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你被开除了!

第八十四章

    解决了这个案子,白端端心里松了一口气, 回到a市, 她心里盘算着把之前的约会计划都好好排一排,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 这个案子之后, 季临忙碌的状态并没有改变, 他的生活好像除了加班还是加班, 对于白端端每次的邀约,他的回答永远是, 今天忙,下次吧。

    然而明日复明日, 下次之后,常常又是下一次。白端端并不是没有耐心的人,然而在重复的等待后, 此前那种不开心的情绪又再次更凶猛地反扑了过来。

    她本以为蔡铭的案子会让自己和季临内心的距离更近一些,感情也更甜蜜一些,然而仿佛完全相反般的,此前在d市的亲密似乎都是白端端的错觉,季临几乎住在律所了, 每天从早忙到晚,不是在回电话、邮件, 就是在去客户公司开会的路上……

    而像是作为弥补一般,季临每次对自己的拒绝后,就会送自己一个包或者别的奢侈品, 季临花起钱来对自己相当大方,如果用金钱衡量的话,他大概是爱自己的,然而白端端看着自己房里堆积的越来越多的礼盒外包装,心里却十分空虚。

    这两天,季临又出差了,而白端端则一如往常地又接到了快递的信息。

    季临给他买的新一季的蒂芙尼项链已经从官网发货寄达了,vca的新年特别款手链也到了,还有一个别的快递,大概是海外找人代购的,白端端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别的女孩子大概收到礼物都会高兴,拆礼物大概更是会有一种忐忑的期待,就像拆盲盒一样,不知道男朋友会给自己送什么样的东西,然而心情总是美丽的。

    可现在白端端就是连这种心情也没有,她甚至对那个不知内容为何物的快递一点兴趣也没有,反而带了点烦躁。

    这种烦躁在她下楼去取快递听到几个快递小哥聊天内容时达到了顶峰。

    因为临近过年,最近又属于快递旺季,几个不同公司的快递员一边在从车上往下卸货,一边就忍不住聊天,都是同一个行业的,虽然不是一个公司,但跑的都是同一片业务区,这几个快递小哥之间显然都认识,互相唠嗑了几句最近的业务量之后便是一些瞎七八搭的八卦。

    此刻还没到上班的时间,因此丰巢柜边并没什么人,季临每天出差加班,白端端一点夜生活也没有,索性最近睡得都很早,因此生物钟使然每天早早醒来,待在家里冷清,不如早点跑来公司,于是如今才有了和这些快递员隔着一排快递柜取件的机会,他们此刻正聊到这栋写字楼里买买买最厉害的几个人——

    “我算了算,我平均一周要给那个14楼的‘小桃子’送十个快递,大部分是吃的,你说这姑娘是个多标准的吃货啊。”

    “你别说,这个‘小桃子’我也有印象,从我这儿走的快递一周也得有个五六个,不过别看人家是吃货,本人其实是个挺瘦的女生……”

    几个快递小哥一边干活,一边热火朝天地聊着。

    白端端没在意,她输入取件码,取件,拿完自己这次的三个快递盒,刚想转身走,便听到了隔着一排快递柜后几个小哥的揶揄谈笑——

    “不过这栋写字楼里花钱最不手软的,肯定我的那个客户,叫白端端,虽然平均下来她的快递量不是最多的,但是每一单都是大单,全是保价的那种,我看都是奢侈品,保价金额贼高!”

    “对对对,这个客户我也有印象,基本上每天都能收一个包,我按照这保价的价格给她毛估估,就最近这一个月,花的已经超过一百万了,结果就这样也没消停,今天我又送了好几个给她的快递呢,又是大价钱的东西。”

    “这么能买啊?家里有矿?”

    “不是吧,我看是那个律师事务所的,应该是个律师。”

    “律师这么赚?!”

    “得了,律师没这么赚,我表妹也是个律师,一年也就十几万收入,和普通白领也差不多,说这行都是看资历吃饭,越干越老越值钱的。”

    “那这个白端端可能是个资深律师吧。”

    “没,这个白端端我见过,有次收快递一定要本人当面签收的,她特别年轻,看起来像没毕业多久呢。”说这话的快递小哥压低了声音,“这个年纪能承担这么买买买,要不就是家境特别好,要不吧……我偷偷告诉你们啊,这个白端端,长得特别特别漂亮,像明星的那种漂亮。”

    “所以?”

