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是好男人[快穿]

正文 悔过的婚内冷暴力男(9)

    这日。

    季家人正在吃早餐。

    季父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 恢复得很不错, 早早起来吃了一碗面, 自己去屋内穿外套, 拿上他的病历本, 正在准备着。

    “前段时间要死要活,不信医院不信医生,现在去复查倒是积极得很。”季母打趣着他。

    季父那时候天天在家里念叨, 又是要死了,又是生死听命,给他准备好墓地就行, 还不想做手术。

    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生死是天注定,别的都没用。

    被季母一说,季父急红眼,快速道,“乱说什么?闭嘴闭嘴。”

    “实话还不让人说了?你那个脾气,就得治治。”季母也不让着他,反而还来了这句。

    “行了,说什么说。”季父沉声轻斥,有些恼羞成怒。

    两人开始拌嘴了。

    正在吃早餐的季洋和于露当了隐形人, 他们就不掺和进来了, 免得季父更加羞恼。

    季洋正在剥鸡蛋, 剥好之后,放在了于露碗里,“吃一个。”

    “你自己吃。”于露急忙制止, 他却已经放在她碗里,她害羞极了。

    季父和季母还在,让人看到很不好意思。

    “我还有。”季洋倒没什么格外反应,又拿过一个白煮蛋,放在桌面上敲了两下。

    “还有的,妈今天煮了五个。”季母看到两人的互动,笑眯眼,都懒得搭理季父。

    “嗯。”于露都要把头埋到碗里了,小口小口吃着她的面,声若蚊蝇。

    “那你再吃一个。”季洋说着又把一个放在她碗里,“把这个也吃了。”

    动作还挺快。

    季父和季母吃了一个,还剩三个,他给她两个之后还剩一个。

    于露抬头埋起来,脸色可谓是纠结又尴尬。

    她第一次感觉,和父母住在一起有些时候不太好,真的不太好。

    两人独处在房间里还好,若是像现在这样,哪怕不是亲密的动作,也让人觉得放不开。

    “是要多吃一点。”季母还附和上了。

    “嗯嗯。”于露只能胡乱应着,趁季母和季父走出去的时候低声道,“我不喜欢吃蛋黄。”

    还是蛋白好吃。

    所以她不太喜欢吃水煮蛋也不喜欢吃荷包蛋,把鸡蛋打散后煎最好了。

    他给她两个鸡蛋,就意味着她要吃两个蛋黄。

    闻言,季洋看了一下手中的鸡蛋,三两下就把蛋白和蛋黄分开,把蛋白放在她碗里。

    于露:“”

    她没好意思把她碗里的鸡蛋戳开,然后把蛋黄都给他,正在犹豫,季洋已经上手了。

    他一边往自己碗里夹,还一边道,“还是要吃点,蛋黄营养啊。”

    “给你留一半。”

    吃个早餐都能把于露吃得脸色泛红,怦然心动的心没比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少多少。

    随后,本来说季洋一个人陪着季父去做复检就好,最后是一家人陪着他去。

    季父自从生病以来,多少有点闹脾气,若是有点不舒服,他都怕得很。

    心理也变得脆弱,时不时还像个孩子一样。

    检查结果没什么问题,季父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也没回去,反而让季洋把他送去老朋友那里。

    喝点茶,唠唠嗑,顺便再下一下棋。

    季母也得陪着他一块去。

    把两人送过去后,季洋才反过来把于露往店面那头送。

    路上,于露电话响了。

    一看是陈蕊,她接起来,“喂。”

    “你在哪呢?店也没开。”陈蕊的声音从那边传来,补充道,“我就在你开的店门口。”

    “我正在路上,怎么了?”于露问她。

    “我在这里等你,赶紧过来啊。”陈蕊也不说什么事,好像还挺急。

    “好。”于露点头。

    电话挂断,季洋侧头问,“是谁的电话?”

    “陈蕊,她说在店面那边等我。”她把手机放在包里,回着他的话。

    “我猜是要借钱,说不定被人骗了。”季洋缓缓出声,“如果是要借钱,你就别借她,知道吗?”

