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错撩

正文完

    大结局?下

    郑书意的升职, 卡在了最后一关。

    唐亦把她叫进办公室时,桌上还摆着各位领导的打分表。

    综合成绩很漂亮,唯独老板那一张纸是空白的。

    “书意, 过来。”

    唐亦转着笔, 努着嘴,半晌不知道怎么开口。

    “您说吧,亦姐。”

    反倒是郑书意先开了口, “邮件我看了,最后是老板不同意对吗?”

    唐亦立刻站了起来, 双手撑着桌子,俯身朝她靠去,“老板也不是否定你,他就是觉得你太年轻了,资历比较浅。”

    郑书意顺从地点了点头,“我明白的。”

    他们杂志社大老板与总编雷厉风行的风格截然不同,圈子里都知道他是出了名的慢性子, 做什么事情都慢条斯理的,常常把底下人急得半死。

    然后回头一看,诶?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就把事情做好了?

    “老板今天也一直夸你的,但是呢你的工作汇报对象毕竟不是他,他对你了解也不多。”唐亦交握着双手,十分陈恳地看着郑书意, “自己的公司嘛, 要突然提一个这么年轻的副主编,他自然要多考量一些。”

    “不过他也说了, 没见着比你好的,等年底考核的时候再看。”

    郑书意升职受阻这件事短短二十分钟就传遍了全公司。

    大小是个八卦, 又临近下班,各个群因为这件事热闹了起来。

    “我看总编和主编那么喜欢她,以为这事儿妥了呢。”

    “是啊,她这两年产出挺牛逼的。”

    “大老板不同意,有什么办法。”

    “她男朋友不是时宴吗?老板这点面子都不给?”

    “大哥,咱们社好歹也是老牌媒体,又不是靠他们铭豫吃饭的。”

    “那可说不好,不就是一个副主编,老板给个面子,一本万利的事情呢。”

    “我们老板的性子你们还不知道吗?他估计现在才开始去了解那几位候选人呢。”

    “说不定郑书意一气之下直接走了投靠男朋友去了。”

    “那可别啊,我还指望跟她打好关系,平时好帮忙呢。”

    秦时月在公司虽然是个特殊的存在,但这种消息多多少少也会传到她耳里。

    所以郑书意还没从唐亦办公室出来,秦时月就悄悄摸摸给时宴发了消息。

    秦时月:小舅舅小舅舅!有大事!

    小舅舅:说。

    秦时月:今天小舅妈升职失败了!

    小舅舅:?

    秦时月:是真的!

    秦时月:听说是老板不同意。

    秦时月:你……要不要去疏通疏通?

    小舅舅:叫你去工作,你就学了这些官腔?

    秦时月:……

    好心被当成驴肝肺。

    小舅舅:我知道了。

    小舅舅:这件事你不用管。

    秦时月:那你呢?你打算怎么办?

    小舅舅:不怎么办。

    其实秦时月说出“老板不同意”五个字时,时宴便已经猜到了大致原因。

    《财经周刊》的老板吕烨华他认识,虽然算不上熟悉,但每年总有那么几次打交道的机会。

    这个人行事风格是他见过最求稳的一类。

    有时候甚至有朋友开玩笑道:纸媒低潮下,《财经周刊》没倒闭,多半是因为吕烨华的龟速还没爬进这股浪潮里。

    所以这件事在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

    如秦时月所说,时宴若真的去“疏通疏通”,吕烨华怎么也会卖他这个面子。

    当初就是跟他提了一句,给了个专访的空档,便把秦时月塞了进来。

    但这次是郑书意。

    时宴第一次见她,她便已经初露锋芒。

    而后的时光,有误会有痛楚有置气,但她一直在自己的领域一点点地发光发亮。

    现在的郑书意,是他的明珠。

    时宴不愿因为自己的插手,让她的光芒蒙上一层灰尘。

    -

    比升职失败更惨的是,失败的同时还得加班。

    晚上八点,郑书意一个人走出了公司大楼。

    夏夜的街道比冬天热闹得多,写字楼广场的池子亮着灯,许多大人带着小孩子玩水,附近穿梭着卖气球卖彩灯的商贩。

    还有街头艺人挂着吉他,耳熟能详的音乐忽近忽远。

    郑书意埋着头,慢吞吞地穿过这片热闹。

    虽然她理解老板的做法,但不失落也是不可能的。

    毕竟期待了这么久,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街头艺人突然唱起了宋乐岚的歌,郑书意下意识便停下了脚步。

    面前只有她一人围观,一曲结束后,郑书意摸了摸包,发现自己一分现金的没有。

    “大哥,你有微信吗?”

