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是好男人[快穿]

正文 悔过的婚内冷暴力男(13)

    于露在于家待了几天。

    期间, 季洋也去上班了, 他已经换一份工作,据说现在有危机感,觉得三千块并不能养活她和孩子。

    这份工作朝八晚六, 周末也只能休息一天, 经常还会加班,加班的补贴不错。

    月薪也从到手三千一升到了六千保底。

    于露怕他太辛苦, 吃不消,季家两老却求之不得,用他们的话来说,马上要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还当自己是小孩子?

    今天早上,季洋把她送到于家这边, 然后自己去上班,她就与父母待在一起。

    于家两老都在学校工作, 现在学校还没开学,自然有大把的时间陪她。

    午饭过后,她会去房间午休一会。

    睡觉之前会给季洋打个视频电话,手机那一头的他, 此时正忙着, 一边打字一边与她说话。

    “还没处理好昨天的事情?”于露靠在床头问他,手放在小腹上。

    月份还小,没有胎动,但是感觉很奇妙。

    哪怕一个人待着, 她也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还有两个孩子陪着她,所以不孤单也不害怕。

    “没有,还有一堆数据需要录入,眼睛都要瞎掉了。”季洋看着电脑,噼里啪啦的键盘上传来。

    “瞎说。”她打断他,有些不开心、

    她不喜欢听到他这么咒自己,他要是真出事,她和两个孩子怎么办?

    “我瞎说的,工作太多,处理不完就要加班,你先睡觉,我继续工作了。”他连忙改口,放轻了声音,有点哄她。

    “嗯。”她点了点头。

    “盖好被子。”

    “好。”

    季洋等到挂完视频,才把手机放在一边,又开始专心录入数据。

    刚录没几条,电话又响了。

    他瞥了一眼,没有备注的电话号码,按下接听,“喂?”

    那一头,一道男生传来,还买起关子,“季洋,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谁?”季洋动作也没停下,随口问。

    “不是吧?把我忘了?”那一头提高声调,“你再好好想想,太不够意思了。”

    “李贺。”季洋出口一个名字。

    “算是够意思,我回来了,出来喝茶。”李贺把烟叼着嘴里,边点边说。

    张玉茹坐在他身边,用余光看向对面的骆蕴。

    对方垂眸,指尖拿着勺子,搅动着跟前的咖啡。

    “我没空,今天要加班。”季洋拒绝,“这次待多久?等我闲下来约你。”

    李贺是他的初中同学,当时一起在省城工作,后来对方认识了学妹张玉茹,他也认识了骆蕴。

    到最后,两对都没走在一起,但张玉茹一直和李贺纠缠不清。

    “现在出来,我可听说你已经结婚,一声不吭就结婚,你够意思啊。”李贺催促他,说着还冷哼一声。

    “你都去国外打工了,告诉你会飞回来?有钱飞回来吗?”季洋反问他。

    这话把李贺问住,他转移话题,“我这次不去了,赶紧出来喝茶,请我吃饭补上喜酒。”

    “我真加班,婚宴没来没关系,我孩子的满月酒一定请你来,双倍红包。”季洋回他。

    骆蕴搅动咖啡的手顿住,依旧没抬头。

    “他老婆怀孕了?”张玉茹瞳孔一缩,对李贺比着口型,“问他上什么班。”

    “你是不是还上着那个班?那有什么好加班的?”李贺对着电话问。

    “换工作了,加班有钱,要养老婆孩子。”季洋慢悠悠回。

    余音未落,骆蕴舀了一勺咖啡,放在嘴里喝。

    挺苦。

    “在哪工作?”李贺问起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人和路这边,离家近一点”

    “那边有什么公司?”

    李贺与他聊了一会,因为开着扩音,季洋那边打印机和键盘鼠标的声音也传来,他似乎真的很忙。

    等他挂掉电话,张玉茹拧眉,“不对啊,我在那个衣服店都看到他老婆和他了。”

    “就在前几个月。”

    “应该是去帮忙。”李贺点了点烟灰,又吸了一口。

    “我感觉他们气氛怪怪的,感情不怎么好。”张玉茹看向骆蕴说,她还特意观察了一下,真没骗人。

    “夫妻嘛,床头打架床尾和。”骆蕴浅笑。

    李贺打断张玉茹,缓缓道,“你就别掺和,既然都分开这么多年,季洋老婆也怀孕了。骆蕴不可能回小城市生活,她在那边待了那么久,回来也不习惯了。”

