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你被开除了!

第86章 番外二

    自从季临上次说了交了女朋友要带回家给自己考察后, 孟女士就上了心, 她想,和儿子女朋友,甚至可能是未来儿媳妇第一次见面,自己可得够有范儿,够光鲜亮丽才行, 不能输了气场。

    因此接着十来天,她每天早中晚各敷一张skii面膜, 给自己做眼部按摩, 急来抱佛脚地健身瑜伽,妄图紧急给自己来个塑身,甚至自觉开始控糖,每天早睡早起健康作息,仿佛是要改过自新。

    人逢喜事精神爽,一想到单身多年的儿子终于有了对象,孟女士春风得意, 忍不住就想炫耀, 走在小区里, 见了隔壁的邻居黄女士, 当即撩了撩头发意气风发就迎了上去。

    这黄女士也算是孟欣劲敌,只因这黄女士和孟欣一样, 有个年龄相仿的儿子, 虽然对方的儿子比季临差了远了, 可如果要在整个别墅区矮子里拔将军, 那也就黄女士的儿子还能勉力和自己儿子一战了,只是虽然不论从长相、身材、工作能力各方面来说,黄女士的儿子都不能和季临相比,但对方确实有一点比自己儿子强,那就是——

    他早早就结婚了!早早就生了孩子了!

    前几年生第一胎的时候,孟欣就没少受到黄女士那炫耀语气的刺激,结果今年对方竟然连二胎都生了,黄女士挨家挨户发喜糖时,还故意得意洋洋的对孟欣语重心长:“有时候儿女啊,太优秀也不一定就是好事,因为有时候太优秀啊,就容易自视甚高,摸不准自己的位置,也看不上别人,最后啊,就容易高不成低不就,找对象就是这样啊小孟,结果一来二去,就把自己给耽误了,对了,你儿子多大啦?三十有了吧?那可要抓紧啊,男孩子再优秀,随着年龄上去,也是要贬值的啊……”

    “……”

    以孟欣争强好胜的性格,自然是被黄女士当场气个半死,然而奈何自己儿子不争气,确实没对象,孟欣除了以男人要以事业为重来逞强之外,实在找不到更有效的回击方式……

    可如今……

    如今都不一样了!

    如今自己儿子有对象了,自己这可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孟欣一见黄女士,一改自己此前回避的态度,径自大大咧咧就迎着对方走了过去。

    “小黄啊,你知道吗……”

    结果孟女士刚准备炫耀自己儿子也找到对象了,就听对面黄女士一脸激动的打断自己道——

    “小孟啊,你知道吗,你儿子有对象了!”

    ???

    虽然黄女士一脸真心实意的高兴,可孟欣反而不高兴了。

    不是,自己儿子也才刚和自己说了谈对象这件事,这个姓黄的又是从哪里知道的?!她凭什么知道了自己才刚知道的绝密信息?!

    孟欣拉长了脸:“谁和你说的?”

    黄女士一脸兴奋和八卦:“没人和我说,我这是亲眼看见的。我刚从超市回来,看到你儿子正和一个女生逛街,两个人吧,手牵手,然后走到楼梯的拐角处,以为没人呢,你儿子和人家就亲上了,难舍难分对着啃,哎哟,看的我都有点脸红……”

    “……”

    这别墅区附近确实有个超市,黄女士刚瞧见季临的话,那多半没多久他们就要过来了……

    只是孟欣的好奇心盖过了一切,她甚至有点等不及待会见到那个女生,下意识径自问道:“那女的长得怎么样?多高?身材好吗?皮肤白吗?”

    黄女士一脸眉飞色舞:“特别漂亮啊,挺高挑的,皮肤很白,看着像个小明星,小孟啊,没想到你儿子搞来搞去最后还是贪图漂亮啊,这种女孩,一看就不像是会做家务的,花钱也狠,哎,只能说你儿子还是太年轻啊,不知道什么样的才是过日子的,你看看我家儿媳妇,又贤惠又温顺……”黄女士明褒暗贬了一通,才突然想起来,“不过不对啊小孟,你不会是还没见过这女生吧?怎么还要问我长得怎么样?”

