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

养娃日常(4)

    第九十七章

    繁华的cbd区域, 高耸如云的建筑物鳞次栉比,恒驰集团就坐落于恒驰大厦当中。这栋大夏每到夜晚的时候,外墙壁上的广告投影都是城市的特色。

    不过现在是白日, 自然不会看到晚上热闹的一幕。

    此时一个小书包的小男孩安静地跟在穿着黑西装的男人身边,一张在幼儿当中堪称是英俊的模样, 实在是吸引了不少人回头看他。

    等电梯的时候, 吕杰小声问:“十七, 需要我抱你吗?”

    沈十七小朋友抬头朝他看了一眼, 微微摇头:“不用了,吕叔叔。”

    明明才是个五岁的小朋友,偏偏表现出一副冷静又骄矜的模样,连说话都是一板一眼的, 连吕杰都不得不感慨,人比人气死人,就连孩子比孩子都能气死家长。

    吕杰也算是看着十七长大的人,两三岁的时候还是活泼可爱的孩子,可是谁想到如今五岁开始就慢慢变得沉稳起来。

    每次看见他都会主动打招呼,教养极好的小模样。

    哪怕吕杰作为男人都忍不住喜欢这小家伙。

    等他领着十七到了62楼,这是沈执办公室所在, 外面是总裁办的办公区域。本来正在专注工作的众人,在看见吕杰进来的时候, 纷纷打招呼。

    谁知一下又看见了十七, 登时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这是吕特助的孩子吗?哇,怎么长得这么漂亮?”

    有个人问身边的同事。

    对方惊恐地望了她一眼, 立即小声说道:“你疯啦,这是大老板的儿子,吕特助都没结婚呢,哪有什么孩子啊。”

    问话的姑娘是这半年刚调进总裁办的,十七平时很少会来公司,所以她也没见过,看着吕杰带着十七就认错了。

    她捂了下嘴巴:“大老板孩子也太好看了吧,我第一次看见一个小孩我想用帅来形容。”

    而不但但是可爱。

    同事悠闲地喝了一口水,语调幽幽道:“那你也不看看咱们大老板长什么样子。”

    小姑娘瞬间点头,在没进入恒驰集团之前她就知道这家公司有个巨帅的老板。

    结果等见到真人的时候,她才发现媒体对沈执的彩虹屁压根不能跟他本人相提并论,光是那种脸,这姑娘每天都不敢抬头直视。

    吕杰把十七带到沈执办公室的时候,沈执并未在他自己的办公室,吕杰自然知道他这时候应该还在外面。

    今天幼儿园那边临时提前放学,家里保姆又陪着纪染出门去了,所以沈执让吕杰过去把十七接了过来。

    小家伙一听说可以来爸爸公司玩,还觉得挺兴奋的。

    这会儿他站在办公室里面,看着这个全景落地窗的大房间,小孩子对于房间里的装饰并不感兴趣,就连窗外的景致也没有吸引他的注意力。

    反而是他走到办公桌旁边,看着桌子上摆着的相框。

    沈执办公室里只摆了一张相框,是十七周岁的时候拍的,纪染抱着十七而沈执站在他们身边。

    一家三口,那样岁月静好。

    “是我小时候的照片。”十七指着相框笑着说道。

    他笑起来也是安安静静的,吕杰跟着笑了下,上前说道:“十七把书包放下吧,你想不想吃点儿东西?”

    十七抬起头看向他,“叔叔,我现在应该吃水果了。”

    幼儿园下午的时候会有水果提供给小宝宝们,十七已经养成了习惯,所以这会儿吕杰问他要不要吃东西的时候,他立即这么说。

    “好,我去给十七拿水果好不好?”