    艺人突然愣住。

    但他还没说话,郑书意身边又响起另外一道熟悉的声音。

    “要人家微信干什么?”

    郑书意一回头,见时宴就站在她身后。

    喧闹的路边,他倚靠着车门,双手松散地抱在胸前,目光却直勾勾地看着郑书意。

    郑书意:“……”

    她只是想给点钱而已,又不是要红杏出墙。

    不过一看到他,心里的失落好像找到了着力点。

    郑书意没说话,两三步走过去,撞进他怀里。

    她伸手抱着时宴的腰,闷了半晌,才开口。

    “我好惨。”

    时宴:“还有心思要微信,我没看出你有多惨。”

    郑书意抬起头,了无生气地看着他。

    “你到底会不会哄人?”

    时宴的轮廓半隐在霓虹灯光里,双眼却特别亮。

    他静静地看着郑书意,什么也没说。

    忽然,弯腰亲了她一下。

    郑书意有点懵。

    这可是人来人往的商业中心,时宴被魂穿了吗?

    紧接着,时宴捧着她的后脑勺,继续吻着她的唇角。

    “你干嘛呢?”

    郑书意意思意思挣扎了两下,“这么多人看着呢。”

    “嗯。”

    时宴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头发,“你不是就喜欢这样吗?”

    说的人还怪不好意思的,但郑书意确实很喜欢。

    她双手抵着他前襟,直到耳边的音乐结束,她才说道:“今天没当成主编,老板没同意。”

    “嗯?”

    时宴若有所思地看着对面写字楼的灯,“那我给你们老板介绍个眼科医生?”

    郑书意郑重地点头:“那你赶紧的。”

    时宴还真的要迈腿朝写字楼走去,郑书意赶紧拽住他。

    “你疯了吗?赶紧走赶紧走!”

    坐上车的时候,时宴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晚上想吃什么?”

    郑书意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没头没脑地说了句:“满汉全席。”

    时宴轻笑,“咔”一声扣上了安全带,握着方向盘,踩下油门。

    “就这么简单?”

    郑书意被他那趾高气昂的语气激得杠精俯身。

    “那我不想吃满汉全席了,我要吃官财板。”

    时宴:“什么?”

    显然,郑书意精准抓到了时宴的知识盲区。

    郑书意也没解释,一路给他导航,花了十几分钟,将车开到了位于老街的一个闹市。

    这里是江城十几年来飞速开发的漏网之鱼,参差不平的石板路,毫无规划的摊位,胡乱拉起来的电线,却沉淀出一处游离在快节奏生活之外的乐园。

    但因为这段时间日渐忙碌,郑书意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了。

    不一会儿时宴手里便拎了三串烤肉两包板栗和一杯凉虾。

    而郑书意手里则是捧着那个传说中的官财板。

    郑书意没想到时宴真会耐着性子陪她在浓重的油烟里穿梭了一个多小时。

    但她的词典里没有“适可而止”四个字。

    当看到小摊上卖的卡通头箍时,时宴终于沉下了脸,一字一句道:“郑书意。”

    论变脸的速度,郑书意向来不服人。

    她一听到时宴叫她全名,立刻垮下脸,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太惨了,升职受阻,男朋友还凶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

    郑书意其实还有一大段台词没说完,却见时宴在她面前微微弓腰。她止住了话,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给他戴上头箍的同时,郑书意立刻拿出手机,打开相机。

    时宴拧眉:“你又要干什么?”

    郑书意蹭地转身贴着他的前胸,支起了手机。

    “这是郑书意不开心时,限定的时小宴,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到,我得留念一下。”

    时宴无奈地叹了口眼,环顾四周一圈后,埋头凑到她耳边。

    “还不开心?”

