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第六百二十六章 鼠仙连对天帝天后和旭凤(求订阅,求订阅)(1 / 1)

听到润玉的话,瞬间,天帝天后还有火神旭凤都忍不住开口了,这一幕,让润玉心里十分别扭,感觉就他们三个是一家人,自己是格格不入的外人一样。

“也对,他们三个才是一家人,我本就是多余的存在。”润玉在心里自嘲道。

接着,台阶上的那三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还是天帝先开口了,他对着天后荼姚训斥道:“天后,休得胡言,水神乃我天界柱石,夜神更是火神的兄长,怎会做出指使鼠辈暗害自己弟弟的事来,你是天后,一言一行都应该经过深思熟虑,这样才能让六界众生心服。”

“陛下”

“嗯?”

“是,臣妾明白了。”在对付润玉的过程中从来都没有吃瘪过,今晚却吃瘪了两次,而且还是连话都不让痛痛快快地说完的这种吃瘪法,这让天后心里十分愤怒,但她却无可奈何,因为她知道,介于润玉请过来的那三个人里有一人的修为很高,连天帝可能都比他要差一点,所以天帝不想和他起冲突,故而连带着也不愿惹怒润玉。

呵,以往都是她仗着自己法力高深,又有鸟族做后盾去欺压别人,今天倒是反过来了,不得不说,天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啊。

“好了,润玉,你母神也是一时失言,你就别拽着不放了,让我们接着审问鼠仙,看看究竟有没有指使他,还有他的灭日冰凌是从何处而来的。”见天后识相了,天帝太微转头望向下方的润玉,对他和蔼的笑道。

“父帝对母神还真是偏爱啊,连诬蔑上神这种事都可以轻拿轻放,也罢,父帝是天帝,父帝说的算,儿臣不说了。”面对天帝的和蔼笑容,润玉将拱着的双手放下,笑了笑,摇头道,然后退到一旁,站在夜时秋的身后,不言不语。

“你”没想到这个往日里很听话懂事的庶子此刻居然敢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自己都对他笑了,他还说这种话,搞得就像自己公私不分,处置不公一样,天帝脸色顿时一变,差点就下令让人把润玉拿下,好好治治罪。

不过还好,在看到润玉前面悠闲地坐在座位上的夜时秋时,天帝冷静了下来,把这句想说的话给咽了下去,不然此刻天界恐怕要上演一场惊天大战了。

深吸了一口气,将这股闷气暂且压下,然后天帝继续对鼠仙问道:“说,灭日冰凌你是从何学到的,又为何要行刺火神。”

听到天帝的质问,为润玉带过来的人所拥有的实力感到震撼的鼠仙,心中升起一股欣慰感,随后在心里认真地想了下,再对天帝平静地答道:“当日刺向火神的灭日冰凌确实出自陛下的辰极,陛下不妨好好回想下,自己究竟将灭日冰凌之法传授过何人?”

“哦?”天帝眉头一挑,真在心里回想了一下,然后,他的脑子里还真冒出了一个身影,一个已经死了四千多年的身影。

“难道是她?不可能,她已经死了,这是荼姚亲口和本座说的。”天帝在心里想到。

看到天帝的脸色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鼠仙没有点破,接着,转头望向了那这时刚好给旭凤疗好了伤,帮他恢复了些许元气的天后,说道:“另外,天后也莫要诱使小仙攀咬他人,谋害火神完全是小仙一人所为。”

“哼,就凭你?”天后不屑道。

“路不平,自有人铲,这与身份灵力无关。之前天帝和天后都问小仙为何要行刺火神,那好,小仙回答两位,只因为火神是天后所出!”

“大胆,你这鼠辈竟还敢口出狂言!”听到这气人的话,天后再次大怒,对鼠仙怒斥道。

“大胆吗?好,今日我便大胆一回!”鼠仙轻笑道,然后脸色猛地变得严肃起来,抬起手指着天后,在殿内众神的注视下,对她大声喊道:“荼姚,你自从登上天后之位后,便一直结党营私,排除异己,我天界有多少忠臣都是被你给害死的!”

“不久前,花界断绝鸟族吃食,你竟擅开八大粮仓为鸟族消灾,四千多年来,在你的庇护下,鸟族目中无人,肆意扩大,屠戮了多少种族?荼姚,你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啊!”

荼姚:“你”

“花界断绝鸟族吃食,这事本座怎么不知道?”天后被鼠仙的话噎得说不出来话,这时,天帝发出疑问。

听到这话,天后心中一急,赶忙走到天帝的面前,向他跪下说道:“臣妾之前是想着陛下事务繁忙,这种小事就不用惊动陛下了。”

“不用惊动?你的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本座?”

“陛下恕罪啊。”

“父帝。”看到自己的母神跪在天帝面前请罪,这会儿脸色已经变得好看了一些的旭凤起身走到天后的身边,同样跪下,替天后求情道:“母神这么做虽然不太合适,但他也是为了替父帝分忧,还请父帝宽恕。”

天帝:“旭凤,你”

“哼,除此之外,纵容火神骄奢,目中无人,大肆掀起战事。之前火神从花界水境之中,擅自将水神长女带上天界,还打伤花界海棠芳主,从而令花界与鸟族结怨,火神所作所为完全率性而为,毫无天界皇子的大局意识。”见火神在给天后求情,鼠仙接着把炮火转向了他。

听到他这话,旭凤站了起来,转身对他说道:“你闭嘴!”

“呵,火神殿下固然对天界有大功,但殿下说到底也只是尽了一个战神的职责,作为天帝之子,你完全不合格。”鼠仙非但没有闭嘴,还越说越毒,听得旭凤的脸色也不由得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和旭凤不同,大殿内包括水神洛霖在内,其他的神仙听到鼠仙的话,虽然表面没有显露出什么神情,但他们的内心都不禁点了点头,觉得鼠仙说的很对。

“陛下,你可还记得千年前花界为何会叛出天界,又可曾还记得笠泽簌离?”怼完了天后和旭凤后,鼠仙接着把炮火移向了天帝,对他问道。

“嗯?你住口!”听到这个刚才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名字,天帝瞳孔一缩,急忙拍下了面前的龙案,重新站了起来,指着鼠仙说道:“事到如今还敢胡言乱语,依本座看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你一个人弄出来的。好,那就不用审了,本座今日就直接处置了你!”

“轰!”说着,天帝衣袖一挥,顿时,一股火光朝着鼠仙急速冲了过去。

见状,水神洛霖脸色一变,就要出手相救,只是有人的速度比他更快,同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在殿内响起。

“干嘛急着杀人灭口啊,让他说啊,又没做亏心事,你有什么好怕的,对吧,天帝?”

天帝:“”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