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你被开除了!

第78章 第七十八章

    继容盛遭到晚餐暴击后,他再也不用讨好和期待的眼神看白端端了, 几乎是第二天开始, 他就躲瘟神般地避开白端端, 要是哪儿有她,他甚至愿意绕路避开, 可见那顿晚餐对他造成的心理阴影到底有多深……

    不过白端端没有功夫去顾忌容盛对自己的印象,她完全沉浸在田穆案的头疼里,如今火锅店的取证受阻,还能在哪儿找到遗漏的线索呢?

    虽然季临对自己说了不用担心, 他会全力跟进, 而以季临的能力, 白端端相信,确实即便自己此刻做了甩手掌柜,他也能在时间届临截至前找到扭转案子的关键证据, 只是……

    只是不甘心。

    不甘心就这么躺赢,不甘心就这么完全不放手一搏,不甘心就这么依赖季临。

    除了正常休息的时间, 白端端几乎把自己整个人都沉进了案子里。

    过去自己遗漏了什么?她努力一条条从头到尾梳理, 生怕自己此前的思维定式造成了对关键信息筛查的遗漏。

    田穆既然给陆水生在开发竞品游戏, 而游戏开发并非是一个人能做出来的, 必须是团队工作, 可田穆碍于竞业限制协议,无法到水星网络一同讨论开会,而鉴于水星网络的其余工作人员甚至没见过田穆这个人, 那么可以推测得知,田穆甚至没和这个游戏团队的其余工作人员进行过视频会议。自然,这也很好理解,因为一旦田穆的长相曝光,游戏开发圈里大家都是熟人,水星网络其余员工也不是傻的,自然一联想,什么都知道了,纸包不住火,一旦别人知道,这事就早晚要露馅,因此田穆都没敢冒这个险,然而他作为游戏设计的重要成员,总是要和公司沟通的,所以这个沟通的对接人,大概率就是陆水生本人。

    只是……

    只是此前除了调取过田穆的银行流水情况,白端端也不是没去查过他和陆水生的通话记录,但都没能发现可疑的地方,那么田穆是怎么和陆水生沟通的?两个人依靠一些网络软件视频电话?

    但游戏研发,除了口头的理念沟通交流外,很多时候还要跑程序,游戏软件也有雏形和试用版,田穆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负责测试游戏真实运营后的流畅度和用户体验度,因此他还需要运行游戏软件。

    以田穆如此谨慎小心的性格来讲,他并不像是能相信靠邮件来发送游戏软件版本的人,因为邮件一旦有针对性的植入木马和病毒软件,那么所有的来往沟通记录都有可能完全被曝光。

    而但凡是游戏软件和一些机密资料,别说田穆不愿意用邮件来接收,就是陆水生也不会冒险用邮箱来发送,因为这里一旦遭到泄密,被别人抢先一步,对游戏上架的打击是致命性的,就如水星网络对与闻游戏做的那样。

    可田穆又不去水星网络,又不用邮件的话,那么游戏软件的试用版,就必须用u盘或者其余别的载体来传递。而这个u盘或者载体,涉及的可是金额巨大的商业价值,陆水生决计不会以快递的方式来递送,那么只剩下了一种方式——找个人亲自递送。

    可正如白端端之前分析的那样,田穆和陆水生这两个都非常谨慎的人,大概率会采取面交方式,会两个人亲自对接,毕竟游戏软件版本的修改更新没有那么频繁,并不像钱一样需要每个月打一次,可能半年也就那么一次需要陆水生把u盘给到田穆,两个人即便见面,风险并不那么大,交由别人出面反而更麻烦。

    白端端努力分析,觉得不管怎样,田穆在前期竞品游戏还没定下最终版上架之前,绝对是和陆水生有过至少一次见面的,甚至理论上来说,都不止一次,对游戏里面的bug或者不好的用户体验,田穆至少应当和陆水生当面有过长足的沟通,而白端端觉得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出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交流信息的,他们的沟通机制是什么,是否有可能取证到两个人传递u盘和游戏软件的关键证据。

