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是好男人[快穿]

正文 悔过的婚内冷暴力男(11)

    楼下。

    于露和季洋刚下来, 季大伯母对着两人就开口,语气也像开玩笑, “年轻人还能睡得着,我们老了想睡都睡不着。”

    “拿我们老人跟年轻人比什么?小媚也还没起来, 玩手机玩到半夜三更。”季二伯母说着摇头叹气。

    对于这个女儿, 她真的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收了手机就行,我们家两个儿子, 到现在都没有手机, 前段时间还让买, 这事没得谈, 一定不能把手机给他, 他们才能好好学习。”季大嫂说起这个, 一套一套的。

    两个儿子学习都不错,她还觉得自己功不可没。

    “季君之前天天打游戏打到半夜, 还不是一路保送?”季洋慢悠悠来了一句。

    原本季大伯一家还一脸得意,他这么一说,季二伯也接话,“就是, 有些孩子真不是你会教就教得好。”

    他和季二伯母大字不识一个, 小时候还把季君丢到村里的学校, 结果被镇上学校要去,后来,城里的老师主动来找,又考上省级中学。

    再后来, 保送国家重点大学,读研又读博。

    这话可把正要准备炫耀的季大伯几人堵得哑口无言,僵硬笑了两声,掀过话题。

    “小熙和小文还没起?怎么没见人?”季洋又补枪。

    好不容易放假,小孩子睡到下午再起都是常有的事情。

    “起了吧,应该还在学习。”季大嫂说。

    谁知,这边刚说完,季文就顶着一个鸡窝头出现了,半眯着眼,俨然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学习什么学习?才放几天假,也不差这点时间。”季大哥快速说着,又冲季文道,“把哥哥叫下来一起吃饭。”

    二楼只有三间房,兄弟两人睡一间。

    “哥哥还没醒,我懒得叫,叫也叫不醒,昨晚玩游戏到五点才睡。”季文说。

    这孩子实诚,季大嫂的脸色可谓一阵青一阵白,被儿子打脸打得狠。

    季父一家在城里,季二伯一家又出了个季君,让势利又颇爱面子的他们不好受,这两个儿子就是唯一炫耀的资本。

    “还打游戏,我上去就把电脑砸了!”季大哥被落了面子,暴脾气涌上来,气冲冲的就走上去。

    “做什么呢?还不去拦着!”哪怕知晓季大哥是做戏,季大伯母还是骂了季大嫂一声。

    季大嫂赶紧跟上去。

    大家都知晓他的性子,也没拦着,只当看戏,季二伯母也站起身,“小媚这个孩子也没起床,我去看看。”

    刚说完,季文媚就从楼上下来了。

    以往都穿着睡衣,头发也不梳理一下,今天下来的时候,画了全套的妆,假睫毛和美瞳都戴上了,身上穿着白色的雪纺拼接连衣裙,右边还是露肩设计,腰部还绑着蝴蝶结,脚上穿着高跟鞋,洋气得很。

    于露是卖衣服的,知道这衣服不便宜,是大牌设计。

    好看是好看,小年轻都爱美,但是连衣裙不过膝,在这样的场合有点不妥。

    季二伯先黑了脸,季二伯母眼神不自然,率先开口,“今天有点冷,快点上去换套厚一点的衣服。”

    “不要,我一会要出去。”季文媚拒绝得干脆,手上还拿着一个挎包。

    那个包,别人不认识,于露是认识的。

    要么是假的,要么就是上万的正品。

    “要出去找工作?”季大伯看向他,端着长辈的架子,语重心长道,“不读书就要工作了,一天到晚待在家,十多二十岁的人,也该找工作了。”

    季文媚直接坐在沙发上,就坐在季洋和于露身边,脸上没神情,不咸不淡道,“我会工作的。”

