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

养娃日常(3)

    第九十六章

    两人回去的时候, 十七正好刚涂鸦完一张画纸,他正拎着画纸四处找人点评,显然他太奶奶和太爷爷的评价并不能满足他。

    当纪染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 小家伙一溜烟小跑到他们面前。

    “妈妈,你看这是我画的。”十七把画纸高高地举起来, 企图让纪染看得更清楚点儿。

    于是纪染双手搭在膝盖上, 微弯腰低头看着这张画纸, 本来她以为又是一通乱涂乱抹而已, 可是没想到居然能看见一个小房子,还有一颗大树。

    等她再仔细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本来确实是十七乱涂乱画,不过最后被添了几笔居然真的成了像模像样的画。

    应该最后几笔是原笙给他添上去的。

    “画的真好看, 这是十七自己画的吗?”纪染故意望着小家伙笑着问道。

    果然十七转头看了一眼画,小手在脸颊上轻轻抓了下,摇摇头:“不是,还有奶奶也在上面画了。”

    纪染故意睁大眼睛露出惊讶的表情,小声惊叹道:“哇,原来十七和奶奶一起画的,真漂亮。”

    十七听到她的夸奖, 立即开心地问:“妈妈,你喜欢吗?”

    纪染立即点头, 扬着笑意:“喜欢。”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 十七特别高兴,而且他极其大方地把画往纪染的怀里一塞, “妈妈,你要是喜欢,我就送给你。”

    谁知他刚说完,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的沈执淡淡开口问道:“爸爸也喜欢。”

    纪染略有些吃惊地转头望着这男人,怎么说呢,就是被他的幼稚所震惊。这人现在是在跟她抢儿子的画吗?

    突然纪染觉得自己受到了一股叫做‘欺骗’的感觉,刚才还说她是他的太阳,他永远向着她,结果现在一幅画都不让给她。

    纪染轻咳了一声,努力想让十七的注意力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上。

    可是小家伙被他爸爸一句话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沈执很少会跟他聊这些,特别是当面夸张他的东西,于是小家伙开心地问:“爸爸也喜欢?”

    沈执点头。

    于是下一秒这张本来打算要送给纪染的画,被毫不犹豫地塞进了沈执的怀里。

    纪染斜了他一眼之后,这男人居然毫无愧疚之心,甚至是大言不惭道:“之前十七不是送过你一幅画,现在这张给我好不好?”

    纪染有些惊讶地望着他,确实是没想到他会主动要,她小声问:“你不会觉得太幼稚吗?”

    毕竟这种小孩子画的东西,说是画,其实就是随笔涂鸦而已。

    沈执拿着手里的画纸,伸手在面前的小家伙发顶轻轻揉了下,声音格外温柔:“十七送给我的,我会好好珍藏。”

    十七开心地抱住他的腿时,他弯腰把小家伙抱在怀里。

    因为今天是原笙的生日,所以纪染特地为原笙准备了礼物。而她送完之后,转头看了一眼沈执:“你是不是也给妈妈准备了惊喜?”

    纪染知道沈执一直很孝顺,原笙在他心目中从来都是不一样的存在。

    只是沈执笑了下没说话。

    原笙以为他是忘记准备礼物,怕他尴尬,立即起身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吃饭吧,十七肯定也饿了吧。”

    可是她说完时,沈执弯腰轻轻抱了他一下:“妈妈,生日快乐。”

    他并没有立即松开手,而是低声说:“谢谢您把我生下来。”

    原笙身体微微僵硬,沈执从来没跟她说过这句话,他并不是擅长剖开自己的内心世界给别人看,除了纪染之外。

    哪怕原笙是他的母亲,他也是习惯性地照顾她,而不是跟她敞开心扉。

    原笙眼眶有点儿湿润,她微抬头望着沈执轻声问:“怎么突然说这些?”