    “你傻啊,所以吧,这么买,要不是自己爸爸有钱,就是自己男人有钱。”

    “想想这世道,当女人还是压力小啊,长得漂亮还能找个有钱人嫁了,哪像我们男人,成天起早贪黑的,还不是拼命赚个买房钱,要没有房,现在哪个女人肯跟你啊。”

    这几个快递小哥聊着聊着,又开始抱怨起如今男人压力太沉重的话题上,只是也不知道怎么的,最后又莫名其妙转移回了白端端身上——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就这个白端端收礼物这种模式,我只在一个别的小区看到过完全类似的事,你们知道我们a市那个乾静园小区吗?”说话的快递小哥声音神秘,“那个小区里的人,就收礼物的方式和这个白端端一模一样的,都是每天各种保价的昂贵的首饰啊包啊鞋子啊衣服啊珠宝啊这种……”

    “知道,就那个著名的二奶小区呗,住里面的全是有钱人在外面养着的漂亮女人,没名分的那种,有钱男人可能家里也有个正室的,平时没空陪着呗,就只好花钱买买买平衡下这些二奶们的心情了。“

    “那你别说,这个白端端收的礼物不论从频率上价格上还是档次上,都比乾静园里那些强多了。”

    “哈哈哈,那谁叫人家漂亮啊……”

    ……

    之后的聊天,白端端没有再听下去。

    对于自己的这些谣言八卦,她原本是可以直接绕到丰巢柜的另一端当面斥责甚至向快递公司投诉的,然而今天的白端端一点斗志也没有,她靠在快递柜上听着别人谈起自己,心里是颓丧和迷茫。

    她知道快递员在年前压力很大,那样聚在一起聊天也多是出于八卦的兴致,也其实对自己也并没有多少具体的恶意,只是作为当事人的自己,却忍不住开始沮丧。

    季临这样对自己算什么?是怎么回事?在外人眼里,自己的处境甚至和那些被包养的小三没有什么不同。

    不可抑制的,白端端又开始患得患失地怀疑起来,季临真的爱自己吗?他是不是觉得只要花钱买了包就不用陪自己了?可这种恋爱模式根本不健康,自己如今看起来和那些被金主豢养起来的金丝雀又有什么不同?

    不知道为什么,但最近季临对自己确实过分冷淡了,同为律师,白端端理解这份职业需要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她也不需要季临把她看得比工作还重要,但她希望在季临眼里,自己至少能和工作是平等的地位,只是如今,季临心里,仿佛只要给自己很多很多钱就可以了,然而自己需要的明明很多很多的爱……

    白端端闷闷不乐地取了快递然后回了所里,自己办公桌边其实已经堆积了十来个快递,不是卡地亚的就是蒂芙尼的,全是季临送的,没一样便宜,然而白端端甚至连拆也没有拆。以往买买买是最让她高兴的,然而最近的她竟然丧失了购物的乐趣。

    只觉得不开心,满满的都是不开心。

    白端端心里盘算着今天一定要和季临好好聊聊了,就算十分钟也行,总要把自己心里想的告诉他才是。只是很快,她的不开心就加剧了,因为她发现季临又临时出差去了临市。

    “怎么又出差了呀?”

    白端端的语气忍不住就有些埋怨,电话那端的季临大概在机场,周遭很嘈杂,然而他倒是并没有忽略白端端的不开心。

    “你不高兴了吗?”

    一个男人有事业心有追求是好事,天天和女朋友腻歪在一起儿女情长的感觉也不太有出息,白端端憋了憋,干巴巴道:“也没有很不高兴吧。”

    也没有很不高兴,那就是不高兴了。

    可惜季临这种钢铁直男是体会不到白端端的话外之音的,他果然松了口气般:“没不高兴就行。我刚给你下单买了香奈儿新款的包,等我回来正好能到货了,挺好看的一款包,等你拿到你就开心了。”

    “……”

    白端端按了按眉心,忍住了和季临在电话就争执的意图,她刚想解释自己并不需要那么多包,只更需要季临的陪伴,季临就打断了她的思路:“不和你说了,我马上要登机了。”

    “等等!”白端端突然想到个事,“周四你回a市了吗?”

    季临愣了愣,然后言简意赅道:“回了。”

    白端端的眼睛亮了亮:“我有个闺蜜聚会,你和我一起来吧?我还……”

    段芸和薛雯约了自己几次了,好不容易年前终于忙完了一阵子,白端端和她们约了这周四聚聚,段芸和薛雯都知道自己谈恋爱了,就嚷嚷着让白端端把男朋友带上,互相认识认识,她们也来考察考察。

    虽然自己和季临在谈恋爱这件事应该对段芸和薛雯来说估计有点难以消化,但她俩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白端端其实早就有想法把季临大大方方介绍给她们,也想她们能和季临多接触接触,消除对他的偏见,毕竟在白端端心里,季临特别好,她不希望自己的朋友还对他抱着不公平的刻板印象。

    择日不如撞日,既然周四季临也在a市,那不如……

    可惜很快,季临打破了白端端的完美设想,他手机背景里的登机广播又开始响了,季临似乎有点匆忙:“周四虽然回来了,但是我估计还会有别的工作要处理,你们的聚会不参加了。好了,端端,我先登机了,再见。”他顿了顿,像是不太好意思一般,用身边人听不太到的声音轻轻道,“会想你的。”

    说完,这男人大概觉得自己已经履行了极致浪漫的义务,带着他内心自以为是的甜蜜挂断了白端端的电话。

    “……”

    白端端看了眼通话记录上的时间,5分钟半……这垃圾直男竟然连十分钟的聊聊都没给自己……

    还“会想你的”?你就打五分钟半的电话你还想谁呢你?

    “我的妈啊!这种男朋友你还留着过新年?!”