    恒驰集团总部员工福利极好,不仅有餐厅还有专门的休闲吧,可以在这里吃水果和喝饮料,还有各种小吃。

    谁知十七问道:“吕叔叔,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吕杰以为他是怕一个人留在办公室里,于是点了点头,牵着十七的手去了电梯。休闲吧并不在这一层楼,而是在楼下。

    等到了的时候,这会儿没什么人在,所以吕杰带着十七去选吃的东西。

    因为是夏天的缘故,水果还挺丰富,特别是西瓜最多,有切片的西瓜也有西瓜汁。

    “我想吃芒果。”十七看了一圈,眼睛始终在西瓜和芒果之间来回地流连,最后像是终于选好了一样,指了指芒果说道。

    吕杰笑着要了一份芒果,这里休闲吧有两个专门的人负责准备水果。

    见到吕杰带着这么一个好看的小男孩过来,干脆多切了点儿芒果。吕杰端着盘子在一旁桌子上坐下。

    其实当初公司董事会对于在这里弄这么一个休闲吧还挺有意见。

    毕竟这里是城市的cbd中心区域,在这里可谓是寸土寸金,上百平米的地方被划分出来搞这么一个休闲吧,可谓是浪费。

    但是沈执坚持了下去。

    如今在招聘的时候,恒驰集团的一大企业竞争力居然就是公司内部如此好的福利。毕竟如今互联网公司会更加年轻化,每次网络上提到什么做梦都想去的公司,大多数都是这些互联网公司。

    恒驰集团作为一个实业公司如今竟也能跟那些做梦都想去的公司相提并论。

    十七拿着叉子认真地开始吃芒果,他现在连筷子都用的很好,更别提是叉子,所以小叉子一戳一块芒果放嘴里。

    吕杰本来坐在他旁边,不过因为电话响了,小声说道:“十七,你先在这里吃东西,叔叔去外面接个电话。”

    十七因为嘴里还吃着东西,妈妈说过嘴里有东西的时候不能讲话,因为东西可能会喷到别人身上,不礼貌。

    所以他大眼睛望向吕杰很认真地点头。

    吕杰走到门口,倒也放心,因为十七只要出来他就会看见。

    没一会儿有几个女员工走了进来,她们要了几杯咖啡就去旁边位置上坐着,谁知一转头看见隔壁桌一个人在乖乖吃水果的小男孩。

    “这小孩子谁家的?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一个戴眼镜的女员工左右看了一眼。

    其他几人也盯着十七看。

    “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好想偷回家。”有个长发姑娘捂着自己的嘴巴,小声说道。

    戴眼镜的人点头附议:“而且他怎么这么乖,一个人在这里吃芒果,也不哭不闹。”

    旁边有个已婚的员工表示:“我儿子跟他一样大,可是我家那个真是一秒都停不下来,你看看人家这么乖。”

    几个人本来就是过来放松的,没想到还遇见这么好看的小男孩。

    要是成年大帅哥的话,她们或许还不好意思搭讪什么的,结果这么英俊又可爱一奶娃乖乖地端坐在椅子上,用小叉子戳着芒果一块又一块认真吃着的小模样哟。

    众人纷纷母爱爆棚,是真的恨不得把他偷回家。

    于是戴眼镜的姑娘率先问道:“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十七本来正在认真吃东西,突然听到旁边有个人跟他说话,他转头看过去,一双乌漆漆的大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她们。

    这一眼叫旁边几个女员工恨不得尖叫起来。

    这么一双纯真好看的黑眸,此时圆溜溜的,像极了清澈的鹿眼,难怪都说孩子的眼睛里面藏着星辰。

    十七把芒果咽下去,才开口回答说:“叔叔出去打电话了。”

    “你不是跟爸爸妈妈来的?”眼镜女生好奇问道。

    十七想了下,声音软软道:“爸爸在这里上班,叔叔带我来找爸爸。”

    对于这么乖巧的孩子,几个人轮流上阵开始逗弄他,一会儿问他怎么没上幼儿园,一会儿又问他还想不想吃东西。

    直到有个人笑嘻嘻地问道:“要不阿姨带你去找你爸爸?”

    “谢谢阿姨,叔叔会带我去找爸爸的。”十七听过老师教他们,绝对不可以跟陌生人走,虽然他也不觉得这几个阿姨是坏人。

    谁知对方还是不死心,继续好奇问道:“那你爸爸叫什么呀?”