    “不工作谁给你钱花?”季大伯还操心上这个了,话里话外都说季文媚不懂事。

    “才刚毕业,慢慢找吧。”季二伯母打圆场。

    自己的女儿再不争气,那也是自己的女儿,那就是全世界最好的。

    加上老来得女,儿子又一直在外求学,他们对这个女儿也是格外包容。

    “我爸妈给我钱花。”季文媚翘着脚,又把手机掏出来,低着头漫不经心来一句。

    压根就懒得搭理他们。

    季洋一直都不理会这事,手搭在于露的腰上,就等着吃饭走人。

    于露腰酸,所以与季洋也靠得近,借着他支撑身体,放松一下,但是不敢表现太明显。

    在她看来季文媚的确受宠。

    穿得好,用得也好,手上做着精致的美甲,手机用的也是最新款,上万一部。

    “你爸妈也老了,还是要工作养你啊?看看你二嫂子店里缺不缺人,要不跟着她去卖衣服好了。”季大伯母很能耐,都给人家安排上了。

    突然被点名,于露都懵住。

    别说不缺人了,就是缺人她也宁愿花钱请人,让亲戚来插手会产生矛盾。

    她还没婉拒,季母就已经开口,“现在衣服不好卖,说不定小露连工资都开不出来。”

    “自家生意不好做。”

    季文媚什么样,季母还是清楚的,可不想惹麻烦上身,季大伯母就是不嫌事大。

    “从毕业到现在就没出去工作,不说赚钱,还是要接触社会,也别说工资了,学到点东西,以后自己开店也行。”被季大伯母这么一说,季二伯母自然也起了想法。

    季母一家人她放心,总不会太亏待她女儿。

    出去赚点钱,再学学经营,以后开店自己当店主,总比在家里好。

    对方都这么说,好似不帮忙就不讲情面。

    季母当然不乐意,就是拉下脸,那都是不行的,儿媳店里再忙,还有儿子去帮,不需要外人插足。

    她刚要开口,季洋抢先一步,他笑了笑,“学经营要去大店面,或者一些品牌店,跟着你嫂子能学到什么?店面又小,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一点,一个月上三十天班。”

    “大店面分早晚班,还能给你放四天假,工资和五险都有,你嫂子那边什么都没有。”

    听他这么一说,于露都松了一口气。

    五险一金这些她并非没有,不过要自己交,季文媚来的话,太多麻烦事。

    “就是,现在去那些服装店打工,一个月也有三千块,小露这边,房租都是自家的,一个月也赚不了什么钱。”季母一向低调,从来没说过自家的收入。

    真假也没人知道

    季二伯母也犹豫起来,季文媚比她反应还快,不满瘪了瘪嘴,“妈,你就别掺和了,我自己能找到工作。”

    “我有自己的打算。”

    “这不是问问嘛。”季大伯母笑了笑,这么说。

    “别问了,我又不会去。”季文媚语气硬邦邦,“烦都烦死了。”

    她都这么说,在场人还能说什么?

    季大伯母都没说话。

    季文媚讲话一直都这样,不看场合,一张脸丧着,让人也喜欢不起来。

    “我去外面扶妈进来,准备一下吃饭了。”季父站起身来,说着往外走。

    今天一大早他就去老房子扶季老太太过来,对方要在院子里烤太阳。

    随后便是吃饭时间。

    季文媚吃得很快,大家才刚开始,她就已经吃饱了,拿起包直接就起身。

    一句话没说。

    季二伯母叫住她,“你要去哪?”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要玩,今晚不回来了。”季文媚说得有些不耐烦。

    “才吃几口饭?饭都没动过,赶紧回来再吃点。”季二伯母拧眉,说些说教。

    “我不要。”她拒接得干脆。

    “回来!”季二伯明显也有点生气了,“大家都在吃饭,你走路去?”

    “不用你操心,有人来接我。”季文媚也不怕他,拎着包直接就走了。

    可把季二伯气得不轻。

    “这孩子难管教,小梅以前从来不这样,在家都不出去,我们都想她出去走一走,就是宅在家。”季大伯母吃着饭说。

    季梅是季大哥的姐姐,十分文静,现在已经嫁人了,过得也还行。

    不过也有点抠门,很少回来。

    就算回来,买的那点零食,也会被季大嫂和季大伯母藏起来,外人也别想吃到一点。

    “性子不一样吧,小君也很好动。”季大伯母回。

    她不会承认自己的孩子不如别人,尤其不如季大伯一家,她的儿子都读博士了,一点都不差。

    吃完饭,还有一堆东西要收拾。

    季母从来不会放着不管,不然季大伯母得去村里好一顿说。

    于露被季洋拉上了楼,一进门,对方直接把房门锁了,抱着她就往床上躺。

    动手动脚的。

    她直接制止,不给他任何机会,今天起来一身不自在,刚刚吃饭都没什么胃口。

    “不闹了,一会要回去了。”于露抓着他的手,放轻了语气,“不闹了。”