    只是思路是好的,要实践起来却非常难,因为一切的分析不过是基于白端端自己的推测,但田穆和陆水生到底是怎么想怎么操作的,她一概不知。

    何况田穆在前期几乎没怎么出过门,谢淼也不是没派人盯他,可他确实几乎每天都宅在家里……如果他万一真的是通过非见面的方式和陆水生交流,那取证还真的陷入思路了……

    然而不管怎样,一旦有这样的推测,白端端也不想放弃任何一丝机会,决定按着这个方向去尝试下取证。她又拿出张白纸,开始细细整理田穆和陆水生之前的关系图谱和所有可能性发展……

    一不留神,一天就过去了,白端端的对面,王芳芳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今晚不加班?”

    王芳芳最近为了年终奖,可是在拼今年最后的创收,因此连续几天都是工作到七八点才走的,今晚一反常态,白端端也忍不住好奇起来。

    王芳芳偷偷摸摸压低声音道:“我最近因为加班啊,晚上饿得慌,天天加餐吃宵夜,结果昨天上秤一看,我的妈啊,我胖了十二斤!端端,你能想象吗?十二斤!不是两斤!年底我妈还给我安排了相亲呢,说对方是个帅哥,这眼看着没几个月了,我虽然平时宅的要死,现在这不还是赶紧抢救一下,临时抱佛脚去健身房甩肉吗?”

    她说完,提上自己的运动鞋,和白端端打了个招呼,就风风火火地跑了。

    然而王芳芳的无心之言,却让白端端电光火石之间突然茅塞顿开。

    健身房!

    虽然田穆平时几乎完全宅着不出门,只偶尔出去倒个垃圾,但他却是有去过健身房的,此前这一点白端端不是不知道,但田穆去健身房去的频率不高,基本上属于大半年就去了几次那类,因此并没有引起白端端的注意,毕竟他这种去法非常正常,像段芸,也办了个为期两年的健身卡,结果除了第一个月还比较热情地去了几次后,很快就没健身热情了,之后看在办健身卡钱的份上,才断断续续又去了几次,还不是去锻炼的,是去洗澡的,美名其曰用掉点水费也是挽救成本……

    田穆这一点完全和段芸相似,也和每一个办了健身卡却不去的普通人一样,因此白端端此前压根没往这块上想,毕竟田穆本身确实有些微胖,想要减肥也完全可以理解。

    只是如今站在另一个角度考虑问题,白端端却觉得田穆每一次外出都需要细细排查。

    健身房是个非常合理的去处,不论对于田穆还是对于陆水生,出现在这里完全不突兀,而只要时间选的得当,很多时候工作日的白天健身房里根本没有多少人,这两个人完全可以在健身房里见面交换u盘,对游戏进行沟通。

    白端端几乎是立刻就把自己的这个发现告诉了季临。

    季临听完,皱了皱眉,没有立刻表态,他沉吟了片刻,才继续道:“确实存在这种可能,因为田穆此前几乎不出家门,唯少的几次就是去健身房,当时谢淼找人盯梢留意过他的行踪,也跟到过健身房门口,但之后就没再跟进去过。”

    “是因为觉得田穆穿着运动服和运动鞋,外加去健身也挺正常的,所以没跟进去过吗?”

    季临摇了摇头:“不是,谢淼找的算是私家侦探,对方很敬业,在合法的情况下,不会因为觉得观察对象行为正常就不继续跟进的,当时没跟进去的主要原因是田穆去的是艾格斯健身会所。”

    季临一提艾格斯,白端端就懂了,这是一家以客户安全保护和私人化定制健身项目为宣传噱头的高档健身会所,年费昂贵,私教课程的价格更是称得上奢侈,但确实,对会员的运动安全保护措施做得挺好,每个分区的健身房内都配备有专业的工作人员还有急救人员,一旦会员在运动中出现健康状况,将立刻得到专业救助,杜绝健身时的任何风险。

    另一方面,这家健身会所的门禁也做得很强,因为不像其余一般的健身房,艾格斯必须确保是会员本人才可以入内,并且绝对不可携带其余非会员一同入内,健身房内部的各个不同分区里也需要再次刷卡才能进入,所以不像大部分健身房一样最后人蛇混杂秩序混乱,毕竟昂贵的年费已经筛选掉了大部分普通人。

