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你被开除了!

第80章 第八十章

    这本是大获全胜, 但直到离开仲裁庭,白端端都还处在唏嘘里。

    她没想过原来田穆铤而走险违反竞业限制协议的背后,原来是为了自己欲-壑-难-填的妻子……

    只是最初的爱, 没想到最终演变成了这样的结局。

    “田穆听起来是对唐黎很爱,但是爱的这么没有原则,变成溺爱和纵容,有时候或许也是件坏事。田穆爱唐黎, 但随着唐黎变得越来越好看微博也越来越红,他大概心里也急了, 觉得唯一留得住自己妻子的办法就是花钱,看起来是爱, 但其实不过是内心的贪婪和自私;唐黎呢, 也未必对田穆没有爱, 只是随着他的过分纵容,她的胃口越来越大, 心态也开始失衡, 把田穆对自己的好也当成了理所当然不加珍惜……”

    田穆也好,唐黎也好,都是并非完美的普通人, 然而一段婚姻, 以相爱开始, 以伤痕累累结束,也真是令人遗憾。

    “其实但凡唐黎内心坚定,真的非常爱田穆, 完全拒绝陆水生,不给他机会递名片,不掏出手机互加二维码,我们都没法证明她这是第一次和陆水生认识,因为不然从监控视频来看,也只能拍到两个人交谈过,这不仅没法推翻两个人不认识,甚至还能佐证两个人是背着田穆在婚外情。”

    说到这里,白端端也有些感慨:“但是谁能想到呢,有些事情真是很巧,唐黎就一念之差,思想偏离了那么一个刹那,和当时并不认识的陆水生交换了下联系方式,结果就变成了如今我们可以用来反击的重要证据。”

    “最后事情败露,还让田穆心灰意懒,真的提出了离婚。”白端端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季临,“所以啊季临,你可千万不要纵容我,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的,一定要直接和我说。”

    季临皱了皱眉:“我纵容过你吗?”

    白端端愣了愣,随即内心有些温柔的动容。

    纵容过的,她想,季临其实一直很纵容自己。

    今天这一场对抗林晖,白端端知道对季临的意义,他等了这一刻等了许久,她本想让季临全程主控,然而没想到季临反而把这个高光时刻让给了自己,即便是这时,白端端还能记得刚才开庭前季临温柔的眼神。

    他说,关键证据是你找到的,这一刻本来就该属于你。

    然而如果没有他的引导和鼓励,白端端或许也不会走的这么远。

    季临却是生怕白端端愧疚,顿了顿,开口道:“我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在意必须在法庭上打败林晖了。”

    “嗯?”

    季临看向白端端,笑笑:“大概因为现在不是太在意他了。”

    他想了想,补充道:“好像没有那么恨林晖了,觉得他只是个微不足道的中老年人。”

    “嗯……”

    白端端想,确实不在意了,不在意到提起林晖还是忍不住要攻击一下他老……

    但话虽这么说,对季临如今提及林晖时淡然的态度,白端端是很欣喜的,能如此平静地谈论过去的恨和往事,或许本身就是慢慢放下的表现吧。

    一场仲裁,谢淼没想到自己成了现场情绪波动最大的人,田穆准备充分,林晖狡诈多变,他原本计划这场仲裁是一场硬战,然而莫名其妙的,对方阵营发生内讧,田穆直接一口承认了违反竞业限制义务,一切变成了铁板钉钉的事实,只等自己下一次走完仲裁流程,就可以接着发起对水星网络的侵权起诉。

    他本以为离开仲裁庭后可以找自己的两个律师商讨下后续的法律流程,然而没想到案子一结束,这两人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等他终于找到他俩,才发现两人正安安静静地拥抱着。

    刚经历田穆和唐黎唏嘘的婚姻故事,如今看到这对拥抱着的情侣,谢淼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应该去打扰。

    季临此刻的脸上是平静和温柔,与他大学里锋利而带刺的冷酷模样完全不同,脸还是同一张脸,人也是同一个人,但周身的气质,却是完全变了。

    谢淼从没想过这么平和温柔的表情会出现在季临的脸上。

    他在大学里第一次听说季临的时候,他是个拒人于千里之外,冷淡到漠然的人。两个人不是一个学院的,但谢淼也对季临有所耳闻,只说他是个非常难相处的人,为人有些刻薄,虽然长得英俊,但一张嘴就让人完全受不了,同时,他很穷,几乎每天都在打工,但成绩却非常好。