    “老婆,你不想吗?”他还一脸认真这么问,就像得到新鲜玩具的毛头小子。

    “要回去了,还有东西没收拾,你明天还要上班。”她给出理由。

    季洋有些失落。

    “真不行。”她纤细的手还搭在他脖颈上,抿了抿唇,手也晃了晃,“快点收拾了。”

    许是她自己都没察觉到,话语里有些撒娇。

    “那你亲我一下。”他又开始不要脸。

    “起来了。”于露羞窘,只当没听到他的话,说着就要坐起来。

    “不亲?谈判失败了。”季洋把她一推,直接附身上去,手又开始不老实。

    她很怕痒,连忙躲着,都生不起气,只能不断道,“不闹了,我真要起来了。”

    “没跟你闹,来真的。”

    “不要”

    两夫妻正在你侬我侬,房门突然被敲。

    “扣扣扣。”

    于露心猛地咯噔一下,被吓得一身冷汗,连忙缩在他怀里,心虚得紧。

    “小洋,把上面这个桌子搬到奶奶那边去。”季父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嗯。”季洋不情不愿应了声。

    “快点去。”于露趁机从他怀里溜出来,还出口催促着他。

    “知道了。”他起身的时候逮着她狠狠亲了一下,这才起身往外走。

    于露薄唇被吻得火辣辣的,她羞得赶紧起来,把两人的衣服收拾一下,这些要带回去。

    至于拿回来的一些护肤品,放到化妆包里,然后得装在包里。

    一打开包,眉头蹙紧,她又把钱包拿出来。

    下一秒,她满脸疑惑,快速又把包翻了一遍,越发觉得奇怪,又接着翻。

    季洋进来的时候她一直在翻包。

    “怎么了?”他问。

    “好奇怪,我记得把店里收的现金都拿回来了,就放在包里,为什么不见了?”她回想着,又把翻出来的东西放回去,“应该是我忘了。”

    季洋眼底沉了沉,“确定放进去了?”

    “我”被他这么一问,于露都迟疑了,“可能是没放进吧,不然也不可能不见。”

    “有多少?”他问。

    “三千八百多,我去店里再看看。”她又接着收拾东西,也没往别的方面想。

    季洋也没多说。

    下午四点,一家人离开,季洋没直接开回去,而是去了店里。

    “去店里看看。”他侧头对她说。

    “怎么了?”季母问。

    “小露说把店里的现金放在包里,不见了,可能是没放进去。”季洋解释。

    “那快去拿吧。”季母浅笑,倒也没说什么。

    “那我去拿一下。”于露点了点头,开门下车。

    其余人在车上等她。

    等了一会,季母和季父都觉得奇怪了,“怎么这么久?小洋你下去看看。”

    季洋也走了下去。

    刚走到门口,于露就出来了,她神情有些复杂,还有点不解。

    “没找到?”他率先问。

    “嗯。”于露点头,“没看到。”

    此言一出,季父也重视起来,“放在家里了?”

    “她的包拿回去就放在柜子里,谁也没动过,不可能把钱拿出来。”季洋摇头,说得十分肯定。

    “今天我打开包的时候,好像被翻过,钱包里的钱好像也不见了。”于露轻声说。

    现在很多地方都用移动支付,她钱包里有一些备用的现金,只是太久没用,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发现不见的时候,只是有点怀疑,不敢肯定,现在感觉好像不对劲。

    “就今天回了趟老家。”季母话说到一半,止了声,“文媚去过你们屋没?”

