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

梦醒(3)

    第八十七章

    沈执行动力一向强, 况且又是他最在意的事情,纪染松口之后他迅速让助理预留个时间。他的助理吕杰是他身边用惯了的人, 从高通证券时期开始就跟着他。

    他打电话叮嘱道:“把我下周一的行程安排全部排空。”

    吕杰有些惊讶,不由说道:“可是沈总,咱们下周一跟中建的乔总约好……”

    “都打电话推掉,我有更重要的事情。”沈执声音冷淡。

    吕杰作为他的助理自然要多问一句,毕竟老板要是真的有更重要的事情做的话,他这个当助理的也得提前准备。

    “您有什么重要安排吗?需要我准备什么吗?”

    他问完之后,对面电话里停顿了一秒,随后响起一声清清淡淡的笑声:“不需要你做什么, 因为我是要去领证。”

    领证??

    吕杰的脑子里把这两个字认真地过了一遍,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连忙说道:“沈总,恭喜您。”

    自家老板对于纪染的心思, 或许吕杰才是最开始看出来的。毕竟他作为沈执身边的人,很容易揣测他的心思。

    还记得去年酒会的时候, 纪总一身粉色吊带亮片长裙, 精致又不失妩媚的打扮, 艳光四射犹如大明星般闪耀全场。

    当时酒会上不知道多少公司里的男同事甚至是合作方的男嘉宾都盯着她。

    因此上去给纪染敬酒的,简直如过江之鲫。

    一开始吕杰还没在意就是远远看了两眼,可谁知过了许久,自家老板突然开口问:“纪染那个助理呢?哪有老板一直在这里喝酒,助理不帮忙挡着的?”

    沈执语气里透着浓浓不悦,居然是对方芊一直没出来帮纪染挡酒的不满。

    吕杰在一旁习惯性地点头。

    可下一秒他愣住了, 等一下自家老板是在关心纪总?

    自家老板和纪总之间势如水火,这在公司里都是公认的,就连吕杰平时和方芊都不会说两句话,就是放了防止被误会跟对手串通。

    结果现在是什么情况?

    纪总被灌酒,可是自家老板看来更着急的样子。

    “沈总,要不我过去看看?”吕杰不愧是被评为高通证券第一特助,对自家老板不说是肚子里蛔虫的程度,但其实也快差不多了。

    沈执轻轻点头,吕杰心底犹如惊涛骇浪,没想到他还真的猜对了老板的心思。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不可预测。

    其实吕杰觉得男人这心思也差不多啊,自家老板出了名的高富帅,有能力有实力还有家世,不知道多少小姑娘趋之若鹜。可是他迟迟不谈恋爱这事儿,吕杰都觉得挺怪异。

    那天晚宴上吕杰去帮纪染挡酒之后,就偷偷发现自家老板的眼神就没离开过纪染的方向。

    最后吕杰也不得不感慨,不是总说恶人总有恶人磨。

    沈执这种在工作上极尽折磨别人的人,也算某种意义上的大恶人吧。

    一想到自家老板喜欢的是纪染那姑娘,吕杰都觉得心疼。纪染每回看沈总时候,眼神嗖嗖嗖地跟能飞出几百根冰针似的。

    人家完全只把沈总当成是势不两立的对手。

    哎,吕杰那天晚上知道沈执心思之后,每次看见纪染和沈执出现在同一个空间里面时,总会特别观察。

    越观察越心惊呐。

    因为沈总完全就是单相思吧,纪染看他的眼神是真的不友善。

    本以为沈总这辈子顺风顺水要在感情的事情上栽了,谁知纪染遭遇一场车祸。这次沈

    总连工作都不要的架势,成天陪在医院里。吕杰偶尔会去医院给沈执送文件,因此能看见两人的状态。

    一个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一个呢也不嫌累和烦每天都陪着。

    偶尔兴致来了还给她读一篇文章。

    那时候吕杰反而觉得沈执的状态特别轻松,每天都陪在纪染的身边哪怕她昏迷着,动也不能动话也不能说,可陪在她身边也是幸福的。

    也是在那时吕杰才知道自家老板到底喜欢的有多深。

    情深至极,才能如此吧。

    所以如今看到沈执真的跟纪染结婚,吕杰都替自家老板觉得高兴。毕竟前阵子刚出了他为纪染扎了自己一刀的事情,要不是当时恒弛集团用尽一切资源封锁了这条新闻,只怕早就造成了轩然大波。