    “咔嚓”一声,画面定格。

    照片里,郑书意笑弯了眼睛。

    她知道她的心思很敏感,情绪又多变,前一秒如涓涓细流,下一秒便有可能湍急如山洪。

    可是她也很好哄,只要时宴亲一下,就能瞬间抚平她的所有暗涌。

    -

    今年的夏天特别漫长,气温居高不下,秋天遥遥无期。

    直到十月中旬,一场忽如其来的秋雨终于打破了这座城市下班高峰期的秩序。

    行人纷纷跑进建筑物里躲雨,单车加快了转速,轮胎溅起积水,与外卖电动车擦肩而过,险些相撞,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绝于耳,刺耳的汽车鸣笛声再掺一脚进来,与江城艺术中心9楼报告大厅的掌声相映成趣。

    聚光灯下,主持人的声音端庄清亮。

    “轰轰烈烈的全球数字货币大战硝烟四起,各大资本纷纷入局,法定数字货币在市场创新动力的牵引下愈演愈烈。”

    “而她却将视线聚焦在金字塔底层,记录了五位数字币民的胜利与失败,向读者呈现了数字货币的浪潮是如何选席卷普通人的生活。”

    点题至此,在座众人皆知接下来的奖项即将花落谁家,视线不约而同聚焦在观众席第二排的女人身上。

    “第五届财经新闻奖年度行业报道获奖作品《在全球数字货币的时代赛点上,普通币民立足何处?》,获奖作者《财经周刊》高级记者郑书意。”

    郑书意起身的那一刻,四周镜头齐齐对准这位近年来最年轻的获奖者。

    她按着衣襟,转身朝观众席鞠躬,以回应热烈的掌声。

    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对上时宴的目光,像只战斗凯旋的小孔雀,得意洋洋地勾了勾嘴角。

    不过是早上出门的时候说了一句她这套新裙子有点普通,就被她记仇到现在。

    刚刚那眼神,仿佛在说“裙子再普通我也是今天全场最闪亮的人。”

    但事实,确实如此。

    和时宴的与有荣焉不同,台下的唐亦望着郑书意,终于有了一股扬眉吐气的感觉。

    上半年她忙得晕头转向,没怎么关注底下的人,直到这阵子空下来了,耳朵里才进了一些过期的风言风语。

    比如六月年中考核那会儿就有人说,唐亦这么捧她,多半是看中人家男朋友的资源。

    还有人说,郑书意当初刚来杂志社,唐亦就对她青眼有加,多半是料到了今天,能给她带来大好处。

    唐亦知道这些言论,气得眼尾皱纹都多了一根。

    是,她一直觉得郑书意之前那个男朋友配不上她,她值得更好的。

    但这只是基于工作之外对郑书意私生活的一些看法而已,她又不是媒婆,管那么干什么。

    再说了,这世界上美女那么多,也不见得人人都是郑书意。

    搞得好像她当初把郑书意挖过来就是为了让她找个好男朋友可以带给她资源一样。

    要这样她还不如直接去笼络各个总裁夫人,以她的社交能力又不是做不到。

    可是这些事情她又没办法拿到明面上去训斥,只能暗暗忍下了这口气。

    直到今天,她终于吐了一口恶气,立刻把得奖信息发到公司大群里。

    唐亦:郑书意拿了个年度报告奖,就是那篇货币战争啊,大家多研究研究。

    唐亦:我之前就说过,大家的视线要放宽,目光要下沉,采访对象不要拘泥于一个小圈子。

    唐亦:大家以后报选题的时候思维要打开,不要以为金字塔顶端的看法才是信息,生活中每一个与金融相关的人,都值得我们去观察,去了解。

    言下之意就是:人家郑书意确实能轻轻松松拿到最顶层的信息资源,但是人家把采访对象转为每个人都能接触到的普通人,一样能做出成绩,你们还好意思酸吗?

    不管有几个人听懂了她的潜台词,总之群里迅速出现了几十个“鼓掌”表情。

    -

    有人欢喜,有人忧。

    颁奖典礼结束后,雨还没有停。

    兰臣百货对面的那家餐厅屋檐挂着雨水,如珠链一般,徒增一股感伤。

    秦时月面前的咖啡一口没动,却已经凉透。

    她没说话,低气压肉眼可见萦绕着她全身。

    喻游在她对面坐着。

    即便眼前的人已经沉默了近二十分钟,他也没显出一分不耐烦。

    只是安静地坐着,没有玩手机没有发呆,等着她消化情绪。

    今天是她的生日。

    和以往大办party的方式不同,今年她异常低调,什么姐姐妹妹都没邀请,就跟喻游发了一条消息:明天是我生日,你会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吗?