    倒也不是误会她,三楼就他们家和季文媚一起住。

    别人无缘无故也不会上去。

    “没看到她自己去,昨晚我们在的时候,她倒是来了一趟,一点礼貌都没有,直接开门就进来。”季洋说的时候语气有些不好。

    “怎么这么没礼貌?”季母沉了脸,“这个孩子,被你二伯母惯得是没轻没重。”

    “也没有证据。”季父打断她的话。

    “是没有证据,但是这事就不对。”季母也不让步。

    于露看着两人争吵,都插不上话,她不敢确定是不是季文媚,也怕误会人,只能道,“很可能是我放在家了?的确没证据。”

    这是大事,误会就尴尬了。

    “你的包放在家里就没动过,不见了就是不见了,肯定是被人拿走的,不是季文媚也是别人。”季洋发动车子往前开。

    于露沉默。

    她可以确定她肯定放进去了,在家里的时候也没动包,一定是在老家丢的。

    “就是。”季母也附和。

    “爸,你也让二伯注意一下,我最近在朋友圈看到她一会飞这个省,一会飞那个省,一会去酒店吃大餐,一会又去奢侈品店买包包。”

    “上个月还去海边冲浪了,听说还要去国外玩。”

    季洋一边开车,一边说给季父听。

    季父对季二伯还是有点感情,对那个家也有点感情,这些年也没少帮那群人。

    “不读书,不上班,整天玩,谁给她钱?这孩子习惯有点不好,你二伯母还想让她跟着小露,要是来了,我们家都得一团糟?”季母这般说。

    “还小吧。”季父无奈出言。

    季文媚是他哥哥的孩子,他也不好意思多说。

    于露回去也没找到钱,肯定是丢了,她也没把事情闹大,但季母没放过,还专门打电话回去,隐晦提了一下。

    一没摄像头,二没证据,这件事也只是被提一提。

    没掀起什么风浪。

    季洋还怕她太伤心,专门取了五千块回来补给她,“拿着吧,也找不回来了。”

    若是以前,她是不会收,觉得没必要,现在两人感情增进,不能辜负他的好意,反正都是两个人的钱。

    于露笑着把钱接过来,“那就当我没丢钱。”

    “丢是肯定丢了,多半也是她拿的,我怀疑她可能欠了网贷,借这件事给爸妈敲个警钟也好。”季洋坐在她身边说。

    “嗯?”于露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二伯家能力有限,爸是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妈其实也很心软,到时候肯定帮,借钱都得帮。”他开口解释。

    季二伯帮过季父,所以这些年季父也在回馈,不帮就得家败人亡。

    “好吧,可是不一定欠钱,只是你的猜测。”于露还是不会往那方面想。

    都是成年人了,应该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能力。

    季洋明显不这么认为,把她往床上拉,“好了,不说这个,睡觉了。”

    于露看着他的神情,脸色又热起来。

    一转眼,到了元旦。

    节假日逛街的人都比较多,别人休闲逛街的时候,就是于露最忙的时候。

    “这个款式很好看,还有一件黄色,您要试一下吗?”她笑着问顾客。

    “好,那就拿来我试一下。”顾客点头。

    她说着蹲下来,头突然一阵晕,小腹也有点难受,还以为低血糖,强撑着精神,很快找到衣服,拿出来打开包装,“给您。”

    “这件衣服有没有小一号?”另一个顾客拿着一件长袖问她,“我看款式还可以。”

    “有的,就在旁边,您找一下。”人太多,于露过不去,只能这么对她说。

    天气已经有些冷,来买冬装的人越来越多,一天卖的量也比之前多。

    从傍晚就一直忙,忙到晚上十点,路上没人了,这才歇一会。

    她明显感觉比之前累,忍不住坐下来。

    一坐下来还觉得反胃得很,浑身上下都不舒服,觉得很没有力气。

    季洋今天有事,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街上的店面都准备关门。

    他走了进来,于露正坐在柜台前,他笑着走过去,“可以回家了?”

    “嗯。”于露点头,却没动。

    “那还不走啊?”季洋走过去,伸手把饭盒拿起来,感觉重量不对,“你今天晚上没怎么吃饭?”

    他今天忙,是季母来送的。

    “没吃。”她说。

    “没吃?”季洋打开饭盒翻了一眼,果真还是好好的,他拧眉,“为什么不吃饭?”

