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是好男人[快穿]

正文 悔过的婚内冷暴力男(10)

    农历八月十五, 中秋节。

    季家人要回老家, 一般是提前一天回去,第二天还要提早起来,做一顿饭, 然后一大家子一起吃。

    季父是老三, 上面还有两个哥哥, 季大伯是一直留在老家,季二伯是被裁员后选择回老家居住, 季老太太已经九十岁了, 还健在。

    下午三点,季家村。

    黑色的雷克萨斯停在了村头一栋楼房前,季家人相继下车,季洋把后备箱打开。

    里面是他们买回来零食和补品。

    “我们刚刚还在念叨, 说着说着你们就回来了, 倒是及时。”一个笑呵呵的中年妇女走过来。

    长相富态, 说话倒是热络。

    “大伯母。”于露唤了她一声。

    “这么久不见, 小露倒是越来越好看。”季大伯母说着还轻轻去拍了拍她, 动作亲昵。

    “一直都好看。”季母浅笑, 让季洋来搬东西。

    “好看生的孩子不就更好看了?你们什么时候生个孩子?季洋也不小了,都结婚两年了吧?”季大伯母继续笑着说,一副十分关心她的样子。

    季洋和于露结婚两年没生孩子,在城里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在村里,家家户户基本都是和父母一起住, 如果有兄弟,那也离得近。

    父母都盼着小孩,多半也会催生,所以他们格外关注。

    “年轻小两口,想什么时候生就什么时候生,倒是不急。”季母显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还是早点生了好,别学他们。”季大伯母还在继续说。

    每次回来,他们都要被这样“问候”一下,于露每次都有些尴尬。

    “这事顺其自然。”季洋打岔,把补品递给季母。

    “回来就回来,还买这么多东西,家里什么都有。”季大伯母看着他们一盒盒拎下来,对着他们说,客气得很。

    “总要买点,一些是给妈买的。”季母说着还把一袋零食给她,“给小熙和小文买了点吃的。”

    “他们都上高一了,还吃什么零食?”话虽这么说,但是季大伯母还是伸手接过来,笑得更开了。

    季熙和季文是她的双胞胎孙子。

    据说学习也不错。

    “才上高中,也还小。”季母这般说。

    “都是大小伙了。”季大嫂从里面走出来,她是外省人,嫁到这里,长得很有少数民族特色。

    鼻子高挺,皮肤偏黑。

    “高了很多。”季母正好看到季文走出来,看着他道,“才多久没见,高了一个头。”

    对方叫了她一声,他处在变声期,他的嗓音有点低沉,季母回了他一句。

    “是啊,一下就高起来了。”

    “高中了,是会长高。”

    简单寒暄后,季家人走进了楼房。

    这栋楼是季家三兄弟一起建的,一共是三层,季大伯当时出钱最少,不过却要了位置最好的第二层,季二伯当时在城内住着,自家儿子又在读博,当时也没想着拿钱回来建,就只要了第一层,除去大厅和大厨房,只有一个房间。

    季父则要了第三层,一共有三个房间,都有独立卫生间,他们一间,季洋他们一间,以后还有的小孩子,刚刚好。

    大热天的话,三楼很热。

    往楼上走,于露轻声道,“二伯母一家好像不在,东西是先拎上去还是”

    “我拿去给他们放房间里,省得麻烦。”季母这般说。

    “妈会处理,要给奶奶的补品也先放下来。”季洋从她手中接过去,把一箱八宝粥也放在一边。

    季老太太牙口不好,家里的人忙,很多时候也不能专门给她煮粥,她喜欢吃这种软软的八宝粥,也怕她饿着,所以他们每次回来都会买几箱。

    “嗯。”于露点头。

    “先上去。”季洋侧头对她说。

    “对,先上去把东西放好,一会去看奶奶了。”季母对他们说。

    每次回来,都要先去看一下季老太太。

    季洋和于露走上去,在楼梯里还能听到季大伯母的大嗓门,她正在和外面走回来的村民说话。

    “二伯母跟你说话,你能少说就少说,她也就表面功夫。”季洋空出一只手,伸手去拉她,“别理她说话。”