    第二次听说季临,就是听说他在借钱。谢淼也是穷过来的,只是大学里就开始帮着导师编程做小软件发了点小财,经济情况好起来了,但他穷过,也知道寒门出贵子的艰辛,虽然季临在别人嘴里很难处,但谢淼没来由的还是生出了点亲近感,他和他都是穷出身的。

    谢淼当时正好有一笔额外的入账,他没忍住好奇,打听了下,才知道季临是在为自己的美国留学借钱,他还差二十万的缺口。

    “没钱去什么美国啊?没钱还留学呢,他以后怎么不众筹结婚众筹买房众筹生孩子啊?”

    “第一次听说留学还要借钱的,这都借,以后去了那边,其余生活费付的出来?”

    “怕不是骗人吧,就是想捞一笔,问大家东拼西凑借了钱,然后号称自己去美国留学,之后嘛,自然就消失了,不还了。”

    “还说借了第二年马上还,吹牛不打草稿吧!”

    ……

    对于季临借钱留学这件事,众说纷纭,但多数除了观望外,就是冷嘲热讽,然而谢淼却是留了心眼,他这笔额外的入账,借给季临以后还能剩下一点,而他自己最近并不缺钱,it软件类的外快机会也比季临这种法律文科类的多得多……

    他想了想,辗转要到了季临的联系方式,然后联系了对方。

    之后的事情,其实谢淼有时候也怀疑自己当时怎么这么善良圣母,但不管怎样,季临身上那种倔强和冷硬感染了他,虽然并不熟悉,但谢淼还是借出了自己的二十万,季临的学校给了奖学金,但加上前期刚去的一些生活费,尚且有一些缺口,正是这二十万。季临坚持给他写了借条,谢淼一再表示不需要利息,但季临还是写了一个比银行更高的利息率。

    他说,我明年还你。

    谢淼其实本来没当回事,借出去钱的那一刻,就要做好这些钱绝对回不来的打算,他没指望季临还钱,只是出于对季临的同情和对贫困的感同身受,因此决定做这件好事。

    他没想到一年后季临真的再联系了他,然后还给了他两倍的金额。

    此后两个人都没有太多交集,但是当谢淼开始创业急需法律支持的时候,季临一声不响地来了,当时他已经是日进斗金的资深律师,但对谢淼的项目,几乎是零收费在服务。

    ……

    如今回想往事,谢淼还是十分感慨,因为自己的经历,谢淼知道季临只是表面看起来难处,但其实是个非常好的人,然而旁人却总是误解了他,以至于他更不愿意敞开自己的心胸,把真实的自己暴露给别人。

    只是谢淼没想到,当初那么冷硬的季临,如今也会变得柔和,然而并非圆滑,他并没有被社会和环境所改变,只是因为被爱着,幸福着,整个人都变得温柔起来。

    一开始谢淼见到白端端,只觉得对方漂亮,但漂亮的太锐利了,以至于谢淼其实内心并不看好她和季临,然而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非常相配,他看着白端端凑近了亲季临的样子,看向季临的眼睛里仿佛有光,心里忍不住有些泛酸地羡慕起来。

    如今田穆案意外又意料之中地顺利解决,事业上的瓶颈解决,或许也该处理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谢淼想了想,拿起了手机,开始给薛雯打电话,最近正有好看的电影上映,他想约她去看。

    过往的错过已经错过,然而未来还可期,人生还有很多未知的幸福与快乐在前路等待着。

    白端端看了眼时间,离吃饭还有一段距离,想起所里还有个小邮件没回,考虑再三便决定跟着季临一起回盛临。

    白端端本来拉着季临的手正准备往所里走,却没想到在盛临的门口见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对方剃了个精神的寸头,穿着干净整洁的西装,身边放着个公文包,模样周正,眼睛很有神。

    白端端到的时候,他似乎正在盛临门口徘徊,考虑要不要进去,结果抬头见了白端端,对方脸上便露出了惊讶的笑容。

    “白律师!可算找着你了!原来你真在这儿!”

