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你被开除了!

第77章 第七十七章

    虽然只有几天,但容盛却觉得自己等这一天等了仿佛一个世纪, 自己从天津回来后, 白端端找自己打听了不少季临的事, 允诺给自己做三顿晚饭,结果自己晚饭没吃上, 白端端也不知道忙什么去就跑了,而更过分的是季临,他收下了自己的麻花,连声谢也没有, 回来这么久, 竟然都没来找自己打个招呼, 神龙见首不见尾,也不知道一个人都在忙点什么。

    结果正这么抱怨着,白端端的邀请电话就来了。

    “容律师, 今晚来我家吃饭啊,你有特别想吃的菜吗?”

    “没什么特别的。”容盛激动地说,“你就做你的拿手菜就行了。”

    挂电话之前, 白端端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哦, 对了, 今晚我男朋友一起来, 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笑话, 容盛想,哪里有八卦,哪里就是我的战场, 他倒是要看一看,是谁这么幸运,竟然能和厨艺如此好的白端端交往。

    很快,白端端的地址发了过来,容盛看了眼,意外地发现竟然是和季临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而且……而且还是同一层?

    白端端和季临竟然是邻居?!妈的!容盛有点生气了,季临怎么没早说,白端端烧饭这么好吃,他这种近水楼台,肯定背着自己上人家那儿蹭过不少好吃的了,还硬是要把人家请来当家政,这绝对是用老板的威压对下属进行的威逼利诱!

    容盛没忍住,当下就一个短信发给了季临,指责他的隐瞒。

    结果这男人竟然还相当理直气壮,几分钟过后,就回了信息——

    “你又没问。”

    “……”

    容盛气的要死,但反过来想一想,自己今晚就能吃上白端端的手艺了,当即又发了一条短信过去,他故意隐瞒了白端端还请上了自己男友的信息,营造出对方只请了自己一个人的模样,想让季临好好酸一酸——

    “你想不到吧?今晚白律师单独请我吃晚饭哦,亲自下厨哦!没有请你吧?”

    可惜季临还是没恼,他的信息回得语气仍旧非常平静:“哦,记得少吃点。”

    看看,虽然语气平静,可字里行间这还不是羡慕嫉妒恨吗?容盛得意地想,还诅咒自己少吃点呢,可不是季临自己吃不上葡萄说葡萄酸吗?

    容盛得意洋洋:“我偏要多吃点。”

    果然,自己这话下去,季临没有再回复了,容盛觉得,季临大概是气死了。

    看看,什么是人格魅力,这就是人格魅力,自己不是白端端的直属上司,但白端端请吃饭,叫的还是自己,有邀请季临吗?根本没有的!

    容盛开开心心,哼着歌,上酒窖里挑了一瓶上好的红酒,决定晚上登门拜访时带上,离晚饭还有几个小时呢,他就开始期待起这顿饭了。

    结果容盛斗志昂扬地上门,带着打探八卦的心理想要看一看白端端的男友到底什么样子,可惜对方竟然还没来,倒是季临大剌剌地坐在白端端家的沙发上,正在翻报纸。

    妈的,失策了,容盛懊恼不已,早知道就不和季临这家伙炫耀今晚白端端请吃饭了,季临和白端端是邻居,听到有饭蹭,还不赶紧从隔壁就直接过来吗?

    可惜心里气归心里气,表面上容盛还是十分友善的,他和季临打了个招呼,随便聊了下最近几个棘手的案子和盛临的创收运营情况,白端端则在厨房忙碌,看起来她今晚是要大显身手一番,因为即便坐在客厅,容盛也能听到厨房里传来各种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热闹非凡,这一听白端端就是厨艺大拿,肯定是一手掌控着几个菜同时进行,因此即便她这样的水平,都有些手忙脚乱,各种锅碗瓢盆都叮当响了。

    容盛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觉得自己今晚一定不虚此行,看这个架势,白端端绝对要准备比上次团建更丰盛的菜肴!

    可惜白端端的男朋友一直没到,容盛左等右等,见季临根本没有八卦好奇的模样,也不好意思和他开口,只自己望着门口翘首以盼,好在他的张望终于有了回报,没多久后,门铃响了。

    白端端的男朋友来了!

