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

养娃日常(1)

    第九十四章

    午后清爽的春风吹过窗台时, 挂着的窗铃叮当脆响,声音清泠悦耳。春光正好,哪怕是正午之后也并不显得过分炎热。

    纪染推门出来的时候, 朝着草坪喊了一声:“十七。”

    谁知她这么一喊,本来正蹲在地上安静地望着草坪上小蚂蚁的小家伙, 竟是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一副生怕妈妈会过来抓他似得, 两条细细的小腿儿飞快地往前跑。

    纪染站在原地哭笑不得, 喊道:“十七,快回来。”

    可是小家伙头也不回地往前跑,他如今三岁了,哪怕是小跑都特别稳。等他跑了一段路之后, 回头望着身后的纪染,大眼睛眨了眨,仿佛在问妈妈你怎么不来抓我。

    平时纪染跟他玩这种你跑我抓的游戏玩的太多,以至于他一听到纪染喊自己的名字,说下意识就会往前跑。

    可今天妈妈怎么不来抓他了。

    小家伙站在原地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句:“妈妈。”

    纪染无奈地笑了下,立即举起双手高喊道:“妈妈来啦。”

    说完,她跑着追了过去, 小家伙转身又往前继续跑,因为跑的太快, 身体踉踉跄跄, 不过始终没有摔倒。

    直到纪染一把将他抱住,小家伙发出一声尖叫, 随后咯咯地开心大笑了起来。

    十七伸出白白嫩嫩的小胳膊将她的脖子抱住,软软地说:“妈妈,妈妈。”

    这是他们母子两人特有亲昵的方式。

    纪染在十七出生之前,很少会想到她的孩子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小宝宝,可是当他出生之后,她突然发现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喜欢着的。

    十七其实是个长相特别秀气的孩子,因为一直给他留着稍微有点儿盖住额头的头发,以至于每次她带十七出门玩时,偶尔遇到其他同龄小朋友,对方家长都要来一句小妹妹好可爱哦。

    纪染这时就不得不解释,其实这是个小弟弟。

    刚开始别人叫他小妹妹的时候,纪染还有点儿哭笑不得,后来听了太多次,她反而有点儿见怪不怪了。

    “水,妈妈喝水。”十七抱着她的脖子小声说道。

    纪染知道他这是要喝水了,此时站在不远处的保姆阿姨听到他的话,赶紧走了过来把身上背着的小水壶递给他。

    小家伙拿在手里也不客气,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他十四个月之后就开始学会了自己拿着水杯喝水,早晚喝奶粉也是,阿姨把奶瓶往他手里塞过去,人家端坐在小床上乖乖吸着奶嘴。

    就连阿姨都感慨,他怎么那么乖哦。

    “我们回去换衣服好不好,”纪染望着怀里抱着水杯乖乖吸的小家伙。

    等她走到客厅的时候,沈执正好从楼梯口走了下来,他是凌晨四点多到家的,之前一周都在欧洲公干。

    他穿着一件挺舒服的薄t,黑色长裤衬得他一双大长腿格外显眼,从楼梯上一步一步迈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透着一股挺拔的英气。

    今年正好三十岁的男人,到了而立之年,身上那股成熟又惹人的气质越发凸显。

    当他出现在媒体上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只会被他吸引。

    因此沈执号称是ceo里长得最帅的,哪怕他毫不掩饰自己已婚人士的身份,依旧有一帮迷妹为他打call尖叫。

    “爸爸。”十七松开嘴巴里的水杯吸管,大声喊了起来。

    只是小家伙嘴里的水还没完全咽下去,一张嘴水不停地往下滴,纪染的手臂和衣服上都是滴的水。

    沈执三两步走了过来,直接将十七从纪染的怀里带离。

    纪染忍不住提醒道:“小心他又把水吐出来。”

    十七有个坏习惯,喝水的时候一开始还乖乖喝水,可是等他不渴了,就开始玩闹,会把水从嘴巴里吐出来。

    刚才就是这样。

    可沈执朝小家伙看了一眼,淡淡道:“十七会乖的对吧。”

    虽然沈执从来没有动过他一根手指头,可是十七对沈执有种天生的畏惧感,只要沈执稍微严肃点儿,他立马乖乖听话。

    有时候保姆实在弄不住他,都会在他耳边小声说,我要去请先生了。

    十七很聪明,他知道保姆所说的先生一定是他爸爸。

    纪染见沈执抱着他,小家伙反而乖乖不由笑道:“那我们换了衣服赶紧过去吧。”

