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你被开除了!

番外一

    该抱的抱了,该亲的也亲了, 白端端在酒意渐退后, 想起自己刚才又哭又闹, 也有些不好意思, 她蹦出了季临的怀抱, 装模作样地拢了拢头发。

    季临有点想笑, 但想了想还是没敢, 怕白端端恼羞成怒之下给自己一拳,他捏了捏白端端的脸颊:“行了, 女朋友,那今晚我不加班了, 跟你回家。”

    结果他的提议立刻遭到了白端端的拒绝:“那不行。”

    季临愣了愣:“那我们去哪里?你还想买点什么再回家吗?”

    白端端虚张声势地瞪了季临一眼,气鼓鼓的:“说了我不买了!”她顿了顿,看了眼季临, “就是那个……我刚才本来在和朋友聚会,是中途看到你直播跑出来的,还没和她们打个招呼,既然你今晚也不加班了,那不如和我一起去见见我朋友吧?还一直没机会介绍你和她们认识呢。”

    白端端和季临的关系虽然在盛临并没有刻意隐瞒, 但盛临的律师加班的加班出差的出差休假的休假,大多忙着各自工作生活, 根本没有向外八卦的,以至于白端端和季临在一起这件事根本没有大范围传播,段芸和薛雯也都没有从别的渠道知晓过。

    只可惜对于白端端的热情, 季临却有些不自然,他咳了咳:“可以不去吗?”

    这是害羞了?

    白端端有些意外,随即劝说道:“其实就我两个好朋友,段芸和薛雯,你们之前应该也都工作上有过交接认识的,没什么好怕生的呀。”

    季临没说话,顿了顿,才道:“我想起来工作上还有点事情没收尾,我先回去……”

    “不行。”白端端瞪着季临,“今晚不加班了。”

    季临抿了抿唇,没再说话,只是虽然默认了一同去见白端端的朋友,但他的情绪显然并不高,脸色也并没有什么振奋,倒是有些严阵以待的姿态。

    白端端挽着季临的胳膊走了一段,轻声道:“你是不是不想见我的朋友啊?”

    明明今晚没有加班,但是就算来偷偷给白端端买礼物也不陪她一起见朋友,季临是果然本身就不想见吧。

    “你是不是觉得,参加这种女孩子的聚会有点无聊啊?”白端端眨了眨眼,“虽然确实有点无聊,但今晚也不会很晚结束的,薛雯和段芸明天都要早起,我就想带你认识一下她们,想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

    “不是。”季临顿了顿,才开口道,“没有不想见你朋友,也没有觉得你们女生的聚会无聊,我很开心你想把我介绍给你朋友,只是……”季临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我不太讨人喜欢。”

    白端端皱了皱眉,看向季临。

    “我不是那种会活跃气氛的人,而且你的朋友段芸和薛雯,可能并不喜欢我。”季临的声音干巴巴的,模样有些局促,“我以前工作上,应该还挺让人讨厌的。”

    原来季临还有这种自知之明?之前工作上针锋相对的时候,可真的是光是一句话不说,穿着西装往哪儿一站,就让人挺想打的……

    ……

    但……白端端愣了一秒,然后很快反应了过来:“所以你之前一直拒绝和我一起参加我的闺蜜聚会,就因为这个?”

    “恩。”季临点了点头,“我怕你朋友都不喜欢我。”

    白端端一时之间有些失笑:“季临,你傻吗?她们喜不喜欢你有什么关系呢?我喜欢你不就够了吗?你根本没必要在乎别人的眼光的,你很好,特别好,我很喜欢很喜欢,这就可以了呀。”

    “我没有在乎过别人的眼光过。”季临顿了顿,然后他看向了白端端,“但是如果是你的朋友,我还是希望她们能喜欢我,因为不想让你难做,不希望你失落和尴尬,不希望你左右为难。”

    “但如果是段芸和薛雯,都是我以前工作上有过对接的人,我想她们可能很难喜欢我。”季临移开了视线,“所以我一直,既想要见你的朋友,让她们每一个都知道我是你的男朋友,但又不想见她们,因为怕她们对你的眼光质疑,或者因为讨厌我和你疏远……”

    这都是什么傻里傻气的想法啊!