    艾格斯的宣传点还在于这些私教里不少是当红明星的同款私教,甚至即使是如今,还有不少三四线小明星会出入健身房,而为此,艾格斯能提供一对一的训练室,算是非常保证客户的隐私,同时,为了给会员最贴心的服务,艾格斯的口号是,所有工作人员都能认出每一位会员,所有工作人员都能第一时间亲切地叫出每位会员的名字,力求让每位会员在健身时都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谢淼的人没能跟进艾格斯,想必并非出于疏忽大意,而是因为艾格斯的严格门禁制度。

    “但现在听完你的分析,我觉得也确实存在两个人跑去健身房见面的可能,可问题在于,从谢淼此前提供的拍照视频证据来看,目前我们唯一可以证明的就是田穆是艾格斯的会员,但我们没法确证陆水生也是,艾格斯对会员的信息保护很严密,而且老板有些人脉和背景,不可能给我们调取相关会员名录的,而即便想依靠仲裁委的调查令去调取会员名录,恐怕也行不通,因为你现在分析的一切,都是基于你的猜测,连陆水生到底是不是会员都不知情,就要求调查令,那调查的权限未免太大了,甚至已经有可能侵害正常的他人隐私,健身房完全可以合理拒绝,不论是仲裁委还是法院,都不会给我们出具任何调查令。除非能先一步证明陆水生确实也是健身房会员,这才有可能取得调查令。”

    “谁说要依靠调查令啦?”白端端却是笑,“走吧,现在我们就先去确认我的思路对不对,陆水生到底是不是这家健身会所的会员,先证明了这个,再商量后面的方案。”

    季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就被白端端一把拉着下了楼。

    艾格斯健身会所离盛临并不算远,没一会儿,白端端和季临就到了会所门口,此刻下班时间,健身房已经陆续有人在运动,季临全程不明所以,皱着眉看向白端端。

    白端端倒是胸有成竹:“我保证,不用调查令,但是就是要花点钱。”她看了季临一眼,“不过不用你报销,这个我自己来,本来我也想健身。”

    如今恨不得一天三顿都在季临家蹭,季临做的又好吃,导致白端端的体重直线上升,甚至去年的大衣都快有变小的趋势,以至于白端端本来也决定是时候健身控制体重了……

    只是虽然她没说,但季临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她的想法,他抿了抿唇,看了白端端一眼,不太认同道:“我觉得你不胖,正正好好。”

    行吧,这大概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白端端没在意,只笑了笑:“也不算减肥,你就当我增肌吧,锻炼身体总没错的嘛。”

    说完,她调试了下自己胸口别着的微型摄像机,又关照季临道:“录音笔开好了吧?”

    得到季临肯定的答复后,她就拉着季临走进了艾格斯的接待处。

    高档健身会所果然是很气派,要不是知道这其实是个健身房,只单看接待处的装修格调,白端端甚至要以为这是个高级商务会所,前台的工作人员均穿着款式洋气的套装,向白端端和季临微笑问好。

    “请问有什么能帮助到两位的吗?”

    白端端也不虚与委蛇了,她开门见山道:“我想办健身卡。”

    一听有生意,工作人员更热情了,相当认真又专业地给白端端介绍了几种健身卡的权限功能和金额:“现在我们正在做周年店庆大酬宾,现在办会员会非常的划算,几乎是半价的折扣活动,性价比非常高,用一年的会费,可以得到两年的时长,中间如果您有什么事一段时间没法来健身的话,告知我们,我们也可以给您停卡,停卡期最长半年,相当于拿一年的时间可以办两年半的卡呢……”

    白端端佯装认真地听完,又装模作样地问了几个问题,再把季临拉到一边装作讨论考虑了下,这才重新回到了工作人员面前:“那好,我就先办个两年的会员吧。”