    她都想好了,到时候喻游问她,宴会怎么只有他们两人?

    秦时月就说:因为我的内心世界只有你呀。

    这是郑书意教她的。

    虽然有点土,但她说小舅舅特别吃这一套。

    可是人家喻游来了以后,什么都没问,而是给秦时月带来了一个晴天霹雳。

    他准备去英国了。

    比起公司给的丰厚待遇,他尝试之后,还是更倾心于学术,决定继续自己没有完成的游学计划。

    在秦时月沉默的第二十五分钟,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问喻游:“请问可以点菜了吗?”

    喻游朝秦时月抬了抬下巴,意思是等她点菜。

    秦时月哪里还有什么胃口,她抬起头,毫不掩饰自己的坏心情。

    “我吃不下,我要回家。”

    “嗯。”

    喻游向来都很尊重女士的意见,是个不折不扣的绅士,“那我送你?”

    “不用。”

    秦时月控制不住情绪,倏地拿起包起身,“我司机在外面等我。”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停车场。

    司机打着伞下来拉开车门,秦时月跨了一只腿上去,突然回头,看向喻游。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诚实回答我。”

    喻游说好。

    秦时月:“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我就是个花瓶?”

    雨幕把秦时月的视线变得模糊不清,她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喻游笑了一下。

    像是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

    “一开始,确实是。”

    听到这里,秦时月猛地屏住呼吸,等着他的下文。

    然后就听见他不急不缓地说,“但现在我觉得你是一只可爱的花瓶。”

    秦时月:“……”

    再可爱的花瓶,不还是花瓶。

    秦时月钻进车里,探出半个脑袋,盯着喻游看了半晌,却一个字都没说。

    和刚刚一样,喻游没走,就让她看着。

    许久,秦时月才低沉地说:“那祝你一路平安。”

    喻游点了点头。

    “你等一下。”

    他举着伞,去自己的停车位,从副驾驶拿了一个盒子过来。

    秦时月:“这什么?”

    喻游:“生日礼物。”

    这算是今天这恶劣天气中唯一的一丝阳光。

    秦时月勉强地笑了笑,“谢谢啊。”

    等司机把车一开出停车场,她迫不及待地拆了礼物。

    里面是一幅画。

    一副模仿莫奈风格的人物油画,落款却是喻游的名字。

    莫奈的笔触向来不写实,人物的五官只有模糊的轮廓,可秦时月隐隐约约觉得,这画里的女人有点像她。

    她捧着画,倏地回头,雨幕中只见喻游的车尾灯在闪烁。

    她不好意思去问喻游,画里的人是不是她。

    害怕在别人临走之前还留下个自作多情的最后印象。

    可这一抹似是而非的希望,却让她做了一个改变自己一生的决定。

    -

    晚上七点,时家老宅。

    今天虽然是秦时月的生日,但她要自己去过,家里人也不勉强,便聚在一起为郑书意庆祝奖项。

    所以秦时月出现时,一家人都很震惊。

    “你不是跟朋友过生日去了吗?”

    秦孝明问,“怎么回来了?”

    秦时月下车的时候比较急,连伞都没打,头发湿了几缕,贴在脸边,看起来有些狼狈。

    她手里抱着一个盒子,迫切地看着自己父母,说道:“爸,妈,我要去英国读书。”

    秦孝明拉开身边的椅子,朝她招了招手,“喝酒了?”

    秦时月:“……”

    她气急败坏地走过去,“我没开玩笑,我真的想去英国读书!”

    说完,她看了一眼时宴。

    她以为自己小舅舅是很乐意把她送到学校里去的,结果他的目光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你又想闹什么幺蛾子”。

    只有郑书意问她:“为什么又想继续读书了?”

    秦时月看了一圈屋子里的人,欲言又止。

    于是郑书意站起来,领着她去了阳台。

    “是因为喻游吗?”