    十七稍微想了一下,好像这个是可以说的吧。

    于是他握着手里的小叉子,认真说:“我爸爸叫沈执。”

    “哦,沈执呀,”对方笑着点头,可是在下一秒她下意识望向坐在身边的同事,突然她觉得自己的舌头好像被猫叼走了。

    就是她张了张嘴巴,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你爸爸叫沈执?”长发女员工说完捂了下自己的嘴巴。

    此时有个声音响起:“十七。”

    被叫到名字的小朋友抬头看见站在不远处的沈执,立即挥了下手:“爸爸。”

    这下休闲吧里的其他人都纷纷站了起来,开始打招呼。

    “沈总好。”

    “沈总。”

    沈执冲着众人微微点头,走到十七身边,看着他盘子里已经被吃了大半的芒果,细心问道:“你还要吃吗?”

    “这个太多了,我有点儿吃不下去。”十七有点儿小苦恼。

    他打小就被教育不许浪费食物,可是刚才那个阿姨给他切了整整一盘,确实是太多了。

    沈执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伸手将他面前的盘子拖到自己面前,这才拿起叉子开始慢慢地吃芒果。

    一旁的女员工们简直是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

    于是各个坐在椅子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好在沈执帮十七把剩下的芒果吃完之后,指着盘子说道:“爸爸帮你把剩下的吃完了,但是盘子需要你自己去还给那边的阿姨。”

    十七立即点头。

    他乖乖从椅子上下来,将盘子拿起来送给不远处的阿姨。沈执也走到门口等他,小家伙还完盘子之后,迅速地跑到他身边。

    沈执牵着他的时候,离开了休闲吧。

    虽然沈执来的快走的也快,可是并不妨碍他离开之后,成为一众围观群众的话题。

    “原来刚才那个小朋友是咱们大老板的儿子。”

    “别说,跟沈总长得还真的像,特别是那双眼睛,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得。”

    “果然父母好看生不出不好看的孩子,我看过沈总和他夫人参加活动的照片,两人跟娱乐圈那些明星站一块都不输。”

    “而且人家沈总把孩子教的真好,听话又懂事。”

    没一会儿休闲吧里发生的事情,就在公司内部的小群里流传了起来。因为沈执和纪染对于十七很保护,他的长相没有在任何媒体上曝光过。

    公司员工对于沈总孩子的模样也挺好奇。

    但是好奇归好奇,谁也不敢真跑去总裁办凑热闹。

    十七跟着沈执回了办公室,沈执在自己办公室里扫了一圈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玩具给他玩,他微皱了下眉头,转头问十七:“你要跟爸爸一起玩游戏吗?”

    小家伙坐在沙发上虽然脸上没露出特别高兴的表情,可是眼神早已经流露出了情绪。

    于是沈执把ipad拿了过来,他知道纪染不太喜欢给十七过早接触这些电子产品。平时十七在家的时候,都不太会拿到手机和平板电脑。

    所以沈执也不会只扔个平板电脑给他自己。

    他打开平板电脑里下载好的数独app,现在应用程序越发发达,大概只有你想不到的程序没有程序员开发不出来的东西。

    这个数独app还是纪染主投的,算是她自己的私心。

    因此沈执的电脑里面才会有下载这个小程序。

    只是他如今工作过于繁忙,几乎没什么时间再拿数独打发时间,这个小游戏是他第一次玩。因为这是入门数独,特别简单。

    于是他亲自带着十七玩了起来。

    虽然父母都觉得自己家的孩子是全世界最聪明的孩子,但是十七真的是那种明显高智商的孩子,不管是在早教班的时候还是在幼儿园里,他总是学的最快的那个。

    而今天他又一次让沈执震惊了。

    当沈执告诉他数独的规则时,十七一开始还有点儿迷惑,但是沈执带着他做了两题之后,小家伙似乎慢慢找到了规律,直到他完全依靠自己做出一道题。

    这一个下午,父子两人竟是玩了一下午的数独。

    对十七来说这并不是题目,而是一个有趣的游戏,是他与父亲之间的游戏。

    “喜欢这个吗?”沈执侧着头看着小家伙问道。

    十七毫不犹豫地点头,他的小手在平板上点了一下,声音奶萌奶萌:“爸爸,我们继续玩吧。”

    他对数字很敏感,就像是与生俱来的那种敏感。

    沈执不由想起纪染,他之所以接触数独就是受到纪染的影响,而纪染也是这样天生对数字敏感的人,她聪慧机敏地叫所有同龄人都成为绿叶。

    而她成为了绿叶当中的那颗明珠。

    当小家伙的手指在电脑屏幕上来回点来点去的时候,沈执伸手轻轻摸了下他的发顶,十七抬起头有点儿疑惑。

    沈执轻笑:“你真像妈妈。”

    像妈妈?