    “只是觉得这么多年来,您受苦了。”沈执声音温柔。

    如果当初原笙没有选择未婚生子,或许她的人生会走向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甚至她也不会生病。

    毕竟医生也说过,原笙最初生病就是由于产后抑郁引起的。

    当初的她想想都绝望,没有工作,没有孩子的父亲,只有她和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孩子,很容易陷入那种绝望的情绪。

    看着如今的十七,又想到自己,哪怕是沈执都有些过分的感触。

    养儿方知父母恩,虽然沈执从一开始就知道原笙对他的爱有多深,可是当他真正抚育一个孩子的时候,才体会到这其中的艰辛。

    原笙仰头看着他,她的孩子,从在她怀里一点点大的时候长成现在这样挺拔英俊的男人。

    她轻声说:“妈妈如果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那一定是选择把你生下来。小景,谢谢你能成为的儿子。”

    她的小景,早已经成为保护她的大树。

    纪染站在一旁安静地把十七抱在怀里,心底尤为感动。

    作为一个妈妈,她太理解原笙的心情。

    直到她怀里的十七,小声地问:“妈妈,小景是谁呀?”

    小家伙仔细听着奶奶的话,虽然他年纪还小,可是很多话都能听得懂,就是他不知道谁是小景。

    纪染亲了小家伙一口,小声说:“小景就是小景,等十七长大之后,妈妈再告诉你好不好。”

    十七很乖没有继续问。

    “我知道您什么都不缺,所以您这次生日,我以您的名义捐赠一所希望小学。”沈执松开原笙,轻声说道。

    原笙露出惊讶的表情,微睁大眼睛:“以我的名义?”

    沈执笑着点了点头。

    原笙对物质上并没有过分的追求,所以沈执并没有送她什么昂贵的珠宝或者其他礼物,倒不如以原笙的名义去帮助更多的孩子。

    “谢谢你,这是妈妈最喜欢的礼物。”原笙伸手抱了下沈执。

    此时一直等着的十七,终于眼巴巴地说:“我饿了,奶奶我饿了。”

    原笙立即歉意道:“让我们十七等这么久,实在是太对不起了。”

    一上饭桌,十七乖乖坐在椅子上,纪染给他带了围兜之后,放了一碗米饭在他面前,小家伙拿着勺子就是挖了一大勺开始往嘴巴里面送。

    他从可以吃饭的时候,就从来没让人操心过他吃饭的问题。

    每次都是乖乖坐在椅子上,还不喜欢别人喂他,挖一勺子米饭就吃,每次都会吃的米粒掉的到处都是。

    不过纪染也绝对不会教训他,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原笙夹了一块鸡蛋给他,小家伙放心地把勺子又举到嘴巴边,水洗过的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了两下:“谢谢奶奶,我最喜欢吃了。”

    “这小嘴真甜,比你爸爸小时候不知道甜多少呢。”

    原笙伸手点了点他的小鼻子。

    十七一向很会哄长辈,以至于纪染都偷偷跟沈执说,他到底是像谁呀?

    结果沈执想也不想地说像你呀。

    纪染当时是有点儿懵的,因为在她记忆里她小时候还真的没这么会说话,可是沈执毫不犹豫说道“你那时候就像他这么甜。”

    不是嘴巴甜,而是这个小姑娘一出现就让他觉得,这是他的小太阳。

    她明明还是个小孩子,却站出来帮外婆说话。

    所以当纪染问起来十七像谁的时候,沈执才会说像她。对他来说,这么甜的十七只有会像她。

    谁知十七自己把嘴巴里的吃完之后,回答原笙的话说:“像妈妈。”

    这一桌子上的人都被他逗笑了,原笙坐在他旁边伸手点了下他的鼻尖,柔声说:“是呀,十七像妈妈。”

    其实十七的长相也是像纪染多一点儿。

    就小男孩而言,他是那种过分精致秀气的长相,以至于屡屡被认成是小妹妹。

    结果这一碗饭被吃完之后,十七端起碗大声说:“妈妈,我还想再吃一点儿,可以吗?”

    纪染望着他手里的碗,微愣了几秒,哭笑不得:“还要吃吗?”