    容盛几乎是一个健步就冲到了门口,动作行云流水地拉开了门,然后他就见到了门外的人——

    一个外卖快递员。

    这快递员见了他,笑了笑,然后不容分说地把一大袋子外卖食物放到了容盛手里:“您慢用!”

    “……”

    容盛简直目瞪口呆,直到提着这么重重的一袋东西回到客厅,他还有些云里雾里:“是不是送错了啊?”

    今天白端端主厨,她可是能烧满汉全席的人,怎么可能还需要外卖呢?

    倒是季临很镇定,他站起身,接过了容盛手里的外卖:“哦,我点的。”

    “你来人家家里吃饭,还点外卖?”容盛简直惊呆了,“季临,你这也太没情商了吧?你到底是来蹭饭的还是来踢馆的啊?白律师下厨,你点这么多外卖?你没问题吧?”

    季临却很淡定,他只是看了容盛一眼,那眼神甚至有些怜悯:“我不和你抢,白端端做的东西,都归你。”

    容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知道季临这波操作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还没来得及提问,厨房里的抽油烟机声音就停了,没一会儿,白端端端着一只烤盘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随着她的出现,空气里出现了一股烧焦的气味……

    容盛就这样看着白端端笑着然后掀开了烤盘上的锡纸:“容律师,来,这是我的成名菜。”

    “……”

    容盛看着那一坨黑乎乎完全分辨不出是什么玩意的的东西,心里有些发怵:“这……这是什么?”

    “烤鸡啊!”

    白端端笑眯眯的:“你等一下,别的菜我也都做好了!”

    她说完,又转身回了厨房,不一会儿,白端端又陆陆续续端了其他几个菜出来。

    容盛看了一眼,就差点当场晕厥过去。

    这是菜吗?!这根本看不出是什么玩意儿!不是焦黑焦黑的,就是黄绿交杂让人看到了就不想吃的,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是糖醋鱼的玩意儿,黑乎乎的一片,当端到容盛面前,就闻到了一股冲天的醋味,怕是做这道菜用完了一整瓶香醋……

    “你……”容盛望向白端端,不可置信道,“白律师,做人不能不讲信用啊,你这说好了给我做菜,也不能糊弄我,水平发挥失常到做出这种毒药质量的东西吧?”

    白端端却是抿唇一笑:“实不相瞒,其实这就是我的稳定发挥。”

    “……”

    容盛一时之间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呆呆地看了眼眼前白端端口中的成名菜烤鸡,只觉得心里悲愤异常。

    这像烤鸡吗!这像一坨屎!

    白端端不是明明之前团建做了一大桌满汉全席水准的菜吗?怎么会……

    等等……像大便的烤鸡?季临的邻居?

    电光火石之间,容盛突然就灵光一现,团建那天在厨房,除了白端端外,季临可是一直在场的……

    他看向了在一边表情冷静的季临。

    容盛心里划过一个大胆的猜想,这猜想其实非常不现实,然而除去所有的干扰因素,就只剩下了这不可能的可能——

    团建那顿饭菜根本不是白端端做的,是季临做的……

    甚至再往前追溯,根本不是季临请了白端端来做家政做饭,反而是季临自己在给白端端做饭……那天季临家那桌好吃到哭的剩饭剩菜也不是白端端做的,而是季临亲手做的……

    容盛几乎快要潸然泪下:“你们为什么骗我?我只是一个单纯的小男孩……”

    可惜白端端没法理解容盛的心理落差和惨遭朋友欺骗的悲愤,她笑眯眯地把烤鸡又往容盛面前推了推:“容律师,尝尝吧,不瞒你说,我平时根本找不到人愿意吃我做的菜,难得你这么欣赏我,央求我一定要给你做菜,我真的挺感动的,这一桌菜,你可一定要尝尝啊!”

    白端端说完,还不忘补了一刀:“你放心吧,止痛药、胃药还有速效救心丸,季临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

    容盛一时之间只想老泪纵横,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这个时刻,他完全被白端端货不对板的厨艺给震惊到了,压根忘记了去深究白端端和季临之间这突然熟稔起来的关系是怎么回事。

    “我不吃!我不要!我不行!”