    说对了……孟女士生气地想,自己确实还没见到这个……小妖精!

    她现在只觉得气血上涌,没想到兜兜转转,自己儿子竟然出息了,找了一个小明星!小明星能干什么呢?!除了吃喝玩乐,还能干什么?每天自拍!甚至和这个女的在大庭广众之下都搂搂抱抱亲亲我我,孟欣是知道自己儿子的,他的感情一向内敛,要是以往,是断然不会在公共场所就这样的……这……绝对是被这个小贱人蛊惑了,迷恋上人家的皮相和肉-体了……

    只是家丑不可外扬,在外人面前不可露怯,孟欣女士当即一扭头,佯装镇定道:“我没见过?那怎么可能!我儿子可是一开始就把人带我见过了,我问你不过就是想看看你的眼光和我是不是一致。”孟女士撇了撇嘴,“不过显然我们两个人看人的眼光是不一样,人家可不是什么小明星,人家也是业界精英,只不过吧,就是很多大众的眼光太狭隘,看着人家长得漂亮吧,就张口闭口的小明星,其实我儿子女朋友不过是长得太漂亮了而已……”

    孟女士这么说,倒也不是没有底气,她想,白端端不就这样吗?看起来长得妖里妖气,结果长这么好看还不是安分守己在自己儿子律所里朝九晚五兢兢业业吗?谁说长得好看就一定是个小明星呢!看看白端端,颜值难道不比小明星还能打吗?人家这不挺踏实的,也没想着用自己的脸蛋去换取什么……

    这么一想,哎!孟女士有些心塞,自己儿子要是真找了个小明星,那还不如便宜了白端端呢!

    气势汹汹挥别了黄女士,孟欣回到家里,就严阵以待上了,黄女士口中的超市离别墅区并不远,估摸着大约还有十来分钟,自己就能见到季临和他那个没脸没皮大庭广众之下亲亲我我的女朋友了。

    孟欣一边生气,一边其实相当纠结,情感上,她天然的已经对这女的有了点抵触,总觉得长得好看不是个事儿,自己儿子这么冷静一个人,怎么都变得和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昏君似的了?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棒打鸳鸯,让自己儿子冷静回来;可理智上,孟欣又觉得,儿子的感情自己不应该插手,自己儿子单身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看上一个,自己要是真给他搞没了,难保自己儿子不会从此就孤老终生啊……

    而就在孟欣的左右为难里,门铃响了。

    他们来了!

    孟欣整理了下仪表,咳了咳,端足了架子,然后姿态优雅又温柔地开了门:“你好,我是季临的……”结果孟欣瞪着门外的人,眉头就皱起来了。

    门外哪里有别人,赫然站着白端端。

    就白端端一个人。

    原来不是季临带着女朋友回来了,而是白端端上门来监督自己锻炼了……

    孟欣一口气立刻泄了:“怎么是你啊小白?”

    白端端笑眯眯的:“是我啊孟阿姨。”

    孟欣一见是白端端,也不端架子了,当即把自己抬头挺胸好不容易掩盖下去的小肚子给放了出来,然后就毫无形象走到了沙发边坐了下来:“你这最近忙什么呢?有挺久没来了吧?最近有没有新的包啊鞋子啊推荐给我啊?”

    本来这话题定然能引起白端端的强烈共鸣,然而不知道今天怎么了,白端端竟然挺冷静:“哦,孟阿姨,忘了说,我改邪归正了,决定再也不买奢侈品了,摄影穷三代,买包毁一生。”

    “……”

    孟女士对这发展显然有些接受不能,她不知道白端端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不过……

    白端端说归说,孟欣敏锐地发现,她今天浑身上下穿的,还是新买的奢侈品,就是上次她夸夸其谈好看的那几款,也正是季临要给自己买的那几款……所以嘛,孟欣不负责任地推测道,白端端这种要改邪归正的言论,不过就是自己刚猛花了一笔钱后的心有所愧,就和每次吃多了都喊减肥的人一样,不过是说说罢了。

    “不过小白,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呢?”孟欣女士语气有些埋怨,“都没来看过我。”

    “在忙谈恋爱呀孟阿姨。”

    !!!

