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你被开除了!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季临忙完谢淼这个案子, 终于匀出了时间,抽出空回家看了看孟女士。白端端也要回一趟自己家,因此并没有和季临一同前往。

    孟女士好久不见儿子, 此刻见了季临自然是相当欣喜,只是看了看他身后没跟着白端端,有些不开心了:“小白呢?上哪去了?我好久没见到她了,上次还说要给我安利新的包呢, 也不知道这些天都干什么去了。”

    季临抿了抿唇,点到为止道:“最近案子有点忙。”

    好在很快, 孟女士就不纠结白端端的事了,她咳了咳, 拿了个茶杯坐了下来, 摆出了说教的姿势:“临临啊, 你说马上也快过年了,你也老大不小了, 妈这儿最近有个要好的同学, 知根知底的,她女儿啊,正好比你小六岁, 特别仰慕律师, 就想找个男律师当男朋友, 这姑娘我见过,盘靓条顺,一双眼睛会说话, 穿得吧,又得体还朴素,我这同学书香门第的,这姑娘一看就有底蕴,以后你们有了孩子,辅导功课我看也都能交给她……”

    孟女士的设想非常美妙,都已经想好未来功课辅导的分工问题了,可惜季临一点不买账:“不用了。”

    孟女士不高兴了:“我那几个麻将搭子,人比我还年轻几岁呢,孙子孙女都快上小学了!你……”

    “我有对象了。”

    季临的声音平平淡淡,这么重-磅-炸-弹的消息,说的却和我吃过饭了一样随便,孟女士愣了片刻,才终于反应过来。

    继而,她狂喜地盯着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女孩?年纪大吗?漂亮吗?贤惠吗?能做饭照顾你吗?性子温顺吧?”

    “……”季临看了自己母亲一眼,镇定地问道,“你今天血压怎么样?控制的还好吗?”

    自从上个礼拜起,孟女士就觉得血压有点高,已经吃了几天降压药了,头还是有些不舒服。虽然此刻自己一打听起季临的对象,他就转移了话题,但孟女士很快也就释然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儿子最关心的还不是自己吗?对象和老娘,心下的第一反应还不是关心自己老娘吗?自己这血压不稳看把儿子急的,连介绍自己对象都顾不上了。

    孟女士一想起这,脸上便春暖花开的和煦起来:“妈没事,今天还有点偏高,但再吃一天药,明后天肯定就好了。”

    儿子这么关心自己,自己当然也要更关心下儿子。

    孟女士关切道:“临临,那你女朋友怎么说?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季临抿了抿唇:“哦,等过两天你血压稳定了,我再和你说。”他看了孟女士一眼,“你可以直接见她。”季临想了想,补充道,“就正好过个两三天,她可能会有空,我让她过来下。”

    瞧瞧!这不愧是自己的儿子!找了对象这还不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吗?等自己身体好了让这女孩直接来“觐见”自己呢!这不是把考察大权放到自己手里吗?因此都不口头介绍,直接让自己眼见为实。

    孟女士慈爱地看着季临,越看越觉得自己这儿子真是生对了。

    母子两人又聊了点别的,孟女士也不知道怎么的,话题又绕回到了白端端身上,说实话,这么久没见到白端端,自己还怪想她的,以后自己儿子找了对象,大概率为了避嫌是要把她辞掉的,这样一来,自己未来倒是会有些寂寞……

    这么一想,孟女士就有些感慨,觉得一回想,白端端其实优点还是挺多的:“说句实话啊,小白这人,品味真的是不错,眼光又狠又毒,她上次来见我,给我看了她最近看中的几款包啊珠宝啊鞋啊,真的都不错,高贵典雅……”

    虽然平时季临对自己的奢侈品购物需求几乎有求必应,但完全没有听她讲述各种品牌不同款式之间的差别以及使用心得,然而孟欣发现,今天的季临十分反常,他竟然非常耐心,并且主动打断自己,询问了起来。

    “都是什么牌子的什么款式?”

    大概第一次问这种问题,自己儿子显得有些不太自然,但望向自己的眼神却全神贯注认真极了。

    孟女士心里喜滋滋的,别人家都是有了老婆忘了娘,自己家儿子多乖啊,就算刚交了人生里第一个女朋友,可不还是把自己放心上吗?一听自己夸赞白端端看中的款式,就立刻主动想问自己要来这些款式清单,以便之后买来送给自己当礼物。

    其实自己还并没有说要买呢,好看归好看,白端端看中的款式,其实很多也并不完全适合自己,毕竟自己这年纪和白端端还是有差距的,不过自己儿子这个心意,孟女士觉得自己是完全心领了。

    她更加慈爱地看向了季临,心里直想,这傻孩子,以前对自己虽然大方,也没到这种程度,下次可要好好提点提点他,以后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万万不可在女朋友面前对自己这么好,这女孩不要吃味的吗?