    “不会吧?她没找我借过钱,她这个人挺要强,最近也没做什么,多半是来试衣服,”她说得迟疑,但也没往借钱那方面想。

    季洋:“她交的那个男朋友很危险,多半是个骗吃骗喝的骗子,没被骗钱算她运气好。”

    “听她描绘得挺好的。”她不太擅长把人往坏处想。

    “那是人家给她画了一个饼,她长得又不是倾国倾城,私生活有点乱,还要住豪宅开豪车,现实吗?”季洋说完缓缓道,“天上不会掉馅饼,只有陷阱。”

    于露沉默。

    这事她不知道,所以她不肆意作评价。

    “人家肯定有所图,利益的权衡,就像戴亮,三番五次接近你,还不是他孩子缺个妈,他缺个老婆,那孩子又喜欢你,你看起来就好骗”

    他话还没说完,发现于露泛起怒意看着他,似乎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觉得龌龊又恶心,“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缺老婆?什么好骗?

    说话真难听!

    “你是我孩子的妈,不是他孩子的妈,那孩子把你当妈,不就是他老婆?你是我老婆还是他老婆?”季洋趁着红绿灯看向她,一本正经,“你别担心,我既然能骗到你,我就一定会保护你。”

    “季洋!”于露被他气死了,提高声音轻斥了他一句。

    她要气炸了。

    “在呢。”他倒是慢悠悠,把手伸过去拉着她的手,一边开车一边道,“我知道你心底已经有分寸,但你要知道,人是个很复杂的物种,很自私也很险恶。”

    于露眼底也深思起来。

    “就像我,还不是先把你骗进来?好的姑娘要抢的,晚一点都不行,抢回来当然也要看好。”

    明明是很可恶的行为,却被他说得如此正大光明,于露用力要把手抽回来。

    “放手是绝对不会放手的。”他加重了抓她手的力度,话语说得意有所指。

    “不想跟你说话。”于露觉得他这人有些“流氓”,说话不正经。

    她看向窗外,看着不断倒退的风景,实际上,心底也是一团乱麻。

    他的体温偏高,被他握着的手有点热,却很温暖。

    半点后。

    车停在了店面前,于露侧头看向他,“我到了。”

    “嗯。”他点头,“我知道。

    “”于露把视线往下移,落到两人的手上,手还动了动,示意他松开。

    “不想去上班了。”季洋像是没看懂她的暗示般,来了一句不搭边的话。

    “你最近请假有点频繁。”她提醒他。

    “所以我今天晚上得加班,你不要一个人回去,等我来接你。”他说。

    “我一个人也可以。”她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以前她都一个人走,这条路都走了两年了,挺安全的。

    “你不可以。”季洋反驳,“必须要等我。”

    于露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那我就不行吧。”

    “是肯定不行。”他还得寸进尺了。

    “扣扣扣。”

    她还没说话,陈蕊已经走过来,伸手敲着窗。

    “我先下去了,你慢点开车。”于露一下就把手收回来,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

    “聊什么呢?”陈蕊的声音还在传来。

    “没什么。”于露羞窘,拿出钥匙开门,开口问她,“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当然是有事找你啊。”陈蕊跟着她走过去,见季洋已经开车走了,接着道,“你上次不是说要离婚了吗?现在感情怎么有点好了?”

    于露走过去打开灯,然后又打开空调,试图转移话题,“你还没说你今天过来做什么,试衣服吗?”

    “这是不准备离婚了吧?”陈蕊看穿她的小心思,继续追问。

    于露没回答。

    这个样子,算是默认了。

    她和季洋已经没说过离婚的事情,而且,最近两人相处都挺好的。

    也没再想离婚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走这一步。

    “不离婚好啊,离婚还有一堆麻烦事。”陈蕊坐了下来,“我最近烦死了。”

    “怎么了?”于露给她倒了杯水,也跟着坐下来。

    “还不是我那个男朋友,他的工程款一直没要下来,我也没找到工作,心底总不踏实。”陈蕊捧着纸杯,语气也有点不好。

    “那你们靠什么生活?”于露问。

    “就少花点啊,我们在一起的花销都是他负责,不过现在非常时期,也只能省着点,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性子,省钱花太难受了。”陈蕊叹气,“最近我们吵架都变多了,他怀疑我和他在一起单纯就是为了他的钱。”

    于露还没说话,她已经继续道,“我当然看钱了,他都几岁了?还那么老,要是没有钱,我还嫁什么?”

