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你被开除了!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你看, 这个场景,交换名片,互加微信, 完全可以证明监控视频当天才是唐黎和陆水生第一次认识!然而对照时间,远在这之前的几个月开始,田穆已经在为陆水生工作了,因此陆水生也早就在给唐黎打款了。”

    白端端把画面暂停, 总结道:“既然田穆号称唐黎和陆水生有婚外情,那笔每个月的大额进账是陆水生支付的包-养费, 那么他们怎么解释,为什么唐黎和陆水生还没认识呢, 这笔‘包-养-费’就已经提前几个月打进来了?难道陆水生未卜先知, 知道自己未来要和唐黎发生婚外情不成?”

    白端端笑笑:“因为这段监控视频, 对方的时间线完全就不堪一击了,并且你看。”她把暂停的画面放大, “这个角度清晰地拍到了唐黎的手机屏幕, 她的二维码非常清晰,我刚才试了一下,扫一扫甚至能真的加到对方的微信, 确实是她没错, 她连抵赖都不行。”

    意外得到这个峰回路转, 季临的精神也为之一振。

    显然在伪装“婚外情”之前,田穆都从没有为陆水生引荐过自己的漂亮老婆,以至于在造假婚外情约会照片之前, 唐黎恐怕都没有见过陆水生,根本不知道自己老公在为哪一家神秘公司哪一位神秘老板服务。

    “所以大概率是那天是唐黎去健身房等田穆,结果没有料到却被陆水生撞上,两个人当时又彼此不认识,因为唐黎长得漂亮,陆水生作为一个老板没忍住想要搭讪撩骚一下,唐黎呢,心里大概也有点什么荡漾的想法,一来二去于是交换了联系方式,接着就有了监控里的一幕。”

    这样一解释,所有的线索就也对的上了。

    “我会继续完善证据链!”

    白端端斗志昂扬,和季临汇报完毕,季临负责把这个好消息和谢淼沟通,白端端就又拿着电脑回了座位,没几天仲裁庭就要重新开庭了,这次可绝对不能有任何差池了。

    在白端端的紧张和期盼里,三天后,仲裁庭终于再次开庭了。

    这一次,白端端和季临准备充分,对对方任何可能的辩解也都预估了解决方案。白端端不想重复上一次的疏忽,季临也严阵以待,这毕竟是他和林晖第一次全然正面的对抗,他不想输。谢淼则也非常重视这次开庭,带着相关工作人员,亲自来了现场。

    相比季临白端端这边的精神振奋,林晖则显得有些状态不佳,他虽然还是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但脸色不太好,眼睛下面是两个深重的黑眼圈,眼睛里带了点血丝,看起来竟然有些憔悴,倒是他的当事人田穆精神状态很不错,非常放松。

    作为共同被告,唐黎和陆水生自然也出席了仲裁。大约为了衬托出婚内出轨被发现后的惨淡,唐黎并没有盛装出席,穿着素雅,脸上也没有化浓妆,但气色还是相当好,根本不像是婚姻出现问题的人。陆水生也一派轻松,脸上还是带着惯常的沉着,见到白端端的时候,甚至对她微微笑了笑。

    他们绝对也知道白端端季临去调取健身房监控的事了,然而大概自诩自己此前的布局非常绝妙,断然不存在任何疏忽,这几个人脸上都没有一丝慌乱。

    这群人啊,还真的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

    白端端稳了稳心绪,开始拿出自己这方的关键性证据。

    “经过我们的查证,田穆先生和陆水生先生非常巧合的,在同一家高档健身会所艾格斯办理了会员,并且有相关监控视频表明两人曾于同一天在健身房里进行锻炼……”

    白端端说到这里,田穆还是不置可否,他脸上的镇定几乎可以让白端端确定,他心里正嗤笑着自己,毕竟两个人在同一个健身房办理会员和健身,根本说明不了什么,这点证据压根动摇不了“婚外情”“铁证”的根基。