    “端端,听着确实……好像对你不太有耐心呢。”

    白端端一个人闷闷不乐过了几天,终于熬到了周四姐妹聚会,几个人约在了那家叫“酒点半”的清吧,白端端心情不好,直接就点了好几杯酒,咕咚咕咚就往下灌。

    都说新年新气象,这家当初自己和季临第一次见面的清吧,最近也刚重新装修过,分隔开了好几个小包厢,如今白端端就和段芸薛雯坐在其中一个异域风情的包厢里。

    酒吧有了新气象,段芸也是,她最近职场得意,顺利晋升,工资连跳了两级,很是春风得意,薛雯呢,虽然支支吾吾,但一说起自己的感情生活,就脸红,可见和谢淼也是进展良好,这么几个人里,只剩下白端端,好不容易交了个男朋友,结果像养了个云男友似的,见不到摸不着,只有源源不断的高昂礼物……

    段芸一见白端端这么借酒浇愁,当下就不忍心了:“我就和你说了,这男人当初醉酒了告白,听着就有点不诚意,结果现在你瞧瞧,你俩刚确立关系没多久,结果这男人就开始后撤了,说的理由还冠冕堂皇,忙工作!你连发火都不行,这不要是一发火,这男人又能一盆水泼你身上了,说你不懂事!”段芸总结道,“照我说,这就是一情场高手,若即若离的,把你弄得患得患失,其实说白了,可能就是猎艳。”

    白端端不说话,又猛的喝了一口酒。

    段芸怒其不争般地看了眼白端端,然后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般眨了眨眼:“端端,你是不是和他睡过了?”

    白端端放下酒杯,瞪着眼睛看向段芸,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段芸一见她的表情,就连忙唉声叹气起来,她压低声音道:“你自己算算时间,是不是你和他睡了以后,这男人开始对你冷淡后撤的?哎!如果是这样,那你就是妥妥的遇到渣男了,没得到的时候吧,捧在手心里,什么肉麻的话都肯讲,一旦得到了,就不珍惜了,这种男人就不想发展一段长期关系的,就是想发展日抛月抛女朋友的……”

    白端端觉得自己有必要打断一下段芸脱缰野马般的思维了:“没有。”

    “啊?”

    她瞪着酒杯:“没睡过。”

    不仅没睡过,想睡竟然还被拒绝了!垃圾季临!

    白端端一想这茬,越想越气,季临到底是什么款的垃圾直男啊!

    结果这话一下去,段芸却是猛的拍了下大腿:“那我知道了!”

    段芸啊,你都不知道我对象是季临,分析的牛头不对马嘴的,现在又知道什么了啊!

    段芸此刻脸上却是露出了洞察的表情:“你懂什么?睡不睡,这是当代情侣最容易出问题的关键点啊!”她振聋发聩道,“有些吧,睡过了,没神秘感了,甚至那个什么生活不太合拍,结果睡起来索然无味,睡完就一拍两散;但你这个吧,我看可能问题就在于没睡,你和你那男朋友也都不小了,还这么纯情哦?谈了也有个把月了吧,结果你还矜持的根本不让人家碰一下?那人家不要觉得你不爱他的啊,心灰意冷下,可能就有点冷淡了吧。”

    “……”

    “你不是说人家出差了吗?那你等人家出差回来,私下约一下对方到家里,开瓶红酒,直接把人给睡了,就完事了。”

    白端端觉得,自己有必要撬开段芸这个朋友的脑袋看一看,除了黄色的东西外,她脑子里还装了别的吗?

    好在薛雯终于看不下去段芸的分析了,她拉了拉段芸:“我看端端和她男朋友不是这个问题。”

    “不是这个,那是什么问题啊?”段芸眨了眨眼,“行吧,你一进来就说你和男朋友感情出现了问题,他对你突然很冷淡,只忙着工作,平时见面的时间都几乎没了,其余也没详细说到底什么细节,那你给我们说说,我们给你分析分析。”

    段芸摆出了审问的架势:“本来嘛,面相可以看出不少问题的,但叫你给我们看看你这个男朋友的照片吧,你也不肯,我也不强人所难了,就我问你答吧,首先,你这个男朋友帅不帅?”

    “帅的。”

    “高不高?”

    “187吧。”

    “身材怎么样?”

    白端端想了想:“挺好的,有腹肌。”

    “现在腹肌也可能是假的!淘宝上有卖腹肌衣的,最近的抖音热款呢,硅胶材质的,穿一个外面再套个外套,这大冬天的绝对看不出,现在的男人可也虚伪了……”

    “是真的。”白端端认真道,“我看过的。”

    “?”

    “有次他洗澡,我不小心闯进去,有看到。”

    段芸两眼放光道:“然后呢!你都看人家洗澡了!然后发生了什么?”

    “哦,他把我骂出去了。我在房间外背了很久法条冷静。”

    “……”

    段芸一言难尽继续问道:“既然长得帅身材好,那职业呢?有正当职业吗?赚钱怎么样?”

    “是正当职业,赚钱的话,年收入税后半个亿吧。”

    段芸追问道:“那给你花钱吗?”