    秦时月点头,眼眶红红的。

    “对,反正你们说我不矜持也好,说我冲动也好,我就是要去。”

    她咬着牙,胸膛起起伏伏,声音里带着她从未有过的倔强,“他们都不相信我是真想去读书的,可我就是这么想的啊。”

    “我以前不想读书是因为我找不到动力,我又不缺钱,家里也不需要我当顶梁柱,我都不知道把自己搞那么累干什么。”

    “可是我现在有目标了。”

    郑书意:“你到底是想跟喻游待在同一个地方,还是真想去读书?”

    秦时月急眼了,“你怎么没听懂呢!这不矛盾呀!我、我想去读书是因为不想被他当做花瓶,去英国是因为他也在那里啊!”

    郑书意还没来得及回答,时宴的声音突然出现。

    “你想去就去,跟你小舅妈急什么?”

    秦时月无语片刻,突然回过味来。

    “那小舅舅你的意思是同意我去了?”

    时宴没说话,只是有些嫌弃地看着她。

    “我这就去准备签证的材料。”

    秦时月撒开腿就往楼上跑,留郑书意在原地目瞪口呆。

    “这说风就是雨的性格到底是随了谁?”

    同时,郑书意拉了拉时宴的袖子,“你就这么轻易地答应了?”

    时宴轻哼一声,“那我们打个赌。”

    郑书意:“赌什么?”

    时宴:“我赌她最多半年就受不了,闹着要回家。”

    楼梯上传来秦时月蹬蹬蹬的脚步声。

    郑书意看着她的背影,无比郑重地说:“我赌她会坚持到完成学业。”

    随后,她抬头看着时宴,眼里映着他的倒影。

    “你不知道,一个女人为了和自己喜欢的男人站在同一高度,会有多努力。”

    -

    为了赶上一月开学时间,秦时月十二月就动身去了英国。

    金融组的职位一下子空出来两个,害hr连续加了好几天班。

    一个是秦时月的职位,一个是郑书意的职位。

    这天下午,郑书意关上自己办公室的门,看了一会儿门牌上的“郑书意”三个字,才转身回家。

    她一打开门,发现客厅的灯已经开了。

    走到厨房,才看见时宴站在料理台前清洗蔬菜。

    “你干嘛呢?”

    时宴不急不缓地说:“为郑主编做晚饭。”

    “郑主编”三个字着实取悦到郑书意了。

    “你要是早这么嘴甜,我们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

    时宴抬眼看着她,眸子里映着浮动的阳光。

    不过郑书意丢下这句话便跑去了衣帽间。

    明天才是她正式上任的第一天,新职位新气象,得准备一套最好看的衣服。

    几分钟后,时宴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尖叫。

    时宴慢条斯理地擦干净了手,才走进去。

    衣帽间内,郑书意光着脚,瞪大了眼睛,看着首饰柜上的一个蓝色丝绒戒指盒。

    她问:“这是什么?”

    时宴靠在门边,笑着说:“你说呢?”

    郑书意似乎没有回过神,呆呆站着,沉默不语。

    时宴徐徐站直,走到她面前,将戒指取了出来。

    “郑主编,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也在你这里升个职?”

    当他要抬起郑书意的右手时,她却突然退了两步。

    “你的述职报告呢?”

    时宴:“……”

    一时的语塞,换来郑书意的背影。

    “你居然沉默了?那你完了。”

    说完,她趿拉着拖鞋,逃似的跑去了露天阳台。

    今天无风无雨,夕阳如碎金。

    郑书意坐在藤条椅上,双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便把身旁花瓶里的几枝腊梅抽出来抱住。

    她需要吹一吹冷风,来平复心情。

    时宴没有跟出来。

    不一会儿,郑书意便闻到了一股清淡的饭菜香。

    饭菜香似乎总能影响人的思维。

    有的时候,郑书意走到某个地方,闻到一股炊烟味,记忆会被拉到童年,想起在爷爷奶奶家里的日子。

    而此刻闻到的味道,却让她脑海里浮现出很多很多年以后的画面。

    希望年复一年,日日如此。

    “书意。”

    时宴走过来时,没有脚步声,“外面冷,进来吃饭。”

    郑书意没有睁眼,只是弯了弯嘴角。

    “先生,你谁呀,不要随便搭讪美女。”

    “我可是有丈夫的人。”

    ――正文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