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错撩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大概是喇叭里一声声不合时宜的吆喝对时宴的冲击力太大, 他有些分不清郑书意现在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而且郑书意的话也确实让他没法儿接。

    沉默片刻后,时宴拉住郑书意的手,决定直接跳过这个环节。

    “不早了, 回家吧。”

    “嗯, 你说得对,不早了。”

    出乎意料地,郑书意居然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 “是该回家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时宴站着没动, 细细地打量了她几眼,确定她是真的不闹了,才打电话叫了司机过来。

    然而一上车,郑书意却说道:“去泰临府。”

    泰临府是她自己住的小区。

    司机也没多想,一脚油门直接踩了下去。

    时宴侧头看了郑书意一眼,紧抿着唇松了松领带,随后小心翼翼地明知故问:“不回家吗?”

    郑书意别开脸不看他, “回啊,我听你的话啊。”

    “回我自己家。”

    时宴凝视她片刻,收回目光,淡定吩咐司机,语气却是不容置喙。

    “回博翠云湾。”

    司机说好,又打方向盘准备掉头。

    郑书意见状, 立刻拔高了声音说:“我要回泰临府!”

    司机握着方向盘不知所措, 从后视镜里看向时宴。

    而这一次,时宴只是平静地点头:“行, 听她的。”

    郑书意:?

    她诧异地扭头,见时宴也在看她, 立刻又收回视线,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竟然没有预料之中的苦苦挽留,一句也没有。

    多哄我两句会死吗?!

    郑书意更气了。

    憋着气到了小区门口,郑书意气冲冲地下车,往大门内走了两步,发现时宴跟在她身后。

    一回头,她猝不及防撞进时宴目光里。

    冥冥暮色下,他镜片边框缀着倏忽亮光,却不如他的眼神摄人。

    直勾勾凝望着她时,仿佛全世界在他眼里也只看见她一人,深邃眉眼直白流露出几丝只有在亲热时才能看到的炽热。

    在这大庭广众下,他什么都没说,但一个眼神就像在**。

    郑书意很不争气地脸红了两秒。

    然后倏地转身。

    合理怀疑他不会哄人只会色|诱。

    到了电梯口,郑书意走进去,时宴也默不作声地跟着她。

    电梯缓缓上升,两人都没说话。

    直到几秒后。

    “你干嘛。”

    郑书意别别扭扭地昂着下巴,“我回家了,你跟着干嘛。”

    “不干嘛。”

    时宴立于她肩侧,仿佛只是在电梯里偶遇的邻居,“准备睡一晚粉色床单。”

    郑书意:“……要点脸,我同意你去我家过夜了吗?”

    “那怎么办?”时宴站得挺直,手却不动声色地握住她的五指,“真不跟我回家?”

    “不回。”

    几秒后,郑书意用最后的骨气甩开他的手,“时宴,我跟你说,我这个人很要面子的,你今天害我在偶像面前这么丢人,我跟你没完。”

    说完,电梯门正好开了,郑书意拔腿便朝自己家门走去。

    空旷的走廊里,她高跟鞋踩得很响。

    总之先把气势做足了。

    然而站到门口,她突然顿住。

    伸手摸了摸衣服,又摸了摸裤边,然后不动了。

    时宴就站在她身后,好暇以整地看着她。

    许久,他嗓音带笑,“怎么,又祈福?”

    郑书意:“……”

    她什么都没说,转身又朝电梯走去。

    时宴这次很给面子,没问她什么,再次跟上她的脚步,一点不耐烦都没有表现出来。

    只是到了楼下,时宴去牵郑书意的时候,她没有再甩开他的手。

    只是埋着头,依然气鼓鼓的。

    甚至在上车后,郑书意也安分地缩在了角落里,没再吭声。

    究其原因,不过是今天往医院跑得太急,除了手机什么都没带。

    导致为时半个小时的离家出走计划宣布失败。

    -

    “晚上想吃什么?”

    到家后,时宴脱了外套,朝厨房走去。

    郑书意没看他的行踪,背对着他朝房间走去,冷漠地丢下一句:“不想吃,没胃口。”

    时宴挽着袖口,不急不缓地说:“真不吃?下次等我有时间下厨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郑书意脚步一顿,朝后仰了仰,像个圆规一般转过身,果然看见时宴已经站在料理台边了。

    “跟我赔罪吗?”

    时宴从容点头:“可以吗?”

    郑书意:“那要看看你厨艺怎么样了。”

    时宴眼里终于有了一丝笑意,转身开冰箱:“应该还可以,你想吃什么?”

    郑书意:“满汉全席。”

    “……”

    -

    最终时宴当然没能做出一顿满汉全席,只是简单的三菜一汤。

    但折腾了这么一会儿,郑书意气也消了一大半,很给面子地坐了下来。

    “我也不是很饿的,如果味道不好,我是不会将就的。”

    时宴:“嗯。”

    然而第一口上汤小白菜下去,郑书意愣了愣,默默埋下了头。

    恨味蕾太不争气,恨嘴巴不受控制,恨时宴还隐藏杀手锏。

    半小时后,郑书意看着自己干干净净的饭碗,一边用纸巾擦嘴,一边说道:“这次就算了,以后你再骗我的话,就算你变成米其林厨师我也不会消气的。”

    时宴放下筷子,慢条斯理地给她盛了一碗汤,才说道:“其实我也不算骗你吧?”

    郑书意目光凝滞,仔细想了想。

    好像也是。

    时宴从来没说过“宋乐岚不是我姐”这种话。

    “那你明知道我那么喜欢她,你却不告诉我。”

    但郑书意想想还是有些意难平,“这么大一件事,你居然提都不提。”

    “我没提过吗?”