    “不想吃。”他站得近,于露伸手就抱上他的腰,闭着眼靠在他身上。

    这个点也不会有人进来了,她是真难受。

    “累着了?”季洋低头问她,手放在她头顶

    “可能吧,今天人太多,忙不过来,一直在找衣服,蹲来蹲去肚子都疼了。”于露松开他,深呼了一口气,然后站起来,“走吧,回家。”

    “回什么家?先去吃点东西。”季洋说。

    于露也没拒绝,怕一会睡着了难受,“那你收拾吧,我累了。”

    她动都不想动。

    季洋帮她收拾了一下,拿着她的包,拉着她出去,然后锁门。

    一月初的夜晚已经有些冷,外面的小摊自然不能坐,两人找了家店。

    季洋给她点了份粉汤。

    上来吃了两口,她便没了胃口,强忍着又喝了几口汤,更吃不下来。

    直接反胃。

    “吃不下了?”季洋坐在她身后,神色担忧。

    “我困了。”她的眼皮都要开始打架。

    肯定是今天太累。

    “那你再吃几口,我们回去睡觉。”季洋还是坚持让她多吃几口,这才结账走人。

    开车回去的路上,她原本还在和他说话,说着说着就没声了。

    季洋侧头一看,已经睡着,他摇了摇头,到了家之后,把车停稳,伸手去握她的手。

    于露也没睡熟,眯着眼看他。

    他半开玩笑,“要在这里睡了?”

    她伸手推了推他,拖着声音,还有些迷糊,“我今天困死了。”

    季洋失笑,伸手解开安全带,然后下车,打开车门把她拉下来。

    于露是真困,洗漱完爬上床就钻到被子里了。

    季洋洗澡出来的时候,对方已经睡着,他还抱着她,“真困了?”

    这段时间,晚上两人都闹得晚,他都习惯了。

    今天问都没吱声。

    “老婆?”季洋又叫了一声。

    于露还是无动于衷,要是再叫几声,她也不会睁眼,也不会说话。

    本能反应就是抱着他的脖子,往他脖颈里钻。

    若是季洋从背后抱她,她的手主动就会找到他的手,然后握住,变成十指相扣。

    这几个月,两人都是这样,“热恋”期还没过呢。

    季洋也没再折腾,抱着她睡了。

    第二天。

    于露难得贪睡了,一觉到了九点多。

    正值周末,季洋也没上班,抱着她继续睡,比她还懒,都不想起床。

    她睁开了眼,躺在他怀里窝了好久,季洋的手还圈着她的细腰,凑过去亲她。

    “我胃有点不舒服,饿了。”她侧头看他,又补充一句,“但是我不想起来。”

    浑身很累。

    感觉也没什么精神。

    季洋剑眉紧蹙,“没吃什么东西当然饿了,起床了。”

    话落,没等她回答,起身把人拉起来,往洗手间推,“洗漱完去下去吃早餐就好了。”

    于露平时也没无理取闹,甚至可以说不是很粘人,今天有些娇气,都走进洗手间还要转身过来抱他。

    娇娇弱弱的,纤细的手圈在他的腰上,季洋只觉得心都塌陷一块。

    伸手去拿牙刷,然后帮她挤好牙膏,拿水杯接了水,递给她。

    于露还埋头在他胸口,一副没什么力气的样子。

    磨磨蹭蹭,洗漱就用了半个小时,两人才从楼上下来。

    季母去超市了,季父在客厅看电视,见两人下来出言道,“早餐在桌上。”

    “爸,你吃过了吗?”于露问。

    “我五点半就起来散步,回来就吃了。”季父现在非常爱惜生命。

    季洋给于露倒了豆浆,自己也坐下来,把奶油拿过来,倒在煎饼上,然后给她夹了一块。

    于露原本很喜欢吃这个,今天却觉得煎饼太油,豆浆太甜,硬着头皮吃了两口,捂着嘴有些反胃。

    动静不小,季父都看了过来,“怎么了这是?”

    “没事。”于露率先回答,她摇了摇头,忍着又喝了口豆浆。

    “不好吃吗?”季洋说着还咬了一口,“没什么问题啊,是不是胃不舒服?”