    “嗯?”于露对季大伯母接触不多,对方看起来倒是随和,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

    “给她好处就多笑两分,如果不买东西回来,饭都别想好好吃。”季洋压低声音说,“这人贪心。”

    “厨房是一起的呀,都有各自买食材。”于露以前倒没听别人说过。

    季母也很少和她说家里这些人。

    “她觉得用久了就是她的,也就是话说得好听。”他说着顺道提醒,“你不要傻乎乎的,人家说两句好听话,就把东西不要钱往外掏。”

    季母大方,也就逢年过节回去住,买点东西大家面子上也好过一点,于露更是好说话,比季母还大方,都是专门买一份补品拿过去。

    于露一脸懵懵懂懂点头,他嘴角略微上扬,伸手去摸了摸她的头,揉了揉。

    正好走到三楼,她凑过去,柳眉拧紧,“那你以前为什么不说?”

    每年才回来几次,她怎么知道?

    买东西的时候也没见他提醒。

    “之前又没什么损失,说什么?今天是刚好想起来。”季洋为自己开脱。

    于露没法反驳他,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想起什么说什么,很可能也是我自己的偏见,毕竟,小时候我们家太穷,没少挨她嘲讽。”他说得有些伤感。

    闻言,于露看向他,想起之前他说过了一段时间的苦日子,便有些心疼,不再深究了。

    正准备说什么,三楼右侧面的房门打开,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走了出来,看了看他们,然后走下去了。

    头发乱糟糟也没梳一下,还穿着拖鞋。

    “那是文媚?”于露有些不确定问。

    季文媚是季二伯的女儿,上面有一个在读博士的哥哥。

    季洋拉着她继续往房间那头走,“嗯,看样子也没去工作。”

    季君太能读书,一路读到了博士,季文媚刚好相反,初中都不想读,中专都是季二伯逼着去读的,勉勉强强毕了业。

    一毕业又在家了。

    两人的房间在南边,视野比较好。

    因为结婚的时候又装修了一下,东西都挺齐全。

    小半年没住人,床板上和柜子上都积了层灰,被子被打包好锁在柜子里。

    每次回来都要小小扫一下。

    于露刚把东西放下,楼下就传来季母的声音,“小露,小洋,下来了。”

    “好。”

    她应了声。

    他们现在要去看季老太太。

    季老太太住在老房子那边,她也不愿意麻烦子女,都一直在自己煮饭吃。

    除了眼有些花,能说能动,精神面貌好得很。

    她一眼就认出来于露,拉着她的手,看向季母,“季洋他媳妇啊?”

    “是的。”季母加大声调,笑着道。

    “好,好,季洋他媳妇。”季老太太又点了点头,拉着于露的手轻轻拍着。

    “您身体怎么样?”于露就坐在她旁边,轻声问她。

    季母每次回来,都要把老太太住的屋子整理一下,然后把买来的补品替她放好,一遍又一遍叮嘱她吃。

    “我的身体好啊,你爸身体不行。”季老太太说着指向季父,“我听说他动手术了,去医院开刀。”

    季父挠了挠头,难得有些小孩子,“我没事了。”

    “他从小身体就不好,我就知道会出事。”季老太太一直念叨,重复道,“他身体不好。”

    “都好了。”季父搬了个椅子坐在她身边,看着他年迈的老母亲,心底滋味难言。

    于露跟季母一起去收拾,上次买回来的补品也要看一下有没有过期,过期也就不能吃了。

    季老太太看着季父,又指了指季洋,“你儿子身体好,你的身体不好,要注意保护身体,你都几个月没回来,我就知道你肯定出事,他们还瞒着我。”

    季父情绪波动。

    他以前每个月最少回来一次,季老太太人老了,看一次就少一次。

    “我老了,现在手都没力气,只能穿宽的衣服,济南他媳妇前几天给我买了一件。”她开始把自己那件衣服拿出来给季父看了。

    济南是季二伯,这些年也一直在家,老太太都是他们夫妻照顾多一些。

    “这个暖和吗?”季父拿过来看,和季老太太唠起嗑。

    下午是大聚餐,在一起打火锅吃。

    季父要把季老太太带去楼房那边吃饭,老人家拒绝,“我没牙了,不想去吃,你们吃吧。”