    “季洋更不可能去,他守着他爸妈打下的家业,只要没心没肺,日子就舒坦。”

    他说完,深思了一下,“不过,这小子最近在努力,都加班了,他们公司待遇还是不错,加上年终奖,万把块一个月。”

    “这有什么?骆蕴两万一个月呢。”张玉茹有点不屑,“他还是配不上啊。”

    骆蕴抿了抿唇,没说话。

    “怎么说呢,大城市和这里不一样,高收入代表高消费,房租、伙食,还有各种成本,平摊下来其实也剩不了多少。”李贺说得倒是很客观,“你要是知道,季洋是住家里的,没交房租,乐意的话,伙食费都可以不交,爸妈买的车,说不定他的幸福感比在大城市赚五万一个月都高。”

    这些话把张玉茹堵得哑口无言。

    房贷车贷真不是一笔小数目。

    “当然,我并不是说骆蕴这样的生活不好,每个人有每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李贺看向骆蕴,笑了笑说。

    骆蕴也挤出一抹笑,弯着眉眼点了点头,“是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

    季洋恋家,而她,父母离异又各自重组家庭,她成了讨人嫌的那一个,长大后就恨不得逃得远远的。

    向往大城市的灯红酒绿,独自生活。

    李贺还真说到点上了,一个月四五千的房租,几千块的伙食费、交通费,高收入带来的高消费,灰头土脸的生活。

    并没看起来那么体面。

    “骆蕴你加油,找个月入五万的钻石单身男,直接在大城市买房买车。”张玉茹这么说。

    “难啊。”骆蕴半开玩笑。

    工作忙,压力大,生活两点一线,能找到早就找了。

    “不难的,加油。”张玉茹还在给她打气。

    下午。

    于露起床后,于母给她削了个苹果,两母女下楼去散步。

    于母看着她微凸的肚子,抬着头看她,“现在不说离婚了吧?”

    “妈!”于露羞窘,挽着她的手,娇气道,“您别说了,不想听。”

    “你们现在倒是好,甜甜蜜蜜,我和你婆婆前段时间担心得睡不着。”于母说。

    “嗯?”于露疑惑。

    “你以为你们什么都没说,我们就不知道了?我和你婆婆都打了好几次电话,生怕你们两口子一个不高兴,先把婚离了,然后通知我们。”说起这件事,于母摇头,伸手去戳她的额头,“我们以为你们要离婚,担惊受怕,你们呢?”

    于露不好意思,把头靠在她肩膀上,拖着声音,“妈”

    她不知道给周围人带来了这么多困扰。

    “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季洋也挺努力工作,日子总会越过越好的。”于母拉着她的手,这么说。

    “嗯。”

    于露回应着她,这话季洋也对她说过,他说,等孩子生下来,花销会很大,一开始他可能赚不到那么多,但是他会努力。

    她也会努力。

    母女两人走了一圈,于露去买了瓶酸奶,然后顺着原路返回去。

    两人刚走进单元门,不远处,戴冉冉指着两人的背影,叫出声,“是阿姨,我看到阿姨了。”

    “我要去找阿姨玩。”

    戴母拉着她,“你看错了。”

    “不是,就是阿姨,是阿姨。”戴冉冉闹着脾气,撅着嘴,一脸不高兴,“我没有看错,我都好久没有见到阿姨了!”

    看到她要跑过去,戴母着急,只能哄她,“那我们也要回家,把东西放好再去,拎着一堆东西去阿姨家是不是没礼貌?”

    “老师不是跟你说要讲礼貌吗?”

    戴冉冉看着奶奶手上拎着的菜,还有她手上拎着的糖果和酸奶,想了一下,“那好吧,我们回去之后就要去阿姨那里。”

    “先回去。”戴母看着她所住楼层走,心底无奈。

    回到戴家。

    戴亮正好在,戴冉冉冲进去,大声道,“爸爸,爸爸,我看到阿姨了,阿姨回来了!”

    “我要去找阿姨玩。”

    戴亮微怔,缓过神来,“你在哪看到的?”

    “就在楼下,阿姨回来了。”戴冉冉十分兴奋,“我要把买的酸奶给阿姨一瓶,我们去找阿姨好不好?”

    “爸爸,好不好?”