    十七当然听懂这句话的意思,他其实总是听别人跟他说,他像妈妈,所以他小声问:“爸爸是不是特别喜欢妈妈?”

    明明是小小的人儿,却跟个小大人一样,问出这样的问题。

    不过哪怕是儿子的注目之下,沈先生依旧保持着自己略有些清冷的姿态,但最终他还是微微点头:“爸爸很爱妈妈。”

    “所以爸爸也喜欢十七对吧。”小家伙毫不犹豫地说道。

    因为他长得像妈妈,所以爸爸爱妈妈的时候,也会喜欢他。这样的逻辑关系,这么大点儿的孩子居然还真的理顺了。

    不过沈执却略有些怔住。

    许久,他低声说:“十七,爸爸当然喜欢你。但不仅仅是因为你像妈妈,而是因为你爸爸的孩子。”

    沈执并不擅长说这样温情的话,特别是面对十七的时候,明明他也那么喜欢他的孩子。

    可是他更擅长默默地陪伴他,但在这一瞬,他不想让十七误会。

    他爱十七,是因为十七是他和染染的孩子。

    *

    晚上两人回家的时候,纪染已经到家了。一进到客厅,十七飞扑到纪染怀里,只不过平时一定把他抱起来的人,今天居然只是把小家伙搂在怀里。

    “十七今天在爸爸公司里玩的开心吗?”纪染把他带到沙发旁边坐下。

    他的书包并没有背着,而是被沈执拿在手里。

    十七毫不犹豫地点头还特别开心地跟她解释说:“妈妈,我今天跟爸爸一起玩了数独游戏。”

    数独??

    纪染有些惊讶地挑眉,随后抬眸朝沈执看过去。

    沈执轻笑道:“他玩的还真不错。”

    纪染立即也来了兴致,她小声问道:“十七你喜欢吗?”

    没有父母会不喜欢自己的孩子去继承自己,纪染也不例外,她在数独上一直有天分,当初若不是因为中途放弃,说不定她不会成为加入投行,而是继续数学研究。

    十七的大眼睛里透着笑意,一张粉嫩的小脸更是洋着笑意,乖软乖软地说:“喜欢,爸爸说妈妈也会玩这个。”

    “嗯,妈妈小时候可厉害了。”纪染这次可没谦虚。

    因为她真的可厉害了。

    晚饭的时候,十七都还在兴致勃勃跟纪染说起数独的事情,对于他来说突然出现的新鲜东西一下超越了变形金刚的存在,吸引着他所有的注意力。

    因此他洗完澡之后,今天的睡前故事居然变成了母子两人一起玩数独游戏。

    等终于把小家伙哄睡之后,纪染回了自己的房间。此时沈执还在书房里面没有回来,直到她洗完澡之后,沈执才推开门进来。

    他看着头发披散在肩上还半干的纪染,哪怕此时完全素颜,可是皮肤依旧细腻,明眸善睐,哪怕是时间都那样优待着她,依旧那样美地叫人心颤。

    沈执走过去从后面轻轻将她抱住,低声说:“染染。”

    他的尾音有点儿上扬,像是一道弧线,裹着无尽的柔软。沈执这人冷漠多过温柔,而他的温柔又大半给了纪染。

    纪染小声说:“怎么了?”

    “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沈执的嘴唇是靠近她的耳边,带着温濡的气息。

    纪染有些瞪大眼睛,但是最后还是略有些吃惊地说:“你怎么会知道?”