    容盛当场来了一个拒绝三连,他几乎是抱着救命稻草一样冲到了季临点的外卖面前:“我吃外卖!”

    可惜季临挺冷酷:“这是我点的,没点你的份,你不是号称要把白端端的东西都吃了吗?”

    “季临,你还是兄弟吗?是兄弟就救我一条命,你吃,我捡点你吃剩下的边角料就能活命了……”容盛一言难尽地看了看桌上的“生化武器”,他现在终于懂得白端端说吃完可以上天是怎么一回事了,吃这玩意儿,分分钟真的就蒙主宠召了……

    好在在他快要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后,季临总算是同意了分享自己的外卖。他倒是料事如神点了三个人的份,于是容盛就坐在桌上,最终沦落到吃外卖。

    不过一旦把白端端那些可怕的“剧毒物品”收拾走后,容盛终于松了一口气,人也重新活泼起来,白端端已经在自己对面落座了,容盛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来,来,季临,你坐我边上,我今晚带了很不错的红酒,你可……”

    只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季临就十分不给面子地拉开白端端身边的座位非常自然地坐了下去。

    “……”

    行吧,容盛想,季临可能是想坐在自己对面,好吃饭的时候能时时刻刻看到自己的脸。

    只是开始吃饭后,容盛很快就知道不是了。

    吃着吃着,容盛就觉得季临和白端端之间,不太对劲。

    两个人虽然是在吃饭,但好像时不时就会看对方一眼。季临挺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触碰的,但是白端端和他坐的很近,手臂就碰到了他的,整个人也快靠到他身上去了,要是往常,按照季临的性格,他绝对会往旁边挪一挪,和白端端保持距离,但是今天却根本没有,季临几乎是习以为常地让白端端靠着。

    外卖里有道辣子鸡丁特别辣,白端端吃了一口,大概是没料到这么辣,推了季临一下,然后大大咧咧指挥道:“给我拿杯水。”

    这个完全不在意的语气,容盛都放下了自己刚才被白端端厨艺欺骗的悲愤,反而替白端端担心起来,季临这个人,特别不喜欢被别人差遣,还是这种语气……虽然白端端平时大大咧咧惯了,也不喊老板,直接季临季临的喊,但关键时刻,她还是要学会区分老板和下属的差别啊……这个差遣的模样,季临是铁定要不爽的,没准要找点茬扣个工资……

    果不其然,季临皱了皱眉。

    容盛不负责任地猜测,看来要骂人了……

    季临也果然开口对白端端的行为进行了责备,只是内容和容盛所想的完全背道而驰——

    “你又不能吃辣,就不能少吃点?”季临一边说,一边给白端端倒了杯水,然后递了过去,“以后别吃辣了,对胃不好。”

    ???

    容盛觉得自己有点懵了,他愣愣地看向了白端端和季临,总觉得有些什么事,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完全发生了质变。

    白端端不是有男朋友了吗?可如今和季临的模样,又怎么看怎么暧昧?这怎么回事?她是不是那种热爱玩弄男人的女人啊?长得这么漂亮,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厨艺这么垃圾,竟然都找得到对象?

    而按照这个思路一想,一切也确实迎刃而解,季临为什么会给白端端做饭做菜还在团建时给她打掩护,这还不是因为被白端端漂亮妖艳的外表给哄骗了吗?

    容盛怎么都没想到,季临也还是免俗不了,竟然喜欢白端端这种妖艳贱货款!眼看着这还是做了人家的备胎,问题是这女的连个饭也不会做!做出的这都是什么啊!毒药也不过如此了!何况季临最讨厌就是花钱厉害的女人,当初明明信誓旦旦说着这辈子就是死,就是和自己在一起,也不找白端端这种女朋友,结果如今……

    没想到季临竟然是一条肤浅的颜狗!

    女人长得漂亮真的这么管用吗?完全长在季临最不喜欢的点上,竟然还引得季临折腰了?