    “走吧。”季父也坚持,季母也在劝。

    于露和季洋站在后面,从她嫁进来开始,季老太太就很少去楼房那边,更多时候是他们打饭送过来,过年的时候老人家会走到那边,给孙子发红包。

    老一辈都说多子多福,她觉得在老太太身上没有体现这一点,最后还是一个人生活。

    季老太太最后还是去了,季父扶着她往那头走。

    “奶奶一个人住,年纪还那么大了,出事怎么办?”于露看着对方缓慢移动的步伐,侧头看季洋。

    也不是现在才讨论这个话题,这个问题一直都存在,每次回来倍感无奈。

    对方也叹气,很是无奈,“没办法,这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之前和大伯一家住在一起,我们两家给钱,算起来也有一点保障,后来也发生不愉快,爸想把她接到城里,她也不愿意,现在二伯回来了,二伯一家照顾多一些,我们家也只能多出钱。”

    “现在二伯和二伯母每天都会过来一趟,爸妈也能放心些。”

    于露点头,这样的确让人放心了点。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季老太太不愿意去楼房那边住,的确是不想麻烦子女,加上和大伯母也有一些过节。

    她看着对方已经弯曲的腰,一直在和季父说话,话语间很高兴,说着重复了好多好多遍的话。

    很多的东西,心有余而力不足。

    “爸最近也牵挂奶奶,以后每个星期至少要送爸回来一趟,你早上送过来,我下午来接好吗?”季洋侧头看向她说。

    “好。”于露倒没什么意见,当场就应下来。

    店里早上没什么人,她可以下午再开店,这点时间完全足够把季父送回来。

    “那得给你买辆车。”他说。

    于露:“”

    她一直觉得没必要买,但是现在看来,如果有这种需要,那是要买的。

    到了楼房。

    季大伯母看到季老太太过来还愣了一下,“把老太太带过来了?”

    “来热闹热闹。”季母这般说。

    季大伯母也没说什么,还说道,“是啊,她一个人住在那边也无聊,趁你们回来就热闹热闹也好。”

    看似没错,但是平时也可以来热闹,一定要等到他们回来?

    “文媚,去上面换套衣服再下来,你这头发怎么也乱七八糟的?”季二伯母看着女儿,眉头一拧。

    “知道了”她瘪了瘪嘴,拖着声音说,然后又往楼上走。

    “准备准备该吃饭了。”季大伯母在厨房说。

    实际上,是让她们来一起帮忙做饭。

    季母和季二伯母走过去,于露也跟着走过去。

    “不用你,去把你们的房间收拾一下,晚上还要睡。”季母拦住她,这般说。

    “楼上很久没住人了,是要打扫一起。”季二伯母也说。

    “那我上去打扫一下。”于露点了点头。

    “让小洋和你一起上去,两个人收拾快一些。”季母说。

    “好。”

    她走出来,还没说完,季洋已经往她那边来。

    两人走在楼上的时候与季文媚插肩而过,对方这回都没看他们,直接就要往下走。

    还是于露问了一句,“小媚,你这段时间都在家呢?”

    “嗯。”对方面无表情,淡淡回了一句,头也不回往楼下走。

    她一阵尴尬。

    “半点礼貌都没学会。”季洋沉着脸,语气也有点不好。

    于露怕对方听到,还悄悄拉了拉他的手,“小声点。”

    被听到说出去不好。

    闻言,季洋的脸色依旧不是很好,被她拉着往上走。

    进了房,关上门,于露开口道,“要是被听到,大家说我们两个跟她斤斤计较。”

    虽然的确有些过分,一声哥嫂都不叫,但季文媚以前就不会叫人,这又不是第一次,随便她好了。

    季洋不情不愿止了声。

    接下来是开始打扫,表面的灰尘要抹干净,地上要拖洗,季洋以前也没干这事,一般是季母或者于露收拾。

    季家的分工还是挺明确,女人管好家里,男人去外面工作,把钱拿回来养家。

    两口子在房间里开始分工合作,季洋拿着抹布在擦,于露正在扫地。

    最后拖地就让他来

    他拖地的时候,她正在铺床单。

    被子都是用真空袋子封好的,倒也不脏,她把被子放在一边,正在整理着。

    季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一下抱住她,两人双双跌在床上,她惊呼了一下。

    “你干嘛?”她都要被吓死了,抱着她的人还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把头埋着她脖颈里,“累死了,抱一会。”