    今天约好了要去原笙那边吃饭,因为是原笙的生日。

    沈执点了点头,他单手抱着十七,另外一只手轻轻捏着小家伙的手臂,小孩子手臂有点儿肉肉的,跟刚挖出来又被水洗过的莲藕似得。

    特别可爱。

    他手指轻捏了下十七的小胳膊,明明这么简单的动作,小家伙好像也乐呵的不行。

    笑得咯吱咯吱。

    “你先上去换吧,我帮他换。”沈执俯身过来亲了下纪染的唇。

    十七瞪大眼睛望着他的动作,在两人分开的时候,大眼睛先是看着沈执,随后又看向纪染,突然他小嘴一撇,开始委屈地喊道:“妈妈,妈妈。”

    小家伙大概是觉得自己被冷落了。

    于是纪染赶紧在他脸颊上稍微碰了下,蜻蜓点水一碰即离,不过小家伙跟满足了一样,开心地趴在沈执怀里。

    脾气没了,委屈也消失了。

    “爸爸这次给你带了礼物,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沈执掂了下怀里的小人儿。本来靠在沈执怀里的十七,一下子来了精神,他用力点头:“要礼物,我要礼物,爸爸快点儿。”

    十七并不是那种叽叽喳喳的小孩子,但是偏偏提到礼物的时候,也跟其他小朋友一样急不可耐起来。

    纪染见沈执抱着十七去开他的行李箱,干脆趁这个时间上楼换衣服。

    因为是去原笙家里,她也没穿太过隆重,穿了件长t恤之后外面套了件黑色针织开衫,又把腿上的家居裤子换成了蓝色牛仔裤。

    纪染怀孕的时候就没长胖,如今十七三岁了,她身材一如当初那种纤细曼妙。

    丝毫看不出来是一个三岁小宝宝的母亲。

    等她下楼时候,看见楼下的小家伙和沈执直接坐在地毯上,旁边放着的沈执箱子,因为被打开,纪染一眼看见里面居然全都是玩具。

    对,整整一行李箱的玩具。

    之前他们把二楼的一个房间改成了十七的游戏房,里面摆满了各种玩具,不管是他们自己买的,还是家里长辈或者是亲戚朋友送的。

    光是十七一岁之前的玩具,纪染带着保姆就清理过一次,那次因为当着小家伙面儿清理的,他这个也想留着那个也不愿意送人。

    最后纪染强制让保姆拿走的时候,小家伙居然抱着她的腿哭得特别伤心。

    谁知好巧不巧裴苑来家里,一上楼就听到十七嚎啕大哭的模样。等到裴苑问清楚事情经过之后,毫不犹豫地开始批评纪染。

    认为玩具是十七的,他不舍得丢掉就该继续保存着。

    本来纪染还想替自己解释解释,谁知裴苑也不想听,直接表示:“要是你嫌家里不够放,回头和园的那套房子你拿去用。”

    “专门给我们十七放玩具好不好。”裴苑抱着十七的时候,整个人散发着慈爱的光芒。

    纪染打小就被裴苑严格要求,吃什么穿什么甚至玩什么都有规定。

    因为裴苑秉持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育儿信念。

    结果到了十七这里,纪染小时候的那些条条框框完全不见了,甚至为了给他放玩具,还要专门送一套房子给他。

    呵呵,隔代宠。

    她妒了。

    就连裴苑自己都承认,她就是偏心十七,就是宠十七。哪怕这么工作狂的人,平时都会抽出专门的时间带十七出去玩,哪怕去商场的游乐园玩。

    纪染那时候都有点儿嫉妒。

    当时她坐在裴苑的身边,两人安静地望着十七在海洋球里又跑又跳,没一会儿摔倒在海洋球里,开心地笑啊跳啊。

    没一会儿,裴苑起身过去给他擦汗,顺便给他喝了几口水。

    她神色温柔,就连动作都带着小心翼翼,就像他是无上珍宝。

    等裴苑重新回来在纪染身边坐下的时候,纪染偏头看了她一眼,突然笑了起来:“我现在都不太记得咱们一起出去玩的场景。”其实小时候裴苑和纪庆礼也会带她出去玩,跟那些打小连麦当劳都没怎么吃过的孩子不同,她打小就玩遍了美国的迪斯尼乐园。