    孟欣来了劲:“你谈恋爱啦?找了个什么样的人?”

    “就一个和季临一样帅,和季临一样高,和季临一样有才华,和季临一样有能力,还对我特别特别大方的男人。”恩,季临本人。

    可惜孟欣自然不知道白端端没说出口的后半句话,她内心的不屑快要冲破天际。

    切。这世界上有别的男人配和自己儿子相提并论吗?

    没有!

    孟女士当即就不服了:“你可得了,小白啊,你这是恋爱了以后情人眼里出西施,哪里有人能和我们临临一样优秀?何况你这男人吧,绝对不能赚钱也绝对不大方!看看你,你都说要改邪归正了?找了对象反而要改邪归正?你就应该让那个男人买买买!有了对象不就等于有了钱包吗?何况,你这个男朋友,妈妈还健在吗?”

    “健在啊。”

    “脾气好吗?会作妖吗?”

    白端端看了孟女士一眼,真心实意道:“脾气不太好,也挺会作妖。”

    孟女士一拍大腿:“那你还给人家省钱什么呢?还改邪归正呢?怎么想的!这种作妖的婆婆,我和你说啊小白,你就要把她儿子榨干!精力时间都榨干了还不算,钱也要榨干!婆媳自古都是明争暗斗,你不搞她,她这种会作妖的就要搞你,与其钱被作妖的婆婆给弄走,还不如你自己多买两个包呢。”说到这里,孟女士给白端端挤眉弄眼道,“多买点,我们还能换着背,你可要时刻走在时尚前沿第一线,定期给我推荐各种款式啊……”

    大约是为了拉拢白端端,孟女士非常热情:“小白啊,阿姨我呢,比你年长一点,虽然站在阿姨的角度,是不支持你和这个男朋友结婚的,毕竟,有这种健在的作妖妈妈,第一你的未来婆媳生活绝对不会好,第二你说这种极品老女人,生的儿子能有多好呢?你其实冷静一下,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能和我们家临临相提并论的男人还没有出现……”

    “……”

    白端端有些一言难尽。

    孟女士却把她的表情当做了鼓励:“总之呢,你结婚后,也不能疏远了阿姨,要继续来给阿姨推荐新款新包新鞋子,知道吗?女人啊,要活得精致,不能因为结婚了,就每天围着老公孩子家庭转,把自我都转没了,这不是得不偿失吗?当然,虽然阿姨不太看好你这个男朋友,但你们小年轻么,都讲感情,讲爱情,你真的和这个男的结婚了,阿姨也给你包个大红包,未来你那个恶婆婆,有什么不好对付的,你也和阿姨讲,阿姨给你出主意。”

    白端端心道,孟阿姨,自己怼自己,长大没出息,这句话看来你是真的没听过啊……

    孟欣八卦完了白端端的事,看了看时间,嘀咕起来:“你说临临怎么还没到呢?”

    她想了想,看了白端端一眼:“对了,小白,你知道吗?我们临临最近也谈恋爱了。”她压低了声音,偷偷道,“你知不知道他那个女朋友什么样?”

    白端端笑而不语看向了孟欣。

    孟欣一脸了然,然后拿出钱包,抽出了五张毛爷爷:“老规矩我懂的,钱拿好。”

    “阿姨,钱你自己拿好吧。”

    “?”