    虽然艾格斯是个高档健身房,但如今健身行业内其实客户竞争非常激烈,其余平价的健身房里也不乏环境不错性价比很高的,而艾格斯这样价位的,能消费得起的毕竟是少数,虽然刚开业第一年艾格斯靠着差别化服务大赚了一笔会员费,但此后的推广拓展业务,就越来越难了,何况有钱人也不傻,甚至越是有钱越是精明,平日这工作人员往往介绍到口干舌燥了,才能勉强谈成一笔生意,如今见白端端这么爽快就签了合同,她身边的男人又非常快速地掏出卡直接结了款,这工作人员心里就别提多高兴了。

    要是每个客户都和这位漂亮客户一样省心,自己这工作该轻松多少啊。

    这工作人员还是个年轻的小姑娘,一看白端端,再看看她身边的男人,做成一笔生意有提成的轻松高兴情绪下,不禁也有些羡慕,这客户长得漂亮,男朋友还这么帅,还大方,艾格斯健身的会费这么贵,眼睛都没眨一下就抢着付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白端端付了钱,又和这工作人员随便聊了两句,见对方表情放松愉悦,也觉得时机到了。她状若不在意地开口道:“对了,我以前在别的健身房办卡,如果是老会员推荐新会员的,好像是有折扣呀,就算新客没有折扣,推荐成功的老客户也可以免费延长服务期比如一个月这样,你们有这个活动吗?”

    这类活动其实是健身行业里的潜规则,每个业务推销员都有一定权限可以对健身房服务费以各种名目做出一定量的减免,其中新客优惠和老客福利就是之一,但如果客户不问,一般是不会主动提的。

    如今白端端提了,工作人员便也笑着回答了:“虽然我知道市面上别的健身房都有这样的活动,但我们艾格斯为了保证服务质量,也为了防止每个业务推销员有过多的权限干预会费价格,也为了确保价格统一透明,是没有这项活动的,但我们会给推荐您成功入会的老客户送个小礼物以表心意的,请问您是哪位客户推荐来的?”

    要的就是这一步!

    白端端镇定自然道:“哦,我是陆总推荐来的。”

    工作人员不疑有诈,追问道:“是哪位陆总?我们这儿姓陆的会员还有好几个的。”

    “哦,陆水生陆总,水火不容的水,生活的生,就水星网络的老总。”

    因为艾格斯员工对客户信息的熟稔,一听到陆水生的名字,这工作人员几乎想也没想就恍然大悟地回答道:“原来您是陆总的朋友啊!我知道了,您放心吧,下次陆总来,我一定好好感谢他!会有我们公司的小礼物给他的。”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不过就是陆总来得不太多,上半年也就来了那么几次……”

    后面的话,白端端已经不在意了,她心里激动而亢奋,找到了!没想到真的找到这个关键证据了!自己的猜测没有错,陆水生果然是这家健身房的会员!而工作人员说他半年才来了几次,也和田穆的情况能对应上!两人看来都是醉翁之意不在健身!

    如果自己这个思路没错,那么一旦调取了健身房的监控视频,是非常有可能证明这两个人每次一同来都有当面交流的,即便监控没有声音,但至少可以说明田穆与陆水生早就认识并且熟稔,法庭上装作第一次认识并且被戴了绿帽子而震怒就是虚假的,一旦是假的,那么后续他们提供的证据证明力也将受到质疑,如此一来,案子就有了突破口。

    白端端见好就收,她继续平静而自然地和工作人员又聊了两句,这才拉着季临离开。

    只是一离开后,她就忍不住了。

    “看到了吗季临!我证明陆水生和田穆在一家健身房了!”白端端得意洋洋,她终于有了一种站在季临身边也不至于那么露怯的愉悦,平日里都是季临掌控全局,都是季临在发掘常人没有发现的细节,但今天终于让白端端扬眉吐气了一番,她终于更加自信了,觉得自己和季临之间的差距也没有那么大,假以时日,还是能追赶上对方的。

    谈恋爱能让人精神愉悦,认真工作同样也能。

    很多时候,白端端觉得工作让她变得更加有存在感,更加自信,也更加对自己的人生有把控权,或者说,让她更加拥有自我,即便在和季临的恋爱里也并不会因为对方的光芒和资历就丧失对自我的肯定。

    对于她的狂喜和激动,季临却是很平静,他微微笑着看着白端端:“你很棒。”

    他温柔地看了眼白端端,补充道:“站在老板的角度上讲。”

    “当初你叫我去盛临我就说了,我绝对物有所值的!”