    白端端一瞬间心里就有些酸涩:“白痴。”

    这傻里傻气的男人真的想多了。

    虽然白端端再三保证自己的两位朋友绝对会喜欢季临,然而季临在推开“酒点半”包厢门之前,仍旧有些微微的紧张,他的模样严肃冷峻,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去参加女朋友的闺蜜聚会,反而是像随时冲锋陷阵去法庭上来一场厮杀……

    为了博得白端端这两位好友的好感,季临甚至坚持在来之前又转头回奢侈品专柜买了两份“见面礼”,价值昂贵,手笔相当大,白端端怎么阻止都拦不住。

    到了包厢门口,白端端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一眼,关照季临道:“你在门口等下哦,我客户找我,我回个电话,马上过来和你一起进去。”

    于是白端端临时接电话离开,便剩下季临站在了包厢门口。

    他紧抿着嘴唇,心里做好了被段芸审视甚至鄙夷的准备,心里微微后悔以往对段芸太过冷酷,薛雯为人温和,但段芸风风火火,并不好对付,果不其然,仅仅是在包厢门口,他已经听到了包厢里段芸的声音,只是……

    只是内容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薛雯,你说,我做饭挺好吃的,对年长的老阿姨也很有一套,绝对很温顺不和老阿姨顶嘴,我买东西也不需要买那么多,虽然脾气爆了点,但绝对不会动手打人,顶多动嘴骂人,你看,我比季临那个女朋友好多了,加上我和季临其实挺早就认识了,也算有缘分?你看我再努力下,还有没有可能等季临和那个女的分手后,把季临占为己有?”

    段芸中气十足的声音后,是薛雯嚅嗫的声线:“可万一季临不分手呢?”

    “不会吧,那个女的那么凶那么能花钱还这么暴力,季临会一直喜欢下去吗?”

    “所以人家是真爱呀。”薛雯羡慕道,“就像你当初没有发现季临的好,但那个女生发现了,也改变了季临,把他变成这么好的男朋友,努力是她做的,成果自然也是她享受的,没什么问题呀。有一句话怎么说的,‘你接受不了他的坏,你也不配得到他的好’,这女孩,只能说非常有眼光也非常有耐心和毅力,才能把季临变得这么好呀。”

    薛雯温声道:“何况我了解你的,你不过嘴上这么说说,真要让你和季临在一起,你们两个根本性格不合,互看不顺眼,你就是叶公好龙。”

    段芸自然也不过是随便嚎两句开玩笑,听了薛雯的话,也笑了:“我就是没想到,季临这个人还挺好的,突然就有点理解自己为什么找不到对象了,因为每次要求真的都太高了,恨不得对方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已经是完美无瑕的成品,可所有的男人不都是靠着慢慢打磨才成熟的嘛,而且是人就有缺点,可能我下次相亲,只要对方没有原则性问题,还是应该给个机会处一处……”

    包厢内,段芸笑嘻嘻的:“经过这件事,我懂了,人要适当放低一点要求,我并不指望我未来的男朋友和季临一样有钱,也不指望和季临一样对女朋友花钱如流水,也不需要他和季临一样业务能力能打,只需要他长得和季临差不多,屁股和季临差不多翘就行了……”

    “……”

    只是在她夸赞季临屁股翘的时候,刚打完电话并不知情的白端端回到了包厢门口,然后她大大咧咧带着季临就推开了包厢的门——

    “各位,我回来啦!”

    段芸抬了抬眼皮,刚想指责白端端莫名其妙的消失,结果就看到了白端端身后的季临。

    段芸:“……”

    段芸有点尴尬,她哈哈干笑了两声,一时之间都忘了询问季临为什么会出现,只是试探道:“我刚刚说了什么你们听到了吗?没听到吧?”

    一定没听到的,段芸想,季临这人看起来听力也没有很好的样子……

    结果她刚这么想完,就见季临面无表情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他开口道:“听到了,谢谢你的夸奖。我以前倒是没注意过我屁股原来很翘。”

    “……”

    段芸插科打诨惯了,白端端对她的风格并不意外,只是听了季临的话,白端端也没忍住看了季临的屁股一眼,是挺翘的……她心里胡乱地想,段芸不愧是自己的朋友,看男人看的地方都如此一致,自己曾经不也被季临的屁股吸引过目光吗?可见友情这种东西,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可惜白端端刚看了一眼,随即就被抓包似的被季临瞪着警告了一眼。

    于是白端端不得不咳了咳,然后露出了道貌岸然的正经表情。

    段芸急于转移话题,对着季临谄媚道:“季律师啊,这么巧,刚还在直播里看到你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失敬失敬,不过……你刚不是在给女朋友买礼物吗?怎么又上我们这儿来了?这是端端有什么工作没完成你要抓她去加班吗?”

    白端端嗤之以鼻:“我工作效率这么高的人,又没有败家的男朋友,我加什么班啊。”

    对待白端端,段芸的态度就随意多了:“得了吧端端,你是没有败家的男朋友,你自己就败家,我还没问你呢,刚才你这突然消失是逃窜到哪儿去了?怎么一句话不说人就不见了……”

    “去找我男朋友了呀。”

    段芸有点迷糊:“哦……”

    白端端一时之间就生出点恶作剧的小心眼,她卖了个关子:“段芸,你不是说看面相能看出一个男人怎么样吗?那你能帮我鉴定下我男朋友怎么样吗?我带他给你把把关啊。”

    段芸明显没进入状态,傻乎乎地点了点头:“行啊,没问题。”然后她看向了一边的季临,“不过季律师……你有什么事啊?”