    “未来我觉得你可能私房钱也不会很多了,还是一分一毫都珍惜,把钱攒起来吧。”

    孟欣不以为意:“我会缺钱吗?我们家临临这么能赚,业务能力这么好……”

    “不是,因为你儿子找的女朋友,管他管的挺严的。”

    孟女士皱起了眉:“你说……”

    “对。”白端端一本正经点了点头,“你不是想知道这女的怎么样吗?我就和你这么说吧,她又聪明又漂亮,工作认真本领强,身材还是一级棒,品味好到很夸张……”

    “停停停,你这说相声呢?!”孟女士不满意了,“说重点,重点!”

    “重点就是,你儿子以后不会这么给你花钱买包了,你得控制一下自己的物质欲,有些不必要的奢侈品就没必要买了,有那个钱,还不如捐点给慈善工程……而且你想想,你想多让季临陪陪你,还是想让季临为了满足你买买买的需求,成天都在外面加班连人也见不着?”

    “……”孟女士听了,还是有些迟疑,“可那我岂不是以后都没有新包可以背了……”

    “那我的包都可以借给你用啊,我们可以共享啊。”

    这话一说,孟女士的眼睛都亮了,她眼馋白端端几个稀有皮的包很久了,可惜那几个包并不在之前的“共享池”里……

    孟女士一想起这几个包,真心实意的内心有些感慨,自己儿子与其去找那种长得好看华而不实的女朋友,还真的不如便宜了白端端,论长相论身材,白端端站出去基本是我花开后百花杀的效果……自己要是挽着白端端出门,那对上隔壁黄女士,可就能抬头挺胸了,自己儿媳妇要是白端端这样的,多有面子,多有气场!甚至以后吵架根本不需要自己开口,白端端就上了,万一吵不过,还有白端端的拳头!

    何况白端端如今看来也不是多败家,瞧瞧,竟然都要为爱金盆洗手了!可见内心也还是有一些贤惠勤俭基因的,真的给自己儿子当老婆也不是不可以……

    尤其如果是白端端,她这个长相,和自己儿子生个孩子绝对好看,自己老年生活带娃岂不是看着漂亮的孙子孙女也赏心悦目心情舒畅吗?

    季临和他那个小妖精女朋友还没回来,可从超市到家里根本不需要多少时间,孟女士都怀疑自己儿子是不是被中途拐去开房了!

    她越是想,越是觉得这事儿自己不能这么放任自流,自己不能坐以待毙,等着这个小妖精以后登堂入室来和自己对着干!

    孟女士看了白端端一眼:“小白啊,你看我们季临怎么样?”

    “挺好的。”

    “那你……”孟女士顿了顿,然后决定一鼓作气,“你不如这样,和你现在这个男朋友分手,然后和临临在一起!”

    对于孟女士这振聋发聩的发言,白端端愣了五秒,才看了回去,孟欣有点破釜沉舟的决绝,白端端倒是挺平静:“可是孟阿姨,你不是说季临现在也有女朋友吗?”

    “你傻啊!那我们就让他没有不就行了吗?”孟女士十分流畅道,“你和我们临临平时在一起工作,也算是早就了解彼此吧?这就算有感情基础了,外加还是同行,有共同话题,对彼此工作也很认可也理解,婚后还能比翼双飞,一起发财,多好啊?你看,你和我又搭得来,咱俩以后一起买包一起逛街,不是一段佳话吗?何必去凑活你现男友那个极品老妖婆妈妈呢?”

    “……”白端端憋着笑,“可孟阿姨,我记得你以前说,季临就是找什么女朋友,也不能找我这样的啊。”

    “现在这不是事态变化吗?而且人的思想是会改变的,我现在看你,觉得你不错。”孟女士装模作样地咳了咳,“小白啊,咱俩携手,一起把临临那个小妖精女朋友给撬了,做女人就要有志向,名草若有主,我来松松土,对吧?”

    “而且,反正都是搞男人,你与其去搞别人,不如来搞我儿子啊!”