    “不,你物超所值。”季临凑近白端端,亲了亲她的脸颊,“我应该谢谢你答应来盛临,让我不仅有了非常得力的下属,还有了非常漂亮的女朋友。”他压低声音,“后面半句是站在男朋友的角度上讲的。”

    白端端心情愉悦,她是性格非常外放的人,也没顾忌此刻路上很多行人,只笑着轻轻跳起来给了季临一个大方的亲吻。

    “现在我们能证明陆水生和田穆在一个健身会所了,那下面就是去取得调查令后过来调取监控。”白端端比季临还急,“明天一早我就去,我怕这工作人员万一和陆水生先聊起来,就要打草惊蛇露馅了!”

    季临自然也知道其中利害,两个人一点也没耽误,第二天一早就取得了调查令,然后以律师的身份重回了艾格斯,要求调取监控。

    只是虽然陆水生还没时间反应,但艾格斯的老板却也不是好对付的。他非常抵触白端端和季临的证据调取,因为艾格斯一向强调永远只对会员开放,也会尽一切努力保全会员的隐私,如今要是被调取了视频监控,这岂不是硬生生在打自己的脸?

    每个人自然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拼尽全力。

    好在这次谈判由季临出面,他强势而冷硬,艾格斯老板圆滑的商人做派对他丝毫没用,以至于半个小时后,对方终于做出让步。

    “你们只能查看公共区域的视频,比如走廊过道里的、门口的、接待处的,其余具体健身区域、休息区域的都不可以。”艾格斯的老板耸了耸肩,一脸无奈般道,“主要我们具体健身区域和休息区域的监控视频比较大,但我们服务器没有那么大的容量,所以只要没有意外发生,一切运营正常的话,定期会删除,你们想要调取的那几个日期,我们正好都已经覆盖掉了,我本人也是守法好公民,但确实这些监控没有了,爱莫能助啊。”

    这人说的自然是假话,白端端和季临要调取的时间,最近的甚至只距离现在十天,几乎没有商家会迫不及待把十天前的监控就删除或者覆盖掉的,但对方摆明了不愿意让季临和白端端查看健身区域和休息区域的监控视频,两个人确实也无可奈何,因为一旦闹僵,对方甚至可以连公共区域的监控都号称损毁灭失而不提供。

    不管如何,对方同意提供公共区域一个月内的监控视频。

    拥有调查令是一方面,可对方配合不配合从来是另一方面,如今艾格斯老板愿意退让一步,同意给查看公共区域的视频,白端端也知道已经是季临很不容易达成的结果。

    两人也不再有异议,季临点头首肯后,对方倒也守信,很快向两人提供了视频监控。

    好在因为谢淼此前找人调查过田穆的行踪,调查报告上对他哪天出门去健身房尚有记录,因此白端端也总算是从浩瀚的视频监控里别解救了出来。

    一回到办公室,她就调取了田穆去健身房那几天的视频监控,然后泡了杯茶,坐在座位上开始一帧一帧画面地过。

    公共区域人来人往,并且镜头拍摄的角度问题,画面也不全,其实排查起来相当困难,换了别的律师,大概觉得这完全是徒劳,甚至不会花费时间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毕竟能不能赢官司,又不影响律师费收费。

    只是白端端做不到那样,既然允诺了客户,就算某个方案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几率,她也是会去尝试的,正如季临一样,他的时间这么值钱,但每个案子仍旧全力以赴,此刻,白端端在办公桌前查看监控,季临则在办公室里查看另一份监控,两个人决定先分头排查,最后再彼此交叉手头的视频doublecheck一下,以确保没有任何遗漏。