    “你身上很脏。”她推了推他。

    “外套脱了,洗手了,不脏。”季洋一边说还一边往她脸上亲,把她往怀里揽,美名其曰,“补点力气。”

    “不要脸!”于露以前只敢在心底说,现在是光明正大说他。

    “嗯。”某个流氓也承认,吻住了她的小嘴,附和着,“我不要脸。”

    于露:“!”

    她败了。

    逮到机会,他自然是抱着又是一通啃,两人额头抵着额头,季洋还会轻轻诱哄,“老婆,什么时候能顺其自然生小孩?”

    这段时间,他们都没有发生关系,前几天差点擦枪走火,硬生生被“大姨妈”挡住了。

    “我”

    于露刚好说话,门突然被打开。

    季文媚出现在门口,两人虽然都穿着衣服,但于露直接懵了,季洋正半压在她身上。

    “有事不会敲门?”季洋一下阴了脸,轻斥了一声。

    “走错房间了。”季文媚还是那副丧面孔,“啪”一声就把门关住了。

    于露脸色不自然,起了身出声,“我去爸妈那边铺一下床单,你下去吧?”

    “我和你一起。”他说。

    另一头。

    季文媚点开手机语音,语气有点不耐烦了,“明天之前我一定给你,行了吧?”

    “就两百块,我还差两百块?”

    “知道了。”

    夜晚。

    季大伯和季大哥也回来了,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吃饭,季老太太也坐在季父身边。

    除了火锅,还炒了几个菜。

    这时候,自然少不了喝点小酒,季大哥站起身来,“等着,我去那几瓶红酒和白酒,都是好酒。”

    “你们都喝一点。”

    他说着往里面的厨房走,刚要走出来的季大嫂也跟着他走了回去,拉下脸,“喝完就没了,你别拿那几瓶好酒,要拿就拿上次剩的。”

    “就几瓶酒。”季大哥有些不悦。

    “我哥给的酒很贵,拿出去很快就喝完了,留着自己喝得喝很久。”季大嫂不愿意。

    她本就长得不太和善,这么板着脸,便有些尖酸刻薄。

    实际上她说的贵,也就两三百一瓶,已经存了两年不舍得喝。

    季大哥最终还是妥协,又从里面拿了一瓶红酒,她快速走过去,抢过来放进去,然后拿出另外一瓶,“我们都不会喝酒,别开这个了,拿这瓶。”

    这瓶是杂牌,她想着反正她们也品不出来,好的留着自己喝。

    季大哥懒得和她争执,也有点默认,拎起她给的几瓶酒出去了。

    外头。

    季洋也已经从车上拿下来一瓶白酒和一瓶红酒。

    他这个举动,季大伯母和季大嫂自然开心,先开他的,自己家的说定还能被剩下。

    “我不喝。”季父难得怕了,还要嘱咐季洋,“你少喝点。”

    他以前也喜欢喝酒,这次的心脏病说不定就和喝酒有点关系。

    “喝点怕什么?怕死反而死得早。”季大伯摆了摆手,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季大哥也是烟酒其上,而且可以说是酗酒。

    “少喝点。”于露也叮嘱季洋。

    “知道。”他点了点头,给她也倒了一杯红酒,又给季母倒了点。

    饭桌上的气氛,基本上就是男人吹牛,女人聊东家长西家短。

    于露一向都不太参与这些话题,但她也不好意思起身上楼,也就慢慢吃着饭。

    期间,起身上了厕所。

    刚走出厕所,还没走出去,季大伯的声音就传过来,“她不肯生?要是真那么嘴硬,就离掉她!”