    “当然。”白端端话锋一转,“这些确实说明不了什么,但我们在查看监控录像时,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对证明本案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在仲裁员的同意下,白端端当庭播放了另一段视频。

    田穆开始不以为意,即便唐黎出现在了接待室的画面上,他也并没有太多的情绪,脸色仍旧很轻松,然而他身边的唐黎却开始有些坐立不安起来,随着视频的进行,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而另一边,陆水生也终于笑不出来了。

    因为很快,屏幕的画面上陆水生也出现了,然后一切犹如此前白端端看过无数遍的那样进展下去,唐黎和陆水生愉悦又暧昧地把头凑在一起低声讲着悄悄话般聊了会儿天,然后仿佛很投机般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陆水生离开……

    不一会儿画面里田穆出现了,然后唐黎挽了他的手,两人一同离去,本来这没什么,然而对比此前唐黎对待陆水生的亲昵态度,再看她对田穆,就确实不太是滋味了,虽然肢体上她和田穆更为亲近,然而神色间,她在面对田穆时,都没有刚才对陆水生时的眉飞色舞和亢奋,倒是平平静静,看起来相敬如宾……

    白端端暂停了视频的播放,她看向田穆,自信而镇定:“田穆先生,对您的遭遇我们表示非常同情,看起来,您和您太太唐黎女士确实没有太多共同话题,大约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唐黎女士在初见陆水生先生时就能看出和对方更有共同话题,从这些蛛丝马迹,我们也确实理解您想要离婚的心。”

    白端端没顾忌田穆已经阴沉到发黑的脸和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神,径自不怕死地继续道:“但是,虽然您太太和陆水生先生确实背着您私下有点联系沟通,可时间上,却和您向我们提供的说辞,以及每个月的打款记录并不相符呢,这时间线,您看您是不是给我们理一理?怎么会打款在前,两个人认识在后呢?”

    别说田穆,对方在场的每一个人,显然都没有料到这种发展,林晖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细节,饶是再有本事,如今也措手不及,脸上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唐黎脸色完全白了,她决计没想过自己无意间的一个撩骚,竟然被监控摄像头一五一十地展现了出来。那段时间,她对田穆是有些意见,因为她认识的几个网红姐妹,明明没自己好看,也没自己红,却仗着还是单身,钓到了颜值、身家和学识各方面都高田穆好几倍的富家子弟,唯独自己因为已婚身份,生生被吊死在了田穆这棵歪脖子树上,结果自己牺牲那么大,田穆却显然没给出自己相应的“补偿”,自己想买个十几万的包,他也总要叨叨两句,一点不爽快,明明现在晒恩爱最涨粉,可田穆这个长相,微胖的路人,拍出来真是给自己丢人……

    在这种心态的趋势下,唐黎那段时间都非常失衡,田穆好几个月没工作了,虽然他神秘兮兮告诉自己其实自己有在给一家公司偷偷干活,钱也都打进唐黎账户了,可唐黎还是觉得挺不安生,那天去健身房等田穆,本来就有些心浮气躁,又在朋友圈里被几个年轻网红讽刺已婚中年老女人,一下子就急需要外界的肯定和恭维,而这时候,陆水生适时地出现了……

    他年富力强、有这个年纪男人该有的成熟和阅历,讲起来话来滴水不漏又幽默风趣,嘴巴甜情商高,只简单聊了几句,一下子就把自己给哄开心了。

    面对这样的男人,唐黎一念之差没有拒绝,她隐瞒了自己已婚的身份,并且顺水推舟和对方互相换了联系方式,没想到却因此铸成大错……

    田穆显然在此之前压根不知道监控里的这些细节,他当即把目光移向了唐黎,一张脸上写满了阴翳和努力抑制的愤怒,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这还是在仲裁庭上,还在为自己没有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而做抗辩。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唐黎,声线愤怒到颤抖:“唐黎,原来你真的背着我做了这种事。”

    林晖当即想要阻止自己的当事人进行自杀式的争执,毕竟田穆激愤之下,谁知道会说出点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东西来。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伪装自己被戴绿帽子和发现自己真的可能被戴了绿帽子完全不是同一种情感冲击,田穆虽然表情还是正常的,但看起来整个人已经摇摇欲坠情绪濒临奔溃和爆炸的边缘了。

    他看向了唐黎,又看向了陆水生,咬牙切齿道:“你们可真是妙得很啊!”

