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是好男人[快穿]

正文 悔男过的婚内冷暴力男(完)

    半个小时后。

    于露也来到了餐厅, 她还没走过来,季洋已经让服务员把凳子拿过来。

    李贺和张玉茹已经见过于露,算不上陌生。

    简单打一下招呼,她就坐下来了。

    小琳琳一看到妈妈,整个人手舞足蹈, 倾着身子要往妈妈那边去。

    “看到妈妈高兴了。”徐佳笑着说, 她今年也刚当上父母, 理解那种感觉。

    季洋嘴角也上扬,把孩子放在于露怀里。

    于露抹了抹女儿的后背, 低头对她笑,对方咯咯咯就笑出声, 一边冲妈妈笑一边流口水。

    季洋正回答着李贺的话, 熟练抽了几张纸,递了过去。

    于露接过来, 给女儿擦着。

    没一会, 服务员把一盘煎饼端上来,季洋伸手去抱女儿,“爸爸抱,妈妈吃点东西。”

    也不知道小家伙有没有听懂, 在他怀里也不哭不闹。

    于露刚刚就吃了块面包垫肚子, 的确饿了, 季洋给她叫了份煎饼和一杯温牛奶。

    待了两个小时,大家都在十分自然地聊天,骆蕴以为于露认出了自己, 毕竟她去过她店里买衣服。

    当时是为了看她。

    实际上没有。

    于露有几次与她眼神相对,却也只是笑了笑,把她当季洋的普通朋友。

    这种漠视,比和她争吵还要令人难受。

    到最后,季洋去结账,也差不多要回去了。

    季洋家最近,他还问了一下大家都怎么回去,其余人说了一下,李贺说他和张玉茹送骆蕴,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楼下的时候,大家各自离去。

    季洋一家往前走,他抱着女儿,走到尽头,要穿过马路,本能就去拉着于露的手,往对面走。

    隔得很远,骆蕴也看得很清楚。

    “唉,他倒是过得挺好的。”张玉茹叹气,难免有些为骆蕴打抱不平。

    “过得好就好。”骆蕴说着,也没把视线收回来。

    在路灯下,于露被他牵着,她侧着头正在逗他怀里的小不点,小家伙笑起来真好看。

    她无权去说季洋什么。

    当初,是她选择分手,也觉得和他留在这里没前途,那么,现在她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因为已经回不去。

    他的确是彻彻底底放下了,并且很爱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

    “都过去了,换做骆蕴嫁进去,也不定幸福。”李贺看问题还是那么客观。

    骆蕴没否认。

    的确。

    她嫁给他,真的不一定幸福。

    *

    时间一晃,季家的两个小不点一岁了。

    沐沐十个半月就尝试走路,周岁的时候已经能小跑,而他的妹妹小琳琳还不会走。

    沐沐素来爱调皮,还会取笑妹妹,走到对方面前,笑得露出他的小乳牙。

    “咯咯咯。”

    笨蛋。

    这个时候,坐着的小琳琳哇一声就哭了,“呜呜呜...呜呜呜...”

    “哥哥坏,奶奶抱。”季母赶紧走过来,看着穿鞋正在客厅乱跑的孙子,一阵头疼。

    “呜呜...”小琳琳掉着金豆豆,被奶奶抱去喂鸡蛋羹了。

    沐沐看着小琳琳,笑意也收敛了起来。

    会走没有鸡蛋羹吃。

    得哭。

    他往前走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扯着嗓子,“啊...啊...啊...呜呜呜。”

    干嚎着。

    演得贼像。

    手心手背都是肉,季母冲着房间喊,“老季,出来,还不出来!”

    “沐沐哭了。”

    季父戴着老花镜出来,老两口又开始手忙脚乱哄了。

    以前天天盼着带小孩子,现在一天带到晚,季洋和于露走在忙,季洋还升职了,于露也开了间分店,完全可以养得活这两个小的。

    他们的任务就是帮忙照顾,周六周日就送去于家照顾,四个老人被两个小的折腾得团团转。

    辛苦又开心。

    这天晚。

    季洋和于露帮两个小家伙洗好澡,正在帮他们穿衣服。

    他们晚上都是要和爸爸妈妈睡,在大床一边装了护栏,四人也够睡了。

    刚穿好衣服,沐沐就站起来了,还弯下身子看正在坐着的小琳琳。

    他还小小跳了一下。

    一跳,又坐下来去了,很快就爬起来,好像得意在说:我不仅会走,我还会跳,妹妹你太笨咯。

    小琳琳看着他,委屈撅着嘴。

    沐沐摇摇头,撅着他的小屁股往一边走,故意走给小琳琳看。

    倏然。

    他的小屁股在挨了一巴掌,爸爸正在黑着脸看他,“不准欺负妹妹!进去睡觉。”