    “给的,最近一个月给我买礼物花了一百多万了。”

    “……”

    白端端讲到这里,有点苦闷:“但是他不陪我,每天都忙工作,我觉得不开心,我觉得好像他不太需要我了……”白端端看向段芸,“你一向谈恋爱是高需求高标准的,段芸,要是换了是你,遇到这种男朋友,是不是已经果断分手啊?历来这种事,你都劝分不劝和的,但我……”

    段芸果然义愤填膺了,她的声音忍不住抬高了:“这种极品!”

    果然,她要开骂了,觉得季临这种做法非常极品吧……

    结果就在白端端准备听到段芸一腔怒骂的时候,只听她两眼放光画风突变道:“端端啊!这种极品男人,你不要的话,可以把他让给有需要的人啊。”

    ???

    段芸说完,指了指自己:“你看看我,新年了,我事业虽然很顺风顺水,但我缺个这样的男朋友,你不要的话,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看我行吗?”

    ???

    她一脸羡慕感慨地用力拍了拍白端端的肩膀:“真的,端端,这种男人,不是梦里才会有的吗?长得帅、身材好、正当工作、收入高,还舍得给你花钱,你说说你还有哪里不满足的啊?最重要的是因为对方忙于工作还没空来烦你,你继续想干什么干什么,这种神仙男人,我怎么没有遇到啊?男人,不粘人的最好,我该打游戏的时候打游戏,还没人来烦我,男人在外面赚钱,回头还能给我钱让我氪金,长得好看有气质,带出去还有面子,这多好啊!”

    “……”

    白端端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个朋友,择偶观有点不太对啊……

    算了,白端端想,本来人的苦闷,再好的朋友也不能感同身受,这个时候有段芸和薛雯陪在自己身边唠嗑就很好了,季临的事……只能等季临什么时候回来再慢慢解决了。

    白端端喝多了酒,此刻头脑也有些晕乎乎的,忍不住就要想些有的没的,她想,万一自己和季临聊了过后,季临还是没法改变,还是每天忙工作冷落自己,觉得给自己花钱就行,那怎么办呢?自己是不是要表明态度坚决提出分手呢?可要分手……自己又舍不得……好喜欢他的……

    薛雯见白端端这么闷头喝酒,觉得也不是个办法,然而她和段芸毕竟没法彻底开解她,转头在包厢里一看,正看到最近新装修后装上的大屏幕电视剧,于是脑筋一转道:“要不看看电视吧?”

    她说完,就开了电视机,可惜这个点,除了新闻,竟然没什么可看了,好在可以联网,薛雯索性把屏幕切换到了一档网络直播节目:“这个主播的节目很好玩的,特别搞笑,看这个吧。”

    白端端喝着酒,有些心不在焉,倒是薛雯和段芸两个人看着哈哈笑起来。

    这是一款户外直播节目,主播会随机在路上找路人询问特定的主题,因为主题本身的争议性,加上素人被问及问题时的反应,又有实时弹幕互动,总之直播效果一直不错,笑料百出的。

    白端端听了个大概,这期主题是“如果有个败家的女朋友怎么办”,这节目主播也挺坏的,专门冲着正在奢侈品柜台购物的小情侣问,结果不少挽着女朋友手的男生,一边又要看女朋友脸色,一边还要佯装买东西一点不心痛,打肿了脸表示女友一点也不败家,那小媳妇般的模样十分逗人……

    “哈哈哈哈,这小哥哥好实诚啊,竟然就当着女友的面说女友真的太败家快养不起了,以后不行就一起去天桥下面要饭……”

    “这个小哥也不错,给女朋友买了这么多东西,还能强颜欢笑表示自己女朋友挺节俭的,也是没谁了……”

    ……

    不过同样的套路,刚开始看有新鲜感,但看多了,段芸也有些索然无味了,她拿起遥控板,然而在准备换台的刹那,她突然叫起来——

    “快看快看!”她高声喊道,“季临!”

    季临这个名字,白端端即便有些晕乎乎的,也几乎是下意识就抬起了头,季临来了吗?季临在哪儿?他来找自己了?

    只可惜自然不是,因为白端端很快在屏幕上见到了季临,他并没有来自己身边……

    也是此刻,白端端才发现,季临没有在办公室里加班,他号称自己忙于工作,然而实际上却出现在了a市最热闹的高档购物街区。

    这是直播,他现在就在那里。

    白端端抬起头,季临就站在奢侈品柜台前,隔着屏幕,一脸冷淡又难以接近地望着镜头,仿佛望向自己。

    直播节目的主持人这次也不知道怎么换了风格,找了只身一人的季临进行采访:“你好,这位先生,不知道能不能占用你一点时间,就……”

    可惜主持人的客套词还没说完,季临就面无表情回复道:“不可以。”

    “……”

    段芸看着这段直播,发出了丧心病狂的笑声:“这个主播怎么回事哦,怎么竟然找到季临采访啊,她是想死吗?”

    可惜虽然季临的态度冷漠,但弹幕却反而疯了一般跳了出来。

    “哈哈哈哈,小哥哥好帅,这种冷酷精英款,我吃!”

