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错撩

大结局·上

    大结局?上

    郑书意还试图狡辩。

    但秦时月的智商好像在这一刻突然上升了, 没给郑书意解释的机会,突然三连问:“我就说他怎么大晚上给一个女人点赞呢?!过年还跑去青安?!哦哦!之前我还在他家附近遇见你了,我说大晚上的你跑去那边干嘛呢!”

    郑书意:“……”

    现在轮到她无话可说。

    客厅里的时宴脱了外套, 半倚着沙发, 浑身松散,丝毫不知自己女朋友在经历什么。

    “可是,为什么是我小舅舅???”

    秦时月紧紧抱着樱桃小篮子, 眼里有十万分不解,“你不是说是你前男友, 那什么,那个小三,什么的,哎呀我到底在说什么!”

    “行了行了你闭嘴!”

    郑书意觉得自己这谎多半是圆不下去了,干脆破罐子破摔跟她坦白,“我就是搞错人了!我以为时宴是那个人的小舅舅。”

    搞错人了?!

    这也能搞错?!

    郑书意:“对对对,虽然很丢脸, 但事实就是这样,我弄错人了!”

    秦时月张着嘴,愣了半晌,才说道:“那、那小舅舅他,知道吗?”

    郑书意垂下头,沉重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秦时月会怎么想, 也不知道是不是会生她的气。

    要是真的生气了――她连哄男人都不会, 怎么哄女人?

    沉默许久,秦时月没动静。

    郑书意抬头, 见她愣怔地看着屋里的时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她也不好说什么, 安静地等着秦时月消化这件事。

    似乎感觉到秦时月的目光,时宴回过头看了她们一眼,随后起身朝院子走来。

    秦时月一动不动,如同石化一般,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时宴一步步走过来。

    他手里拿着郑书意的外套。

    推开院子的门,一股风迎面吹来。

    时宴皱了皱眉,“怎么不穿外套?”

    问的是郑书意。

    她摸着鼻尖,很小声地说:“忘了。”

    时宴径直把外套给她披上,顺便低头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樱桃,嫌弃道:“这么小。”

    郑书意下意识把篮子着了起来,还不忘甩锅,“又不是我摘的。”

    或许郑书意看不见,但秦时月清晰地看见时宴笑了一下。

    比春夜的风还温柔。

    是她从未见过的时宴。

    “快点。”时宴的笑稍纵即逝,转身回去,“准备回家了。”

    郑书意:“哦……”

    等时宴的身影彻底消失后,郑书意再去看秦时月。

    她还是先前那副呆呆愣愣的样子,眼神却不一样了。

    郑书意感觉她现在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崇拜。

    “所以――”秦时月喃喃念叨,“他什么都知道,没杀了你?”

    郑书意:“……法治社会,你说话注意一点。”

    秦时月一时半会儿确实很难消化这件事,但她发现了一个盲点。

    “原来死缠烂打真这么有用?”

    -

    回去的路上,郑书意抱着一盒子洗过的樱桃,递了一颗给时宴。

    “吃吗?”

    时宴看了一眼前排的司机,“不吃。”

    郑书意习惯了,默默收回自己的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这时,时宴又问:“今天跟时月说什么了?”

    郑书意:“嗯?”

    时宴:“我们走的时候,她有些魂不守舍。”

    “你还挺细心。”

    郑书意低下头自顾自地吃樱桃,“那我现在也有点不高兴,你发现了吗?”

    时宴余光瞥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郑书意,倏地笑了一下。

    郑书意一颗樱桃没咬下去,“你笑什么?”

    时宴没说话。

    这种时候,郑书意知道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

    一路安静的到了博翠云湾,一进门,郑书意便开始找保鲜膜。

    她躬身在储物柜前,一边翻找,一边说:“樱桃能放冰箱吗?会不会明天起来就坏了?”

