之路,遥遥无期。

    季渣渣摆了好几天脸色了, 终于把他媳妇惹毛了,这下就可以开哄啦。

    其实于露还是很可怜的,季渣渣不过哄了人家一段时间就开始指手画脚发脾气了,你们不要偏心季渣渣啊....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