    几乎是说完这句话,田穆就有了情绪失控的前兆,他开始旁若无人地笑起来,脸上充满了苦痛的讽刺表情:“唐黎,你是不是真的想和我离婚?”

    唐黎这下慌神了,她也顾不上此前律师交代自己的事了,下意识就开始解释:“老公,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和他交换了联系方式,但是之后我和他真的没有联系过,就只说了两三句话,之后就没聊过了,真的!我的手机聊天记录都可以给你看,千真万确,我就……我就那天无聊随便加的他而已,没别的,你别多想了,就是多认识了个朋友而已……”

    “呵,你叫我别多想?那你既然是光明正大多认识了个朋友,那为什么我把陆水生带出来要求你们摆拍个‘偷情’的照片时,你一点不提他和你早就认识加过微信?”田穆脸上是深重的阴沉,“你心里没鬼你会不说?我现在总算是知道我给你介绍陆水生时候你那种尴尬是怎么回事了,我看和他摆拍倒不尴尬,尴尬的是撩骚原来撩骚的是你老公认识的人?”

    “不是这样的,不是的……”

    唐黎哭哭啼啼,陆水生就冷静多了,他几乎是暴怒地制止了田穆的话:“田穆,你都是胡说些什么?编排小作文呢?什么叫摆拍那些照片?”

    显然,事到如今,陆水生还想着力缆狂澜挽救颓势,妄图用自己的暴呵提醒田穆要识大局。

    可惜是个男人都忍不了这种事,何况田穆心里显然早就憋着气,陆水生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田穆看起来更激动和愤怒了,他几乎是朝陆水生吼道:“你给我闭嘴!”

    陆水生抿紧嘴唇,皱着眉,脸色阴沉,但没再说话了。

    好好的仲裁庭,此刻却变得仿佛是田穆和唐黎的婚姻庭。

    “唐黎,到现在了,我和你说句实话,其实我在半年前就偷看过你手机聊天记录,当时你就有几个男网友,不知道什么路数,但和你说话都很暧昧,还会喊你宝贝,但你从没有纠正过,人家对你嘘寒问暖,显然有点别的想法,但你都还继续会和人家聊,其中还有一个还送过包给你。”

    田穆闭了闭眼睛:“当时我还在与闻游戏,忙着做一个游戏项目,确实加班很多,冷落了你,所以当时我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以为我多陪陪你,我们的关系是不会变的,只是没想到你撩骚是一种惯性……”

    唐黎本来处于相当愧疚的情绪里,然而被田穆如此当众一指责,她也有些恼火起来:“什么叫做撩骚是一种惯性?我不过是加了人家联系方式,我做什么了吗?我和人家见面了?我脚踩两条船了?你自己问问陆总,我和他后来有怎样吗?对,我是不好,我是有时候心里烦躁想让人哄哄,可你没问题吗?你成天窝在家里,除了你的那些工作就是工作,根本没时间陪我,那行,没时间有钱也行,可你成天在那边做,我也没见收入多了多少啊?我才是不知道你成天在忙活些什么!”

    这段婚姻行至今日,唐黎心中对田穆也有诸多不满,如今田穆鱼死网破甚至不顾场合如此指责,唐黎便也破罐子破摔了:“我是没做过实质上对不起你的事,倒是你,把我放在这么危险的境地。”

    一说起这,唐黎就委屈到不行:“因为你自己的问题,违反了什么合同说要面临巨额赔款,所以拉上我来给你当垫背,要我和陆总伪装成婚外情,还要拍什么婚外情铁证的照片,你这么做的时候考虑过我吗?你知道我是个网络红人吗?一旦在座的任何一个有嘴巴不严的,把这些事公布到了网上,我以后怎么做人?没人会在意我是为了帮你打掩护才伪装婚外情的,他们只会觉得我是真的婚外情了,你知道网上这些人会骂的多难听吗?田穆,你一直觉得自己对我好,对我包容,对我宠爱,可你自己看看,你怎么能把我推到这么危险的悬崖上?这事要是被人捅出去了,我下半辈子怎么做人呢!”