    “啊!”沐沐叫一声,快速爬到里面去。

    小琳琳被爸爸摸了摸头,爸爸捏了捏她软软的小脸蛋,声线温柔,“去睡觉了。”

    她也往里面爬。

    于露在冲奶粉,季洋收拾衣服去洗澡。

    平时两个孩子都要吵闹好一会,说不定还要一起哭,今天出奇安静。

    沐沐坐在床尾,手里拿着奶瓶,看着地上抓着护栏站起来的妹妹。

    一脸好奇。

    小琳琳抓着护栏,一步步在往前走,她走了两步,又坐下来了,然后又站起来,继续走。

    季洋刚要说话,于露打了个手势,让他安静。

    小琳琳就这样一直练一直练。

    被爸爸抱上床就睡着了。

    第二日。

    于露和季洋刚下班回来,季母就一脸激动,“琳琳今天会走路了。”

    “走得可稳了。”

    季洋和于露看过去,女儿正在追着哥哥抢玩具,一副不示弱的样子。

    “@##¥...”

    “!@#¥#...”

    ...

    她一下抓到了哥哥,把对方压住,正在抢着那只恐龙,看到爸爸妈妈,又直接扔掉恐龙,朝爸爸妈妈走过去。

    于露笑着蹲下来,抱住她,亲了她一下,毫不吝啬地夸奖,“宝宝真棒!”

    沐沐也站起来,也迈开小短腿跑过去,只能不情不愿抱去爸爸抱。

    随着这两个小不点的长大,令季洋和于露头疼的隔代宠来了。

    无论两个小的做什么,在四位老人面前都是正确的。

    例如买玩具,只要看中,只要想要。

    买!

    马上买!

    衣服也是,买上买!

    若是于家那边,那就于露去说,季家这边,季洋去说,结果都没有用。

    季洋又看到季父季母拎着一袋玩具回来,沉声道,“爸妈,家里都要装不下了吧?我小时候你都没这么给我买,买个玩具得说个几天。”

    “才几个玩具,怎么?我们还不能买几个玩具了?”季母也不示弱,看向沐沐,“看你爸爸小气的,几个玩具都不让你玩,我们不要学他那么小气。”

    季洋:“...”

    若是买鞋。

    他会提醒,“爸妈,我和小露会带他们去买,他们看什么都只是好奇,不要买了,上个星期不是才买两双?您一直跟我说,鞋要少买,小孩子长得快。”

    “那是你,小孩子现在喜欢当然要现在买,看他们穿得多开心。”季父怼他,“你以前就是太邋遢,费鞋,所以才少给你买。”

    季母点头,“我们是骗你的。”

    季洋:“!!!”

    如果两个小不点画了幅画,写了点字,那就是最棒的。

    无论写得是啥,就跟著名书法一样,季父都要戴着眼镜研究,季洋通常就会淡淡来一句,“乱写的。”

    “你懂什么?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写的字那么丑,画的画不知道是什么。”季父吼他。

    “我初中画画还得过奖。”季洋提醒他。

    “是吗?”季父认真想了想,“不记得了,看看两个小的画得多好看,这里画的是不是一朵云?真有画画天赋,要不要送去什么培训班?听说能培养想象能力。”

    “还早!”季洋蹙眉。

    “早什么早?要从小抓起,你有没有点教育理念?”季父一脸不满。

    “没有,您小时候一直跟我说,一切是天生的,生来就已经注定。”季洋提高声调,企图唤起他的记忆。

    “哦?”季父不承认,“那不是我说的,怎么可能?一切要从娃娃抓起,不然就晚了。”

    “你还当父亲,这些都不知道,枉为人父,你这就是不负责,生而不教遭天谴!”

    季洋吐血。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结咯。

    再次感谢所有亲爱的一年的陪伴啦,番外更新暂定在三月一号上午十点啦,具体更多少,米儿到时候看啦,应该是日更五千。

    米儿挂了明天下午的号,去做检查,希望没事,这样可以好好更新,早点开新文啦

    晚安亲爱的。

    假装会有六百六十六个条留言,这一章发六百六十六个一百币币红包,(*  ̄3)(ε ̄ *)今天依然是爱你们的米儿(^o^)/~.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