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

养娃日常(2)

    第九十五章

    原笙的生日在春天, 春暖花开的日子。因为原笙并不喜欢外面的餐厅,因此都是在家里过生日。

    车子刚停下来,纪染打开车门的时候, 十七已经自己从座位上爬了下去。

    “奶奶,奶奶。”十七一路笑着跑到大门口, 此时原笙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他。

    她毫不犹豫弯腰将十七抱了起来。

    十七笑嘻嘻地将他手里还拿着的玩具举起来给原笙看, 小脸蛋笑容灿烂:“奶奶你快看, 玩具, 爸爸买的玩具。”

    他手里拿着的是一个变形金刚的模型玩具。

    对于小孩子来说,这是无法拒绝的诱惑。

    原笙立即发出惊叹:“这个玩具好棒。”

    “爸爸给我买的,是爸爸。”十七特别得意地跟奶奶炫耀道,哪怕他自己有点儿怕爸爸, 可是又忍不住要跟全世界炫耀他爸爸有多好。

    其实纪染都明显看出来小家伙对他爸爸态度很不一样,这次沈执出差,因为有时差关系,两人第一天没能视频。

    结果第二天十七安静地躺在床上听她讲故事的时候,突然犹豫地说了声:“我想爸爸了。”

    纪染望着他当时可怜又委屈的小模样,本来是心疼的,可是下一秒又笑了。

    她看了眼时间, 这才给沈执发了微信问他能不能视频。

    一开始视频接通的时候,在沈执的脸出现在视频里面时, 小家伙的表情是真的开心, 一下子笑容灿烂,本来又黑又圆的大眼睛笑成月牙形。

    他微抿着嘴巴, 又不好意思主动开口的模样。

    纪染故意问道:“十七刚刚不是说特别想爸爸吗?怎么现在看见爸爸不叫了?”

    对面的沈执似乎刚从一个会议室里出来,他伸手拉了下脖子处的领带,刚过而立之年的男人浑身透着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和风骨。

    明明成天对着他,可望着他轻轻将领带拉开的时候,纪染还是在脑子里的那根弦轻轻一下断了。

    有种迎面而来的撩拨。

    这男人怕不是故意的吧,果然当她抬起眼睛再看过去的时候,视频后面的男人轻笑了一声,声音带着特有的低沉:“老婆,你想不想我?”

    沈执从来都不知道他居然会这么念家。

    之前在机场离开国内的时候,就忍不住想给她和十七打电话,想听听十七奶声奶气地叫爸爸,想听她温温软软地喊他阿执。

    纪染微垂眸轻笑了起来,因为镜头靠的近,她浓密的眼睫轻颤的弧度都传递到了对面。

    “嗯,我也想你。”

    两人说着话,竟是把怀里的十七给忘记了,小家伙先是轻轻皱眉,随后突然大声说:“我也想爸爸,我比妈妈还想。”

    小小年纪,倒是先学会了比较。

    那天之后小家伙每天都主动要求跟爸爸视频,甚至现在他爸爸带回来的礼物,在奶奶面前炫耀了还不算,还要拿到太太和太爷面前炫耀。

    十七拿着手里的玩具仔细地跟他太太和太爷解释说:“这个黄色的大汽车。”

    两位老人家明明对他这些玩具一窍不通,可是看起来听得津津有味。

    “十七,你自己玩好不好?”纪染怕两位老人听得不耐烦,小声跟他商量。

    谁知老太太立即说:“我喜欢听咱们十七说这个。”

    老爷子也跟着点头。

    这个小家伙在老人家当中人气不要太高,纪染自己的爷爷奶奶还有外公外婆对他是喜欢到不得了。

    之前她外公外婆还专门来b市住了一阵子,天天要带十七出门去玩。

    以至于小家伙那阵子眼睛一睁开就是,妈妈我要穿衣服我要出门了,在家压根是待不住。

    现在早教行业发达,有些家长从几个月就开始把小孩子往早教班送。纪染并不想评价别人的教育方式,不过她自己却宁愿十七开心快乐点儿。

    没一会儿十七介绍完他的玩具之后,原笙坐在他身后小声问:“十七,我们要不要上楼画画?”

    “要。”十七转身望着身后的奶奶,毫不犹豫地点头。

    他最喜欢的游戏就是跟奶奶一起画画了,原笙伸手要抱着他,不过纪染立即小声说:“十七,我们不是说好,不要抱抱的吗?”

    小家伙为难地朝原笙看了一眼,又望着纪染,小声说:“妈妈,是奶奶一定要抱我。”

    纪染:“……”

    倒打一耙可还好。

    谁知原笙却毫不犹豫地弯腰又把他抱起来,笑着说:“是啊,是我一定要抱着咱们十七呢。”

    两人上楼之后,纪染和沈执也跟着上去。

    原笙的画室里的作品被清空了不少,去年沈执把原笙的话办了一个慈善画展,原笙本来觉得肯定没人去看。

    可是没想到最后效果竟是格外的好,居然还有人愿意竞价购买她的画。

    本来沈执是不愿意卖给别人的,他是打算将所有门票还有他个人的捐赠一起捐出去。但是原笙觉得既然是做慈善,就该拿出做慈善的样子。

    所以当她拿到自己卖画所得时,还有点儿激动。

    她这一辈子几乎都没工作过,因为生病她一直被自己的父母照顾着,连累她母亲那么大年纪还要出去当环卫工人赚钱养活她和小景。

    哪怕后来沈执对外公外婆孝顺至极,可是对她来说,还是对家人很愧疚。

    因此原景卖了画之后,除了留了一万之外,其他全部捐献了。这一万她带着外公外婆一起参加了b市附近的一个短期的小旅游团,就两天。

    可是外公外婆回来之后,开心地不得了。

    或许在他们心目中哪怕就是再苦再累都没关系,只要能看着原笙好起来,对他们来说是比什么都欣慰的事情。

    如今原笙已经不再吃药,就连医生都说过没想到她的状况能恢复的那么好。

    画室里面,十七拿着一根铅笔开始在画板上的白纸上随便画了起来。原笙站在一旁温柔地望着他,小心看着他拿着铅笔防止他戳到自己。

    沈执站在门口看了一眼,伸手牵起一旁纪染的手,小声说:“让他们在这里玩吧。”

