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拯救师弟计划

正文 第2章

    叶辞回到小院时,看到小孩正坐在桃花树下发呆,阳春三月,花瓣落了头上也不管。

    “今天带你见了师尊,可愿随着我们修道?”他迈步上前,弯腰捻起粘在发丝上的花瓣,正巧小孩抬起头看向他,两人一时对视他朝着微微一笑,“你若愿意,以后喊我师兄,和我一同住在这里。”

    “愿意的。”小孩刚才也并非在发呆,他只是在想,等自己身子好些了,该怎么报救命之恩,该如何和他们告别,自己以后又要去到哪里,以后的路该如何走。所以叶辞问他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答应了,能够留下来是最好的,努力修炼,有能力保护对自己好的人,便是报恩之道。

    “那以后你便随着师父姓,楚淮。”叶辞坐到他身旁。

    “师兄为什么不跟着师父姓?”既然成了师兄弟楚淮也免了些拘谨,好奇起姓名来。

    “唔…嗯……”叶辞含含糊糊靠在树干上,嘴巴张不开般哼哼了半晌开始转移话题,“再休息几**就和我一块修习,表现好了就回答你。”

    “其实我们还有个师姐。”

    “那什么时候去打招呼呢?”

    “她在我入山第二年就下山游历了,见不到。”

    “噢……”

    这些天叶辞没干什么正事,也不出门,整天除了给楚淮调息,就是拉着扯犊子,一会聊到怀楼阁的点心,一会谈到烟雨楼的葡萄酒,吹得天花乱坠,自己都直咽口水。楚淮才六岁,本该是好奇心极重的年龄,却只是撑着脑袋默默听着,安安静静的,和个小玉人一样。叶辞看了愈发心疼,更是凑得近了。

    无机山灵山秀水,灵力充沛,养伤也能养的快些,不过一周,楚淮身体已经调养的差不多可以去上课了。叶辞给他换了身新衣服,一身素白,趁得小孩更乖巧可爱,果然和意料中一样像个糯米团子。叶辞越瞧越喜欢,忍不住抱了抱他。

    无机山的亲传弟子与普通弟子一同上课,只是亲传还要多一节早课。刚到辰时叶辞就领着楚淮去了月照君住所,月照君已经坐在院中喝着茶候着了,一见他们就笑眯眯的招手唤来,先给二人倒了杯茶,楚淮双手捧着茶杯小口喝着,叶辞则托着腮漫不经心饮下。

    “你衣服倒是挑的不错。”月照君瞧着楚淮也欢喜,便赏了叶辞一句夸,转而向叶辞递出一把木剑,“待你十岁时,也能通过考验得到一把自己的剑,在此之前先用木剑学习吧。”

    纵使是把木剑,也是制作精良,通体被棕榈油擦拭的即为顺滑。楚淮道谢小心接过,眼中全跃跃欲试。

    倒像个剑痴。叶辞看着师弟小心翼翼抚摸剑身的模样忍不住心里吐槽一句。

    离去学堂上课还有半个时辰,月照君给楚淮大致讲了他们上学的内容。无机山主要以习剑为主,平日上午一个时辰讲些道德经论,下午两个时辰由三圣其一教练剑法,然而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看个人,清风剑法招式为表,要修习的却是其内,真正习得的一式应是带着清风剑意在,这是需要个人领会的,因此下午的两个时辰多半用来练习基本功。

    楚淮抱着剑认真听着,却一知半解。饶是月照君这样整天和叶辞插科打诨的也心生爱怜,伸手摸了摸他头道,“慢慢学,以后就懂了。”

    末了临走了,叶辞牵着楚淮手离开,将要踏出院门时,月照君缓缓开口道,“莫尘。”

    叶辞脚步一顿,微微侧过头去示意自己听着。

    “迷雾且深,你且往前走吧,自会烟消云散。”

    “……谢师父指点。”

    去学堂的路上,叶辞一直想着师父留给自己的那句话,沉默不语走了一路,快到学堂时,感觉牵着的手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