    因此吕杰特别真心实意地祝贺道:“沈总,希望您跟纪总能一辈子都幸福。”

    沈执听到他的话,轻笑了声:“谢了。”

    周一早上,沈执和纪染都穿这一身白衬衫,纪染还专门早起化了妆,干净清爽,两人站在一起倒是都看不出来年纪。

    出门的时候,纪染检查了一下两人的证件,户口本、身份证都是基本的。

    她望着沈执认真说道:“我们得先去拍结婚照。”

    “结婚登记的地方不能拍?”沈执略有些惊讶,其实他昨晚也专门查了一下结婚的流程,记得上面说结婚照可以在登记处那里拍摄,而且现在连九块钱的工本费用都不收取了。

    纪染微瞪大眼睛,有些不赞同地说:“这可是一辈子一次的结婚证的照片,闻浅夏跟我说一定要去专门拍结婚照的地方,那边还可以帮忙图。”

    “图?”沈执转头朝她仔细看了几眼。

    纪染眨了眨眼睛,她今天为了能拍的好看,特地化了全套妆容,一双本来就清澈的黑眸越发水润亮泽,显得格外诱人。

    沈执皱眉似乎是不悦。

    纪染还以为他是一般男生一样都不喜欢图,赶紧说道:“现在大家领结婚证大多数都是自带照片的,我们绝对不是特例。”

    谁知对面穿着白衬衫今天格外俊逸英挺的男人,身体直了直,露出清浅的笑容,低声说道:“我只是觉得我老婆这么好看,还需要图?”

    “别总听闻浅夏的。”沈执按了下额头,有那么点儿无奈。

    要说闻浅夏吧,自从跟纪染再次熟悉起来之后,又像之前那样对沈执没了以前的惧怕。总是给纪染出点儿主意。两人一块嘀嘀咕咕的。

    可是话这么说,最后沈执还是在纪染导航指挥下来到了那家摄影室。

    这家摄影室不算大,两人进门之后店员特别热情地上前,已经准备给他们推荐自家店里的婚纱摄影。

    “两位是来拍婚纱照的吗?哇,我们现在有八折优惠,你们两位真的好般配啊,”店员小心看了一眼沈执,只觉得这个男人简直是她当摄影店里的店员以来见过的最帅的男人。

    哪怕是自家摄影室请的婚纱模特都没人家长的好看,而且气场特别强大,就是眼神轻轻扫过她的时候都有点儿压迫感。

    纪染立即摇头:“不是,我们只是来拍结婚证件照的。”

    店员不死心还想推荐,继续问道:“那两位婚纱照拍了吗?如果没有拍的话,也可以考虑我们啊。现在优惠力度真的很大。”

    沈执工作之后就没太把时间浪费在购物上,哪怕是他自己的衣服都是品牌送来的册子,他偶尔看几眼但是很多时候都是吕杰找的造型师帮他选的。

    高速有效。

    沈执看

    了一眼店员,开口时语气挺淡:“麻烦直接给我们拍证件照吧,其他我们都不需要。”

    他一开口,店员不敢再推荐了。

    这位先生身上真的自带一种buff,就是那种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感觉。

    证件照是在二楼拍摄的,特地选了红底背景图,两人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面,这会儿他们既不是什么叱咤风云的商界大佬也不是投行说一不二的精英董事,只是两个准备携手对方想要走过一辈子的普通人。