    她走上前,拉着他的手,不断摇晃着。

    “好。”戴亮还是答应了。

    “耶。”戴冉冉一下笑起来,跑到自己房间去收拾东西,她要把好吃的都装在小书包里,然后背着去。

    戴亮还在沉思,戴母走了过去,斟酌了一会,出口道,“她没离婚,我听她妈说,两人关系挺好,她还怀孕了,是双胞胎。”

    自己的孩子,自己还是清楚的,儿子的心思,她知道。

    戴亮放在一边的手微微握了握,没有说话。

    “冉冉喜欢她,我也知道你想给冉冉找个妈妈,也让自己安定下来,那孩子的确不错,若是离婚了,妈也会帮你争取,两家又是一个小区,都挺合适的。”

    “但是没离,就算了,这么多女人,还愁找不到合适的?”

    戴母苦口婆心劝,她觉得自己的儿子很优秀。

    “我知道。”戴亮点头。

    还别说,真难找到合适的,更难找到不受女儿排斥家庭又不错的。

    二婚其实也没关系,对方没孩子。

    于露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若是和她在一起,他真的可以好好安定下来,专心奋斗事业。

    “爸爸,走了,去找阿姨了。”戴冉冉已经换了套裙子,带上了发簪,背着自己的小书包,走过去牵着戴亮的手。

    “走吧。”戴亮深吸一口气,看向戴母,“把您从老家带来的山药装上一点,我顺便拿过去,很快就回来了。”

    戴母没法,也只能照他说的做。

    于家。

    于母去开门,看到戴亮和戴冉冉在门口,她愣了一下,轻笑道,“冉冉来了?”

    于露不在的时候,戴母偶尔会带她过来。

    实际上,戴冉冉是来找于露的,于母却误会成她喜欢来这里玩。

    许是于露也怀孕了,她看到小孩就会想到自己即将出世的外孙,难免多喜爱几分,笑容也深了些。

    “阿姨。”戴冉冉看着于露,一下要冲过去。

    于母拦住她,笑着道,“不可以撞阿姨哦,阿姨有小宝宝了。”

    戴冉冉看向于露的肚子,似想到什么,一下就不高兴了。

    “你长高了。”于露还没察觉到她的情绪,把橙子递过去,柔声道,“你要吃橙子吗?”

    “她在楼下看到你了,所以来看看。”戴亮化解尴尬,又把山药递过去。

    “来就来了,还那么客气。”于母让他坐下,把说过拿出来。

    戴冉冉待在戴亮怀里,看着于露,没什么话了。

    于母以为她是因为很久没见到于露,有些害羞,还说着话逗她。

    于露也觉得氛围有些奇怪,但做了母亲,她脾气比之前更加温和,耐心也更好一些,手附在小腹上,笑着看向戴冉冉。

    于母笑着问戴冉冉的近况,于露偶尔也会笑着说几句。

    没一会。

    “爸爸,我想回去了。”戴冉冉在他怀里动着,努了努嘴看他。

    “困了?”戴亮轻笑,抱着她起身。

    “回去吧。”于母也站起来,给她包了个红包,“没多少钱,年上图个喜庆。”

    “你不说谢谢?”戴亮看着沉默的女儿,低声提醒。

    戴冉冉趴在他肩膀上,没有说话。

    “不说也没关系,困了就回去好好睡觉,过段时间就要上学了。”于母摸着她的头,送他们出门口。

    “那我们先走了。”戴亮抱着她往前走。

    到了电梯口,戴亮拉了脸,把她放下来,沉声道,“是你自己说要来找阿姨玩,为什么这个样子?”

    戴冉冉看着爸爸,咬着牙,也很不爽,“阿姨都有别的小宝宝,我不要喜欢阿姨了!”

    戴亮倏然蹙眉,“什么意思?”

