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错撩

第六十六章

    大结局?上

    毕若珊说完这句话后, 明显感觉到电话那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所以即便是酒精熏坏了脑子,她还是很自觉地挂了电话。

    忙音响起后,房间的空气都仿佛停止了流动。

    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十分钟, 郑书意一定不接这个电话。

    如果可以倒回七年, 她一定跟辅导员申请换大学宿舍。

    而此刻,郑书意除了僵硬,做不出其他表情, 看着身上的时宴,连眼睛都忘了眨一下。

    满怀都是郑书意的身体乳味道, 带着一股玉兰幽香,时宴也不说话,只是看着郑书意,那眼神仿佛在说“你觉得你朋友说的那个提议怎么样?”

    不怎么样。

    郑书意别开脸。

    随后,时宴的吻便落在她耳垂。

    差点忘了,这人有亲吻耳垂的癖好。

    郑书意半挣扎着伸手抵住他,“时宴, 你好歹让我把脾气发完……”

    这下不仅脾气没发完,连话都没说完。

    不过时宴今天好歹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赔罪的那一方,吻得温柔而缱绻。

    连呼吸也缠绵,唇舌的交缠很快使郑书意便溃不成军,呜咽着的拒绝变成了一种诱惑。

    当她双手忍不住勾住时宴的脖子, 仰着下巴回应他时, 这一天的博弈正式宣告结束。

    等郑书意有空间喘口气时,睡裙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堆到了胸口。

    卧室里明明没有风, 郑书意却感觉吊灯都在晃动,十指扣着时宴的背, 一点点陷入肉里。

    每一根神经都不再受自己的控制,双眼渐渐迷离。

    落入视线里的只有时宴模糊的轮廓,和清晰而又充满欲|念的眼神。

    她半张着口,全身的感官一次次充盈沸腾,像浸泡在翻涌的滚烫泉水里,耳边萦绕着不知道是自己还是时宴的低吟声。

    吊灯晃动得越来越厉害,郑书意躺在时宴身下,虽然四肢都有着力点,却感觉自己与吊灯一样摇摇欲坠。

    她羞于直面时宴眸子里映出的自己,可每每闭上眼睛,便会被时宴刻意的行为刺激得猛睁开眼。

    他似乎很喜欢在这种时候与她有眼神的额外交流,又或者只是想看着她为他沉沦的模样。

    不仅他想看,他也想郑书意看见。

    所以到深夜,衣帽间的全身镜前也留下了郑书意的手印。

    -

    时钟的声音在深夜总会变得格外清晰,混着浴室的水声,把郑书意的愤愤不平衬托到了极点。

    她在被窝里缩成一只虾,背对着浴室的方向,半天回不过神。

    这到底是谁在给谁赔罪?!

    时宴他真的有一点悔过之心吗?!

    可这话她不敢说。

    害怕说了之后,夜里不做人的时某人会陈恳地要求再给他一次机会。

    这委屈只能自己受了。

    -

    但是决定原谅时宴刻意瞒着她的行为后,关于宋乐岚这件事,郑书意心里便只剩做梦一般的开心。

    第二天早上,从写字楼电梯间到公司,几乎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件事。

    郑书意在心里默默感慨着偶像实红,面上却很淡定地坐到了自己工位。

    而孔楠虽然昨天已经得到了确切消息,但亲眼看见与宋乐岚有实际联系的郑书意,感觉就像自己见到了宋乐岚本人一样。

    她抱着一杯咖啡叨叨叨地凑过来,“我说出去都没人敢信,我居然跟宋乐岚的女儿做了几个月的同事!”

    “嗯?”郑书意惊诧地问,“你连这个都知道了?”

