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

公开(2)

    第八十九章

    夜色朦脓, 整座城市刚被笼进暮色之中,但是很快灯盏霓虹汇聚,将城市的夜色点缀成五光十色。

    下班高峰期, 汽车队伍排成一字长龙从头到尾,尾灯连接远远望去如同一道红色长河般。

    纪染看着沈执一路开下去, 这才发现并不是寻常回家的路, 她随口问道:“你这是要开去哪儿咋?”

    沈执还没说话, 她自己倒是先露出惊恐的表情:“不会是要把我卖掉吧?”

    沈执侧着头看了她一眼, 又转头继续盯着前面的路。

    见人家不搭理自己,纪染也不恼火居然还顺着演了下去:“哥哥,你别把我卖了,我会洗衣服、会做饭, 还可以打扫卫生。”

    “可我只缺一个暖床的。”

    男人透着冷漠的声音在有点儿昏暗的车厢里响起。

    纪染:“……”

    她愣了几秒这才咋舌道:“你怎么这样?”

    “不喜欢这句?”沈执声音挺淡的,淡的叫纪染压根分辨不出来他是认真说话还是在认真开玩笑。

    纪染也觉得自己特别幼稚,有时候想想她都二十七岁了,早就不是十七岁的小姑娘。

    可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露出小女孩的姿态。

    如果早半年有人告诉纪染,你会谈恋爱,然后谈了恋爱之后也会用那种特别娇嗔的语气跟男朋友说话, 纪染一定让对方滚,赶紧滚。

    她回国工作的时候, 生怕自己太过年轻压不住底下的人, 妆容打扮都往成熟御姐风格靠拢。

    红唇媚眼,倒是真的把气场先架了出来。

    结果一趟回到十七岁的时间旅行, 还有跟沈执在一起之后,反而把她骨子里的小姑娘劲儿又勾了出来。

    就连这几天方芊都忍不住悄悄跟她说,她似乎变了好多。

    纪染都不知道自己这种变化是好还是不好,但她变得不像以前那么有紧迫感,那种时刻警惕着身边有人超越她,一向想要往上爬。

    现在她有时间看看周围的风景,也有空欣赏这个忙碌的世界。

    车子一直开到一处别墅区,纪染当然知道这个地方,之前的楼王一开盘都抢疯了。她自己名下没买过房产,不过她爹妈都不缺房子。

    “我们到这儿干嘛?”纪染好奇地问道。

    沈执转头望着她,突然笑了下:“把你藏起来。”

    纪染以为他又是逗自己,干脆不搭理他。谁知沈执的车子到了门口的时候,小区的保安看了一眼,居然直接放行。

    等他将车子一直往里开,这边的小区很幽静,都是独栋别墅,每家隔着很远。

    而且独门独户,丝毫不用担心自己的**被人窥探。

    等开了几分钟之后,车子才在一栋房子里面停下。

    两人下车时候,纪染站在原地看着这套房子,虽然都是别墅区,但是显然这套房子在这个别墅里面也属于大户型。

    光是从外面看的花园面积就极大,虽然此时天色昏暗,但是外面路灯还是照亮了里面的大花园。

    纪染眨了眨眼睛,小声说:“沈执,这是哪儿啊?”

    其实她心底跟小锤子在敲似得,一下一下,总是能敲到她心尖上。哪怕有那么点儿猜测到,可还是想听他亲口说。

    偏偏这男人嘴巴严实的跟什么似得,拉着她直接进门。

    两人穿过庭院,从大门一直走到别墅的玄关大门,不夸张的说真的走了两分钟。

    当进门时突然整个房子犹如被点亮的宝石盒子似得,通体散发着闪亮璀璨。本来沐浴在暮色里的建筑,一下发光起来。

    纪染站在门口望着大厅,这套房子看起来已经装修好了。

    而且居然是纪染喜欢的那种风格,她喜欢明亮又带着点儿简约风格的家居,家里的装饰品可以没有很多,但是一定要一眼看上去很和谐舒服。

    客厅很大但是看起来很舒服,并不会显得特别冰冷。

    纪染哪怕住过那么好房子,也见过各种奢侈酒店里的装饰,但是眼前这个房子给她的感觉不一样,有点儿熟悉也有点儿舒服。

    仿佛这就应该是为她准备的一样。

    “你喜欢对吧,”沈执偏头看着她的表情,心底突然有种满足感。

    曾经过去所有的怀疑和自我怀疑都在这一瞬消失。

    纪染吃惊地看着他,有些犹疑道:“这房子是你给我准备的?”