    唐黎越说越委屈,竟是当场哭了出来,她控诉完田穆,又充满怨恨地望向了白端端:“还有你,你这种垃圾律师为了赢官司就不择手段,随意践踏别人的感情,竟然隐瞒身份接近我。”她质问白端端道,“你就不觉得羞愧吗?你这种人,会有朋友吗?我把你当朋友,什么事也不瞒着你,结果呢?结果你就利用我给我们家里捅刀子,你是人吗?”

    如今这样的场景,事情已然进行到无法收场的地步,陆水生脸色难看,林晖也面露无可奈何,田穆则愤怒而激动,唐黎又哭又闹。

    仲裁员再三重申了几次庭审纪律问题,然而这场闹剧实在太过一波三折,每个人都陷入了自己的情绪里,竟是没一个人理睬仲裁员的声明。

    好好一场竞业限制纠纷,变成了一台伦理大剧。

    不管怎样,就算没有和那些男人有进一步的接触,但多少而言,唐黎曾经在这段婚姻里动摇过,甚至精神上妄图出轨过,面对田穆,她并非毫无瑕疵,即便指责他,也只能避重就轻,然而面对白端端,她就觉得自己理直气壮极了,因此如今对白端端怒目而视,妄图把自己这段日子和今天以来所有遭受到的不甘心和压抑全部发泄到白端端身上。

    “你这种机关算尽的人,就只配没有朋友,我诅咒你不得善终,这辈子不管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祝你遇不到任何一个真心对你的人,你这种贱女人不得好死!”

    季临当即脸就拉了下来,他看向唐黎,就要张口,只是在他出口维护之前,白端端阻止了他。

    她轻轻拍了拍季临的手,语气冷静自若:“没关系,我自己来。”

    作为一个女律师,被人喷了,当然是自己喷回去。

    唐黎此刻满脸愤怒和扭曲,一张脸上也梨花带泪,在她心里,想必造成如今一切困局的始作俑者都是白端端和季临,毕竟要不是白端端死揪着不放取证录音,自己也不至于被推出来以“婚外情”挡枪,事情自然也不会进展到这么难看的地步……她几乎是把满腔的怨恨全部归结到了白端端身上。

    都是这个女律师的错!

    “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是别有用心地利用我!”

    只是面对唐黎的滔天怒意,白端端却很冷静:“唐黎,你觉得我和你之间是友情?你觉得我们算是朋友?你真的把我当朋友?”

    白端端笑笑:“可是,唐黎,如果我们是朋友,你对我有多了解呢?你知道我的兴趣爱好吗?你知道我的生日吗?你知道我的忌口吗?你知道我的教育背景家庭背景和别的信息吗?”

    “你不知道,你也根本不在意知道,因为你的‘朋友’标准,只是和你能一起买买买包,一起讨论奢侈品,一起虚荣一起消费一起无所事事炫耀,你根本不在意你的‘朋友’是什么样的品性什么样的人,你只在意这些肤浅的外表的东西,还有你那些所谓的网红朋友,真的是你的朋友吗?她们除了能和你一起拍自拍合照美颜和商业互吹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吗?你自己心里没数背后你们彼此怎么说对方坏话吗?”