    “啊?”孔楠回她一个不可置信的眼神,“姐,你以为现在还是全民2g网的时代吗,那些八卦论坛日活量都创新高了,宋乐岚身后什么亲戚关系全都被扒出来了,现在谁不知道秦时月就是她女儿啊。”

    之前公司里的人不知道秦时月的家庭关系,是因为大家都不太在乎。

    谁闲的没事去扒一个同事的身份。

    可一旦联系到宋乐岚这种娱乐明星,人们的八卦欲瞬间翻了几个数量级,短短两三个小时,宋乐岚、秦孝明、时文光、时宴、以及秦时月的人物关系图都做出来了。

    郑书意一时不知该做什么回应,只“哦”了两声。

    对郑书意而言,身边知道她和时宴关系的人并不多,所以她觉得关于宋乐岚的全民吃瓜事件与她的关系并不大。

    然而这个想法仅仅维持了一个上午。

    午饭后,郑书意和孔楠下楼买咖啡,回来时,一路上都感觉有同时在看她。

    “怎么了?”

    郑书意停在一个女同事工位旁边,问道,“我脸上有东西?”

    这位女同事其实不想八卦别人的私生活,但是郑书意主动问她了,她便没忍住。

    “你男朋友是时宴啊?宋乐岚的亲弟弟?”

    郑书意:?

    她倏地回头去看孔楠,孔楠立刻摆手,示意她什么都没说过。

    不过既然有同事问了,郑书意也没打算刻意隐瞒。

    “你怎么知道的呀?”

    女同事环顾四周,确认许雨灵没来之后,把郑书意拉到一边,小声说:“就是许雨灵之前说你跟秦时月的小舅舅在一起了,秦时月的小舅舅不就是时宴吗?”

    郑书意:“……”她没想到,许雨灵给她造的谣,竟然以这样的方式不攻自破。

    想必许雨灵本尊昨晚也在熬夜吃瓜,所以今天没好意思来公司,直接请了几天年假。

    托许雨灵的福,短短一个下午时间,郑书意就在各个社交软件上有了一个新身份――“我有个同事,是宋乐岚的弟妹。”

    但是当同事们过来好奇地询问郑书意有关宋乐岚的各种八卦时,大家发现这个人只是一如既往地守口如瓶,什么都是一问三不知。

    这大概就是明星家属的自我修养。

    只有郑书意自己知道,她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真正和宋乐岚再一次有近距离的接触,是四天后的周末,时家例行这一天全家都要回老宅陪时文光吃饭。

    于时宴而言,这是生活中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一天。

    于郑书意而言,这却是她第一次正式见时宴的家人。

    “好了吗?”

    在郑书意换了第六套衣服后,时宴终是没沉住气,走进了衣帽间。

    他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忍俊不禁,“其实你也不用穿得这么素。”

    郑书意低头看自己的米色修身毛衣裙,有些不确定。

    “太素了吗?会不会觉得我很老成?”

    没等时宴回答,她立刻去翻其他衣服,“那我再看看其他的。”

    时宴:“……”

    他伸手拉住郑书意,“我觉得很好看。”

    “你觉得好不好看不重要。”

    郑书意甩开他的手,嘟囔道,“天知道我在你姐姐心里是个什么印象,不能再给你爸留下不好的印象了。”

    时宴有些无奈,看着郑书意忙碌的样子,却也想笑。

    “你这么隆重,让我压力很大,等我见到你爸妈的时候要怎么办?”

    郑书意在衣架前顿了一下,没理他,继续挑选衣服。

    当她重新拿起一套浅色套裙时,时宴冷不丁说道:“我喜欢你,他们肯定也喜欢你,所以你放松一点,别紧张。”

    话音落下,郑书意停下了挑选衣服的手。

    片刻后,她才缓缓转身。

    “你说什么?”

    时宴简单地重复重点:“你放松一点,只是吃个饭而已,别紧张。”

    郑书意摇头:“不是这句。”

    时宴抬了抬眉梢,和郑书意对视片刻,看着她亮晶晶的双眼,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但他靠着领结柜,像是没听见她的话,只是抬了抬下巴,轻声道:“快去换鞋。”

    “快,说!”郑书意上前抱着他的手臂,仰头看着他,“上一句!”