    白端端望着眼前气色很好又精神的一张脸,愣了几秒钟,才认出来这是徐志新。

    上次见他时他神色灰败憔悴,父亲重病去世,自己也因为泡病假被开除,还连累了女友,欠了外债,即便努力振作说要创业,整个人还是不免像个霜打的茄子,而如今的徐志新,却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自信又精神饱满,稳重又积极向上,连穿衣风格也从原来的松松垮垮变得更有型了,又换了这个发型,以至于一开始白端端还真的没有认出他来。

    他见了白端端,倒是非常激动:“白律师,我之前手机坏了,通讯录都遗失了,联系不上你,就跑去朝晖律所想找你,结果朝晖那边说你离职了,我一打听,说你来盛临了,所以我就赶紧跑来了,本来还担心今天见不到你,没想到那么巧,在门口咱们就遇上了。”

    徐志新朝白端端走了几步,这才看到白端端身后的季临,季临曾经对他的威慑力和心理阴影显然尚在,即便此刻两个人毫无牵扯,徐志新还是不自觉地愣了愣,脸上露出点迟疑和尴尬的神色。

    季临自然没有和他打招呼叙旧的打算,只抿着唇冷淡地看着徐志新。

    徐志新不知道白端端怎么和这尊瘟神在一块,但对方现在没有离开的意图,于是只能顶着季临的目光,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然后不容分说地就塞扫了白端端手里:“这个,当初你借我的钱,没想到我现在就能还你了。”

    好在白端端愣了愣后的笑意让徐志新放松下来,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白律师,这话说出来你可能觉得矫情,但当初真的特别感谢你那种时候还是不嫌弃我,愿意相信我借钱给我,还退了你的那部分律师费给我,对我真的帮助很大。”

    白端端的声音很柔和:“没什么,我也并没有借给你很多钱。”

    徐志新今天本来就是来感谢的,话说出口后,也觉得自己轻松了很多:“我当时心态不好,还多谢你没看不起我,你借给我的钱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也算是我创业的第一笔启动资金,真的对我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他笑着和白端端聊了聊,白端端才知道,他把自己大学里那几个电子机械方面的专利研究做好了项目策划案后到处去推销,竟然被一家产业内的龙头企业看重,不仅高价买下了他的专利,还又给了他一笔投资让他继续深入研究。

    “这笔专利费和投资让我现在能更加专心地创业和研究技术,回归到我自己有兴趣的领域,也踏踏实实做人。”徐志新有些不好意思,“也终于能把自己之前的借款都给还了。”

    白端端其实并不太会跟进以往客户现今的生活,然而听到徐志新的近况,还是打心眼里替他高兴:“那样真是太好了!”

    一个人,做错了事,也不是死罪,改正了堂堂正正生活,未来仍旧美好。

    徐志新也是感慨万千的笑,这次他终于看向了季临:“季律师,对不起,之前我那样给你和金光电子都添麻烦了,当时是自己鬼迷心窍,真的是对不起,也谢谢你当时醍醐灌顶般对我的批评,现在想想,你当初说的都是对的,我当初确实太自私了,是自己太对不住公司……”

    说到这里,徐志新想起什么似的松了口气:“不过我这几个月里又有个小的专利设计,这个设计正好对金光电子挺有用,那边的技术部也有意和我接洽,想要购买专利的独家使用权。”他顿了顿,“虽然他们出的价格不是最高的,但我还是决定卖给他们。”

    徐志新放低了声音:“之前我对公司太过分了,对人事部更是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只能说,也想通过这种方式减轻下我的罪恶感,对公司多少做个补偿吧。以后大家都在一个行业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总算这样也能挺起腰杆做人了。”

    季临本来一直冷淡的面无表情,然而此刻面对徐志新突如其来的道歉,却是有些意外和无所适从了,他看了一眼白端端,似乎不太清楚该怎么处理这种场合,他从来没和他的对方当事人有过这样并不对抗的温和接触。

    白端端握紧了他的手,像是要给予他力量,季临这才回过神来,抿着唇对徐志新点了点头。

    因为习惯代理企业方,往常季临往往收到的总是劳动者的辱骂或者诅咒,而收到对方当事劳动者的感谢,却真的是头一遭。

    徐志新和季临打完招呼,这才慢慢坦然起来,此前自己伪造证据泡病假,即便没暴露之时,见了公司和公司的律师季临都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如今承认了错误,承担了泡病假的后果,好好踏实做事后,再见季临,心下也是光明敞亮,感觉终于能抬头挺胸做人,再也不用担忧哪一天被人戳穿和指着脊梁骨指责。

    他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忍不住带了点雀跃,然后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下脑袋:“光顾着聊天,快把另一件正事给忘了。”他说完,从公文包里又掏出个红色的请柬,“白律师,我提前通过佳楠爸妈那边的考察啦!咱俩决定下个月办婚礼,你要有空,可千万一定来参加,份子钱不用了,能来就行!”