    田穆去健身房一共有8天。白端端负责查看前四天的视频,季临负责查看后四天的。

    只可惜……

    证据确实太难找了。

    白端端查看监控里田穆外出的第一天,没有任何他和陆水生的镜头。

    第二天,仍旧没有。

    第三天,终于拍到了田穆进入艾格斯的画面,也果不其然拍到了陆水生的,但甚至没有两人同框的,更别说有拍到两人交谈的画面了。

    白端端看的头昏眼花,和季临一沟通,他那边已经看完了他负责的监控部分,他那几天的监控里也同样没有决定性的证据出现。

    这一次,季临的脸上难得的也有些凝重:“我这边的视频里,确实有看到田穆和陆水生同一天前后不到几分钟出现在过道里,然后前后脚进了男更衣室,我极度怀疑他们是在更衣室里完成了u盘或者什么材料的交接,毕竟他们选择的时间,健身房里其实没有太多人,何况男更衣室里即便有人,也不会注意到这两个人聊天说话或者交接东西。”

    季临顿了顿,看了白端端一眼,“我觉得你的思路是对的。但问题在于,即便我看到的这一段监控,也不能成为什么关键证据,因为艾格斯的男更衣室应该很大,田穆和陆水生完全可以辩称彼此都没在更衣室碰到过对方,这也很合理,毕竟我们没有证据,而男更衣室里因为隐私问题是绝对没有监控探头的,就算我们强制去调取,也是徒劳。”

    里边的利弊,白端端自然也懂,田穆背后果然有林晖的指点,这波操作真可谓是天衣无缝了,毕竟不论是什么商家的更衣室,都不可能有监控,这是个取证盲点……

    所以胜负就在自己手里最后剩下这一天的监控视频里了。

    ……

    白端端和季临交流完,回到自己座位上,滴了个眼药水,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开始继续工作。

    只可惜这视频前面那么长的时间里,根本没出现田穆,也没有陆水生……

    就在白端端都快绝望之际,大概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看到视频的五分之四,接近尾声的部分,虽然田穆仍旧没有出现,但出现了唐黎。

    如果唐黎在,那是不是证明田穆肯定在?那如果还能拍到陆水生和田穆有什么互动……事情就能迎刃而解了!

    白端端几乎是一刹那提起了精神,她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只是等了十来分钟,画面里还是并没有田穆的身影出现,唐黎百无聊赖,坐到了接待室的靠椅上,然后拿出小镜子补了个妆,再之后就掏出手机开始自拍。

    离这段监控视频结束还只剩下十来分钟,看来是不可能存在田穆和陆水生互动的画面了……

    只是在白端端都快要放弃之际,老天给了她一个柳暗花明的惊喜。

    田穆是没出现,但陆水生出现了。

    他看了唐黎两眼,似乎对她的长相颇为惊艳,然后他等了片刻,没见唐黎抬头,于是便自己走到接待处的靠椅边在唐黎边上坐了下来。

    画面里,没一会儿,他就像是找了个什么话题一般,找邻座的唐黎就搭讪聊起来。公允地说,陆水生算是老板里长得还人模人样的了,外加一张脸总是笑眯眯的,看起来也颇为和善,说话大约也是挺幽默,没一会儿,唐黎就笑得合不拢嘴来,两个人聊了会儿,就见陆水生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唐黎,然后大约又说了什么,两人约好加一下微信,唐黎掏出手机,让陆水生扫一扫加了自己的二维码,这之后,陆水生才朝唐黎打了个招呼离开,没多久,田穆也从健身房里走到了接待室处,唐黎见了他,站起来,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挽着他的手臂就走了……

    画面到最后都没有拍到田穆和陆水生有任何交集,但白端端心里却是狂喜的激动。

    她带着电脑冲进了季临办公室:“季临,我找到关键证据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八好意思,本来以为本章可以写完这个案子,但是临时有点儿事,没法继续肝下去了,这个案子剩下的尾声部分就放下章叭~

    没想到没了存稿我竟然还能更新出八千字,自己为自己感动泪流一下

    【小剧场】

    容盛见识了白端端的死亡厨艺后,对找对象只有三个要求——

    活的,女的,做饭能吃,不会死人。

    因为悲愤,他私底下偷偷给白端端做了一套表情包,配文——

    “谈恋爱吗?吃了我的饭会死人的那种。”

    “谈恋爱吗?能上天的那种。”

    “谈恋爱吗?倾家荡产那种。”

    “谈恋爱吗?被打到无力还手的那种。”

    ……

    白端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