    时宴无奈,只好低下头,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郑书意满意了,开心了,梳妆打扮的速度瞬间提高了好几倍。

    真到了时家,郑书意才后知后觉,她确实没必要紧张。

    秦时月与她的关系就不必说了,秦孝明和她也算得上有几分熟悉,而时文光去年和她也在一个论坛上说过几句话。

    全桌上,真正算得上陌生人的,大概只有宋乐岚。

    可仔细算下来,郑书意在各种演唱会以及电视节目里见她的次数仅次于秦时月和时宴。

    于是,在这顿晚饭中,时宴眼睁睁看着自己女朋友一点点往宋乐岚身旁挪。

    不知不觉间,郑书意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越过了一个空座位,坐到了宋乐岚身边,全程星星眼看着她,不知男友为何物。

    “……”

    时宴无话可说。

    晚饭后,宋乐岚启程飞往另一个城市工作。

    时宴和郑书意没急着走,和时文光还有秦孝明闲聊着。

    秦时月听不懂他们的话题,也坐不住,走到落地窗边看了看,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喊道:“小舅妈。”

    郑书意:“……”

    突然当着时家人的面这么叫她,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半晌,郑书意才讪讪地回头,问道:“怎么了?”

    秦时月丝毫没有察觉她的尴尬,望着窗外说道:“樱桃结果了,要不要去摘点?”

    桌上其他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秦时月的话,甚至连看都没有往她那边看一眼。

    郑书意松了口气,不急不缓地说道:“我去陪小月摘樱桃。”

    “嗯。”饭桌下,时宴捏了一下郑书意的手,“多摘点,带回家吃。”

    然后扭头看着她,无声地说了三个字。

    郑书意清晰地认出了他的口型。

    ――“小舅妈”。

    -

    院子里开了两盏探照灯,将两人的身影照得如画般朦胧。

    两颗樱桃树并不高,她们伸手便能摘到。

    “你是不是要回来上班啊?”郑书意拿着篮子,一边挑选颗粒饱满的樱桃,一边和秦时月闲聊,“现在全公司都知道你是谁了,你要是去了就要做好每天被围观的准备。”

    秦时月叹了一口气,“唉,我能不去吗?上次车祸虽然不是我的错,可我爸和小舅舅都觉得是我太闲了才会这么多事。”

    其实郑书意也这么觉得。

    秦时月垫脚扯了一下树枝,老神在在地说:“反正他们自己忙,眼里就见不得人家闲呗。”

    郑书意帮她接了一篮子樱桃,说道:“其实你要是真不想去,那就别勉强自己,做自己喜欢的比较重要。”

    “去还是要去的。”秦时月说,“人总不能一辈子游手好闲吧,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郑书意挑了挑眉,笑道:“我不敢相信这话居然是你说出来的。”

    “确实不是我说的。”

    这是她出车祸那天,喻游说的。

    不过想起那天和喻游的对话,秦时月心情有点沉重,不想再提,于是问道:“你说,一个男人要是弱点都没有,到底要怎么攻略呢?”

    “谁啊?”郑书意问,“喻游吗?”

    秦时月撇着嘴点头。

    “我真的摸不透这个男人,像个迷一样。”

    “你为什么要摸透男人?”

    郑书意回头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时宴,轻哼了声,“你有这个能力还不如去考清华。”

    “那怎么办?”秦时月立刻虚心求教,“完全就没有地方可攻破,感觉在他面前,我就像个小学生。”

    对此自认为很有经验的郑书意比出四根手指,“四个字,死缠烂打。”

    “啊?”

    秦时月没想到郑书意居然这么简单粗暴,“能行吗?你觉得这招对喻游会有用?”

    “为什么没用,他有你小舅舅难缠吗?我就是这么追到你小舅舅的。”

    说完的那一刻,两人同时僵住。

    郑书意仿佛肉眼看见秦时月的脑袋上长出了一个问号。

    “你追的小舅舅,是,我的,小舅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