    “她有别的小宝宝,就不疼冉冉了,只能有冉冉一个人,爸爸也是。”她说得理直气壮,瞪着眼,“我不要喜欢她,我讨厌她,我带的好吃的也不给她了。”

    “冉冉要回家,再也不要来了。”

    “谁教你这些的?”他认识到问题严重性,把背对着他的女儿拉过来。

    “就是这样,爸爸只有冉冉一个人,阿姨也只能有冉冉一个人!”她昂着头,话语清晰。

    这些话,让戴亮神色阴沉。

    他不可能不再娶,娶了之后,还要生个孩子来稳定家庭。

    这时,季洋从货梯那头走出来,与戴亮视线对上,他嘴角往上翘了翘,意味深长来了句,“原来如此,祝你好自为之。”

    戴亮气炸了,板着脸挤出一句,“童言无忌,不能当真。”

    “是吗?”季洋说着看向他,“那是你的事,但是你们两个都别去招惹我老婆,不然,我会不客气。”

    “我也不喜欢你。”戴冉冉看向季洋,语气不太好来了一句。

    爸爸说,这是阿姨的老公,只要阿姨不和他在一起了,就会和他爸爸在一起。

    到时候阿姨就是她妈妈。

    她讨厌这个叔叔。

    “小朋友,我也不喜欢你,我和你阿姨马上也会有自己的孩子,你不要去打扰别人的妈妈,别人也很不喜欢,知道吗?”季洋低头看着她,话语虽清缓,但也没客气。

    戴冉冉红着眼眶,“哇”一声就哭了。

    “和一个孩子计较,你可真行。”戴亮黑着脸,一个字一个从牙缝里挤出来。

    “小孩是不懂事,大人也没有脑子?”季洋看向他,语气凉飕飕来了句。

    戴亮脸色难堪。

    “都是男人,就别玩这种套路,丢不丢人?”季洋嗤笑一声,直接从他身边走开。

    到门前,他敲门。

    很快,门被打开,于露轻柔的声音传来,“下班了?”

    “嗯。”季洋伸手去拉她,两人往里走。

    电梯来了,戴亮带戴冉冉进电梯,对方一直在哭,抬头看他,哭得更大声。

    戴亮升起一阵烦躁。

    没有搭理。

    戴冉冉看爸爸没有理自己,哭得伤心,“爸爸,我也讨厌你了。”

    戴亮阴着脸,没有低头,看都没看她。

    骆蕴回来三天了。

    今天是最后一天,她买了晚上六点四十的高铁票,九点半的飞机票。

    本来张玉茹他们约她喝茶,但是被她推了,听闻他的老婆在这里卖衣服,就想过来看看。

    看看那个让他心甘情愿加班赚钱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

    张玉茹说的那家店很好认。

    街上装修风格比较清新的店面,她站在门外一会,抬脚走了进去。

    “您好,可以看一下,有喜欢的衣服可以试一试。”一位画着淡妆的女人走上来,圆圆的脸,绑着头发,穿着运动鞋和休闲套装。

    她的脸上泛着热情地笑。

    “我看看。”骆蕴此时穿着风衣,往店内走着,随手翻看着衣服。

    这个女人平平无奇,大众长相,季洋好歹也长得不错,在这样的小地方,家境也还行,她觉得这个女人配不上他。

    “这件外套也不错,适合您的身材,要不要试试?”那个女人笑着说。

    “那就试试吧。”骆蕴点了点头。

    “我给您取下来。”她笑着接过去,然后把衣架拿出来,帮骆蕴穿上,随后又道,“这边有镜子,您过来看看。”

    骆蕴走过去。

    “这个领子设计得也很好看,我给您整理一下。”她走了过来,把手往领子上伸。

    骆蕴穿着高跟鞋,加上她本身也不矮,就比对方高出一个头,得俯视她。

    “这个衣服是新款,每个码就一件,卖了就没了。”她笑着对骆蕴说。

    骆蕴看着镜子,嘴角含着笑点头。

    这是销售的套路,她知道。

    好卖还会再进货的。

    一件大衣,五百九十九,自然比商场便宜,她一件大衣都要上千块。

    可是在小城市,又不是中心区街道,这家店走的明显不是平民路线。

    “能便宜点吗?”她侧头,看着她问。

    不是专卖店,一般都能讲价。

    她单纯为了多了解对方。

    “价格就是上面这个价,注册会员的话能打九点五折。”她笑着回她,“这已经是活动价格,这件衣服是刚回来的新款。”

    “价格都可以商量,不减价可以打八点五折。”她微微转身,这件衣服看起来的确有些高端。

    店里的衣服都挺好看,进货眼光不错。

    “真的不行。”对方拒绝了她,十分为难,“九点五折已经是最低的折扣。”