    她心下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吧,毕竟这么一套房子哪怕买了就能拿到手立即装修,光是装修的工程也要两年吧。

    可是两年前的时候,他们都还没在一起呢。

    甚至那时候她还在国外。

    纪染还有点儿懵的时候,沈执已经牵着她的手把人往里面带。他指着客厅的沙发,突然笑了下,说道:“或许说出来你会觉得我疯了,这房子刚装修好的时候,我就在这个沙发这边坐着,望着这里的每个细节,想象着如果这是我们的家会出现什么样的场景。”

    谁都不会知道,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居然会给自己打造一个幻想城堡。

    沈执真的从来没想过他跟纪染结婚的这一幕,这也是他们那天领证的时候他会死死抓着结婚证不愿意松手的一幕。

    他刚跟纪染分开的时候,就觉得那是一个曾经对他释放过善意的朋友。

    可是见过越多的人,看过越多叫他觉得龌蹉又恶心的事情,他才明白他的小姑娘真的温暖美好的像个小太阳。

    思念在心底渐渐发酵,直到他再次跟纪染重逢。

    一开始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努力,他给她写信想告诉她自己就是原景,可是又怕她早已经忘记了原景,或许他压根没自己想的那么重要。

    以至于后来纪染再也没有回信的时候,他觉得一定是自己的问题。

    沈执在别的事情上从来没犹豫和不自信过,唯独面对她,迟疑过、彷徨过,也犹豫着错过了。

    以至于他们之间一下被横隔着十几年的时光。

    其实在纪染回国之前,沈执在美国遇见过纪染。那时候他去美国出差,恰好跟合作方午餐会的时候,纪染就坐在隔壁桌。

    那一顿饭,他几乎没有听到合作方说的任何一个字。

    只看见她的笑容,听着她的声音。

    当她要离开的时候,沈执一下站起来跟着追了过去。他想叫住她,那时候他就在想,或许这是他这辈子跟纪染最后一次机会。

    老天爷似乎都在给他这样的机会。

    但是当他走过去时,纪染突然推开门快走了几步,车子就在门口等着她。

    就是几秒钟的时间,他眼睁睁地看着她上车然后渐渐远离自己。

    “你在美国还遇见过我?”纪染听着他的话时,一下从窝在他怀里的姿势坐了起来。

    她真的都不知道。

    “纽约的投资圈就那么大,我去的那家餐厅正好也是很多投行圈的人喜欢去的。”沈执说道。

    虽然这么说,但能够遇到还是足够有缘。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简单很多,沈执知道她的名字,况且她还是个年轻的中国姑娘,稍微打听一下并不难找。

    谁知对方以为他是纪染旧识,直接把纪染的ins推给了他。

    纪染听到这里突然左右看了一眼,惊讶道:“这个房子你不会是找的simon设计的吧?”

    这一刻纪染才明白这种熟悉感和莫名的喜欢出自哪里。

    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位设计师,全世界他只给几个人做过室内设计,纪染会偶尔点赞他的ins。

    只是她没想到沈执居然会为了她,费劲心思找到simon做设计。

    沈执坐在她身边,伸手摸了下她的头顶,声音有那么点儿无奈:“一开始没想到那么多,就是看看你发的动态了解你现在的生活状态。那时候你在美国,我在中国,我们两人之间差着不仅仅是时间也还有距离。”

    他不可能直接找到纪染,跟她说自己是原景,是她十几年前认识的小朋友。

    估计纪染只会当他是个神经病。

    所以一开始他想的挺平和,哪怕不能跟她在一起,就安静地看看她的生活也好,不打扰不干涉。他以为他这么一直看着她就好了,看着她偶尔分享一下生活,偶尔抱怨一下工作,也偶尔跟朋友小聚。