    容盛心里百转千回,对面的白端端却显然一无所知,她还在大快朵颐地吃着外卖,都没什么矜持优雅的模样,然而季临却一点也不在意。

    片刻后,白端端在吃酱汁肉的时候不小心嘴角上溅到了一点酱汁,容盛刚想出声提醒,结果就见季临非常自然地拿过一边的餐巾纸,然后小心翼翼又温和地帮白端端给擦了。

    “……”

    季临这个备胎,当的有点太入戏了啊,容盛心里纠结地想,他是不是还不知道白端端有男友的事,自己该不该提醒他……白端端的男友至今没来,是不是也是因为白端端见季临来了,才找了个借口让自己正牌男友别出现的,否则这可不是个修罗场吗?现在要不要把一切公开,全在自己一念之间了……

    容盛的手心有些冒汗,思前想后,他觉得不能看着兄弟沦为凄惨备胎,这可比自己这种单身的还惨!

    然而就在他快要开口之际,只见被季临擦掉脸上和嘴角酱汁的白端端突然对季临笑了一下,然后她就着这个姿势亲了亲季临的脸颊。

    ???

    容盛突然觉得有点不太对劲……而接着,他觉得越发不对劲了。因为白端端扯了扯季临的衣角:“你不应该礼尚往来也亲我一下吗?”

    季临倒是还很沉稳镇定,他轻轻道:“吃完再亲。”

    “……”

    好一对旁若无人的狗男女!

    “你们?”

    此刻容盛终于产生了一个不妙的联想,他瞪着眼前的白端端和季临又看了几分钟,才后知后觉有了点恍然大悟的悲愤,他声音颤抖地指控道:“你们是不是背着我搞一起了?!”

    容盛回想起白端端此前说过的话,说要请自己和她男友一起吃饭,还说她男友自己也认识……这么一想……

    容盛:“!!!”

    白端端的男友难道自始至终就是季临?!

    他对季临怒目而视,本以为自己和季临之间,季临绝对是脱单比自己晚的,结果没想到咬人的狗不叫,季临这个狗,竟然不声不响先于自己恋爱都谈起来了!而且还吃了窝边草,就在自己眼皮底子下,和白端端就暗通款曲了!

    容盛几乎快要气到变形了:“季临,你太不够意思了吧?你怎么都不和我说,你和白端端在一起了?!”

    可惜季临这人大概天生没什么愧疚心,他只平静地抬头看了容盛一眼,然后理所当然道:“你又没问。”

    容盛气坏了!自己没问难道他就可以不告诉自己吗?!

    “好,那我问,你自己老实交代,多久了?”

    季临抬了抬眸:“在一起没多久。就你出差期间。”

    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容盛心想,我信了你的邪,现在回想,当初团建时候,季临看白端端的目光就不太对劲,怕是早就勾搭成奸……

    他正要继续追问,却只听季临继续道——

    “但喜欢的话,可能挺久了。”

    季临话音刚落,白端端又大大方方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容盛觉得自己已经没眼看了,他突然想起一首老歌——

    “我应该在车底,不该在车里……”

    总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应该就地消失才好。

    白端端却是嫌弃他被刺激的还不够,亲完自己的男朋友,就看向了容盛:“容律师啊,季临和我最近看到个别墅不错,隔壁那套也还空着呢,你要不和我们买在一起?毕竟已婚人士和未婚人士保持友情挺难的,以后我们结婚了,可能和你相处时间都少了,你要就住在隔壁吧,虽然我不会做菜做饭,但季临做的可好吃了,哪次做的时候多弄点,还能送去接济一下你。”她笑眯眯地补刀道,“毕竟一个单身大龄的男人,常年吃地沟油的外卖,也不健康,以后等你年纪再往上长,衰老的速度会加倍……”

    “……”

    容盛觉得白端端家,他待不住了,自己真是打扰了,该告辞了。

    只是白端端自然不会那么容易放他走,她热情挽留道:“容律师,你走之前,能尝尝我的烤鸡吗?我是特意为你才做的,你没必要吃光,但是至少应该吃一口吧!”