    她是怕他这一下吃太多,会有点儿不好消化,可是人家很肯定地点头:“再要一点。”

    等饭再被盛过来,小家伙夸张地捧着自己的小碗,认真说:“我要吃多一点儿,快点儿长高。”

    “长高了干嘛?”原笙好奇地问。

    十七很坚定地说:“长高了可以保护妈妈。”

    纪染有些吃惊,因为她从来没跟十七说过要保护妈妈这一类的话,她知道男孩子确实应该有责任心,只是她觉得她的十七还很小。

    他可以不用那么快的长大,那么快的承担起这个世界的责任。

    所以当两人带着孩子回家时,十七因为玩累了,趴在纪染怀里睡觉,她突然望着前面开车的沈执,小声问:“十七说的话是你教的吗?”

    此时正好遇到红灯,沈执将车子慢慢停了下来,回头看了她一眼,声音很轻:“我们会一起保护你。”

    当车子渐渐再发动起来时,街道两边的灯光渐渐从纪染的脸颊上划过,明灭的光影像是无声的流水般在她脸上轻轻滑过。

    慢慢,她的嘴角浅浅勾起,将怀里的十七抱的更紧。

    这一刻让她无比满足。

    *

    十七平时也会上课,主要是为了让他接触同龄的小朋友,周末的时候纪染或者沈执有空的话,都会带他去。

    不过今天周末因为没约课程,纪染陪着十七在家里玩。

    结果两人在游戏房的时候,纪染接到公司的电话,于是纪染让保姆先陪十七玩,自己去书房里接电话。

    这个电话打的时间还挺久,大概有二十多分钟。

    她打完电话之后,回游戏房准备找十七,谁知一推门进去,就看见十七正骑在纪庆礼的身上,他大概是高兴极了开心地喊道:“驾、驾。”

    纪染握着门上的把手,站在门口有种进去也不是,离开也不是的架势。

    直到笑的正开心的纪庆礼转头看过来,跟纪染的视线撞上,两人四目相对,一瞬间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尴尬。

    可是纪庆礼并没有立即起身,因为十七正坐在他身上。

    “外公,快走。”十七清脆的声音响起。

    纪庆礼这会儿真是尴尬上了,有种站起来也不是,不站也不是。还是纪染走上前将十七抱了下来,小声说:“十七,不可以这样骑在外公身上的。”

    可是十七翻了个身从她手里挣脱了之后,又跑到纪庆礼的怀里坐着。

    纪染有些尴尬地看着纪庆礼问道:“爸,你怎么来了?”

    纪庆礼立即表示道:“我就是路过你们家这里,随便来看看。”

    自从纪染生了十七之后,纪庆礼来的次数之频繁,但是他每一次过来都是正好路过顺便来看看。

    以至于纪染都忍不住要自我检讨一下,她家是怎么了?纪庆礼就不能光明正大过来看看?

    不过她知道纪庆礼一向都是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典型。

    但他也真的喜欢十七,从十七出生之后,他对十七的偏爱肉眼可见,像他这么要面子的人居然愿意跪在地上给十七当马骑。

    况且这会儿纪庆礼还一身西装笔挺。

    纪染也没戳穿他,点了点头。

    直到纪染有些尴尬地问:“您今天晚上要在这里吃饭吗?”

    吃饭?

    纪庆礼朝她看了一眼,可是一旁的十七已经开口说道:“外公,你跟我一起吃饭吧。”

    “你想让外公在这里吃饭?”纪庆礼故意问道。

    十七立即点头,他将小手放在嘴边,轻声说:“谢谢外公的玩具。”

    此时纪染这才注意到房间里角落放在一个很大的玩具盒子,而十七旁边确实多了一个新的变形金刚。

    纪染之前也跟父母说过,不用给十七买太多东西。

    可是不管是裴苑还是纪庆礼对她的话是置若罔闻,反正他们该买还是买,上次纪染多说几句而言,结果裴苑立马有点儿不悦地表示,咱们家又不是缺钱,不兴那套穷养孩子的理论。

    没一会儿保姆端着水果上来,纪庆礼站起来把纪染叫出去,说是有话要跟她说。

    “之前我说给十七教育基金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同意?”纪庆礼有些不满地望着纪染,他还没见过嫌钱多的。

    纪染无奈道:“爸,您一给就是五千万,您觉得十七上个学需要这么多钱吗?”