    “两位再往中间坐一下,靠近点儿。”摄影师端着相机站在对面伸手指挥了下。

    初秋阳光温暖而干燥,从窗外照射进来的时候,在半空中打出笔直的射线,空气中极细小的浮尘粒子正疯狂舞动着。

    摄影师的一句话像是打破了空气中的安静,两人同时转头望向彼此。

    纪染望着身边的男人,他为了今天的证件照特地把头发梳向脑后露出饱满的额头,脸颊轮廓因为发型的原因全部露了出来,反而显得格外深邃精致。

    突然她笑了下,面前的男人虽然不懂她为什么笑。

    可是在看见她脸上浮起笑意的瞬间,他清冷的黑眸里也跟着带上了一层浅淡笑意,随后这层笑意从眼底渐渐渗透抵达嘴角。

    “染染,你笑什么?”沈执低笑问道。

    纪染安静地望着他几秒,嘴角的笑意渐渐又蔓延,眼底也还是欢喜:“阿执,我就是好开心。”

    待停顿了一秒,她的声音像是最甜的奶糖融在里面:“我要嫁给你了。”

    两人对望轻轻笑起来的画面在光线的照映下,实在是太过美好。

    以至于摄影师不自觉地端起相机,一下按住快门。

    摄影师低头查看相片的时候,真是止不住的满意,虽然摄影这件事是考验摄影师的技术,可是如果你的模样是两个绝顶俊男美女,哪怕是头猪来掌镜都不会难看。

    最后摄影师不仅给他们拍了正常的证件照,还把那张对视一笑的照片也一并给他们冲刷了出来。

    实在是太好看了。

    上车之后,纪染一直拿着手里的照片在看,其实摄影师都没怎么给他们修,就是稍微调整了下,用摄影师的原话就是颜值已经足够,修图都不够用了。

    沈执开着车一路往民政局,遇到红灯停下来,他侧着头见她还盯着照片。

    “就这么好看?”沈执语带笑意问。

    纪染点头,她将手里的照片举到沈执的面前,笑盈盈地靠近:“难道不好看吗?我老公难道不好看吗?”

    沈执没料到她说的话,神色间露出些许诧异。

    可是说时迟那时快,纪染靠近他轻轻地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男人的唇虽薄却也软,她压过去的时候,感觉到那样温热的触感,一时心跳微微加速。

    纪染声音特别低,透着软进骨子的那种劲儿:“我老公真好看。”

    沈执盯着她看,半开着的车窗有一缕带着微微凉意的风吹拂进来,总算是把他心底那股子突然窜上来的邪火稍微压了点儿。

    “染染,现在别惹我。”

    沈执声音特别沉,是那种带着点儿压抑到极致的语调,有种他马上不再沉默中熄火就要在沉默中爆发的感觉。

    纪染有种管杀不管埋的态度,见他被自己撩起火,赶紧往后缩回副驾驶座位上。

    这一路不知是凑巧还是怎么,除了第一个红灯之外,之后但凡遇到的红绿灯都是绿灯直接通过。

    有种老天爷都在帮忙的感觉。

    到了民政局的时候,

    两人直奔结婚登记窗口,等领了号之后,两人坐在最后排的椅子上安静等着。

    纪染看着自己手里的一张纸上写着的号码,突然又笑了起来,还把排队号举到沈执面前给他看,说道:“阿执,你说我们现在拿着的这个算不算是爱的号码牌?”

    沈执轻按了下额头露出个无奈的表情,小声道:“染染,严肃点儿。”

    纪染立即轻轻抿嘴。

    其实真到了领证的时候,说容易也是真的容易,两人坐在办理的窗口前直接填写表格,然后按照工作人员的提示写好了。

    大概也就几分钟的时间,两本新鲜出炉的小红本就出现在工作人员的手里。

    纪染拿到小本子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翻开,当摸到结婚证上的凹凸起伏的钢印时,她忍不住又摸了几下,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地说:“这个钢印可是国家为我们两个人盖的。”

    对面的工作人员被她逗笑了,一早清早就来了这么一对又登对又有礼貌的年轻人。

    纪染接过结婚证的时候,从随身的包包里面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递给对面的工作人员,她在网上查过说是领证时候最好要请工作人员也吃喜糖哦。