    “哦,他不是刚才直播在外面给败家女朋友买买买吗?结果正好被去找男朋友的我遇到了,我一看到他,就发现他买的连当天的晚饭钱都没有了,总之一分钱没了,要回家可能得沿街乞讨,我就于心不忍,想着一日为老板,终身是金主,就把他带来一起随便吃个晚饭,你们没意见吧?”

    薛雯非常敏锐地就觉察出了点什么,她拉了拉段芸的衣角,可惜段芸一点没get到她的讯号,她大大咧咧脑子一根筋,当即答应道:“没意见没意见,季律师,对不起啊,以前对你有点偏见,没想到你也跑不开钱的能量守恒定律,我对你非常同情!这顿饭我请了!不要担心没钱!我有!”

    季临没办法,不得不配合白端端演,只是段芸的话让他还是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什么是钱的能量守恒定律?”

    “就是就算你特别省钱吧,以后钱总会以另一种方式离开你啊,而且你越省,钱离开的时候速度越是飞快。”段芸拍了拍季临的肩膀,“想开点季律师,至少你还逃过了头发的能量守恒定律。”

    季临请教般地看向了段芸。

    段芸笑了笑,高深地解释道:“这头发的能量守恒呢,就是说,你越是在意你的头发和发际线,头发和发际线就会越快的离开你。”

    “……”

    “来来来!”段芸挺热情,一听说季临还没吃饭,立刻叫来服务生点了一堆东西,“赶紧给我们季律师上了,我刚看直播,听下来你女朋友是个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啊,多吃点,以后还能多扛她两拳……”

    “……”

    不说还好,这一说,就提醒了白端端,她咳咳清了清嗓子,为自己努力贴金道:“段芸,这话你就说的不对了,这自己女朋友能打,多有安全感的事情呢?女朋友都不需要自己保护……”

    “需要保护的。”可惜白端端没说完,季临就打断了她,他看了白端端一眼,微微笑了笑,“还是需要保护的。”

    段芸露出了看不下去的表情,显然对季临身上流露出这种酸臭的恋爱味接受不能:“吃吧吃吧,少说两句。”

    可惜季临没有立刻吃,几乎是桌上新上一道菜,他就下意识地把菜往白端端面前移去,一般白端端先吃了,他才接着吃,而如果是烤秋刀鱼这样的菜,季临则还会贴心地把鱼肚子那面肉最多的部分移到白端端面前……

    段芸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多心了,然而连续几次下来,她也觉得不对劲了。

    她把白端端拽到一边,压低声音道:“季临对你怎么回事啊?”

    白端端只是笑:“就是你看到的这么回事。”

    “你……”段芸震惊道,“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白端端挺得意:“就是你想的那样。”

    结果白端端话音刚落,段芸的脸色就严肃了起来:“端端,你不可以这样。”

    “?”

    “不可以恃强凌弱的。”段芸认真道,“我知道作为社畜,对老板总是仇恨的,尤其是季临这种资产阶级,但你不能因为对老板的仇恨就把它全部发泄在季临身上,对季临进行职场霸凌,用武力对他施压,害得他连吃饭都要看你脸色啊……”

    “……”

    段芸,我平时在你心里敢情是这个形象?咱们还是别做朋友了吧。

    而且以前说好的以后万一自己和季临闹掰,永远坚定地站在作为朋友的自己这边的誓言呢?结果现在说倒戈就倒戈了?这他妈不仅不站自己,还完全站到季临身边去了?

    白端端忍住了自己的情绪,耐心循循善诱道:“段芸,我建议你冷静点好好想想,季临找了个什么样的女朋友?”

    “败家、能打、做饭难吃、购物欲旺盛,漂亮。”白端端笑笑,“你再看看我,是不是懂了?”

    段芸顿了顿,很快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懂了,季临已经很难了!姐妹,你好好想想,他已经眼神不太好找了一个很能打、败家、做饭难吃的女朋友了,你难道还要给他人生的hard模式添砖加瓦,让他还拥有一个很能打、败家的女下属吗?”

    ……

    白端端恨不得对天翻个白眼,她心想,段芸,咱俩今天就割袍断义吧……

    她只好看向段芸:“你觉得季临这个人,作为男朋友怎么样?合格吗?”

    “哪里是合格!人家是优秀!”段芸说到这里,终于勉为其难般想起了白端端的男朋友,“对了,你刚不是说要带你男朋友给我把把关吗?人呢?什么时候带过来?”

    白端端终于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不是在你眼前吗?”

