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

婚礼(一)

    第九十章

    自从纪染和沈执领证之后, 关于他们婚礼的事情渐渐被提上了日程。只不过纪染对婚礼有点儿不怎么上心。

    倒不是她不愿意,而是两人的家庭关系都挺复杂的。

    纪染这边父母离婚之后,裴苑对纪庆礼那是冷漠以对, 虽然没离婚之前也是那个样子。至于纪庆礼两次婚姻失败之后,说真的, 他都有那么点儿恐婚的样子。

    以至于纪染当时跟他说自己领证的时候, 他声音一开口居然是哆嗦的。

    纪庆礼神色复杂地望着她, 开口问道:“染染, 你确定不好好再考虑考虑?”

    纪染难得看见他这个样子,觉得挺好笑说道:“爸,我是已经领证了。”

    “哎,爸爸也不是反对你结婚, 就是你看我的两次婚姻都没什么好下场。”

    纪染:“……”

    他是不反对,可是他这个比不反对还严重,这么明显的丧气,她才刚结婚他就先是一捅冷水兜头泼下来。

    纪染望着他轻笑道:“您这是不反对的态度?”

    纪庆礼望着她居然又叹了一口气,不过这次他倒是点头说道:“不过沈执对你确实让我很放心,你昏迷不醒的时候,我和你妈都担心你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可是他一直在医院陪着你。”

    不管是裴苑和纪庆礼都不知道纪染昏迷时发生的事情, 他们都以为纪染之所以选择跟沈执在一起,是被他一直守着她的行为感动。

    关于那个十七岁的故事, 是她和沈执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

    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至于裴苑知道的时候, 就是说了句什么时候安排跟他家里人吃个饭。

    反而给了最大反应的人是原笙。

    纪染和沈执回去的时候,刚到门口原笙又跑出来接他们。一看见纪染下车, 原笙就小声问:“结婚证呢?结婚证。”

    看着她脸上雀跃的小表情,纪染都被逗笑了。

    她低头从包里把两本结婚证拿了出来,原笙拿在手里立即打开,虽然之前她在沈执的朋友圈里看见,可是看到真正的小本子还是今天。

    沈执站在一旁没有催促,安静地看着原笙把结婚证翻来覆去的看。

    等原笙发现他们两人都在等自己的时候,突然有点儿不好意地笑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结婚证呢。”

    原笙一直都没有结过婚,虽然电视上总见过结婚证什么的,可这还真的是她现实中第一次看见结婚证的小本子。

    沈执立即皱眉,原笙说这句话或许是无心的。

    可是他心底却有点儿难受。

    原笙这一辈子都被沈纪明害了,他不顾一切追到了原笙,却没有对她负责到底,害得她到最后误了自己的一生。

    纪染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下意识朝沈执看了一眼。

    虽然他很少说起他父母之间的事情,可是纪染明白在他心底,原笙从来都比沈纪明重要太多,或者说沈纪明压根不能跟原笙相比较。

    哪怕沈执在十岁之后就一直在沈家长大。

    可对于沈纪明来说,沈执只是一个他在不得已之下带回去的孩子。可是对于原笙来说,沈执是她的全世界。

    “我们先进去吧。”沈执走过去,轻轻搂了下原笙的肩膀,倒也不是想安慰她什么,就是想在这时候抱一下她。

    原笙似乎也知道自己好像说错了话,她赶紧把结婚证还给纪染。

    等进了屋子里面的时候,沈执的外公外婆也都在等着。老两口只有原笙一个孩子,对于他们来说,沈执就是亲孙子一样的存在。

    所以当纪染进去的时候,外婆就拿了一个红色信封出来。

    “这是外公和外婆的红包,恭喜你们领证了。”外婆说着一口江都话,声音软软的,笑眯眯望着纪染。

    纪染微有些惊讶,毕竟相较于她父母两人的反应,沈执家里这边实在算是太过捧场。

    她有些惊讶地问:“领结婚证就可以有红包拿吗?”

    外婆还以为她是害羞不好意思,正要劝着她拿着,谁知纪染带着惋惜的口吻:“早知道我就早点儿领证了。”

    这一下把两个老人家还有原笙都逗笑了。

    连沈执都惹不住轻轻揽了下她的肩膀。

    他们两人工作都挺忙的,所以平时很少能回来陪他们。此时看见长辈们因为他们结婚的事情高兴,连纪染都觉得特别高兴。

    毕竟被祝福和期待的感觉,真的很好。

    不过还没到吃饭的时候,外婆就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啊?”

    果然。

    纪染心底缓缓地飘过这两个字。

    之前她偶尔也公司员工说过,未婚的时候呢长辈们都是忙着催婚。等到真的结婚了,长辈们又开始催着生孩子。

    然后你以为生完孩子就是结束吗?