    这话让于露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但她也不诧异,因为对方一直以来的思想都这样。

    个人理想不同。

    “还是要有点感情比较好。”于露这般说。

    这是她一直以来择偶的标准,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会很开心快乐,也是这段时间她最直观的一个感受。

    “现在也不说什么感情了,他很奇怪,整天就睡觉,然后每天早上打一个电话,安排他们去工作,也没见他做什么。”陈蕊拧着眉,“还有,我上次提出去他家,感觉他就是一直在找借口,一会说爸妈不在,一会说没钥匙。”

    于露一直都觉得这个人怪,斟酌了一下开口,“那有没有可能,他都是骗人的?”

    季洋说那个人骗子,她也觉得有些奇怪,虽然说不上来有什么奇怪,但是感觉不像陈蕊口中的那种人。

    “骗人倒是不太可能,我们之前的花销他还在负责。”陈蕊又否定了,而且还来了一句,“我觉得不可能,我自己能判断。”

    “那就好。”于露也没多说,“不是骗子最好。”

    随后,陈蕊又道,“其实他说的也是,他爸妈都在上班,我和他突然回去,他们还要招呼我,有点唐突。”

    “而且我们也没谈多久,的确也太快了,显得我有些心急,万一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也不好。”

    于露犹豫了一下,“说是这么说,但是见面也可以的。”

    只要想,还是能抽出时间,男的年纪也不小了,除非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我也没准备好啊。”陈蕊开始自我说服,“主要是谁都没稳定来源的工作,就很烦,要不我们合作再开间服装店吧?”

    “你管这边,我管那边。”

    “最近还是不要轻易开,毕竟实体市场越来越不好做了,你没有经验。”于露劝她,说的也是实话。

    “我就是想,可是也没流动资金,信用卡每个月都要还。”她叹了一口气说。

    “你欠了信用卡?”于露疑惑。

    “欠啊,欠了七八万,现在每个月都在还。”陈蕊说得很轻松。

    “你怎么会欠这么多钱?”于露都吃惊了。

    七八万不是小数目。

    陈蕊回,“还不是我男朋友要的,他的工程款没下来,工人要发工资,一天要发几千,还有一些材料什么的。”

    “那他为什么不自己去借?还用你的?不会骗你吧?”于露觉得自己算是反应迟钝的那类人,却也觉得十分不对劲。

    “他也借啊,然后分十二期,这些倒不用我管,他自己会帮我还,家里也是他开支,我想着陪他度过这段时间,等他工程汇款了,我就嫁进去,要是一直这样,那就拜拜,反正我又不亏。”陈蕊说得轻松。

    “那万一没还完就分手呢?”

    “没还完我不分手,他敢没还完?”陈蕊似乎对自己很有自信。

    “万一呢?”于露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防一下,毕竟还没认识多久。

    感情也不是很深厚,最主要,她和季洋都觉得对方不是很靠谱的样子。

    “应该不会,他又不缺这点钱。”陈蕊摇头,似乎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见此,于露心底叹气,觉得自己可能是把人想得太坏了,没有再多说。

    陈蕊也没回去,说是两人又吵架了,回去也得吵,她就出来清净清净。

    打算就待在她的服装店了。

    于露是做生意的,自然没有赶人的道理,这段时间生意不怎么样,增加点人气也好。

    陈蕊自然不可能干坐着,她本身就爱美,一套衣服一套衣服拿来试,还不断换着搭配。

    季洋进来之时,她正在对着镜子摆姿势自拍着。

    “好久不见。”陈蕊还率先跟他打招呼。

    “好久不见。”季洋也回了一句,把饭盒放在柜台。

    “你们两个感情最近好得很嘛,以前都是你妈来送饭,现在都是你来了。”陈蕊又变了一个姿势,拍了一张。

    “嗯。”季洋点头,也没否认。

    他对陈蕊印象一直都不是很好,站在男人角度来看,对方势力虚荣了些。

    “你要不要吃点饭?”于露问她。

    “哎呀,我不要吃你爱心便当,我也不想吃饭,下面是小吃街,我一会过去买点吃。”陈蕊拒绝,说的时候刻意强调了前半句。

    于露无奈,“那你要不要吃点水果?”