    徐志新说着,又看了两眼季临,然后扫了眼白端端此刻仍旧大方和季临牵着的手,他刚才终于在愕然里注意到了,白端端原来和季临一直是拉着手的。

    于是他望着这两个人笑笑:“带上季律师一起来吧,我给你们留两个位。”

    ……

    徐志新没多逗留,他走了后,白端端才跟季临一起进了他的办公室,她大大咧咧地在季临办公室沙发上落了座,然后拿出了徐志新刚塞给她的信封。

    对于徐志新的出现,白端端其实也很意外:“我没料到他会还我钱。”

    她拿出信封里的钱数了数,徐志新不仅归还了借款,把当初白端端退回给他的律师费也重新放了进来,还加了一千块钱的利息费,算是很有礼数和诚意的还款了。

    季临从刚才见到徐志新开始,就一直抿着唇,像是在想什么。徐志新能还钱,他比白端端更加意外。

    白端端知道因为自己父亲的事,季临对劳动者有些天然的抵触,而今天田穆的事或许更加深了他这种看法,即便知道自己的观点有偏颇,但因为案件的经历,季临也很难说服自己去更平和地看待劳动者。

    这样的态度其实并不影响季临工作的专业性,但白端端却还是希望他会改观。她不希望季临的人生里永远都是那么阴暗沉重的东西,她希望他也能看到劳动者好的一面,在看到阴影的同时,也能看到阳光。

    “你看,田穆这样的劳动者虽然很过分很自私,徐志新曾经也完全不顾企业的死活,很多劳动者真的或许看起来既蠢也恶,但不是所有人都永远一尘不变的,劳动者也是活生生的人,是人就有好的坏的,也会改变,自私归自私,但很多时候,他们也没有那么坏。”白端端望向季临,“你看,徐志新就变好了。”

    季临没有反驳,白端端便乘胜追击:“所以吧,有时候,也放下自己的预设立场,就算很糟糕的劳动者,也给他们一点机会吧,没准没有那么坏,在劳资纠纷时候,也没必要让企业完全和他们彻底对立起来。”

    “徐志新此前被生活所迫,鬼迷心窍走了歪路,但本质没那么糟糕,现在有了专利发明,第一时间也是想到弥补企业,即便金光电子没有给出最优价格,还是选择和金光电子合作。”

    白端端笑笑:“我还是相信,大部分劳动者都是善良朴实的,大部分劳动者还是处于弱势地位需要法律援助和保护的。”

    白端端温柔地看向了季临,后面的话,她没有再说,但是她相信,季临知道——

    她还是愿意相信这个世界更多是美好的。

    在漫长的沉默后,白端端终于听到了季临的声音。

    他说,嗯。

    他就那样看着白端端:“我会尝试着慢慢改变对劳动者的看法,但我还是不是基于相信他们,只是我相信你,因为你相信,我也想相信。”

    季临这么说,白端端心里自然是雀跃的,然而很快,她又想起了点别的。

    白端端眨眼看了看季临:“季临,是不是你知道我借钱给徐志新的时候,觉得我很蠢啊?”

    季临没说话。

    白端端叹了口气:“你果然那时候觉得我蠢。”

    “……”

    季临没法否认自己曾经的认知,又不愿意撒谎,只能挽救般补充道:“你傻的时候也还算可爱。”

    白端端忍不住嘟囔起来:“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你知不知道你可以撒谎的啊?”