    “季健之前那个不是也不肯生?离掉马上就娶回来了,一下生了两个。”

    于露迈出去的脚僵住,只觉得寒气从脚底升上来。

    她知道季大伯说的是谁,季健就是季大哥,这个季大嫂不是他一开始的老婆。

    之前那个离掉了。

    “不是,是我暂时不想生,想再缓缓。”季洋的话传来,“这事没什么好急,要考虑了。”

    “那么讲究做什么?又不是你生。”季大哥的声音传来,几杯酒下肚,说话也有点飘。

    于露本来都不想过去,却见季文媚进来了,她只能走出去。

    对方一如既往不会叫人,就当没看到一样,直接往楼梯走。

    等她走出去,季大伯一家又收敛了,季大伯母还问她,“最近生意怎么样?”

    “挺好的,老样子。”于露回,却没之前那么热情。

    她看了一下,季大嫂已经不在了,难怪季大哥敢那么说,不然依照对方的脾气,怕是又要大吵一架。

    “做生意也挺好。”季大伯母说,“女人有点自己事业,上上班都很好,以后生孩子了就继续上班。”

    于露浅笑,没应答。

    对方似乎管得有点宽。

    季大哥又给季洋倒酒,于露放在桌子下的手拉了拉他,“少喝点。”

    他的脖子和脸蛋都红了大片。

    “我没醉。”季洋侧头跟她说,嘴里都是酒气,还给她打了碗汤。

    于露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干脆没说话。

    她觉得自己算是脾气很好的人,却在听到刚刚的话后很不爽,不想看到季大伯一家。

    感觉他们很不尊重人。

    哪怕季洋一直在维护她,还是让人觉得有些伤心,不知不觉,也喝了小半杯红酒。

    “你先上去睡?”季洋侧头对她说。

    “嗯。”于露求之不得,点点头就站起身。

    季洋则脱不了身,季大伯季二伯还有季父一家都在,看着阵势还要聊很久。

    于露刚走上楼,季文媚那个房间“啪”一下就关上了门。

    她有些疑惑,却没多想。

    打开门,洗漱之后钻到被窝里。

    十点半的时候季洋才上来,一开门就一身酒气,她拧了拧眉,嘟囔了句,“臭死了。”

    实际上,这句话带了情绪。

    她有点不开心。

    “你嫌弃我了?”季洋坐在床边,伸手要去拉她,于露往角落里躲,还应了一声,“嗯。”

    “你嫌弃我?”他再次重复,说着就要爬上床。

    于露看着他,“对!”

    他们家还嫌弃她呢。

    季洋都不说话,直接就爬上去,准备“武力镇压”,才刚碰到人,房门就被敲了。

    他当没听到,对方也敲了两声,季二伯母的声音传来,“小洋。”

    于露伸出一只手指,轻轻戳了戳他,“去开门吧。”

    他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去开门。

    “小洋,小媚房间厕所里的灯泡坏了,你有没有空去帮她换一下?”季二伯母站在门外,这般开口。

    对方已经开口了,他还怎么拒绝?

    全然是看着季二伯母的份上。

    季文媚就住他们对面,因为二房就只有一楼一个房间,他们楼上有房间空置着,她就住进来了。

    于露也掀开被子,穿上拖鞋,跟着过去了。

    季文媚的房门是季二伯母打开的,她还躺在床上看手机,见他们进来也只是抬头瞟了一眼,没有说话。

    “我前几天才收拾,房间怎么又这么乱了?”季二伯母看着床上的女儿,轻斥一句。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乱了?”季文媚换了一个姿势玩手机,爱答不理的模样。

    小露扫了一圈。

    床上沙发上都是衣服,胸、罩也乱丢,化妆台上的化妆品乱成一团,房间没开窗,有些怪味。

    季洋直接懒得搭理,找了个椅子搬到厕所里,然后开始换灯泡。

    把灯泡换完,拉着于露就出去了。

    “早点睡啊。”季二伯母出去之前还警告她,季文媚懒洋洋应了一句,又继续玩她的手机了。

    另一边。

    季洋乖乖去洗澡了,回来之后又强硬抱她,“这下不臭了。”

    “还是臭。”于露心情不好,推开他。

    听言,他低头闻了一下,“我洗了两遍,怎么可能?老婆你再闻闻。”