    身后的人没应声。

    郑书意回头,却看见时宴靠在桌边,捏了一颗樱桃,正往嘴里送。

    “刚刚让你吃你不吃。”

    郑书意突然上前拿走了盒子,“你这人怎么这样。”

    “因为我不喜欢吃樱桃。”

    时宴不咸不淡地说着,却夺走了她手里的盒子。

    郑书意有点懵,“那你现在是干嘛?”

    时宴伸长了一条腿,拦住了郑书意的去路,随后将她拉到自己身前。

    “但想看你吃。”

    他说这话时,在笑。

    和他在人前笑的样子完全不一样,眼里灼灼的光分明就是勾引。

    这一刻,郑书意安静自己和时宴好像是拿错了剧本的妖精和书生。

    当他捏着樱桃喂过来的时候,郑书意下意识就咬了下去。

    接二连三吃了十几颗,她才抬起头,笑吟吟地看着他。

    “因为我吃樱桃的样子很美?”

    时宴笑了笑,没承认。

    “不是。”

    郑书意:?

    “因为想尝一下樱桃味的你。”

    满嘴的樱桃香甜味,确实与以往的每一个吻都不一样。

    没有掺杂欲|望,纯粹的亲吻,像在玩游戏,你来我往间,有点幼稚,却又让郑书意欲罢不能。

    郑书意抱着他的脖子,亲着亲着就笑了。

    她感觉有些痒,忍不住上半身往后仰,时宴搂着她的腰,俯身随着她的动作追了过来。

    郑书意半眯着眼睛,看见时宴竟然也在笑。

    这一晚,他们玩这一小盒樱桃,便虚度了几个小时。

    春夜漫漫,月光轻漏。

    面前的人无声拥着她。

    没有言语的承诺,郑书意却感觉到今晚缱绻的一分一秒,都是他们未来的缩影。

    -

    与此同时,远在青安的王美茹落后年轻人好几天,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朋友圈很多人都在转发一些有关“宋乐岚”的链接。

    王美茹自然也是知道这个人的,毕竟家里有郑书意收藏的那么多cd。

    点进去看了几眼,原来是八卦。

    王老师对娱乐圈的是是非非没有什么兴趣,打算滑两页就退出去。

    然而拇指一动,她目光突然定了定,感觉里面一张年轻男人的模样特别眼熟。

    到底是做了几十年班主任的人,能在一个月之类记住一个班的新生,想起时宴的脸自然也不是难事。

    她扶了扶眼镜,将这一幕截图下来,发给郑书意。

    -

    洗澡前,郑书意的手机突然滴滴响了两声。

    饲养员:哟,这不是你男朋友吗?

    郑书意:哇,你也看见啦。

    郑书意:信息太发达,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最近每天都有人来问我,烦都烦死了。

    饲养员:你入戏还挺深。

    郑书意:?

    郑书意:妈!他真是我男朋友!

    王美茹没再回郑书意,想必是睡了。

    郑书意也没再纠结,放下手机便去洗澡了。

    时宴进来时,床上的手机正在响。

    他低头看了一眼微信来电显示,去敲了敲浴室的门。

    “书意。”

    郑书意正在淋浴,还放着音乐,没听见他的声音。

    而手机还在持续地响。

    时宴也没多想,按了接听键。

    王美茹:“意意,还没睡觉呀,干嘛呢?”

    时宴:“她在洗澡。”

    “……”

    手机那头突然没了声音。

    许久,王美茹再开口,声音严肃得像他们学校的教导主任。

    “您是哪位?”

    -

    郑书意洗完澡没急着吹头发,穿着睡衣走了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问:“刚刚你在说话吗?”

    时宴坐在沙发上,侧头看了她一眼,“嗯,接了个电话。”

    郑书意“哦”了一声,准备回去吹头发,突然又听时宴说:“接的你的电话。”

    “嗯?”

    郑书意并不排斥时宴接她的电话,随口问道:“谁找我?唐主编吗?”

    时宴:“你妈。”

    郑书意:“……”

    她缓缓转过身,表情变得谨慎:“她跟你说什么了?”

    时宴并不理解王美茹最后对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只能一字不漏地转述。

    “她让你再等等,她在去找刘德华的路上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