    季临不好意思般的移开了目光:“对你不想撒谎。”

    行吧,白端端想,垃圾直男有时候说话直接的倒是也挺可爱……

    可惜季临这位垃圾直男并不太理解见好就收这个词,他见白端端脸上露出点笑意,大概觉得自己这番剖白很棒,因此很受鼓舞地继续道:“就是觉得你太容易骗了。”

    “……”

    好在在白端端准备揪他脸之前,季临补充道——

    “以后我还是要跟紧你一点,不然你赚的钱都不够被人骗的。”他讲到这里,仿佛也有一点感慨,然后拉了白端端的手,细细地摩挲着她的手指,眼睛望着她,眼神温柔,“不过要是不好骗,可能我也骗不到手了。”

    白端端没忍住,她凑上去亲了下季临的眼睛。

    季临果然立刻耳朵就红了,他有些不自在道:“这是在办公室。”

    这男人有时候真的还是有点纯情过头。

    白端端倒是毫不在意:“在办公室怎么了?你以为你招的下属都是什么清纯货色啊?”她低声嘟囔道,“就是我们在办公室里正经地谈案子,你知道王芳芳杨帆这些人背后是怎么编排我们的吗?”

    “他们每天给我们计时,几点几分几秒一起进的办公室,几点几分几秒我出来的,有次我只进来十分钟不到就出来了,杨帆说,季par有点太快了吧,说要送你鹿鞭补一补……所以吧,淫-者-见-淫,就算我们在办公室里正正经经,外面那些人给我们的小作文都不知道写到第几季了,亲一下怎么……”

    剩下的话,白端端没机会说完,因为季临已经欺身而上,凶狠而霸道地堵住了她的嘴。

    一个吻毕,季临才搂着气息不稳的白端端,凑在她颈肩低沉地笑了笑:“十分钟?十分钟真的什么都不够。”

    他的声音低沉诱惑,一改往日的冷静自持,温热的气息喷在白端端的颈肩,只让她觉得心跳加速。

    季临却嫌还不够似的,又亲了亲白端端,眼神带了点侵略性,他凑近白端端的耳朵,一字一顿低沉道:“需不需要补一补,你以后就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季临:杨帆你年终奖没了。

    杨帆:???我不服!!why?!!

    季临:你不是要给我买鹿鞭?我直接从你年终奖里扣除了。谢谢。

    杨帆:???

    第二天腰酸背痛的端端:垃圾杨帆,吃我一拳。

    杨帆:???被扣年终奖还要被打,你们这对夫妻到底怎么回事??

    【人工高亮】写完季par之后下个文麻烦大家进专栏收藏下哈

    《劝你趁早喜欢我》

    文案:

    距离宁婉被“流放”成正午律所驻扎街道的社区律师过去两年后,

    总所终于又“流放”了一个人过来——

    男的,活的,英俊高大,斯文温和,礼貌绅士……

    对方周身只散发出一种气息——

    在宫斗剧里死的连个镜头也不配有,做社区律师一天就会被大妈大爷骂到怀疑人生哭成泪人,一个大写的傻白甜!一个行走的菜鸡!

    宁婉决定好好敲打敲打这位冷宫新人——

    “傅峥是吧?新人在我们这儿,得顺从,有眼色。”

    “我挖坑呢,你就填土,我吃肉呢,你就喝汤;我往东呢,你不能往西……总而言之,天高皇帝远,我就是爸爸。”

    只是虽是个傻白甜,但这位新人长得略有几分姿色,听话乖巧,宁婉一心软,决定把毕生咸鱼绝学传授给他:怎么甩锅;怎么摸鱼;怎么对老板阳奉阴违,真心实意,毫无保留——

    “实话说,我这套绝学传给你,也不是没有代价的,我劝你趁早喜欢我,我给你分析分析喜欢我的好处和不喜欢我的弊端……”

    傻白甜傅峥果然不敌威逼利诱,最终屈服,当晚就委身了宁婉。

    半年后,宁婉去参加总所年会,会上隆重介绍新引进的合伙人——

    男的,活的,英俊高大,斯文温和,礼貌绅士……

    对方露齿一笑:“大家好,我是傅峥,我加入这个所,希望改掉这个所里甩锅、摸鱼、对老板阳奉阴违等坏风气……”

    草泥马的傅峥!神他妈委身!这是有预谋的骗财骗色!

    <put type=button style="background-lor:pk" vae=电脑地址 onclick=dowopen("xet/onebookphp?novelid=4342817")>

    <put type=button style="background-lor:pk" vae=手机地址 onclick=dowopen("jjwx/book2/4342817")>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