    “唐黎,请你记住一点,我和你,从来不是朋友。”白端端看向唐黎,几乎有些怜悯了,“朋友之间的相处不是这样的,我白端端也从来不会欺骗朋友。”

    你根本没到当我朋友的及格线。

    这句非常残酷又直白的话,白端端本可以说的,但她看着脸色苍白的唐黎,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你如果真的好好交朋友,真诚地认识一个人的品性去筛选朋友,而不是这样随意看钱看背景结交别人,我就算换一百种身份,也没有机会短时间成功从你身边取证。”

    其实很多话,点到为止,聪明人就能明白,然而唐黎显然完全不能接受自己也有过错这个事实。

    “你是律师,我说不过你,但我到今天这一步,不都是你们害我的吗?”唐黎眼泪汪汪,“我错信了朋友,也错信了老公,最后出了事,就被你们拿出来挡枪,可这案子本来跟我就一点关系也没有啊!又不是我背着自己的老公司违约,去偷偷给别的公司干活,最后你们却一个两个都来指责我!明明我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

    一场争论到了这个地步,陆水生也知道大势已去,他的脸色难看颓败,像是没眼再看这场狗血大戏,也不管不顾仲裁员,只一脸阴沉拂袖而去,留下水星网络的法务和律师继续收场。

    林晖从一开始状态就不佳,如今就看着白端端,也没言语,眼神有点空洞,表情有些飘忽,明明在这个仲裁庭上,但仿佛思绪在想着不知道别的什么。

    唐黎还在咒骂着哭着,田穆却在最初的震怒后已经平静下来,他看着唐黎,听着唐黎的指责,脸上露出了努力抑制着的难过和悲哀。

    “唐黎,你是不是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田穆的声音微微颤抖:“你是不是觉得,是我自己违约,搞出这些事才牵连了你?你觉得一切都和你没关系?”

    唐黎只哭,没说话。

    “你根本不知道,这一切的起源,都是为了你。”田穆表情沉重,他微微闭了下眼睛,才睁开,表情疲惫,“我……我真的很爱你,所以想要满足你一切的要求,你想买什么,我都想让你能买到,我不希望你有委屈,不希望你不高兴,一开始,你只是买买轻奢品牌的包,我原本在与闻游戏的工资完全能承受,可后来你开始买一线大牌了,那时候我的工资维持你的消费就已经有些吃力了,我套现了好几张信用卡,但是还不够,没办法之下,我想着从公司弄点钱,有时候虚报点发-票,还甚至起了吃回扣的心。”

    田穆低下头:“本来我还能在与闻游戏继续做下去的,可就因为手脚不干净,谢总对我起了隔阂的心,最后劳动合同到期没和我续约。这我也不怨别人,是我自己的问题,正好我想着你当时一直闹着说我没时间陪你,既然离职了,回家好好陪陪你,也挺好的,钱的话,竞业限制补偿金也完全够过日子了。总之,咱俩好好过就行了。”

    “可我没想到你花钱越来越狠了,几万块的包已经满足不了你了,你开始动辄就要买十几万的爱马仕,出去消费吃顿饭人均甚至能过万,我的竞业限制补偿金根本不够你花的,而且你每次没买到什么,就会很不高兴,板着脸。”田穆低下头,“我不想看你不高兴,这时候正好水星网络联系我,我才决定去干的。”

    唐黎眼泪汪汪地看着田穆,似乎想要开口反驳,然而她也确实说不出什么话来。

    “我不是说事情演变成这样是你的责任,但闹到现在的地步,确实也不是和你没关,我只是觉得自己可笑,拼劲全力赌上自己的事业,想要给你你要的一切,到头来却是一场笑话,我违约帮陆水生干活,你却背地里三心二意阴差阳错和陆水生撩骚上了……”

    田穆长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他反而成了最冷静的人,竹篮打水一场空,他沉重而哀伤地看了唐黎一眼:“唐黎,我知道你觉得我长得不怎么样,钱也赚的不够多,这几年心里可能是觉得我配不上你的,出门也很少牵我的手,微博更是从不会晒我的照片,但我总觉得没关系,我爱你就好了,我们还有未来很长很长的一生一起走。”

    唐黎望着田穆,脸上惨白之余终于露出了不一样的表情,她开始慌张和惶恐起来。

    田穆看向了仲裁员:“我承认我违反了竞业限制义务,我也接受相应的法律后果,但这件事确实和唐黎无关,所以责任我会自行承担。”

    他说完,看向了唐黎:“我很爱很爱你,但现在我觉得,我爱不动了。”田穆垂下了眼睛,“唐黎,我们离婚吧。”

    唐黎原本还在数落着田穆的错,然而听到这句离婚,她却反应相当激烈地拒绝了:“不行!我不同意和你离婚!”