    容盛望着那盘黑乎乎勉强能分辨出烤鸡形状的不明物品,陷入了沉默。

    白端端坚持道:“容律师,试试吧,季临从不肯吃我做的东西,好不容易你来了,不吃一口绝对不可以走,而且这道菜我也是为了你才做的,你对不起我,也不可以对不起鸡啊!”

    容盛望着死不瞑目的鸡,内心真的对这只鸡产生了巨大的愧疚感。

    要不是自己号称要吃白端端做的菜,这鸡也不至于如此没有尊严的惨死,它至少能死得其所,变成个模样漂亮诱人的金黄酥皮烤鸡,或者一锅热气腾腾的鸡汤,总之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死是死了,死的面目全非死的连含笑九泉都做不到,以后都投不了胎……

    容盛内心挣扎了一秒,想了想,觉得一来确实不能对不起鸡,二来,他内心也有那么一点微微不怕死的跃跃欲试,他本人是个黑暗料理达人,如今在这个层面上竟然还微妙的对白端端产生了一决高下的好胜心……

    要不……那就尝尝?

    容盛想,只一口,又不会怎样……

    ……

    一分钟后,容盛就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他刚吃进嘴里,就觉得自己的味蕾大概是要坏死了……这烤鸡不仅外表完全看不出是个烤鸡,连味道也完全尝不出……只有一种焦炭和咸味,还带了点不知名的苦……

    只是只吃了这么一小口,吐出来又实在不礼貌,容盛最终只能含泪下咽……

    容盛嘴里苦,心里也苦。

    好不容易终于拼死咽下了这一口,他是无论如何再也不愿意动筷子了。

    结果白端端却还是相当热情,她仿佛被容盛吃了一口这个行为本身鼓励了,非常激动:“容律师,怎么样?也没有季临说的那么可怕,你看吃了,你也没死啊!”

    “……”

    白端端很开心地推了一把季临:“你看看人家容律师!”然后她朝容盛转回头,“虽然我也知道我自己做菜不太行,但是是个人,总是从不行慢慢努力才行的呀,容律师,你反正还要吃我两顿晚饭,我接着那两顿会再接再厉,争取给你惊喜的!”

    惊喜不用了,容盛想,惊吓倒是连绵不绝。

    他当即摆手义正言辞地拒绝:“不用了,白律师,你是个精英律师,占用你为客户提供法律服务的时间来给我做菜,这实在是浪费社会主义法制资源,简直天理不容!你还是把你的时间投入到工作中去吧!你这双手,是做饭的手吗?!那是赚钱的手!”

    季临全程好整以暇地看着容盛,一脸幸灾乐祸,一点帮忙解围的意思都没有。

    而白端端则更妙,她连连摆手,表示自己的时间不值钱:“不不不,容律师,我其实挺喜欢做菜做饭的,算是个业余爱好吧,而且当初可是为了找你打听季临的事,才说好给你做三次晚饭的,我承了你的情,那三次就是三次,一次也不能少,毕竟你和我说了那么多季临的事。”

    恰是此时,季临正好有电话响起而走开。

    容盛想了想,看了眼季临的背影,压低声音道:“这样吧,我再卖给你季临两个私密信息,你看,之后那两顿就免了吧?”

    白端端也看了季临的背影一眼,然后笑了笑:“成交。”

    容盛这下才松了口气来,一顿的鸿门宴,依靠自己的机智,这下总算是把自己一条狗命给捡回来了。

    哎,朋友啊,多交两个还是有必要的,关键时刻这不还能拿来出卖!

    作者有话要说:  有读者对时间线有疑问,我简单解答下哈。

    林晖遇到13岁的季临打赢了季爸爸的官司拿到了一大笔钱,这笔钱也没用掉,攒着呢,后来林晖准备被自己结婚用,结果十几年后,遇上了大学里端端的爸爸出事,于是把这笔存着的钱支援了端端,但其实季临一直是比端端大的,季临三十左右,端端二十五左右,具体年纪大家自己把握脑补吧,大概是这样一个时间线哦~

    【故事进入收尾期啦,应该会在1月底过年前结束哒,下章解决田穆案】

    祝你们今天圣诞节快乐哦~【我还在码字,沧桑点烟】

    还有,收藏一下我的专栏和下个文《劝你趁早喜欢我》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