    沈执听到她这么说本来只是几分怀疑,这下彻底确信了,他低声说:“刚才十七回来的时候,他扑向你的时候你躲了一下,而且你也没抱他。”

    要是放在平时纪染不可能在十七扑过来的时候躲一下,那肯定是今天下午她确定了什么事情。

    终于纪染小声说:“阿执,我们十七要有一个妹妹或者小弟弟了。”

    虽然心底已有猜测,但是在纪染亲口说出来的时候,沈执心底还是有种别样的兴奋。一直以来他们都对生第二个孩子的事情顺其自然,可是纪染却迟迟没有怀孕。

    之前纪染甚至还去医院看过,检查结果一切都正常,连医生都没说出个所以然。

    好在他们已经有了十七,所以医生安慰纪染顺其自然就好了。

    纪染一直觉得可能是他们跟这个小家伙的缘分一直还没到,于是她也耐心等待了起来,没想到一等就是一年多。

    如今十七五岁了,她终于再次怀孕。

    沈执忍不住将怀里的人转了个方向对着自己,垂眸时,眼底的温柔已如海浪般不断翻涌,最后他低头吻住纪染的唇。

    本以为幸福已够多,可是沈执才发现命运对他有多好。

    他一直以为自己并不是什么命运宠爱,直到现在他才懂得时光对他的偏爱。

    前三个月的时候,纪染都很低调谁都没告诉。但是三个月之后,她的小肚子渐渐起来,毕竟她身姿纤细,身体上一点点变化都会很明显。

    所以纪染选了个晚上的时间,特地躺在十七的床上跟他一起。

    “十七。”她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已渐渐有了小少年的模样。

    小家伙望向她时,大眼睛巴巴地望着充满了眷念,是对于妈妈独一无二的依赖。

    纪染歪着头看着他,脸上带着笑意柔和地说:“我们十七要当哥哥了。”

    十七眨了眨眼睛,有点儿愣,纪染手掌摸着他的发顶,继续柔声说:“妈妈肚子里有了小宝宝,但是妈妈现在还不知道这是个小妹妹还是小弟弟。”

    突然十七猛地坐了起来,本来盖在两人身上的薄被也被小家伙掀翻。

    十七盯着纪染的小肚子,特别新奇地说:“妈妈,小妹妹已经在你的肚子里面了?”

    此时十七小朋友已经自动忽略了小弟弟这个选项,显然他更想要个小妹妹。他幼儿园的同班同学好几个人都有小妹妹。

    有时候放学的时候,他还是看见有小朋友妈妈来接他的时候,是带着小妹妹的。

    十七是羡慕的。

    纪染知道他好奇心强,耐心地点头:“对呀,他现在已经在妈妈肚子里面,不过也不一定就是小妹妹哦。所以哪怕是小弟弟,你也会喜欢对吧。”

    她怕日后生出来是个小弟弟,十七会失望。

    而她希望不管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十七都能始终如一地喜欢他。

    十七实在是个懂事的小家伙,虽然他心底好想好想要一个小妹妹,可是纪染这么说了之后,他立即点头说:“会的,不管是小妹妹还是小弟弟,我都会当好哥哥的。”

    突然小家伙兴奋了起来:“妈妈,我以后就是哥哥了。”

    纪染的心都要被他的奶声奶气喊化了,她将小家伙抱在怀里,轻轻晃了晃,就像是他还是个小婴儿时候,她把他抱在怀里哄那样。

    “哪怕我们十七是哥哥,也还是妈妈的小宝贝。”

    纪染之前也看过报道,说是现在的孩子明显对家里的二胎宝宝比较排斥,怕会被抢走爸爸妈妈的爱。

    可是十七明显没有这样的小情绪,他在得知这件事之后,竟是兴奋地好久都不想睡觉。

    直到沈执过来的时候,他还在兴奋地跟纪染说话。

    纪染都很久没瞧见他这幅样子了,也没有强制让他睡觉,而是一起陪着他笑下去。

    怀孕的日子其实并不算难熬,特别是纪染已经有过一次经历。第一次怀孕的时候她都没有放下工作,这一次就更加是了。

    纪染已在高通证券从执行董事胜任为董事总经理,虽然每次媒体采访的时候都要问一句,她是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之间。