    但想归想,孟欣还是一五一十把白端端说过的那些款式详细告诉了季临,然后点评道:“就jiy choo的那款鞋吧,临临,我觉得你就不用买了,那款鞋吧,白端端这种小年轻穿着好看,我就不太适合……”

    可惜季临的问题有点牛头不对马嘴:“白端端穿好看吗?”

    孟女士愣了愣,但还是实话实说道:“哦,她穿好看的,她的脚型很好看,手型也好看,都是珠圆玉润的,就我们俗话里说的享福的手。”一说起这,孟女士就有些酸溜溜的了,“就天生富太太手,不过小白这么能花,也不知道以后是哪个男的能经得住她这个败家速度讨她回去做老婆了,她可比我还能花!而且吧,她每个月都能在新款里看中一大堆东西,刚才我和你说的那些,我算了算,总价就要百来万了,每个月都这么看中一堆,谁吃得消啊!”

    说到这里,孟女士忍不住关照季临道:“妈刚给你说的白端端推荐的款式,你可千万别全买啊,就随便挑个中间一样买就行了,你赚钱也怪辛苦的。”

    很多时候吧,亲情就是这样伟大的,孟女士想,自己的儿子还不是自己疼吗?做律师赚钱也不容易,儿子对自己这么好主动给自己买,自己也要见好就收,不能老给儿子增加负担,这年头经济不好,儿子还要娶老婆的,不过只要那个自己未来儿媳妇贤惠勤俭点,日子也没那么困难。

    自己儿子的眼光,她还是相信的。

    孟女士就在这种快乐的期待里告辞了季临,只等着下次季临带女友上门“觐见”了。

    好不容易把谢淼的案子彻底走完后续流程,白端端以为自己和季临都能迎来一个相对空闲的档期,最近上映了不少她想看的电影,之前一直心心念念的一家米其林餐厅也终于在a市开张了,还有几场期待已久的展览也已经开始了。

    白端端攒了一堆情侣活动,只等着季临和自己一起去打卡,结果没想到季临办完谢淼的案子,竟然马不停蹄又投入工作去了,并且忙的比之前还丧心病狂,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女朋友。

    约他吃饭吧,没空,加班;约他逛街吧,没空,加班;约他看电影吧,没空,加班……

    大概是嫌白端端老是约自己打扰了自己工作,季临甚至直接把他的信用卡副卡给了白端端,只抱歉地说最近真的忙,这些活动让白端端先刷他的卡找朋友陪去。

    白端端简直要气死了。自己这在意的是去看电影或者逛街本身吗?在意的还不是和季临在一起吗?

    这垃圾直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谈恋爱突然就爱岗敬业了,竟然比以前都拼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法陪自己想做个补偿,最近这阵子,季临突然开始给自己疯狂买了好多包、鞋子、珠宝……

    想到这里,白端端下意识看了眼自己手指上的panthère de cartier戒指,钻石切割完美,祖母绿如点睛之笔,小猎豹的造型既显得相当有气势,又带了种顽皮的温顺,白端端真是喜欢得不得了。

    不得不承认,季临最近简直像是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好像完全能知道自己的喜好和心意,最近买的东西完全是自己前阶段看中了却没有下手的,一件又一件,完全打在自己的喜好上。

    而就这么连续几天,季临送给自己的东西拉拉杂杂加起来都快要百来万了,白端端喜欢归喜欢,但也想找个时间和季临聊聊,他再这么送下去,岂不是要送破产?何况礼物自己虽然喜欢,但如果他能多陪陪自己就更好了。

    然而这么多天,白端端几乎没什么机会见到季临,不少礼物甚至不是季临亲自送给自己的,而是快递配送的。季临不知道接了什么案子,这两天不仅加班,还来回在出差,自己发给他的几个短信,也都只收到了非常简短的回复。

    这么一想,白端端就有些失落了,虽然收到了这么多昂贵的礼物,但好像反而突然感觉不到季临的喜欢了,因为他看起来比起喜欢自己,好像更喜欢自己的工作。

    工作上专业认真投入本来是季临吸引自己的点,然而白端端没想到,谈起恋爱来,工作反而变成了她和季临之间的障碍。

    白端端看着手上的戒指,第一次没有购物买到心仪奢侈品的兴奋,只觉得像是一口气郁结在心口。

    其实有点不开心。

    然而不能说什么,总不能像是个妖言惑众的奸佞一样拉着季临要求他从此君王不早朝吧?

    明明穿着季临刚送给自己的鞋子,挎着他刚买给自己的包,戴着他挑选的珠宝首饰,但白端端却有些失落和空虚。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今天太忙了,写不完一整章了,就先短小一下叭~

    以及还有一个案子的哦~

    【小剧场】

    孟女士:我儿子眼光可好了,肯定找了个贤惠温柔的女朋友。

    白端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孟女士:小白啊,你别笑了,真担心你,以后这样,你怎么找对象啊?哪个冤大头能吃得消啊。

    白端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