    本来工作人员随后准备接过,接过一看盒子上的牌子,人家也不是没见识的人,这一盒子巧克力得上千块。

    她赶紧摆手:“这太贵重了,我可不能收。”

    纪染看了一眼,有点儿尴尬,不过她立即把巧克力从盒子里拿出来,笑着说:“这是喜糖,大家都吃点儿吧。”

    工作人员推脱不了,拿了两块。

    两人下楼的时候,沈执手掌捏着他的那本小红本,纪染伸手去拿,谁知第一下没拽动,等她再扯一下,还是没拽动。

    沈执抬头疑惑低看着她,纪染立即眨了眨眼睛:“人家说结婚证都要老婆保管的。”

    他微抿了下嘴,一向对纪染百依百顺的人居然这次还挺坚持的,他没松手,轻捏着的手声音低低沉沉:“我才刚拿到。”

    刚才他拿到小红本的时候,在纪染没看见的地方,接过本子的手指是带着轻颤的。

    那种梦想成真的感觉,陡然袭来。

    沈执一直以为他这一生都不会太幸运,从来都是咬着牙都留不住想要的东西,他那么喜欢纪染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错过她。

    可是现在他终于彻底跟他的姑娘成了一家人。

    哪怕是求婚那天,那种真实感都不及现在这一刻。

    在他触摸到结婚证上的钢印时,脑海中犹如电影画面般不停地闪过,从最开始那个小女孩笑眯眯地问他叫什么名字开始。

    从原景到沈执,他从未改变他的心意。

    这一世惟愿得她一心。

    因为领证比较早,两人之后也没什么事情,至于庆祝什么的也得等到晚上吧,于是两个工作狂一致决定还是先回公司吧。

    纪染没开车,沈执把她送回公司。

    等到了公司的时候,纪染一进去,方芊赶紧出来把等着她签的东西拿了过来。

    纪染把包放下之后从里面拿出自己的钢笔,谁知把几颗巧克力带了出来,方芊看了一眼笑着问道:“老大,您今天怎么穿的这么严肃?”

    纪染一身规规矩矩的白衬衫,就是那种最简单极致的白衬衫,看起来确实有点儿严肃。

    她坐在椅子上低头签下自己的名字,随口说道:“我去领证了。”

    领证??

    方芊觉得自己脑子一定是卡壳了,她怎么能把领证这件事想成是领结婚证呢,况且她家老大跟谁领证哦。

    所以她跟个傻子似得又问:“老大,您领什么证啊?”

    果然纪染也用一种看傻子的表情望着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当然是结婚证,你说呢?”

    方芊拿着文件出门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觉得自己走路都是在飘着的,脚上跟踩着棉花上,怎么一点儿没有实感呢。

    结果她刚走出去没多久,突然旁边有个人拉了她一把,居然一直把她拉到了茶水间。方芊一抬头看见今天茶水间居然这么热闹,这是站了半个屋子的人。

    “你知道纪总早上干嘛去了吗?”有个人急急地问道。

    方芊被问的有点儿懵,差点儿就要脱口而出自家老大早上去领证了,可是随后一想到她可是纪染的助理,怎么能把老大的私事随便乱说呢。

    可是她憋不住啊!!!

    她好想说!

    她好想跟别人聊聊这件事,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刚才她问纪染跟谁领证,她居然神秘一笑表示要保密。

    结果她在剧烈的心理斗争时,对方突然把手机放在她眼前,然后屏幕上是一张照片。

    照片是两个被翻开的红本本,清楚地看得见上面的照片还有名字。

    沈执。

    纪染。

    最绝的是配文,虽然只有几个字。

    “十七年的时光,你终于成为我的沈太太。”

    作者有话要说:  执哥:我的,是老子的!!!

    呜呜呜呜呜,你们都不知道阿童有多拼!她有多努力

    我今天在日本的环球影城一边排队一边码字,在自己腿快断了的情况还写的这么甜,洒了这么糖

    先提前谢谢女朋友们的留言,新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