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错撩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沉浸在震惊与失望中的郑书意听到时宴那一声“姐”, 心情更难以言喻。

    她知道,那位深居浅出的时怀曼来了。

    没想到第一次和时宴的姐姐见面,居然是在这样难堪的场景。

    那种被背叛的感觉她太懂了。

    何况还是这么多年的结发夫妻, 一朝梦碎, 丑闻猝不及防被曝光在所有人面前,没有人能一时半会儿接受这个现实。

    心理脆弱一点的,寻短见都是有可能的。

    可是她现在对于时宴的姐姐来说, 还只是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甚至连安慰的立场都没有。

    所以郑书意在时宴身前收敛了神情才缓缓转身。

    医院长廊寂静得像太平间, 凉风阵阵。

    ――两秒后,郑书意再次转身,把头埋进了时宴怀里。

    虽然睁着眼,眼珠子却没动一下。

    若不是时宴的胸膛因为呼吸在起伏,她可能会以为自己在做梦。

    她拍了两下自己的脸颊,静静地吸了一口气,再次转过头去。

    因为意识有些不清醒, 甚至觉得一切都是幻觉,所以她明目张胆地打量着面前女人的眼睛、鼻子、嘴巴。

    看了三遍后,郑书意确定,自己确实是出现幻觉了。

    医院长廊依然长久的安静,并未因为有三个活人而变得热闹。

    郑书意仿佛化作雕像,一动不动, 眨也不眨眼地盯着眼前的人。

    直到时宴揽着她的肩膀, 平静地说:“书意,叫姐姐。”

    叫姐姐。

    姐姐。

    郑书意终于眨了眨眼睛, 从脚底僵到了脖子,脑子却被一道干雷劈得外焦里嫩。

    时怀曼就是宋乐岚, 宋乐岚就是时怀曼。

    在这几秒钟的时间里,她试图换位思考,将心比心。

    如果有一天她的爸爸带着刘德华站在她妈妈面前并说道:“老婆啊其实刘德华是我常挂在嘴边那个亲兄弟现在我把他领过来啦你开心吗?”

    她的妈妈会怎样?

    这个不争气的女人可能会当场晕厥。

    虽然郑书意觉得自己离当场晕厥只差了一根头发丝儿的距离。

    这一根头发丝儿仅能勉强支撑她的嗓子发出声音。

    “姐……姐。”

    干巴巴的两个字,让人怀疑她才是应该躺在抢救室的那一个。

    宋乐岚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因为她在突如其来听见眼前这个女孩脱粉回踩的精彩发言后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可是下一秒,她就听见面前的女孩说:“您长得和宋乐岚可真像啊。”

    宋乐岚依然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只好再次点头。

    “嗯,大家都这么说。”

    “……”

    宋乐岚一句话再次将郑书意的尴尬推到了珠穆朗玛峰。

    她经历了第二次社会性死亡。

    并且还是无法|轮回投胎的那种死亡。

    突然,一个护士从病房内推开门,探身示意宋乐岚进去。

    她说知道了,再次回头看向郑书意和时宴,“那我进去了。”

    郑书意沉默着没动,只有时宴“嗯”了一声。

    宋乐岚转身朝病房走去。

    与此同时,郑书意望着前方空荡的走廊,冷冰冰地说:“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宋乐岚听到后,突然停下脚步,回头道:“哦,有啊。我结婚了,忘了告诉歌迷们。”

    郑书意:“……”

    她是在问时宴。

    -

    等病房门关上后,郑书意才缓缓转身,看着时宴。

    一如刚才的表情,她愣怔看着他,仿佛失去了灵魂。

    这时的时宴,虽然亲外甥女还躺在病床上亲姐姐面临着演绎生涯中最大的舆论风波,却依然想笑。

    他伸手摸了摸郑书意的头发,即便是在医院,也没忍住在她耳边亲了亲。

    “你怎么这么可爱。”

    郑书意却并没有因为这个吻有任何的触动。

    她双眼空洞,毫无感情地说:“好笑吗?”

    如果时宴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回答会决定他今晚睡客厅还是客房,他一定不会――让笑意肆无忌惮地流露到脸上。

    -

    病房内,秦时月看见宋乐岚进来,立刻委屈地想哭。

    “妈,我看到新闻了。”

    她垂着脑袋,哽咽着说,“对不起。”

    宋乐岚长叹了一口气。

    “傻,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本来这些年费了大力气去隐瞒婚姻情况,为的就是给她的家人正常的生活,不希望他们受她影响,一举一动都被娱乐媒体关注。

    可是在接到电话听说秦时月除了车祸不省人事时,她什么**都管不了了,直接从节目录制现场赶来了医院。

    这半小时的路程她心里经受了什么,没有做过母亲的人很难感同身受。

    所以在亲耳听医生说秦时月没事时,宋乐岚才像那个从鬼门关闯了一道的人,浑身力气尽数被抽干。

    那一刻,她没想过自己的明星身份,也忘了自己这多年来的行为习惯,忍不住在人来人往的医院抱着丈夫无声地痛哭。

    被拍到这件事,自然怪不了任何人。

    很快,秦孝明也带着人进来了。

    还不到两个小时,宋乐岚和他的事情在网上迅速发酵。

    所以在确认秦时月没事后,他便被各方打进来的电话包围,就连助理和秘书的电话都都差点被打爆。

    同时,负责处理事故的交警和肇事司机也来到了医院。

    这场车祸秦时月是个实实在在的受害者。

    她下午闲得没事儿,找了个借口去找喻游,居然还被拒绝了,于是打算开着车去散心。

    结果心没散,却被一辆拐弯错道的逆行司机吓到魂飞魄散,方向盘一打,直接撞上了路边大树。

    等她醒来,人已经在医院了。

    幸好她只是吓晕了过去,身体上倒是没什么伤害。

    不过醒来一听说肇事司机则是因为发烧吃药后疲劳驾驶造成的此次事故,她差点儿又背过气去。

    司机是个年轻男人,看见秦时月除了脸色有些白以外没什么事情,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可是交警一提到“赔偿”两个字,司机想起那辆被撞坏的跑车价格,顿时六神无主,抖着双手哆哆嗦嗦地为自己求情。