    沈执以为他能平静的接受纪染遇到喜欢的人,能安心地祝福她跟别人结婚生子。

    可是后来沈执光是看见她分享跟别人聚餐的照片,他都不想看见她跟别的男人在同一个画面里笑着的模样。

    纪染听着他说的话,又望着眼前的房子,突然觉得莫名难受。

    她以为她已经够理解沈执一直等待的心情,但是她又一次听到他说着她从来不知道的事情时,才发现她所知的不过是他这些年的十分之一甚至是百分之一都不到。

    “染染,我跟你说这么多,不是让你难过。我就是有点儿后悔,”沈执看着她,自嘲地笑了起来:“别人都说沈执怎么果决又有手段,可是他们不知道我一点儿都不果决,要不然我跟你之间也不会错过这么多年。”

    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突然这么说起来,格外叫人心疼。

    可沈执知道,是他这么多年的犹豫才让他们一直错过。如果不是时光的怜悯,让她有了那样的机遇重新回到十七岁,或许到现在他们之间还在踌躇不前。

    他真的格外感谢那个十七岁的自己,终于不再犹豫,往前踏了一步。

    本来他已在悬崖边缘,却硬生生被拉了回来,重新回到了属于他的人间天堂。他喜欢的姑娘一步步地朝着他走过来,对,哪怕她一开始也在拒绝和犹豫,可是最起码他们最终没有错过。

    “沈执,你这个笨蛋。”纪染闷声闷气地说。

    她是真的心疼这个男人,她甚至能想到他躺在这个沙发上安静地望着周围的模样,突然纪染轻声问:“那你想象的画面里面,我和你在这里生活是什么样的场景?”

    沈执没想到她会问这个。

    犹豫了几秒后,他轻声说:“一开始只有我们两个人,然后慢慢我们有个孩子,先是只有一个,过了几年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

    纪染斜了他一眼,轻恼道:“原来我在你眼里是母猪啊?”

    “染染,我的童年过的不好。”沈执望着她,他的口吻特别平静也不是卖惨,就是平静地描述,可是纪染突然特别难受。

    她知道的。

    沈执笑着说:“所以我对结婚生子其实没那么大的执念,如果不是跟你,我想我大概会孤独终老。”

    纪染抬头看了他一眼,本来想抖几句机灵,笑着问他说现在是不是特别感激自己,让他不用孤独终老。

    可是话到了嘴边,她突然低声说:“其实,我也是。”

    如果不是因为沈执的执着,不是因为他一直走向她,其实他们根本不会有后来那么多的故事。

    纪染也根本不懂什么是喜欢,什么是被喜欢。

    她尝过爱情的滋味之后,才明白曾经只知道工作和拼命往前奔跑的自己有多么的可悲。

    他们两个人之间,沈执总觉得是纪染拯救了他。

    可是他未尝又不是拯救纪染的那个人。

    纪染因为他尝到了喜欢的滋味,这才变得勇敢想要去尝试另外一种人生,一种在她曾经的过去绝对不会被允许的人生。

    就像现在这样,她不再有那种压抑到极致的紧迫感,不必害怕被超越。

    纪染的黑眸盯着他看时,小声说:“沈执,除了你之外我也从没想象过跟别人在一起的画面和未来。”

    “我只有你。”

    她轻轻靠过去的时候,抱住他的腰身,整个人柔软地缠上去。

    下一秒,她贴着他的耳垂,低声问:“那你在这里有没有想过我们在这里床上的场景?”

    沈执:“……”

    沈执低头看着怀里已经贴过来的姑娘,她的小腿轻轻蹭着他的腿,她小腿把他的裤子往上撩了下,结果下一秒纪染整个人被压在沙发上。

    她转头想要说话的时候,突然沈执微抬起来将她从沙发上转了个身。

    这一下她变成跪爬在沙发上的场景。

    “等…等一下,”纪染慌神了。

    对,她承认,是她先撩火的,是她先动的手。

    可是沈执一上来就这种背后姿势,怎么那么羞耻,况且这里还是客厅的沙发上。沈执俯身贴着她的耳垂,声音里搓着火,极低声带着沙哑的变调音:“等不了了。”