    时宴把汤碗推给她,“上次陪你去吃面,我还问了你要不要跟她说话。”

    郑书意瞬间被时宴的话拉回那一晚的记忆中。

    那天的欢笑画面犹在眼前,然而在真相大白后,变成了黑白色。

    “那你姐姐没在你们公司里工作,平时都做什么啊?”

    “她啊,就每天唱唱歌跳跳舞,没什么别的事。”

    “你笑什么?”

    “没什么。”

    “那你给我看看照片嘛,我有点好奇。”

    “我没有她的照片。”

    郑书意渐渐握紧了拳头。

    “时宴。”

    听到她语气似乎有些不对了,时宴顿了片刻,才抬起头。

    然而还没说话,郑书意便看见他眼里与那晚如出一辙的笑意。

    那时她还自作多情以为他会因为她陪着吃饭就很开心。

    原来是在看免费的喜剧。

    “怎么了?”

    时宴轻声问。

    郑书意倏地站起来,“你真的好烦人!”

    看着她气急败坏地连鞋子都没穿就往房间跑的背影,时宴手臂搭在椅背上,浑身放松,然后――笑出了声。

    然而三个小时后,当时宴处理完工作,准备回房间洗澡时,他笑不出来了。

    他第二次转动门锁的时候,稍用了些力,却还是推不开。

    锁了?

    时宴抬手敲了敲门,“书意?”

    没人应声。

    “书意?睡了吗?”

    “书意?”

    等了好一会儿,里面终于传来了声音。

    “客厅沙发大,客房枕头软,你自己选吧。”

    “……”

    -

    在这三个小时,郑书意感觉自己像个傻子,一会儿又开心得揉枕头,一会儿气得抓头发。

    开心的是她竟然和自己喜欢的大明星有了这么密切的关系。

    是她男朋友的亲姐姐诶!

    平时可以坐在一起吃饭过年还会给她发红包的那种亲姐姐!

    这是郑书意曾经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气的是第一次见面她就干了这么傻的事情。

    时宴还眼睁睁看着,明知道宋乐岚出现在她身后了也不提醒。

    在男朋友的亲姐姐+偶像的双重身份下丢脸,郑书意至今想起来还一阵起鸡皮疙瘩。

    在这三个小时,宋乐岚那边也没闲着。

    事已至此,照片是铁证,她也没办法再去做无谓的挣扎。

    就算万分之一的可能,媒体没顺着这张照片扒出她和秦孝明的关系,这也是他们两人以后洗不清的黑点。

    经过多方的利益权衡,晚上十点,宋乐岚选择公开这个埋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

    文案发出的那一瞬间,崩溃的除了微博还有各位程序员,以及已经下班回家的各个娱乐媒体工作人员。

    仅仅十分钟,但凡是用上了4g网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秦孝明身后人物关系并不复杂,两人的夫妻关系一公布,媒体自然也就知道了宋乐岚就是时怀曼,是时文光的女儿,时宴的姐姐。

    在各个社交软件都炸开锅的时候,郑书意已经把这件事消化得差不多了,正盘着腿坐在床上涂抹着身体乳。

    但她并不清净。

    先是孔楠打电话跟她再三确认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再是毕若珊打电话过来一阵尖叫。

    “真的假的啊!!宋乐岚啊!!居然是你男朋友的亲姐姐!”

    毕若珊太过于激动,声音大得刺耳,郑书意嫌弃地把手机丢到一边,开了免提,继续抹身体乳。

    “是真的,但你也淡定点,快把我耳膜震破了。”

    毕若珊哪里淡定得下来,要是你突然知道你闺蜜的男朋友是家喻户晓大明星的亲弟弟,你能淡定吗?

    况且她这会儿本来在跟朋友喝酒,酒精上头,加上八卦太过劲爆,她能把一句话说完整就不错了。

    “郑书意你太不够意思了啊!!这么大个事儿你居然一直给我憋着?!”

    郑书意冷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毕若珊:“这不可能吧!!时宴居然连这个都不告诉你!太过分了吧!!”

    “对啊!”

    一提到这个郑书意就来气,猛地盖上身体乳盖子扔到一边,“我现在把他锁门外呢,没消气之前他休想进来。”

    话音刚落,房间门锁突然被转动。

    郑书意只是愣了一下,时宴就推门走了进来。

    手里还拿着钥匙。

    “……”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郑书意立刻跳下床去赶人。

    “让你进来了吗!你出去出去!我还没消气!”

    这次时宴有了准备,不会不留神就被她推开。

    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挥舞了几下爪子,时宴干脆抓住她的手,把人打横抱起来,扔到了床上。

    “扑通”一下,郑书意还没回过神,时宴便俯身压过来,双臂撑在她肩膀旁。

    由于挣扎而紊乱的气息还没平静下来,看着时宴双眼的那一瞬间,郑书意突然屏住了呼吸。

    卧室暖意洋洋,灯光朦胧得像蒙了一层纱,照得时宴双眼越发深邃。

    他静静地看着她,眸子里亮光闪动。

    温柔到极致,便是一种勾引。

    片刻后,他伸手拂开郑书意脸颊上的头发,低声问道:“到底要怎么才消气?”

    在他的气息笼罩下,郑书意感觉空气有些稀薄,有了缺氧的紧张感。

    时宴又凑近了些,呼吸拍到她鼻尖上。

    “嗯?说话。”

    就在这时。

    枕边那个手机里突然传来毕若珊肆无忌惮的声音。

    “哈哈哈这还不简单!一炮泯恩仇啊时总!”

    “……”

    这一瞬间。

    郑书意突然拥有了好几套房。

    ――全是她用脚趾抠出来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