    于露把筷子放下,“我不吃了,胃难受。”

    她刚刚以为饿过头导致胃难受,现在看来不是,她吃东西胃也难受,压根就咽不下去。

    “胃难受?赶紧去医院看看,耽搁不得。”季父连忙说,“赶紧去医院。”

    现在他可不敢拖,有病就去医院。

    医生说,他上次那个病,再拖可就危险了。

    “赶紧赶紧去。”季父还在催促。

    季洋见她脸色不太好看,也把筷子放下,“我带你去医院。”

    “吃点胃药就好了,我没事,你先吃早餐,我上去躺一下。”于露说着就起身。

    她觉得没什么大问题,观察几天,如果没恢复再去医院。

    “不能拖。”季父反对。

    季洋也没继续吃早餐,跟着她上楼。

    于露要往被窝里钻,他却拉住她,“穿衣服,我带你去医院。”

    “不用。”她摇头。

    “穿衣服。”他没理会她的拒绝,自己先找起了衣服。

    “真不用,我休息一会,可能一会就好了,我昨天很累,可能还没恢复”

    “我怀疑你怀孕了。”他转过身子,脸色也严肃两分,“乖,去把衣服换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闻言,于露怔了怔,眼底迷茫。

    她没往那方面想过。

    季洋很快就把衣服换好,把外套穿上,见她还站在原地不动,呆呆看着他。

    “我只是怀疑。”他低着头,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轻笑道,“可能真的是胃不舒服,去看看也好。”

    “嗯。”这回于露没拒绝,也去找衣服,季洋嫌弃她穿的衣服不够厚,给她换了一件棉衣,还把针织帽拿出来给她戴上。

    下了楼,季父点了点头,“去医院检查一下,要是没事也好放心。”

    这话是他们以前常常对季父说的。

    “那我们先去趟医院。”季洋对季父说。

    “去吧去吧。”季父点头。

    一路上,于露都有些沉默,看看窗外,又看看季洋,但是没说话。

    “看什么?”季洋侧头问她。

    于露轻轻摇头,没有说话。

    她脑海里都是他的样子,莫名开始想他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

    像他?

    还是会像她?

    这几个月,两人的感情很好,好到她觉得如果真的怀孕了,那也是一件喜事。

    “应该不是胃病,我觉得怀孕的几率大一些。”他看着前面,嘴角上扬,还有点愉悦。

    “为什么这么说?”她问。

    两人一直都没做保护措施,也没见怀了啊。

    “我希望。”

    他的声音低沉醇厚,说的时候笑意徒然加深了,莫名添上一丝丝温柔。

    晃了于露的眼。

    她也希望。

    到了医院,开始是挂了消化内科,后面医生让去妇科看一下。

    折腾了一个上午,两人拿到了一份报告单:宫内早孕三周。

    于露彻底呆住。

    季洋倒是把超声检查报告单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又转头看她,然后又看了看她平坦的肚子。

    她就站在他身边,还没缓过来。

    “老婆,真怀了。”他看着她重复一遍。

    于露抿紧唇,没有说话。

    她知道。

    莫名其妙当了母亲,她觉得很神奇。

    两人还没好好整理一下思绪,季母的电话就打过来,季洋刚接起,对方就问,“怎么样?小露没事吧?”

    “没事”他还没说完,季母着急打断,“没事就好,你快点回来,你爸要气死我了!”

    电话那头,季母明显气得不轻,大口喘着气,季洋连忙道,“我们马上回来。”

    “开车慢点。”季母强忍着脾气,叮嘱一句。

    季洋应下,挂掉电话。

    于露也听到了两人对话,他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先回去再说,爸妈闹起来了。”

    “好。”她也暂时把怀孕的事情放在一边,跟着他往外走。

    季洋虽然着急,但是也不敢把车开得太快,毕竟于露还在怀孕,他都不敢让她坐副驾驶座,都是坐后面。

    才刚到家,还没下车就听到季母吼了一句,“你简直是疯了,她还是孩子吗?”

    两人赶紧下车。

    季父和季母正吵得不可开交,看到季洋回来,季母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指着季父,吼道,“季文媚那孩子借了九十多万网贷,你爸要出五十万帮她还,他要是出这笔钱,我马上跟他离婚!”

    “不还怎么办?不还二哥那边就要家败人亡,你说的我都考虑过了,不还那孩子就完了。”季父也一脸沮丧,说着唉声叹气。

    做出这个决定,明显也是想过很多。

    “五十万不是五万块,你要给五万,我没有意见,你看看你现在的身体,还能赚钱吗?常年要吃药,说不定还要动手术,我们可就只有五十五万。”季母也透了底,“要不是他们夫妻出钱买了车,五十五万都没有!”