    纪染有些惊讶,但是沈执已经牵着她的手往后拽了拽,于是两人轻手轻脚地下楼。

    这时春风和煦吹在身上时透着舒适的暖意,当微风拂过时,纪染的披肩的长发被轻轻吹起,她伸手从发顶轻轻撩拨起长发。

    林荫道两边的大树枝繁叶茂,透着春日里新气,繁密的树叶上依稀透着春光。

    沈执牵着纪染的手掌,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哪怕只是从背影看着,他身材挺拔,宽肩窄腰显得整个人身材格外优越。

    当然最吸引人的依旧是穿着黑色长裤的大长腿,一双长腿包括在挺括布料里,显得笔直修长。

    纪染偏头时眼神一下愣住,本来她有话想跟沈执说,可是在看见男人的侧脸时,有那么点儿恍然。

    阳光从枝头透下,正好打在他鼻梁上,带着一抹淡淡薄光。

    他的侧脸轮廓是真的好看,线条立体深邃又不会过分夸张,一切都完美地恰到好处,沿着下颚线往下,是修长脖颈上的喉结,微动了下,都透着性感的味道。

    而立之年的男人,身上那股子沉稳自持的冷静,叫人着迷。

    她这一眼,竟是有点儿看呆了。

    反而是沈执转头看向她,先开口问道:“怎么了?”

    “我最近好像时常被你迷住。”纪染微眯着眼睛,轻声说道,她漂亮的眼睛里带着笑意。

    都说进入婚姻,特别是有了孩子之后,爱情很快就会转变成亲情。

    可是纪染并不这么觉得,她这个人好像对感情有点儿迟钝,当初没看出沈执对心意,现在仿佛在还债似得,不仅没有变成亲情,反而越发被他吸引。

    他哪怕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也像是吸铁石似得,牢牢抓住她的视线。

    沈执微怔之后,他脚步停住身体靠近,带着身上微热的气息将她包裹着,有点儿炙热的气息混合着他身上冷冽清爽的草木香味。

    纪染微闭上眼睛,他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沈执的唇里带着微压抑的炙热,此时这种浓烈仿佛盛不下去,渐渐溢出,将她紧紧裹在其中。纪染安静地站在原地微仰着头承接着他的吻。

    微风从他们身边轻拂而过,犹如一副温馨的油画。

    当纪染被拉着到了小区的凉亭前时,沈执微抬了抬下巴,低声说:“这里觉不觉得熟悉?”

    凉亭??

    纪染有那么几秒的错愕,可是在沈执的眼神之下,她努力回想,直到她想起某个雨夜里,他跑到她家里小区的凉亭里等着她。

    纪染望着他,突然问道:“如果那天晚上我没去找你,你会一直等下去吗?”

    沈执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会。”

    他会等下去。

    对于当时的他来说,家并不是港湾,那只是一个冰冷的房子而已,没有家人也没有她,他对于住在那里丝毫没有留念。

    反而是离她那么近的地方,他总会想着或许她会出现。

    纪染永远想不到,那天晚上他坐在凉亭里面,本来心底已经一片绝望的时候,然后无意中抬眸,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在黑夜中艰难前行着。她打着一把很大的伞,那晚因为风很大,刮的她不得不双手稳住伞柄。

    明明她有点儿狼狈,可是他却坐在凉亭的位置上笑了起来。

    因为她来了。

    他虽然擅长等待也不怕等待,可是比起等待最可怕的是无望的等待,当纪染在雨夜里出现时,他明白自己的等待终不会是一场空。

    纪染抬起头看着他的时候,突然沈执放在兜里的手掌拿了出来,手里一直捏着的一根项链竟是也跟着拎了出来。

    她有些惊讶地望着项链,这是一条很锁骨链,链条很纤细,重点在于最下面的吊坠。

    整体是向日葵造型,中间是一颗罕见的黄钻。

    这样的稀有颜色钻石每次面世时,都会在拍卖场上引起众多争抢。

    纪染没想到他百忙之中居然还会给自己买东西,此时沈执将项链拎在半空中,被切割完美的主钻散发着的优雅璀璨的光芒。因为阳光照射,当真是亮地逼人。

    直到他轻轻靠近,伸手将项链顺着她的脖颈带上,双手在她的脑后轻轻扣上,他低声说:“染染,你知道我为什么拍下这条项链吗?”

    纪染低头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

    微摇头。

    沈执轻笑:“因为我很喜欢它的名字,永恒的向日葵。”

    当他在册子上看见这条限量版项链的名字时,一下变心动,永恒的向日葵,向日葵不就是向阳而生。

    他的手指轻轻勾住她胸口的项链,指尖无意中滑过她的皮肤,细腻地犹如绸缎。

    “像不像我们?我是向着你而生的。”

    当他说完这句话时,如墨般浓郁的黑眸定定地望住她,纪染这一瞬,心口饱满又酸涩,向阳而生的向日葵。

    就像他。

    而她则是那颗小太阳,闪耀又温暖。

    纪染伸手抱住他,嘴唇贴着他的脖子,声音带着一点儿嗡嗡的音调:“以后我会永远望着你的。”

    不再只有你向着我而生。

    我也会永远望着你,一辈子都不挪开自己的眼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