    “冷漠帅哥,在线怼人。”

    “小哥哥有对象了吗?好不容易吃了那么多情侣采访的狗粮,看到一个单身帅哥,主播小姐姐能为我们要个号码吗?”

    ……

    段芸看着弹幕,没忍住:“这些小女孩啊,还是太年轻,我当初不也为了季临这张脸差点栽了吗?结果呢?呵,等她们看到季临的真面目,就会自插双目去看眼科了。”

    只是吐槽归吐槽,段芸又看了两眼屏幕里季临的脸:“哎,但别说,季临这个脸蛋,现在看还是这么帅,我以前的初恋都秃了,可季临还是这样英俊依旧,看看人家这个浓密的头发,这有神冷酷的眼睛,还有这个身材,这个腿,这个屁股,这个气质,哎,像我这样的颜狗,注定这辈子要为季临这种男人掉眼泪。”

    白端端没忍住,一口酒差点呛住:“咳咳咳咳。”

    段芸回头怜爱地拍了拍白端端的肩膀:“端端,你男人有季临这么帅吗?”

    白端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干巴巴道:“差不多吧。”

    “和季临都差不多帅了,还那么大方,你听我一句劝,别放手,嫁给他。”

    “……”

    段芸,你一边骂季临一边叫我嫁季临,真的很分裂你知道吗……

    可惜段芸自然是不知道的,季临一出现,她根本不想换台了,兴致盎然地蹲在电视机前。

    这直播主播见直播间人气一下子飙升,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季临,即便对方说了拒绝,她还是努力跟上前采访道:“这位先生,我们在做一个‘如果你有一个败家的女朋友怎么办’的采访活动,就只占用一点时间,问几个简单的问题,非常简单……”

    季临有些不胜其烦,他皱了皱眉,回头道:“我没有败家的女朋友,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

    伴随着弹幕的哈哈哈,段芸也哈哈哈大笑起来:“就是啊,这主播什么运气,季临能有败家的女友吗?这辈子不可能的。”

    “小哥哥笑死,话题终结者。”

    “冷幽默帅哥好可爱哦,小哥哥有兴趣找一个不败家的女朋友吗?你这样颜值的话,吃糠喝粥我也可以的!”

    ……

    白端端瞪着眼睛盯着屏幕,忍不住想要冷哼,大概没人知道,这位小哥哥的败家女友此刻正死死盯着呢。

    不过不想接受采访,号称自己没有败家女友,以免对方不依不饶,也算合理,白端端双手抱胸,决定静观其变。

    季临虽然如此拒绝,但主播还是没有气馁,她把镜头对准了季临手里拎着的东西:“那我们看看,这位号称没有败家女友的先生手里,提着的都是什么?”她一边看,一边便报出了名字,“蒂芙尼的礼盒、vca的礼盒、香奈儿的袋子还有卡地亚、海蓝之谜……能不能冒昧问一句,这是买给谁的礼物呢?”

    这问题确实问的冒犯,然而网络直播想要吸引人的注意力,自然不太可能像正常采访那般循规蹈矩,很多主播就是以出线来给自己引流的,这位主播显然就是。她见季临实在太有热度,根本不愿意放过这个流量素人。

    季临被她跟的有点烦,被她带着的几个工作人员和摄像团队堵在路口,不得不停了下来:“我给我女朋友买礼物请问和你们有关系吗?你们是哪个电视台的,想收律师函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冷酷帅哥竟然是律师!我更爱他了!舔prprpr”

    “前面的别先舔啊,你看看清楚人家说了有女友!”

    “好羡慕他女友哦……”

    “哎?等等?让男朋友买这么多贵重礼品的女友,真的还不是败家女友吗?”

    这个问题直播间粉丝注意到了,女主播自然也没放过,她直接无视了季临的律师函警告,得寸进尺道:“可这位先生刚才还说自己并没有败家女友啊!怎么突然又有女朋友了呢?真的不是在撒谎吗?如果是单身的话,我们很多粉丝想要你的联系方式呢。”

    季临抿了抿唇,他的耐心显然已经快到了极限:“我从来没说过我没有女友,我有女友,但不败家。”

    “可你买的这些东西都是你女朋友要的吗,这些这么贵……”

    “第一,我女朋友从没有主动问我要过东西;第二,这些东西不贵,请不要随口就污蔑她是败家女友,败家的定义对每个人来说是不一样的,她这样的消费水平根本不至于败我的家。我回答完了,现在你们可以让开了吗?”

    季临这话下去,弹幕果然疯了——

    “????这还不败家哦!”

    “霸总!妈妈这个男人我要了!”

    “这他妈是托儿吧?主播找了个人配合演的吧?我不信世界上这么帅这么有钱的男人还这么宠?”

    ……

    段芸也一脸不可置信,她转头望向白端端:“你们盛临今年业务有这么困难吗?季临都开始兼职直播了吗?”

    “……”

    白端端咳了咳,脸还因为季临的话有点红,她觉得自己是时候给季临解释一下了:“哦,今年业务挺好的,季临确实交女朋友了啊。”

    段芸果然惊呆了:“他对女朋友这么好?买这么多东西?这么肯花钱?”