    出国对于她来说是特别寻常一件事。

    可或许是快乐的时光太过短暂,长大之后记得往往都是小时候那些被约束着的时光,反而忘记了曾经在一起的场景。

    “因为我对你太严格了。”裴苑望着她,声音有点儿轻。

    纪染笑着点了下头,她没有否认,其实也没否认的必要。因为裴苑对她的严格,哪怕连她曾经外公外婆都不太赞同。

    直到此时裴苑望着不远处的十七,轻声说:“以前你外公外婆总是因为我教育你的事情,跟我吵架。那时候我觉得全世界都不理解我,我都是在为了你好。”

    可是现在……

    裴苑突然有点儿酸涩,她的笑容有些僵硬,像是深吸了一口气似得,顿了许久轻声说:“对不起,染染。妈妈不该对你那么严格。”

    纪染错愕地睁大眼睛,许是太过震惊了。因为这样的画面,哪怕是在梦里,她都未曾想象过。

    她张了张嘴,半晌低声说:“我还真的不习惯您这么跟我说话。”

    说着勉强露出一个苦笑。

    “以前不理解你外公外婆,结果现在反而理解了,”裴苑望着十七低声说:“看着他这么开心的玩觉得只要他开心就好,不需要多么努力、多么聪明。”

    原来这就是她父母当初的心情。

    年轻的时候总觉得她就是全世界,她就是最对的那个人。

    纪染同样转头看着十七,小声说:“不会的,我不会像您对我那样那么对十七的。”

    她的孩子,她只希望他能开心、快乐。

    可是那次之后,纪染发现她对裴苑好像没那么重的心思了,以前总想着逃离,后来有了十七,想要时时刻刻守在他身边,那种心情似乎让她有点儿理解裴苑。

    但最重要的是她跟裴苑和解了。

    或许她现在心底已经不再怨恨裴苑曾经对她的严苛,但是两人之间总是如同隔着一层,如今那层看不见摸不着的隔阂似乎在渐渐消失。

    “妈妈,妈妈。”

    小奶音奋力喊出来,总算把出神发呆的人拉了回来。

    沈执一双黑眸眼底含笑,带着点儿宠溺的温柔,低声问:“想什么呢,站在那里一直发呆?”

    纪染慢吞吞地往他们身边走过去,半蹲下来,扒拉了下行李箱里的盒子。

    她转头看着沈执,谁知这人居然特别自觉,高举双手表示:“抱歉,一时没忍住。”

    说完,他转头看着十七小声说:“妈妈好像不允许爸爸给你买这么多礼物,十七,我们怎么办?”

    十七当下立即双手合十冲着纪染,声音奶奶软软:“求求妈妈,求求妈妈。”

    这是刚才沈执和十七商量好的,要是妈妈看见这么多玩具不高兴的话,他就立即撒娇卖萌。没想到小家伙把他的话执行的这么利落。

    此时十七似乎还嫌不够,从箱子的另一边爬到纪染的身边,直接往她怀里拱了拱,小声开始又念叨:“妈妈,我好喜欢玩具,这么玩具都喜欢。”

    因为每次纪染带他出门,他要买玩具的话,纪染都是让他选择一个。

    小家伙每次都为了做选择题而苦恼不已,现在有一箱子玩具等着他宠幸,小家伙完全发挥了我都要的精神,直接表示这么多玩具他都喜欢。

    他虽然不是叽叽喳喳爱说话的性格,但是嘴甜起来的时候,也是萌化了纪染的心。

    纪染伸手将他抱在怀里,问道:“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小家伙很自觉地凑在她脸颊,叭叭地亲了两口,生怕她还不够满意,又凑在另外一边又亲了一下。

    “我最喜欢妈妈了。”十七腻在她怀里。

    沈执正在帮他组装一个小汽车,本来还没什么感觉,可是下一秒就听到纪染说:“妈妈也最喜欢十七了。”

    于是他用手里的小汽车轻轻敲了下旁边的空盒子,有些不满地朝纪染看过去。

    纪染伸手在他脸上捏了下,“你还要跟儿子吃醋吗?”

    谁知这个男人居然光明正大地点头,毫不犹豫地问:“喜不喜欢我?”

    纪染看着他,轻笑了起来,可是当笑容最盛时,她柔声说:“阿执,我爱你。”

    如果说最喜欢的是十七。

    那么最爱的人是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