    只可惜田穆看起来像是心意已决,爱情这种事,心一旦死了,就再也难恢复了。

    他平静道:“分居两年后会以感情破裂判决离婚的,房子可以给你,我会搬出去。”

    大概真是失去才知道珍惜,唐黎仗着田穆的爱,无法无天惯了,本以为即便自己撩骚别人,只要没实质性的出轨,多道个歉撒个娇,事情总有回旋余地,更何况她私心还是觉得这事是田穆的错,田穆该好好道歉认错,结果没想到事情却变成了这样……

    原本一直觉得田穆各方面哪哪都不行,然而他此刻一说要离婚,唐黎却是慌了,田穆是不帅,但对自己百依百顺;是不够富有,但每分钱都愿意给自己花;是不够完美,但脾气好几乎从没对自己发火,能包容自己的一切……

    一旦真的要离婚,她才想起了田穆的好来……

    自己要是离婚了,还能找到比田穆对自己更好的人吗?有钱有权的人确实很多,但离婚后的自己都变成二婚了,人家会要自己吗?就算要了,人家地位比自己高出那么多,自己还不是要天天做小低伏小心翼翼活着?唐黎想起自己那个嫁给比她大二十岁富商的朋友,虽然钱是够花,可基本没有自由,也没有自我,哪像自己这样,想上哪儿上哪儿,自己说一,田穆不会说二……

    人有时候真的是要失去才知道珍惜,田穆如今满脸心死后的冷漠,终于让唐黎开始害怕了。

    “老公!老公对不起!我刚才不是真心怪你的,是我不好!是我不知满足,我以后都改,你觉得我花钱太多了,那我花少点,我自己也可以出去赚钱,我的微博账号可以接广告……”

    唐黎几乎是完全慌乱了起来,毫无条理地妄图拉回田穆的心意:“我……我没有要和别人在一起的想法,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以前做的不够好,你给我个机会,我以后会改的,我以后再也不加陌生男人了,以后我的手机都可以随时给你查,我们别离婚……”

    可惜感情这回事,很多时候覆水难收,田穆显然在长久的期待和失望里,终于变成了绝望,这个曾经对唐黎予取予求的男人,如今看着哭成泪人的唐黎,脸上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婚姻里有美好,也有丑恶,很多时候是一种彼此的妥协,然而一旦把丑恶的东西全然揭露坦诚了,再多的美好也无法粉饰着让这段婚姻走下去了。

    今天一开始仲裁开庭时,田穆脸上是轻松笃定的,而如今,他的脸上只剩下麻木和疲惫,像是彻底倦了累了,已经不想对自己的人生做任何挽救和努力了,仿佛生活想对他怎样就怎样。

    甚至没再需要季临和白端端继续举证,他就承认了自己违反了竞业限制协议,让季临白端端和谢淼都非常意外。

    虽然今天的仲裁庭审算是被这场闹剧给打断了,但这次的仲裁庭审都有全程录像,白端端只需要此后依法申请调取监控录像,外加仲裁员的见证和如今田穆的自认,之后重新开庭,谢淼胜诉,已经是不争的结局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我更新也很肥硕!

    改了个bug~律师不能在庭审中未经允许录音,这点改了昂,感谢指出的小天使

    【小剧场】

    季临:看看林晖这种老男人,一晚上没睡而已,脸色就这么差了,黑眼圈这么重,还不是肾虚吗?

    白端端:……

    季临:你再看看我,我也熬夜两天了,你看我的皮肤,有他那么暗沉无光吗?

    白端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