    “是啊,他对女朋友挺大方的,也就百万百万地给打钱吧。”

    段芸沉吟了片刻,然后她认真地看向了白端端:“你说我现在去撬墙角把季临抢过来还有希望吗?”

    “……”白端端冷静道,“我看你没了。”

    段芸本来也是开玩笑,如今听完也没在意,只是有些懊丧:“原来季临这样的男人也还能□□的吗?我以前怎么这么轻易就放弃了呢?否则现在收礼物的可不就是我了吗?”

    白端端看了她一眼:“但和季临谈恋爱,像是养了个电子宠物男友,他没时间陪你的。”

    “我不要他陪!”段芸振聋发聩道,“他都长成那样了,还肯给我花钱,他就算在外面搞基我也愿意了!”

    “……”

    白端端没管段芸,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心里有些酸胀的甜蜜,季临没在加班,但是又去给自己买礼物了……但其实……其实自己并不需要他的礼物啊……

    屏幕里,直播主播见直播间流量又破了新高,乘胜追击道:“那么这位先生,你不怕你的女朋友习惯这种消费模式以后,胃口越来越大,给你的压力会越来越大吗?终有一天,你可能也会觉得很累,觉得没法承受她的消费水平,会觉得她败家呀。”

    “不会有这一天。”季临的表情还是很臭,但语气却很认真,“我女朋友花钱是多,那我就多努力加班工作赚钱,自己努力一点,没有养不起的女人。成天说自己女朋友败家那是自己家底太差了,买个口红都说败家,那就不要交女朋友了。”

    他想了想,似乎终于想起来这是在采访:“请你们记得播出时帮我打马赛克。”

    这是直播节目,自然没有事后马赛克补救这一说法,只可惜季临并不知道,而女主播为了效果,只能忍笑一本正经地答应:“行的行的,没问题,请现在就给这位先生打上马赛克!”

    配合着女主播的话说完,镜头果然给季临打上了一个薄薄的马赛克,可惜此时弹幕已经笑疯了——

    “小哥哥,这是直播啊!”

    “你现在打马赛克已经没用了哈哈哈哈。”

    “超可爱的,主持人不要让他跑了!快继续问!看他打了马赛克以后会不会吐槽女朋友!”

    ……

    女主播见机行事,见季临谈起女友表情稍微缓和,便趁热打铁道:“好了,这位先生,马赛克已经给你打上了,请问你还有什么话想要说的吗?我们能问问你的女朋友是一位什么样的女生吗?”

    薄薄的马赛克下,白端端还是看到了季临不太耐烦地抿了抿唇,然后他大概是被堵截在这里实在没办法了,有些无奈地开了口:“我女朋友很漂亮。”

    弹幕开始飞起——

    “肯定啊,这种颜值的大帅哥,必然要配上仙女啊!”

    “呜呜呜,为什么看直播还能吃狗粮啊好惨哦我!”

    ……

    可惜对这些弹幕,季临一概不知,他显然以为打上马赛克,没有人会知道自己是谁,因此说话也放松了起来——

    “她特别特别漂亮,也特别特别厉害。”他顿了顿,补充道,“我说的是打人。”

    “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神仙爱情,打人也很厉害哈哈哈哈哈。”

    “我他妈一个爆笑,金刚芭比吗?哈哈哈哈,小哥哥你谈恋爱是不是被打服的啊?”

    ……

    屏幕里,季临却很认真,他想了想:“工作上也很厉害,但是比我还差点。”

    弹幕已经几乎把他整张脸都盖住了,像个人工马赛克——

    “比我还差点哈哈哈哈哈……”

    “好傲娇哦。”

    “女朋友听完,你就失去了女朋友。”

    在女主播的诱导下,毫不知情自己已经被公开处刑的季临还在继续,他的声音仍旧冷硬,但语气已经开始变得柔和:“反正虽然花钱多,但是我可以养她的,多加班一点就好了,不能让她和我在一起后生活消费水平下降,她想要什么我都可以买给她。”

    屏幕里的季临并不知道自己陷入了什么陷阱,在女主播的挖坑下还在继续往下跳坑:“你说每天拼命加班给她买礼物会不会不值?怎么会?这有什么不值的,她以后要嫁给我的,买点礼物怎么了?又不是很贵。”

    ……

    “不贵不贵,也就百来万吧,我酸了酸了。”

    “这直男式的理直气壮,对方真的要嫁给你吗小哥哥?你是不是太单方面臆想了啊。”

    弹幕还在刷,但季临一无所知:“虽然她根本不会做饭,做出来的东西吃了会死人,又老是喜欢靠撒娇来达成目的,做家务也是不行,还成天和我妈对着干,工作上也老和我顶嘴,有时候凶巴巴的……”

    弹幕已经幸灾乐祸笑倒了一片——

    “小哥哥,你的老婆没有了。”