    纪染羞耻地快要哭了:“可这里是客厅。”

    谁知这男人下一秒邪气地笑了一声,这次他的唇几乎就是贴着纪染的耳朵,特别小声说:“我想象的场景,就是在沙发上。”

    ……

    客厅里一开始还是压抑的声音,可是没多久,就是她有点儿变调的声音,是细软的喘息声,她咬着唇不想叫的时候,他还低头吻住她的唇。

    等纪染有点儿呼吸不过来的时候,他轻轻松开,她小口小口的喘气。

    到了最后的时候,她的膝盖抵着沙发边缘,整个人半趴半跪着,有点儿跪不住的时候身后的人又架着她的腰身。

    这一场他想象中的场景,终于如愿上演。

    并且一时半会,这个小电影还没有结束的架势。

    *

    因为这件事纪染有点儿不想搭理沈执,可是这男人似乎找到了整治她的方法,如果女人不听话,大概也是缺某方面的管教。

    于是他极尽所能地逼迫她,在床上说各种他想听的话。

    纪染多倔一姑娘,她嘴硬不想说,可是最后为了睡觉真是什么羞耻的话都往外说。

    第二天早上纪染是在楼上床上醒过来的。

    这里除了没有他们的衣服之外,其实什么都准备好了。所以一大清早她起床时候,看见床头放着的衣服,就知道沈执回家了一趟。

    她穿好衣服下楼,到了一楼的时候,就看见站在开放式厨房里的男人。

    他穿的特别家居,一身舒服的浅灰色开衫和黑色长裤。大概是因为在做早餐的原因,上衣的长袖轻轻往胳膊上挽了挽。

    纪染走上前从背后将他抱住。

    沈执没回头,还是盯着锅里的煎蛋,但是开口问道:“醒了?”

    “阿执。”她软软地喊了他一声。沈执嗯了下,显然是在等她继续说下去。

    纪染下巴抵着他的后背,眼睛是看着他的脑后,突然笑了起来:“其实这才是我想象中的场景。”

    清晨醒来的时候,她爱的人在干净整洁的厨房里为她做早餐。

    难怪那些电视剧和里面总喜欢描绘这样的场景,以前纪染嗤之以鼻,觉得这种场景很普通啊,一点儿都不特别。

    可现在她明白了,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哪怕只是安静的呼吸,都透着甜。

    两人吃饭之前,纪染端好盘子放在餐桌上的时候,沈执突然把一个文件夹拿了过来,他直接放在纪染面前。

    虽然没说话,不过意思挺清楚,是让她打开看看。

    纪染有些好奇地拿起文件夹,当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时,她一样一样地看下去,这才知道这些居然是沈执名下的财产。

    他名下的房子、基金、股票、投资、存款,甚至还有一个专门的画廊。

    看起来这好像是他所有的身家。

    纪染望着他,开口的时候有点儿结巴起来:“这…这是干嘛?”

    “我不是说,我赚到的钱都会给你。”沈执直勾勾地盯着她,口吻认真。

    纪染当然记得他说的这句话,那是在江都的小餐厅里,她笑着问他会不会把自己赚到的钱都给她。

    他说会,她也信了。

    可那时候是他们十七岁时说的笑言而已。

    当时纪染就是想到了自己父母的婚姻,裴苑和纪庆礼算得上是离婚模范夫妻了,别的夫妻为了离婚财产是闹翻了天。他们倒是挺平和的,因为压根没什么联名财产,大家都是各自管各自的钱。

    纪染特别不喜欢这样的方式。

    “本来想领证之前就给你的,只是我名下财产整理起来也挺麻烦,多花了点儿时间。还有这套房子,等过几天吕杰会把过户的流程办好,你只需要过去签个字。”他手里还拿着刀叉,说完,切了一块煎蛋送进嘴里。

    纪染觉得这顿饭她是吃的不太好了,因为沈执安排的太干脆利落。

    憋了半天,她低声说:“我有钱,也有房子。”

    其实当时只是戏言而已,她一时有点儿懵,不知道该说什么别的。

    沈执先是垂眸,待他轻轻抬眼时:“我知道你都有,也不缺。可这是老公给你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