    她还是拉着脸。

    “怎么了?我惹你不开心了?”他察觉到不对劲。

    “你没有,我惹你们家不开心了,因为我生不出来孩子,马上就要被离婚了。”她说得阴阳怪气。

    这话说得太欺负人,任谁听了都很生气。

    “大哥说话没脑子,哪是他离的婚,是他婚内和这个搞上了,前嫂子离了他,人家早就重新嫁人,生活比他好多了。”季洋说着去亲她,“只有我被离婚的份。”

    于露脸色缓了缓。

    “谁说生不出来了?还不是我们想生就生?”他说完,又马上改口,“是你想生就生,我任你差遣。”

    她又伸手推他,“油嘴滑舌。”

    以前觉得温文尔雅,现在油嘴滑舌得很,好听的跟不要钱一样往外丢。

    果然,真应了那句话,男人都是一个样。

    偏生她有点吃这套。

    “那我们生不生?”季洋抱着她,一副等她下命令的样子。

    “不生。”她故意说。

    “好,不生,你想什么时候生就什么时候生。”他嘴里这么说,手却不老实。

    于露伸手去拦住他的手,试图要从他怀里溜出来,直接就被逮到了。

    一个乱动,一个着急挡着,最后一起滚到被窝里,于露害羞,不敢出声,倒是便宜了某个流氓。

    夜色越发深。

    房间的动静却久久没停。

    于露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这么疼,她还宁愿保持之前的关系。

    书上都是骗人的!

    翌日。

    根据习俗,季家村这边中午要祭祖,然后再一起吃顿饭,他们家要回去了。

    季大伯母看了一圈,“小露今天还没起床?”

    “年轻人嘛,都贪睡,好不容易休息几天,就好好休息。”季母倒是不在意,相反,她还觉得于露一年到头都没休息,要多休息。

    身体是革命本钱。

    “多睡也不行,时间都用来睡觉了。”季大伯母十分不赞同这个观点。

    所以季大嫂也没睡,当然,对方也没干什么事,谁叫季大伯母也是个闲不住的呢?

    对方只需要把一些好处揽过来,有什么好吃的收起来。

    都说不是一家人就进不了一家门,昨天拿出来的零食,还没吃完的就被季大嫂收回去了。

    季大伯母负责贪,季大嫂负责藏。

    “哪有多少时间能休息?”季母浅笑,“平时都工作呢。”

    “不是不让睡,睡多了整个人也没精神,对身体反而不好,晚起还不如早睡。”季大嫂走过来说。

    季母点了点头,三言两语就转移话题。

    于露和季洋就一觉到了十点半。

    两人还躲在被窝里,他从背后抱着她,上臂从她脖子下穿过,另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十指相扣,亲昵得很。

    拉着窗帘,她以为还早。

    季洋拉着她在被窝里腻歪了半天,亲亲又抱抱的,丝毫没有起床的觉悟。

    于露被他抱着,他也不让她起。

    因为贪恋他怀抱的温暖,她也没起来。

    一不留神,季母上来敲门了,“要起床了,马上要吃饭了。”

    于露“蹭”一下就坐起来,力道太大,手肘一下撞到季洋的胸口,疼得他直皱眉。

    “妈,我们马上来。”于露顾不得他,拉着被子去拿床头的睡衣,光溜溜的背进入他的视野。

    季洋长臂一伸,又把人捞回来。

    香香软软的,又是喜欢的人,还真不舍得松手。

    “要吃饭了。”于露现在顾不得什么温存,她以为顶多才九点,结果都到吃饭时间。

    上午没帮忙,直接就去吃饭,她还是很不好意思。

    “妈又不会说你。”季洋也跟着她起身,继续抱着她,“顶多大伯母和大嫂会说几句酸溜溜的话,不理会就可以了。”

    “嘴闲的。”

    听他这么说,于露心又放宽了些,“那也要快点起来。”

    “行。”季洋听话,还帮她找衣服,下床的时候亲了她一下,“你说什么就听什么。”

    分明就是流氓,于露眼底却慢慢含笑。

    作者有话要说:  米儿申请今天的更新不计入欠债字数,头太疼了,我要去睡了,不码了不码了。

    你们会同意的对吧?

    我爱你们真的真的。

    一百个红包,大家晚安,不要熬夜,明天调整作息呜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