    “……”

    孟阿姨,你可能有所不知,我其实已经在搞你儿子了呢……

    白端端表面佯装镇定,心里都快笑死了,而她正准备坦白之际,却听门口终于传来了开门的动静——

    季临回来了。

    孟女士几乎一听到声音,就立刻正襟危坐,一秒变回了端庄贵妇:“临临,你带你女朋友回……”

    季临喊了声妈,然后关上了门。孟女士停下话头,等了几分钟,不见他身后还有人进来的模样。

    这下孟女士是真的生气了:“行啊,还没进门,就给我看起来脸色了,怎么?不是都一起逛超市了么?结果现在连见也不来见我?临临,别想了,你这门婚事妈不同意。”

    季临愣了愣,看向了坐在孟女士身边的白端端,见了她脸上狡黠的表情,才有些无奈地开了口:“算了,妈,我和你解释。”

    “不!我不听你解释!”孟女士语气激烈,一边把白端端的手挽了起来,“儿媳妇,别人我不认的,我只认小白,你要么和小白谈恋爱,别的不三不四的女人不要往家里带!”

    孟女士以为季临会立刻反驳态度激烈的反抗,然而出乎她的意料,季临十分平静,然后完完全全接受了自己这份天降的按头“包办婚姻”:“可以,那我准备和端端下个月领证,半年后办婚礼,你觉得这样行吗?”

    行是行,不过这是什么样的发展?

    孟女士懵了,孟女士呆了,孟女士震惊了……

    她一会儿看看白端端,一会儿看看季临:“这……”

    季临有些无奈:“我刚才从超市出来,先把端端送过来,让她先过来陪你,我再去给车加个油,没想到今天加油站排队的人那么多,所以才隔了这么久才到……”

    这……

    孟女士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不太可能的猜想——

    他妈的!

    她终于反应过来,然后瞪向了白端端,毫无形象地大吼道:“小白!你竟然背着我在搞我儿子!”

    白端端却挺镇定:“孟阿姨,刚刚是谁说的?与其搞别人,不如搞你儿子?不是你盛情邀请我搞你儿子吗?我那不是有先见之明先搞了一下吗?”

    “你那是先搞了一下吗?!”

    孟女士快气炸了,此一时彼一时,刚才以为自己儿子被别的小妖精搞走了,觉得还不如给白端端,如今知道这小妖精就是白端端,孟女士心里又不舒坦了,这果然是个有道行的小妖精!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如今孟女士一回想,自己刚才都说了点啥啊?还自己骂自己,说自己是个老妖婆?!难怪白端端一路都笑眯眯的,这不是给自己在下套呢吗?

    结果白端端显然还唯恐天下不乱,她站起身,走到季临身边,笑嘻嘻地告状道:“你不是叫我回家先和孟阿姨多聊聊沟通下吗?所以刚才呢,我和孟阿姨细细交流了一下,结果没想到吧,她力劝我和现男友分手,准备从中作梗让你和你现女友分手,还表示对我十分欣赏啊。”

    “……”

    季临看着屋子里这两个女人,一时之间有点头疼。

    孟女士也是个战斗力强当仁不让的,一旦知道了白端端就是那个“小妖精”,一下子原形毕露根本不再装端庄贵妇了:“小白,你实话实说,你是不是就为了对我进行打击报复,所以才欺诈我儿子,用非法手段把我儿子搞到了手?!其实就是为了未来继续给我搞事?!”

    白端端挺淡定,她看了孟女士一眼:“孟阿姨,你搞错因果顺序了,按照你的话,说的好像如果我是个购物者,是为了买你才连带着买了你儿子这个赠品一样,但实际呢,你要搞清楚,我是为了买你儿子,才连带着有了你,也就是说,我主要是为了搞你儿子,才顺带搞搞你。”

    孟女士瞪着眼睛看着白端端。

    白端端倒是落落大方:“说实话,我真的挺喜欢你儿子的,你说的没错,他确实长得帅身材好工作能力强,要找到能和他媲美的男人,比较少。”

    这夸儿子的招数果然百试不爽,孟女士立刻表情好看了些,虽然还略微端着架子,但语气已然好了不少:“怎么不是呢,小白,你这个人,虽然有很多缺点,但是品味确实非常好,这点就是我也不能否认,不仅看包看衣服的品味好,看男人的品味,也是极其稳准狠的,冲你这一点,我还是要给你加分的……”