    一个大男人,说着说着还哭了起来,宋乐岚看得糟心,也不想见到这个人。

    于她而言,只要秦时月没事,什么都无所谓了。

    于是她拉低帽檐,挥了挥人,“人没事就好,其他的我也不想计较了。”

    话音刚落,秦时月拍床而起。

    “凭什么就不计较了?!我没死是我命大,难不成还是他的运气了?!”

    “他这种人是怎么从驾校毕业的?疲劳驾驶不懂吗?!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开什么车?!”

    “今天没被他撞死是我年轻反应快,那万一是个身体不好的老人呢?!”

    “不给他点教训他下次还出去祸害人!”

    病房内所有人,包括交警和医生都震惊得说不出话。

    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秦时月,就听这位财大气粗的千金大小姐中气十足地说道:“赔钱!我的车!我的医药费精神损失费!”

    “全都要赔!就算砸锅卖铁也要赔!”

    “一!分!钱!都!不!准!少!”

    秦时月说完还不解气,枕着靠枕,胸口久久不能平静。

    直到她扭头,看见门口的时宴、郑书意。

    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喻游。

    意识到自己精致小公主的形象轰然倒塌,秦时月缓缓回过头,两眼一闭,选择自行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

    既然秦时月没有什么大事,这一家人自然也不方便全都留在医院里。

    秦孝明留下来陪着秦时月,相对而言,宋乐岚的公关任务更为紧急。

    时宴送宋乐岚离开时,医院外面已经围了不少记者。

    有电视台的、报社的,还有各路娱乐记者,长|枪短炮四处架着,引起行人频频回头关注。

    宋乐岚应对这种情况很有经验,不会让他们发现自己的踪迹,所以根本就没有出现在大门和停车场。

    而郑书意就没有这么从容了。

    不久前,郑书意还以为那次机场仓促的合影是她和宋乐岚这辈子唯一的近距离接触。

    毕竟普通人与娱乐圈仿佛隔着一个壁垒,他们永远在触手可及却又无法真实触碰的荧幕里,有时候甚至会让人觉得他们其实生活在另一个平行空间。

    结果一眨眼,有人告诉你这位家喻户晓的大明星是你男朋友的亲姐姐,同父同母的那种。

    仅仅花了一个小时接受这个现实,郑书意觉得自己已经很争气了。

    于是在宋乐岚上车前,郑书意终于想起了迟来的道歉。

    “对不起啊,姐、姐姐……今天说那些话,是因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小月的妈妈。”

    “没关系,不知者不罪。”

    她回过头,看了一眼时宴,“不过时宴一直没有告诉你吗?”

    “……”

    宋乐岚并不知道,她这个合乎情理的疑问,亲手将自己的弟弟推进了死亡的深渊。

    -

    残阳如血,像慢放的电影镜头在天边翻涌。

    目送宋乐岚的保姆车开走后,时宴抬手,试图牵自己女朋友去停车场。

    然而他刚刚碰到她指尖,就被猛地推开。

    时宴完全没留神,猝不及防被她推地倒退两步。

    他抬了抬眉梢,看着郑书意。

    “怎么了?”

    还好意思问怎么了?

    这一秒你单身了。

    郑书意扭头就往医院大门走,其脚步之快,气势之足,让时宴真切地感觉到自己可能要凉。

    他追上去,带点讨好地喊她:“书意?”

    郑书意不仅没理他,脚步迈得很更大了。

    时宴伸手去拉她,毫无意外地被甩开。

    再拉,还是被甩开。

    直到人已经走出了医院大门,时宴用力握住她的手,根本甩不开。

    郑书意不做无谓的挣扎了,但人也站着不动了。

    她气鼓鼓地看着街对门,丝毫没有给身旁的男人一个眼神。

    时宴侧头看她。

    “生气了?”

    郑书意没理。

    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以时宴对郑书意的了解,指不定她会做出什么事情,于是说道:“我们先回家再说。”

    郑书意:“我没有家的。”

    时宴:“……”

    他轻叹了一口气,转而站到郑书意面前,半弯着腰,做足了哄人的表面功夫。

    “我没有一开始告诉你这件事,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结果没想到成了惊吓。

    是吗?

    郑书意冷笑,别开了脸。

    时宴伸手捧着她的脸颊,拇指轻轻摩挲,“别生气了,好吗?”

    郑书意依然没说话,目光却越过他的肩膀,直直地看着街对门一个地方。

    她看了许久。

    时宴眸光微动,问道:“你在看什么?”

    郑书意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在认真思考:“不知道他们收不收不要的男朋友。”

    时宴寻着她的目光回头。

    街对面的一家破破烂烂的店面前立着一个硕大的招聘――回收旧品。

    和一个正在循环播放的破音喇叭――“收~破~烂~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