    “……”

    “…………”

    “………………”

    季临大概嫌给段芸的震惊还不够大,从身后拎出了礼盒:“这是给你们的见面礼,谢谢在我加班的时候你们能陪着端端。”

    “……”

    段芸实在太过惊愕,以至于机械地收下了礼物,眼睛还瞪得大大的,她一会儿看看白端端,一会儿看看季临,然后脸上露出了极度震惊后消化不良的表情——

    “你们俩?”

    白端端点了点头:“恩,天造地设的一对。”

    “……”

    段芸实在太过愕然,以至于下意识脱口而出道:“可端端,我记得你当初说,除非自己瞎了眼才会……”

    段芸没能有机会说完剩下的话,因为白端端挽了挽袖口:“最近我刚练了下散打,芸芸,有没有兴趣给我当个陪练啊?”

    “……”

    段芸顿了顿,打住了话头:“对不起我刚才因为你们的般配而太激动了,情绪有点不稳,差点说了胡话,但现在我好了,我觉得自己冷静下来了。你们俩确实天造地设的一对,祝你们幸福,早生贵子早生贵子!”

    “……”

    一场聚会,就这么有惊无险又温馨又热热闹闹的度过了,段芸除去最初的惊讶以后,似乎也很快接受了季临和白端端在一起的事实,让季临非常意外的,白端端的两个朋友,对自己的接受度都挺好。

    薛雯沉稳细心,段芸咋咋呼呼但热情直爽,一旦发现季临就是白端端男友后,很快就把季临也划进了朋友圈范畴,气氛比季临想象的还要好很多。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真是多虑了,他喜欢的女孩这么好,朋友也不至于会坏。

    白端端说的也没错,段芸和薛雯第二天都要早起,这场聚会也并没有持续很久,四个人在街头告别,热热闹闹地祝各自新年快乐。

    季临摘下自己的围巾给白端端戴上,握住她的手:“走吧,送你回家。”

    白端端没有去握季临的手,只是蹭进了季临的怀里,然后她踮起脚尖,凑近季临的耳边,用带了撒娇而带了甜腻鼻音的声音轻轻道:“不要,今晚不要回家。”

    季临愣了愣,此刻深夜的街头已经寥寥:“那你想去哪里?”

    白端端瞪了季临一眼:“你是猪吗季临?”

    她凑近他的耳朵,轻轻含住咬了一下:“你今晚如果想带我回家过夜的话,我不会拒绝的。”

    季临没有回答,只是把白端端从自己身上拽了下来,然后牵着她快步向前走。

    白端端气的要死,不知道季临为什么总是这么不解风情:“讨厌死你了。”

    季临的步子有点快,白端端跟得有点吃力,忍不住嘟囔抱怨:“你走这么快干什么啊,不就是回家嘛。”

    结果季临停下来,他看向白端端,神色镇定,语气冷静——

    “不是要跟我回家过夜吗?”他说,“这附近没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再不走快点,我们家附近的那个小超市快要关门了。”

    “啊?”

    这又是什么跟什么啊?

    季临压低声音,有些难耐的羞赧:“要去买一下上次没有买的东西。”

    然后这男人抬起头,漂亮的眼睛坦荡地看过来:“所以我有点急。”

    白端端愣了愣,等反应过来,脸刷的就红了,只是很快,她咬了咬嘴唇,挽上季临,开始跑起来:“那是要快一点。”

    她湿润的黑眼睛望向季临,声音被迎面的风吹的有点散——

    “我也有点急。”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第一个番外掉落~

    【还有,没有收我新文预收的麻烦去收下啊,《劝你趁早喜欢我》,本作者劝大家趁早爱我一下(? 爱了不吃亏】

    还有长评活动还在继续的:

    给季par写千字以上长评的读者里:

    1、抽5个送陆par实体书各一套

    2、其余抽10个送1000晋江币

    3、如果还有别的长评的话也都有小礼物掉落

    截至日期:季par这个文等番外全部更新完毕正式完结后2周内的长评进入活动

    以及,推个文:

    《沈先生今天离婚了吗》作者:未可可

    文案:

    “万千星辉时尚大奖”年度新人奖颁发给了职业阔太≈ap;兼职设计师叶柔嘉。

    传说中靠豪门老公上位的叶小姐,致辞只谢公司,不谢老公沈尧。

    眼睛毒出汁的网友发现她没带婚戒,纷纷猜测:都9102年了,还豪门联姻,就知道你们这种塑料夫妻长久不了!

    谁想到慈善晚宴上,沈先生主动牵手秀恩爱,并向媒体表示:我太太最近胖了一些,婚戒拿去修改了。

    吃瓜群众恍然大悟:啊,胖了?看来是怀孕了啊!

    叶柔嘉咬牙:这倒也大可不必,真的。

    沈尧俯她耳边轻声道:别想多了,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嘉嘉,离婚好玩吗?瞧瞧,才几天,你都胖了。

    【明天大概没有番外,周日可能会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