    她咳了咳:“不过,既然你是和我们临临谈恋爱,那就没必要省钱了,我们以后的购物清单还是可以共享的,临临的工作能力你放心吧,他不至于养不起你,没必要省钱。”

    “可阿姨,季临为我花钱真的有点太大手大脚了。”白端端真心实意道:“他对我太大方了,表白当天就给我打了五百万,最近又刚花了一百万给我买礼物。这样下去,我怕他为了给我花钱,工作压力太大了……我这不是自己男人自己心疼吗?”

    ???

    孟女士惊呆了:“等等?花了五百万告白?”孟女士瞪大了眼睛,然后看向了季临,“还花了一百万买礼物?买了什么?”

    白端端展示了下今天穿来的行头和拎来的包:“喏,就这些咯。”

    “这些不是你上次给我那个推荐清单上的吗?临临,这不是你要给我买的?!怎么到白端端身上去了!”

    ……

    季临脸上露出了“天要亡我”的表情,瞪了白端端一眼,他刚想去安抚下自己母亲,结果就见孟女士一脸认真地走到了白端端身边,然后——

    “这件衣服没想到上身效果打了折扣啊,就算你这样身材的穿了,也不如效果图上的好。”

    “怎么不是,孟阿姨,所以我觉得你没必要买,这件衣服让我穿穿就行了,你这样的贵妇,何苦买一个效果打折的衣服降低自己档次呢?”

    “哈哈哈,小白,你这话说的,没想到你这个人倒是挺诚实直白的,说起话来怪直接的,哈哈哈,这鞋子倒是不错,就是跟太高了,果然不适合我。”

    “是呢,孟阿姨,这鞋子其实好看归好看,但有点卡脚,我最近倒是看上个平价的鞋子,但穿了特别舒服,下次推荐给你啊,我们购物也不一定以后就要迷信大牌奢侈品嘛,很多国产品牌也很好的呢。”

    “好好好!”

    ……

    季临看着你一言我一语的自己母亲和白端端,觉得未来婆媳问题,可能不太需要他出手了……

    一开始,他怕自己母亲对白端端成为自己女友反应激烈,然而没想到孟女士半推半就最终倒是接受度良好,甚至季临刚愣了一下神,就听到自己母亲在耳提面命了,对白端端连称呼都从小白变成了端端——

    “端端啊,你看,明年生肖是老鼠,你和临临其实都和老鼠挺配的,我感觉你们应该生一个啊,二胎呢,二胎就过个三年吧,差不多,哈哈哈哈哈哈哈……”

    孟女士一旦接受白端端成了自己未来儿媳妇,没震惊多久,就很快兴奋起来了,她甚至相当得意洋洋:“哎,端端,你年轻漂亮又能怎么样呢?当初对我管东管西,现在呢?以后还不是得管我喊妈?哈哈哈哈哈哈……”

    孟女士人逢喜事精神爽,一边说,一边就下意识拿起桌边一颗糖剥起来。

    “孟阿姨!这糖升糖快的,你的血糖指数要是不行,可又要锻炼了啊!”

    “哎……好吧……”

    虽然嘴上说着自己翻身解放,可孟女士一听白端端的话,还是恋恋不舍但听话地放下了糖……显然,她和白端端的相处模式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

    什么锅配什么盖,季临以前总觉得自己将来定然要面对婆媳矛盾,然而如今,能盖他妈的这个锅盖,终于稳稳地盖在了孟欣女士头上,她还挺配合挺开心,季临很清楚,即便和白端端口头吵吵闹闹,孟女士心里对白端端其实是认可的。

    这是无比平常的一天,他像所有普通的男青年一样把自己的女友带到了家里,然后看着女友和母亲以另类的方式融洽相处,但这又是无比特别的一天,他心里有一种温和的安定感。

    未来,余生,仿佛终于可以尘埃落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