    “哈哈哈哈,峰回路转,这位小哥今天可能要上热搜了,他的老婆真的要没了哈哈哈哈,马赛克了也不可以这样为所欲为的吐槽未来老婆啊,这位打人很厉害做饭吃了会死的小姐姐可能真的会让你死的哈哈哈哈。”

    ……

    季临一无所知,还在尽情吐槽白端端,白端端抿着唇看着,内心盘算着收拾季临的一百种方法,然后她听到屏幕里季临说——

    “但是我还是很喜欢她,觉得她哪里都很可爱,她以前小时候受过很多苦,我不想让她再受一丁点苦和委屈了。”

    弹幕炸了。

    段芸也炸了:“我的天,我这辈子没想过竟然还能粉上季临,他真的好可爱啊,没想到一谈起恋爱来他竟然这么好!对女朋友也好大方的,被这种男人喜欢,这女的也太幸福了吧,而且听起来条件不咋的啊,又喜欢打人又败家做饭吃了还能死人,对未来婆婆还成天顶嘴对着干,端端,你说说这种女的有啥好的啊……哎?端端?端端呢?”

    ……

    白端端觉得自己已经没法继续在包厢里待下去了。

    刚才的采访过程里,她一直带着微醺看着季临说着一切,心情跌宕起伏。

    她从没想到,原来季临拼命加班是为了养她,为了让她一辈子可以随心所欲的买下去,一辈子不要受到任何委屈。

    但……但不是这样的。

    她突然不想要任何奢侈品了,也不想再花钱买那些闪亮的东西了。

    因为她已经拥有了最好最贵的东西。

    白端端走出“酒点半”,然后打了车,季临现在所在的那个高端购物商区离这里不远,而她现在就迫切地想见到他。

    她想告诉他,不是的,自己根本不需要这些,自己只需要他就可以了。

    季临被恼人的采访节目绊住脚步,不得不应付了十几分钟,才终于脱身,他松了口气,觉得自己今天话有点多了,转而一想幸而节目组播出时会打马赛克,应该没人能联想到这是自己,于是又安下心来。

    被人从身后突然抱住的时候,他正在整理刚买的几个礼盒,核对购物清单上是否还有遗漏。

    他吓了一跳,身后抱住自己的人身上传来了微微的酒气,季临皱了皱眉,下意识想要挣脱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酒鬼,然而他尚未动作,身后便传来了白端端熟悉的软绵绵又带了点撒娇的声音,这一次,她的声线里还带了点鼻音,她喊——

    “季临,抓到你了。”

    白端端就这么抱住季临,过了很久,她才终于松了手。

    季临顺势把她搂进怀里,盯着她微微泛红的脸颊看了一秒:“怎么喝酒了?”

    白端端乖巧地点了点头:“喝了,以为你不要我了啊。”

    季临果然不能理解地皱了皱眉。

    白端端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站了站直,她努力保持清醒看向了季临的眼睛:“季临,我有话要和你说的。”

    “什么?”

    白端端看了眼季临手里的大包小包:“我以后都不要你的礼物了。”

    季临脸色有些不好看,嘴唇也抿了起来:“为什么?你不喜欢吗?”

    “恩,我不喜欢。”

    这话下去,季临露出了措手不及的愕然,即便面部表情仍旧很冷静,但他看起来有些无措:“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我给你买。”

    “不要,我都不喜欢。”

    白端端的眼眶有些泛红,酒精加剧了她的情绪,她看向季临:“以后我都不要礼物了,我不要买奢侈品了,不买包了,也不买珠宝了,不买项链首饰和手表,还有鞋子、围巾,所有一切的一切,我都不要买了。”

    季临见白端端哭了,脸上的无措终于不再掩饰:“你怎么了?别哭了,你不要那我不买了,发生什么了吗?”

    白端端却没有直接回答他,她只是轻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买奢侈品那么喜欢购物吗?因为以前青春期的时候过的好穷,家里出了爸爸的事,还欠着林晖和别的亲友的外债,每天过的紧巴巴,我……我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都是亲戚的姐姐们穿剩下来的衣服……我也没有过自己的包,什么也没有过。”

    十六七岁的青春岁月里,白端端没能有过一件属于自己的东西,她的青春期贫乏、苍白,而小女孩之间的攀比和嫉妒也让她过的更加艰难了。

    “我的很多女同学,其实私下里嘲笑过我,说我又穷又土。我每次经过那些大牌的橱窗店,我就想,等我有钱了,我就要全部买下来,再也不要等了,我觉得自己买下来就能开心,就可以幸福,就能弥补过去岁月里缺失的东西……”

    “所以一旦工作后有钱了,我就开始拼命花钱,因为花钱了买了奢侈品,好像就有了安全感,好像以前那个被人嘲笑的小女孩就不在了,好像过去那段岁月就被弥补了,我知道这很病态,但是我改不掉……”

    随着白端端的话,季临的眼神温柔下来:“没关系的,你不用改。”

    “以前我也是这样和自己说的,反正自己能赚钱,不想改就不改了吧,及时行乐也挺好的,而且这种病态的消费观也跟了我那么久,想改也不容易,剥离了那些奢侈品,总觉得什么都没有的自己,好像又会变得和过去一样又土又穷。”白端端抿了抿唇,“所以我没有下决心去改过。”

    “没关系,端端,我不会因为这些责备你,你什么也不改就很好。”季临被白端端的眼泪打得措手不及,语气笨拙地安慰道,“你在我心里,很漂亮,很漂亮的那种漂亮。”

    白端端却很坚决:“不是,季临,但我现在要改了。”

    季临愣了愣。

    白端端抬起头,抹掉了自己眼眶里的眼泪:“我要改掉的,这不好,我不想我的男朋友为了满足我病态的消费欲,成天都在加班给我买包。”

    季临先是呆了呆,然后意识到了什么,他皱起了眉,脸色不太好看:“刚才那个是直播?”