    这些钱都够他给学校直接捐一栋大楼了。

    纪庆礼不由分说:“这是我作为外公给他的礼物,你直接这么拒绝了,你问过十七的意见吗?”

    纪染:“……”

    对于十七这么大年纪的小奶娃来说,估计五千万的诱惑还不如一个五百块的变形金刚。

    其实她就是有点儿担心十七被养的太不知道珍惜,因为得到的太容易,就变得什么都不在乎。

    见她不说话,纪庆礼叹了一口气,问道:“染染你是不是还在跟爸爸生气呢?”

    纪染微怔有点儿没懂他这个话的意思。

    很快,纪庆礼说道:“江艺再过一年就要出狱了,我当初离婚的时候之所以答应给江利绮钱,就是因为我想让她等着江艺出狱之后,把她带走。”

    当初纪庆礼跟江利绮离婚,其实按照两人的结婚协议,江利绮分不到多少钱。

    不过纪庆礼还是给了江利绮一笔钱,之所以这么做无非就是想等到江艺出狱之后,这对母女两人彻底出国。

    纪染之所以被绑架,就是因为唐振鹏对沈执的报复。

    纪庆礼当然不会说沈执当年做的事情不好,相反他做了正确的事情可最后却被连累到身边的人,纪庆礼考虑的长远,他不想再让这种事情发生。

    纪染沉默了半天没说话,一直以来她跟纪庆礼确实像他说的那样,并不算亲密。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可是她没当成纪庆礼的小棉袄。

    本来她一直以为纪庆礼对自己也很淡,可是后来她才发现纪庆礼这人一向都是死要面子,其实他心底在意她的,但是他不好意思说。

    当年她出国之后,他几次去美国都去找过她。

    只是他说来美国顺便过来看看她,纪染一直以为真的只是顺便而已,可是很久之后她才知道有时候他明明不是去纽约,也会专门飞到纽约去看她。

    就像现在这样,明明是专门来看十七,非要说路过这边顺便来看看。

    于是纪染摇头:“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只是希望十七普通点儿,怕他小小年纪被这么多钱迷花了眼睛。”

    哪怕他出身这么好,她也希望十七未来能成为优秀的人,而不是只会躺在父母或者长辈们荫庇下的人。

    纪庆礼点头,算是明白她的顾虑。

    所以没一会儿他又回游戏房继续跟十七玩,只是纪染站在身后,突然喊道:“爸爸。”

    纪庆礼回头看向她。

    纪染笑了下,语气轻松地说:“下次您再来十七,不用每次都说路过,我知道你是想他了。”

    纪庆礼脸上闪过一抹尴尬的情绪,不过随后他沉着脸严肃地点头。

    不过在转头的时候,他也没忍住笑意。

    哎,这孩子,也不知道给她爹留点儿面子。

    晚上沈执回来的时候,纪庆礼还在这里,他也是难得休息半天,现在又是个孤家寡人的光棍一个,干脆全部时间都拿来陪外孙。

    以至于翁婿两人也碰上头,竟是喝了几杯。

    这两人也就过年那会儿才会喝上两杯,这会儿喝起来居然还真的一杯接一杯。纪染因为要帮十七洗澡,先抱着孩子上楼。

    十七有个专门的浴缸,因为纪染怕他不喜欢洗澡,买了很多洗澡的玩具,有小宝宝专门店的喷头,还有各种可以在水里玩的。

    以至于她预估错误,这小家伙不仅不讨厌洗澡,而是每次洗完澡要把他抱出来的时候,都是各种尖叫。

    她洗完之后,保姆帮忙把浴巾拿过来,纪染给他抱出来的时候,小家伙哀求道:“妈妈,还想玩,我还想玩。”

    纪染把他的要求驳回,结果人放在小床之后,就开始满床打滚。

    他并不是很任性的孩子,不过偶尔也会有点儿闹腾人,纪染拿着衣服安静地跪在床边,等他打滚完了之后,安静地问道:“现在可以穿衣服了吗?”