    不不不,长辈们还会时不时提醒你,一个孩子太孤单了。

    纪染知道外婆也是好心,所以认真回答道:“我们会尽快的。”

    或许是因为太喜欢才结婚的原因,纪染对于怀孕这件事情并不排斥,甚至还十分期待,毕竟生一个小沈执或者是小纪染都很不错吧。

    外婆高兴地点头:“你们长得都好看,生的宝宝肯定也好看。”

    这话还真不是外婆刻意恭维,因为纪染自己都跟着点头,她也是这么觉得的。不管是小沈执还是小纪染肯定都是特别好看的小宝宝。

    光是这么想着,纪染都觉得怀孕并不是一件让人厌烦的事情。

    她跟外婆聊的时候,旁边的原笙一直都没说话。直到外婆去厨房看阿姨准备的晚餐,原笙终于找到机会,小声问道:“染染,我以后可以看你们的宝宝吗?”

    纪染有些惊讶,立即说:“当然可以了,你可是奶奶呀。”

    原笙轻轻叹了一口气,小声解释说:“医生说我的病现在已经完全能控制了,所以我肯定不会伤害小宝宝的。”

    纪染这才明白原笙的意思。

    原笙年轻时候病的严重时,情绪不容易受控,因此沈执外公外婆怕她出去闯祸,总是把她留在家里。

    久而久之,她也不敢出去接触人。

    纪染伸手握住原笙的手掌,轻声说:“你不用怕的,我们都知道你不会伤害任何一个人的。”

    沈执听到这里也终于开口说:“谁说你会伤害小宝宝的?”

    “没有,我只是想告诉你们,让你们别担心而已。”原笙轻声道,她虽然病了,但是并不是智商跟着下降。

    纪染这样的姑娘什么都好,她明白自己是沈执最大的拖累,毕竟谁家父母都不会希望自己女儿嫁的丈夫母亲有这样的精神疾病。

    纪染轻笑了声,软软地说:“妈妈,别担心,你以前只是有点儿小问题而已。现在有沈执有我在你身边,都会好起来的。”

    对于原笙,其实纪染一直是喜欢多过同情。她的前半生确实是因为一场错误的爱情而葬送,可是看着她现在认真的画画,纪染反而觉得或许老天爷或许并没有彻底亏待她。

    原笙先是愣了下,突然小声说:“你刚才是不是叫我妈妈?”

    纪染本来叫的挺顺嘴,但是被这么一提醒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两人吃完饭在楼上休息的时候,纪染趴在房间的沙发上看着沈执,轻声问:“阿执,你之前投资的那间画廊是为妈妈准备的吗?”

    沈执点头,低声说:“她很喜欢画画,我想等时机成熟给她办一场画展。”

    纪染之前看他名下财产的时候,就看见一间画廊,当然她就猜测或许这是沈执本来准备送给原笙的。

    不过现在他的一切名下资产都交给纪染打理。

    虽然纪染只需要签签字什么的,可是那种当家作主的感觉还真的挺好。

    两人难得休闲的窝在沙发里面,沈执将手机拿出来,有点儿无奈地说:“对了,咱们婚纱照你想在哪儿拍?”

    男人对于婚纱照和婚礼这样的东西,其实并不算特别热衷。

    如果让沈执选择重要性,那么拿结婚证的这一天肯定是他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天之一。

    纪染倒是真的挺感兴趣的,于是她靠在沈执的怀里翻着手机里的资料。还别说吕杰确实是全能助理,哪怕是跟他业务范围完全无关的事情,他能准备的这么齐全也是不容易。

    光是婚纱的摄影师他就有好几套备选,而且都是国际上的知名摄影师。

    拿奖的那种。

    只是纪染看来看去,婚纱拍摄的地点不是古堡就是沙滩,当然她觉得都挺好,只是觉得这些地方华丽虽然华丽。

    可似乎没办法让她立即下定决心。

    “怎么了?”沈执见她一直犹豫不决地模样,低头看了一眼:“如果你不满意,我让吕杰再准备吧。”

    纪染摇头。

    也不是不满意,就是……

    突然她低声说:“沈执,你毕业之后还回过四中吗?”

    其实相较于四中而言,江都一中才是纪染真正的母校。可是她在这一刻,脑海里出现的是四中的模样。

    她转学过去的第一天学校门口那条拥堵而又热闹的大街。

    还有它在这个学校里遇到的第一个同桌。

    沈执:“你想在四中拍婚纱照?”

    “是不是有点儿傻?”纪染也觉得挺傻乎乎的,二十七岁的人要去追忆青春。

    可是她又觉得,好像只有四中才是对她和沈执最重要的地方。

    突然沈执轻轻抱着她,低声说:“你知道在我们的那段记忆里,我最开心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

    “什么时候?”纪染也挺好奇的。

    沈执望着她黑眸里透着缠绵和温柔,待笑意轻拨,他低声说:“你在公交车上,第一次回头看我的时候。”

    刚开始纪染一味地拒绝他,哪怕沈执觉得他喜欢这姑娘,她迟早是自己的。

    可是每天他骑着摩托车跟在公交车后面时,她从来不会回头看他。

    直到有一天她在上车的时候,下意识回头朝他看。

    那一天沈执是真的开心,因为他知道,这个姑娘心底已渐渐有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