    但是这世上的成功女性有很多,但是她们也并非全都是独身一人。

    很多都是既有事业也有家庭。

    纪染是到九个多月的时候才请假在家休息,不过也只是没有去公司上班而已,有什么事情公司下属还是会给她打电话。

    不得不说,她的两个小宝贝都挺体谅她,都是选择在不冷不热的日子里出生。

    此时带着一丝春意的暖风从窗口吹过来,纪染半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看着。她穿着长裙,除了肚子滚圆之外,四肢依旧纤细修长,丝毫不见这一点儿臃肿。

    她微垂着眼睛,长发温柔地搭在纤细的锁骨处挡住锁骨线条。

    没一会儿,十七从午睡中醒来,一路小跑来找她。

    小家伙脱了鞋子爬上沙发,乖巧又安静地靠在她肩膀上,本来纪染享受着这一温馨的午后时光,可是突然她轻哼了一声。

    十七立即差距到,转头看着她问道:“妈妈,你怎么了?”

    纪染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有些无奈,轻笑道:“只是小宝宝动了一下。”

    十七立即瞪大眼睛,之前他就透过妈妈的肚皮跟小宝宝打过招呼,可是现在他还是觉得很神奇,小家伙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想去摸又不太敢的样子。

    最后他征求纪染的意见:“妈妈,我可以跟小宝宝说话吗?”

    纪染笑道:“当然可以。”

    于是十七凑近纪染的肚子,似乎有点儿怕小宝宝听不见,很大声地喊道:“妹妹,我是哥哥,你听到了吗?”

    纪染被他的举动逗笑,这怎么可能听到嘛。

    可下一秒她的肚子又动了一下,这一次肚子的小家伙仿佛真的跟回应十七似得,竟是连连翻身,惹得纪染都忍不住低头看过去。

    十七立即紧张地说:“妈妈,妹妹是不是在回答我?”

    于是他将自己的侧脸轻轻地贴近纪染的肚皮,直到他感觉自己的脸颊像是被轻轻碰了一下,十七心下惊奇,登时睁大眼睛,露出不敢相信的小表情。

    正好此时沈执也从外面走了进来,本来他去了十七的房间看了一眼,见本来睡着的小家伙居然没在屋子里面,便猜测他大概是睡醒来找纪染了。

    果不其然他在这里。

    “爸爸,妹妹刚刚跟我打招呼了,她还碰我的脸颊呢。”十七像是发现新大陆那样惊奇地告诉沈执。

    沈执知道他所说的是肚子里小宝宝的胎动。

    哪怕是他,在已经有了十七的情况下,仍然都觉得胎动是那么神奇又美妙的一件事。

    不过纪染还是说道:“十七,万一妈妈生的是小弟弟呢?”

    十七立即摇头:“不是的,肯定是妹妹。妈妈,我连妹妹名字都想好了。”

    这一下纪染和沈执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有种莫名的好笑。十七这个哥哥当的还真是称职尽责啊,居然连名字都想好了。

    纪染饶有兴趣地问:“你给妹妹取了什么名字?”

    “。”十七不假思索地说道,显然他确实是早就想好了,此时他说完之后,征求意见似得看向父母。

    沈执笑道:“为什么要叫?”

    十七小脑袋一歪,有些骄傲地说:“因为妹妹她肯定很甜。”

    纪染一直没让十七吃很多糖果,因此十七记忆中最甜的东西,就是有一次外公带他出门的时候给他买的。

    很甜很甜。

    他觉得那么甜那么甜,所以他也想让妹妹叫这个名字。

    “爸爸,你喜欢吗?”十七主动问道。

    沈执点了点头,别说,他还挺喜欢的。

    但是纪染有些无奈,她说道:“妹妹不是吃的东西呀。”

    “要不叫绵绵吧。”沈执转头看着纪染,她坐着的沙发正好对着落地窗,温柔的阳光落在她身上,将她整个人笼罩在其中时,透着缱绻暖意。

    他希望小家伙从出生开始就拥有绵绵不绝的爱。

    纪染点了点头,也觉得绵绵这个名字不错。只是下一秒她突然说道:“你们怎么都肯定就是个妹妹啊?”

    要万一来了个小弟弟,一个叫绵绵的小男孩?

    可沈执这次也不假思索的说:“这次我跟十七想法一致,我也觉得会是个小妹妹。”

    一个月后,在晚上十点时,一个叫绵绵的小女孩真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他和她的绵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