    小家伙皮肤特别白,是那种站在一群小孩子当中,都白的发光的存在。

    此时没穿衣服站在自己的床上,明明四肢那么纤细,可是小肚子却鼓鼓的,显得特别可爱。

    纪染每次看见他的小脸蛋,哪怕刚才还有点儿憋不住想要发火,这下也立即被浇灭了火苗,她柔声说:“过来,妈妈抱抱。”

    小家伙也乖巧的很,立即走过来轻轻地抱住她的脖子。

    纪染在生他之前偶尔看到网上对于生孩子时危险的描述,光是那么多可能会引发的疾病就那么吓人,可是她丝毫没有畏惧。

    因为她好喜欢十七,这个身上流着她血液的孩子。

    等她把十七哄好的时候下楼,这才发现沈执和纪庆礼居然换到了地下室的酒吧台继续喝酒,纪染家里有个地下室,她把这里弄成了专门可以放松的酒吧台。

    没想到这两人居然就这么喝上了。

    她下去的时候,就听到纪庆礼声音都有些打结地说道:“说实话,我觉得你岳母才是个聪明人。”

    对面的沈执轻挑了下眉,并没说话。

    “真的,你岳母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人,比染染还聪明的那种,”纪庆礼说了一句,似乎苦笑了下,随后将酒杯中剩下的酒喝了下去。

    终于他最后说:“所以她早早跟我离婚了,你看她现在一个人多自在,有钱而且会保养。”

    此时站在门口的纪染都忍不住挑眉。

    对于纪庆礼这么无缘无故地提起裴苑,纪染也觉得挺神奇。

    终于最后他幽幽道:“还显得那么年轻,不少人想追她呢。”

    纪染猛地伸手捂了下脸,她确实是不太想什么中老年爱情故事,哪怕是她亲爹妈的都不行,于是她赶紧转身上楼把这里留给了沈执。

    大概到了晚上十点多,两人从地下室上来,一直在客厅里等着的纪染听到动静立即站起来。

    “你们怎么喝这么多?”纪染走过去的时候,两人身上的酒气都特别熏人。

    纪庆礼却不服气地摆摆手,不在意地说道:“这哪里算多,我回家了。”

    “都这么晚了,”纪染惊讶道,她立即说:“您今晚就住在这里吧。”

    可是纪庆礼却非要让司机送他回去,纪染想劝他,结果他还是执意要走,最后没办法纪染只能让司机送他回去,并且叮嘱让家里的保姆好好看着他。

    等把人送走之后,纪染这才回来照顾另外一个。

    “怎么跟我爸爸喝这么多,”纪染给他倒了一杯冰水,让他醒醒酒。

    沈执端着水杯,里面的冰块在清水里慢慢转动,他手指微晃了下水杯,杯子里的清水摇曳:“聊的开心所以喝的就多。”

    开心?

    纪染表示很狐疑。

    沈执立即笑了起来,他俯身凑近,在纪染柔软的唇上落了一吻,小声说:“其实是老丈人跟我透露了下他小小的烦恼。”

    纪染眉梢轻扬,大概猜到了他爸小小的烦恼是什么了。

    于是她伸手扶着沈执,无奈道:“你还是先去洗澡吧。”

    “不想知道老丈人具体说了什么?”沈执下巴抵着她的脑袋,声音是染上酒气的那种懵懵的,有种平日里看不见的可爱。

    三十岁男人喝得有点儿懵的时候,原来也这么可爱。

    纪染是真想把他弄去洗澡,结果沈执低声说:“他说他人生唯一能传授给我的经验就是,一定要生一个女儿。”

    “特别是像染染这样的女儿。”

    “因为你是他最大的骄傲,最大的!”

    沈执抱住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纪染鼻尖突然一酸,这么多年来,她真的一直是他们的骄傲,对吧。

    就在她情绪像是被泡进烈酒当中,一下红了眼圈时,沈执弯腰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我们去生个女儿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