    季母每次都会给她带点水果过来,今天是一个削好的梨,她递给她。

    来者就是客。

    “那是我给你削的。”季洋站在一边,低声说了句,不断使眼色。

    “水果我要吃的。”陈蕊说着就走过来了,于露反应也很快,把柜台上昨天买的火龙果递过去,“你吃这个,这个很甜。”

    “我不想剥,我要吃削好的梨。”陈蕊一直都是在男人间流转,受别人照顾习惯了,不想自己动手剥。

    哪怕最简单的火龙果,她也不想动手。

    “我给你剥。”于露说着手一掰,几下就剥好,递给她。

    “谢谢。”陈蕊一边看着手机,一边伸手接过来。

    于露松了一口气,看到季洋正含笑看着她,快速就把眼睛撇开,有些慌张,生怕被他看破小心思。

    “什么事?”陈蕊接起了电话,语气有些不好。

    “我不回去,随便你。”

    “怎么?你在威胁我?你再说一遍!”

    面对电话那头,她火气冲冲,说话底气足得很,手上的火龙果都不想吃了。

    于露在一边不好插嘴,季洋则当完全没听见一样,把饭盒打开,然后把勺子递给她。

    季母今天煮了萝卜排骨汤,于露正在喝着。

    店铺太小,陈蕊的声音一直在屋内回荡着,她非常强势,都不允许那头说话,一顿臭骂。

    “我说你错了你就是错了。”

    “要吵架吗?吵啊,还有什么吗?”

    “可闭嘴吧。我让你闭嘴!”

    吵到最后,陈蕊挂了电话,看她那个脸色,似乎已经赢了,看向于露道,含笑道,“我要回去了,不打扰你们。”

    说完,她又道,“对了,刚刚试的衣服,有几套我很喜欢,我就拿回去了。”

    “哪几套?我帮你装起来。”于露放在勺子,从一旁把袋子拿过来。

    “这套,还有这套,这个也不错。”陈蕊从刚刚的衣服里,掏出了四套,递给她。

    “好的。”于露装起来。

    “我先走了。”陈蕊拎着袋子,踏着她的十厘米细高跟走了出去。

    于露抬头,与季洋视线相对,他开口道,“不用买单的吗?”

    “她一般是要等到有钱了才会转给我,一半是要等发工资,没耍赖过。”于露说完,怕季洋有别的想法,继续道,“她不是来借钱的。”

    本来就是认识十几年的老熟人,加上没逃过账,所以都欠着。

    “那就是来骗衣服的,不是没工作了吗?这一次怕是给不了了。”季洋说。

    陈蕊就是典型的月光族,钱都花在穿衣打扮吃喝玩乐上。

    “那可以缓缓,应该会给的。”于露吃了小口饭,交了十几年朋友,应该不会为了几件衣服产生不愉快。

    季洋:“但愿。”

    随后,于露又和他说了今天陈蕊说的事,柳眉紧拧,“我觉得有点不靠谱,信用卡要还一年。”

    “还不了一年,顶多半年谎话就被戳破了,到时候,一拍两散,拿着自己的钱和别人玩,当雇个男人陪自己吃喝玩乐还□□。”季洋似乎没觉得有什么稀奇。

    虽然于露也想到了,但是被他说得这么赤、裸、裸,还是觉得有些难听。

    “可是看他们相处,他好像还挺听陈蕊的话,不一定。”她觉得那样太可怜了,陈蕊怕是会大受打击。

    “什么叫听话?你以为百依百顺就征服了?”季洋剑眉一挑。

    “不是吗?”她反问。

    不是征服,那也是很宠着吧?

    “武力制服,肯定会反弹,男人都吃软不吃硬,除非敷衍或者说懒得争吵,那绝对不是赢了。”季洋说得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你不要理会她,更不要学着。”

    “你怕我占上风吗?”于露突然出口。

    就想让她一直乖巧听话,陈蕊刚刚说她就是太软了,季洋才拿捏她。

    也不是说她没主见,主要是陈蕊在感情中一直顺风顺水,将男人玩弄在鼓掌中,她难免有点疑惑。

    “你一直都在上风。”季洋也扭头看她,望着她清亮的美眸,嘴角忍不住上扬,“不断的后退和认错绝对不是爱你的表现,分析问题,共同进步才是。”