    白痴,你才意识到啊。

    白端端既想哭又想笑:“我要改掉,因为我发现,现在的我其实也没有那么喜欢买奢侈品,也没有那么喜欢购物,因为比起包和珠宝来说,我更想要你。”

    “如果你为了给我买包买珠宝就去加班没空陪我,我会更不开心的。”

    “季临,从今天开始,不要加班了,我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就好了。”

    “我以后会用的很少很少,什么都不要了,不要爱马仕不要香奈儿,拎个超市购物袋出门就可以了。也不要名牌鞋子和衣服了,反正我漂亮,穿个破布踩个拖鞋出门都好看的。”

    “我会勤俭持家的,如果以后经济不好或者人工智能全面取代律师,我们都下岗了,那我也可以少吃两碗饭的,我会变得很好养的,一点不贵,你不要再加班了。”

    白端端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又哭了,她的声音带着鼻音:“我很喜欢很喜欢你,也是个很粘人的撒娇精麻烦精,我一刻也不能离开你,所以你以后晚上都不可以去加班了,也不能一个月成天在外面出差,我不许的。”

    季临突然沉静下来,他看着眼前的白端端,觉得怎么会有一个人,完完全全按照他的喜好来长,以至于他好像总是每一次一而再三二三地不断为这个人心动,她说什么都没法拒绝,她哭就会毫无原则的心痛心软。

    白端端哭哭啼啼的,然后发现被抱进了一个宽阔的怀抱——

    “以后都不加班了,一辈子不加班了。”

    白端端觉得酒精上头,自己开始有些晕:“一辈子不加班也不行吧,那盛临岂不是要倒闭了?我们都去喝西北风吗?”

    季临亲了亲她流泪的眼睛,有些无奈:“好的,那还是继续选择性的加班,可以吗?”

    白端端想了想,然后还是任性地推翻了自己刚才的决定:“算了,还是别加班吧,倒闭就倒闭吧,我们的存款也够用了,以后我少吃点,还是可以过下去的,杨帆什么的让他们下岗就下岗吧。”

    “好的,都听你的,让杨帆他们喝西北风。”

    白端端用力点了点头,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杨帆去天桥下面要饭:“恩!”她想了想,补充道,“现在要饭都有二维码收款的,没关系的,杨帆可以过得很好,他要饭的话,业务能力也不会差的。”

    “恩。”季临放开了白端端,“但你真的要改吗?”

    白端端郑重点了点头:“要改的,不仅我要改,孟阿姨也得改,不然就算不给我买,因为要给她买,你还是要加班。”她严肃道,“我会帮她也改掉的。”

    季临提了提手里的袋子:“那这些呢?这些还要吗?”

    白端端内心挣扎了片刻:“那……那这些既然买了,还是要吧……但以后都不要了,真的不要了。”

    季临温柔地撩了撩白端端的长发:“你这种形成了好多年的习惯,改起来可能不太容易,你要是改不掉也没事的。”

    “我会改掉的。”白端端顿了顿,“不过改变这种观点确实可能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她抬头看季临:“可能要一辈子的,你陪着我吗?”

    季临愣了愣,然后他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吻住了白端端的唇。

    他放下了手里一袋袋的奢侈品,在人潮汹涌的商区街头,和白端端忘情拥吻。

    奢侈品不重要,钱也不重要,重要的永远是陪着自己走完人生的这个人。是永不退色的爱。

    我爱你啊,我想一辈子陪着你,不论富有还是贫穷。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结束啦,还会有几个番外的哦~我的微博晋江叶斐然  欢迎到微博找我玩吼!!!

    感谢大家陪伴,鞠躬,新年快乐,我好喜欢端端和季临的~~也谢谢你们喜欢

    【小剧场】

    杨帆:盛临律师所倒闭了倒闭了!合伙人季临,沉迷美色,不肯加班,带着自己一拳能打死三个人的小娇妻跑了!跑了!各位乡亲父老,走过路过,扫一下我的二维码,给点钱吧!卑微律师,在线要饭!

    【最后,话不多说,2020年下个文《劝你趁早喜欢我》见,快去收藏下我专栏,再去收藏下这个新文吧,全新不同人设,表面温柔完美内心黑到死腹黑傅parx咸鱼社畜宁婉的cp,普法写手叶斐然在线发糖……】

    【新文的广告词我尽力了……】

    【孟女士番外有的,别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