    于露十月份买了辆车,方便送两人回老家,他们要给钱,但是季洋夫妻不要,是他们自己出钱买的,花了接近三十万。

    “我们家还能撑一撑,二哥是真没办法,能卖的都卖了,也就凑了十几万,我们也不是借钱去给他,以后我们也花不到什么钱,就当给这个孩子一次新生吧。”季父说得很无奈。

    他们家有铺子,也没有贷款,到底是救一个人,他念旧情,不愿意看到季二伯家破人亡。

    “我们就只有这些了。”季母说着眼眶都红了。

    她不是不知道。

    给,他们存款近乎清零。

    不给,对方家庭就毁了。

    这个时候,心底善良又心软的人肯定就吃亏,他们往往过不去心底那一关。

    于露去扶季母,这是两人的钱,她不好发表意见。

    “爸,这五十万给出去,肯定是泡汤,以后一分钱也收不回来。”季洋看着他说。

    “我就没想让他们还,但能怎么办?你二伯一夜白了头,再这样下去,出了人命怎么办?”季父也舍不得,但是又全然没办法,头也很疼,满脸愁容又道,“季君也是个博士,以后赚钱了会还的吧?还多少就多少。”

    “他们不止借我们的钱,要还也是先还别人,季君也要结婚生子,怎么可能一直还债?”季洋打破他的幻想,直接又道,“现在看来,季文媚早就手脚不干净,小露的钱肯定是她拿的,习惯改不了。”

    “肯定是她,你爸还要帮着她还五十万,我告诉你,这种人改不了!”季母激动出言,气得半死。

    季洋觉得五十万都算少了,上一世帮着还了七十万。

    季父沉默,好一会才道,“多半是她了,那能怎么办?我见死不救?以后怎么去面对你二伯?”

    “那是您的钱,您良心过不去,一定要帮我也没办法,但是您常年吃药,小露还怀孕了,这笔钱给出去,我们家就困难了。”

    季洋的话就像炸弹一下,直接炸开。

    季母先反应过来,拉着小露的手,眼底激动,“真的吗?”

    被众人注视着,小露脸色十分不自然,还是点了点头,“刚刚检查出来,才三周。”

    季父脸色也变了变,还是犹豫起来,“那给三十万,留着一点。”

    “我的工资您知道,小露肯定是不工作了,家里的铺面得租出去才有收入,万一没人租呢?市区里的幼儿园,国际双语幼儿园一年学费四万八,好一点的兴趣班好几千一万。”季洋给他算笔账,说完又道,“十年八年后,您万一又去手术室躺一次,卖车还是卖铺子?”

    季父心底正在算账,看向他,有些怀疑,“现在收费都这么贵了吗?”

    “你以为呢?您就给吧,等您孙子孙女生下来,顺便塞一个就成了,一个学期一两千学费的都有,读书都是天生的,什么也别学了。”季洋漫不经心说,走到沙发上坐下来。

    “那些不太好。”季父拒绝。

    读书很重要。

    他的孙子孙女当然要上好点的幼儿园。

    “四年幼儿园就得二十万,您留的钱,能帮我们把孩子养到小学吗?”季洋问得认真。

    给了季大伯家三十万,他手里就剩二十五万。

    季父心底盘算着,还来了句,“还没算兴趣班。”

    这样一来,他手里的钱远远不够,还要打针吃药,他开始迷茫了。

    季洋拍了拍他的肩,“您好好算,还要给您自己留出十万八万做手术,几万块吃药,最好也保佑我妈没事,健康长命一百岁,我们两个是一毛钱都没了。”

    “对了,孩子的奶粉尿不湿,好像也挺贵,养到幼儿园没十万也得八万,我们也可以省着点花,奶粉别买太贵的,少喝点。”

    “妈,这笔账您跟爸好好算,小露身体不太舒服,我就先带她上去了。”

    季洋说着去拉于露的手,带她上了楼。

    作者有话要说:  加四百。

    答应米儿,不要熬夜,赶紧睡觉睡觉睡觉,早睡早起身体棒!

    晚安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