    骆蕴点了点头,笑着把衣服脱下来。

    季洋的老婆挺不会做生意,自己的店,又只有她一个顾客在,什么都好说。

    对方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不给。

    “你再考虑考虑,要不再试试别的?”见她已经脱下来,对方连忙出口。

    “不了。”骆蕴摇头。

    她只是好奇季洋的老婆是什么的人罢了,现在看来,没什么好了解。

    没什么过人之处。

    “您再考虑一下,八点五折是真不行,我也做不了主。”对方拿着衣服,说得无奈。

    骆蕴正疑惑,对方看向门口,“小露姐,您来了,这个顾客问这件衣服可不可以打八五折。”

    骆蕴转身,门口走进来一个女人,身材高挑,曲线娇俏,穿着一件浅米色的风衣,一张鹅蛋脸,眉清目秀,不施粉黛。

    黑色的长发柔顺,穿着平底靴。

    那个瞬间,她就觉得这个才是他老婆,刚刚那个不过是请来的导购员。

    “我看看。”于露笑着走过去,把衣服拿过来看了一下吊牌,重新看向骆蕴,礼貌又客气,“您看这样行吗,照样给您打九点五折,加送您一条围巾。”

    因为是请人卖,所以不可能随意降价。

    送东西倒是可以,进价成本也低。

    骆蕴其实不打算买,她这么说,让她不好意思推辞,只能道,“我再试试其他的,有没有打底衫?”

    “好的。”于露点头,看向一边的导购员,“小桃,您帮这位小姐找一下。”

    “好的,您要什么款式的呢?薄的还是厚的?”小桃笑着看向骆蕴,这般问。

    “薄的。”骆蕴随口回。

    她的目光看向于露,对方已经走向柜台,把手里的包放在上面,打开柜子找账单。

    若说她今天的打扮是精致,于露的打扮就是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您看看这一件。”小桃把一件白色的打底衫拿出来,对着她说。

    “谢谢。”骆蕴点头。

    她也不想试,站在镜子前比划了两下。

    在柜台的于露手机响了。

    她把电话放在耳边,低头看账本,小声道,“我在店面这边。”

    “不用,我自己能回去。”

    “那那好吧,我等你,路上开车要小心一点。”

    感情好不好,其实还是能看出来,从对方放柔的语气也能听出来。

    骆蕴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两人的感情并没有张玉茹说得那么不好,甚至可以说很好。

    她最后还是买了那件外衣。

    毕竟是私人店铺,利润没有大牌那么狠,质量不比她千元的大衣差。

    送的围巾也挺不错,她选了一条她喜欢的黑白相间。

    骆蕴出了那家店,并没有立刻离开,她去了对面,坐在了那家小吃店里。

    十分钟后,季洋出现在她视野里。

    他没变,比之前成熟了一些。

    几分钟后,两人走出来,他牵着她的手,随后又变成揽着她的腰。

    两人低声说着话。

    不经意间,季洋往她这边看了一眼,骆蕴快速转了头,而他却没看到她。

    他的嘴角上扬,又看着怀里的她,往他老婆的头顶亲了一下。

    在他怀里的那个女人,若不是幸福极了,又怎么会露出那么柔和的笑呢?

    无关爱不爱,这一幕,的确刺眼。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就更这些了。

    米儿今天的手腕很疼,然后肘关节也很疼,浑身关节都不舒服,挺怕的,想去医院做检查,可是又不能去,一个人胡思乱想的。

    体质真是糟糕。

    我妈给我熬了草药,我要开始吃几天草药了(/w\)。

    关于这本书,米儿原本是不想完结,看到你们说想看前女友,下个故事的确有这个想法,因为欠的字数总要还完,也想在这本书就解决掉,虽然你们说可以等到下本书还,但是下本书嗯这还是个未知数哈哈哈,很多亲爱的都会不在啦,米儿的确也想在这本书就解决这件事,谢谢这一段路的陪伴。

    这个故事马上就要完结了,目录里的故事也都写完啦,米儿明天想问问编辑,可以不可以完结,因为下一期连载榜已经申请。

    如果能完结,欠的字数米儿想换一种方式还,我想完结休息两天,如果吃药手不疼啦,就不用休息,直接开一个免费番外文,写一个前女友为题材的故事,还是季洋作为男主角,相当于这本书的最后一个故事,不过不在这里更新,新开一本书的话,就可以免费连载。

    连载完这个免费的番外文,我们再连载新文。

    还是觉得对不起你们,可是好像没有其他好的办法┭┮﹏┭┮

    两百个红包晚安,好梦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