    于露在消化他的这句话,柜台就那么小,两人又靠得很近,却没想到季洋突然凑过来,亲了一下她。

    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她莹润的粉唇上,而后快速离开,她的脑子一下死机了,僵在原地。

    唇瓣被吻的瞬间有些热,之后快速蔓延到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鼻翼有了细细的薄汗,后背紧绷着。

    像只被煮熟的虾。

    望着她傻愣愣的模样,季洋低低笑出声,继续看着她。

    于露窘迫万分,胡乱把他面前的饭盒拉过来,“别吃了,不给你吃了。”

    说着还狠狠瞪了他一下,佯装恼怒还掩盖害羞。

    “那我不吃了,都给你吃。”季洋忍着笑把汤也往前推。

    “那你别吃!”于露脖子也通红起来,耳尖继续发热,强撑着说。

    “嗯。”他点头,还保证道,“我不吃。”

    于露低着头吃饭,羞窘得不行,过来一会还是把饭又推给他,没有说话。

    季洋还不放过人家,凑过去问,“老婆,我能吃了?”

    于露扭过头,没有搭理他。

    直到他下午去上班,于露脸色都不太自然,以往还让他路上小心点,今天一句话都没说。

    等他走后,于露坐下来,趁没人的时候把头趴在桌子上,羞赧无比。

    就知道欺负人。

    季洋还不放过她,晚上没空送饭过来,还给她打了几个电话,东扯西扯,就是要她说话。

    话真多!

    于露也听着,没接他的话,时不时哼上两声,说明自己在。

    季洋今天加班晚。

    十一点才来。

    还不让她一个人走,于露坐着都要睡着了。

    在车上的时候就想睡着,回来梳洗完就上床,盖着被子准备睡,却没想到季洋不让她睡。

    这段时间都是抱着睡,他也没对她做什么,今天上床,他依旧把人往怀里揽。

    于露迷迷糊糊,也没反抗,结果又被人啃了。

    他好像是上了瘾,撬开她的牙关,不断往里深入,于露受不了他这个攻势,脑子又是一顿浑浑噩噩。

    松开的时候,她彻底是一副被欺负惨的模样。

    这还不是最惨的,季洋还要趁机问,“老婆,什么时候能生小孩?”

    于露觉得他简直过分了,脸蛋又一片通红,推开他就起身,“我要去洗手间。”

    “还没回答呢。”他没放过她。

    然后

    于露着急去清醒脑子,走路没看路,“砰”一下就撞到了门上,声音还不小,疼痛刺激泪腺,她眼泪直接就出来了。

    季洋的心肝也跟着发颤,连忙上去看,捧着她的脸,“我看看。”

    “都怪你。”于露说话还有哭腔,伸手去推他,又羞又恼。

    脸都被她丢没了。

    “是我是我,不生了。”季洋连忙认错,仔细检查她的伤口。

    不说还好,一说,于露又推开他,一个人爬上床躲在被子里,不想搭理他,再也不要理他了。

    翌日。

    季母看着于露,又看看季洋,瞧见了儿媳妇额头的淤青,嘴角好像也破了,她急得不行,脑子里浮现儿子和儿媳吵架,儿子一巴掌打过去,然后儿媳磕到了。

    完了。

    那彻底完了。

    两人前段时间就闹离婚,具体什么情况也不清楚,最近才好点,现在又是怎么了?

    “吃这个。”季洋往她碗里放了几块肉。

    于露没说完,低着头没看他。

    季母虽然没在旁边,但是都竖着耳朵听呢,时不时故意走进来观察观察,两人的氛围很不对。

    “多吃点。”季洋又给她夹了块肉。

    于露没忍住,夹起来又放在他碗里,语气不太好,“你自己吃!”

    季母刚好走近,听得心肝颤,连忙往外走,她心脏真的不好,这是不是又要闹离婚啊?

    造孽了。

    在季母走不久,季洋含着笑夹起来,看向于露,“那我自己吃,我帮你吃。”

    于露一个眼神扫过去,他快速又收敛笑意,坐得正经,说得诚恳,“我的错,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

    讨厌!

    作者有话要说:  米儿写这一章,太卡了,需要一个转折点,但是这个转折点吧,大纲里写的是一场英雄救美,进而感情升华,米儿写到一半觉得不合适,只能放弃,脑壳痛,只能再改大纲。

    晚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