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错撩

番外一

    番外一

    冬去春来, 阳台的腊梅不知不觉只剩一根根枯枝,被人换成了一束栀子花。

    郑书意喜欢这馥郁的香气,闻着就有夏天的味道。

    她每一天都期盼着今年夏天的到来。

    鸟语蝉鸣, 花繁叶茂之时, 她就要穿上婚纱嫁给时宴啦。

    这一天,毕若珊收到了郑书意寄来的请帖。

    她看了一眼上面的婚纱照,手边的奶茶顿时就不甜了。

    别人婚纱照里新娘子都像个高贵的公主, 就算笑也带着一股娇羞。

    而郑书意似乎不知道“娇羞”两个字怎么写,嘴角都快咧到了耳朵。

    也不怕以后他们有了孩子, 看见家里挂的婚纱照会觉得自己的妈智商不太高。

    看完请帖后,毕若珊又收到了郑书意的消息。她发来了十几张图片,是婚礼策划团队提供的概念设计。

    郑书意:哪种好看?

    花了好几分钟看完这些内容后,毕若珊含着泪打字。

    毕若珊:操!!!

    毕若珊:都好看!!!!

    郑书意:不要说这三个字,我已经听时宴说烦了,快帮我选选。

    这还真有点为难毕若珊。

    婚礼地点选在爱尔兰的阿黛尔庄园,这个酒店本身的环境就已经很美了, 加上婚宴团队的精心设计,让她在这堆图纸里选出最好的,其难度比高考数学最后一道选择题难度还大。

    在她犹豫的几分钟里,郑书意又发来了几张图。

    郑书意:这个呢?设计总监说这是他今年准备拿来参赛的作品。

    毕若珊把这几张图看了好几遍后,打字的手变得颤抖,发自肺腑地吹起了彩虹屁。

    毕若珊:这个好看!!!就它了!!!必须选她!!

    毕若珊:不然我把头都给你拧掉!!

    毕若珊:就算我不能拥有这样的婚礼, 我也要在这种环境里当伴娘!!

    此刻, 郑书意正在婚庆公司。

    她看见毕若珊的回复,勾了勾唇, 又俯身去滑动身前的led屏。

    这家公司的设计总监见郑书意倾心于这个设计,说道:“光是看图其实无法体会到现场的美, 请您跟我来,我们公司有vr设备,戴上沉浸头戴式设备,能身临其境体验婚礼现场”

    五分钟过去。

    时宴合上手里的杂志,抬起头时,才发现自己的新娘不见了。

    说来可笑,虽然他是新郎,但全程没有任何发表意见的空间。

    直到半个小时过去,郑书意才一脸兴奋地回了待客区。

    她明明眼睛都在放光,却在外人面前故作矜持地说:“我刚刚去看了,还不错,你要去看看吗?”

    “你看好了就行。”

    他光是看一眼那设计图纸里漫天的粉色泡泡就要窒息了。

    郑书意对他的表现很满意,把图纸递给他:“那就这个了,你觉得呢?”

    虽然是在问他的意见,但那语气分明就只是意思意思。

    时宴收了图纸,却没展开。

    “你不用再考虑考虑吗?半个小时就做决定?”

    郑书意觉得他说得对。

    这种一辈子一次的大事,确实不能草率。

    于是她转头对设计总监说:“那我们回去考虑好了再联系你们吧。”

    -

    回到家里,郑书意闲不下来,坐到沙发上把可供选择的概念图群发给自己的朋友们。

    得到的答案非常一致。

    人以群分,她的朋友们跟她一样都无法抵抗铺天盖地粉色玫瑰蕾丝气球构造的梦幻般的婚礼现场。

    “好了,我已经决定好了。”

    郑书意说,“就今天跟你说的那个吧。”

    说完她又捧着设计图纸美滋滋地欣赏了起来。

    却听见时宴冷不丁地说:“我不同意。”

    郑书意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我说,”时宴侧头看了她一眼,一字一句道,“我不同意选这个。”

    郑书意眨了眨眼睛,“那你觉得哪个好?”

    时宴:“除了这个,其他的都可以。”

    郑书意彻底愣住,好一会儿,仿佛遭受了毁灭性打击,倏地坐起来,颤抖着嗓音说:“为什么?”

    时宴是故意跟她作对吗?

    时宴手臂搭在沙发靠背上,指尖玩儿着郑书意的头发,却没有立即回答郑书意的问题。

    于是新娘子使出了杀手锏。

    “时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

    顿了片刻,时宴的回答直戳要害,“太粉。”

    他不想自己一生一次的婚礼,回忆起来。

    ――会觉得自己是个公主。

    “太粉?”郑书意挥开他的手,拧眉冷笑,“粉床单你不也睡了一年了?我也没见你失眠啊。”

    这件事不提也罢,提起来,时宴也有一番理论。

    可转头一看见郑书意,他的神情倏地柔和下来,眉梢抬着,寥寥一眼,却释放着只有两人知道的信息。

    “我睡的是床单吗?”

    “……”

    郑书意猛地把抱枕砸向他,鞋都没穿就跑回了房间。

    过了一会儿。

    她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立刻抱着腿蜷缩在沙发角落扭头看向窗边。

    如果《红楼梦》重拍,此刻的郑书意必定是林黛玉的最佳人选。

    “唉,还没结婚呢,就这样对我了,不知道以后我在这个家还有没有立足之地。”

    说完,她用余光瞥时宴。

    却见他支开放在耳边的手机,问道:“你说什么?”

    郑书意:“……”

    “我说这个家已经没有你的立足之地,请你出去。”

    时宴拿了一件外套,还真出去了。

    -

    郑书意单方面的冷战不过持续了半个小时。

    听着外面什么动静都没了,她没耐住性子,悄悄咪咪地走了出去。

    她找了一圈,最后走到书房门口。

    打开一条门缝,看见时宴正在看书。

    她调整了一下表情。

    以她对时宴的了解,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

    于是她理了理头发,踩着小碎步走了进去,弓腰穿过时宴的手臂,腾得一下坐进他怀里。

    时宴对着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已经习以为常,一只手揽住她的腰,同时还能面不改色地给书放上书签。

    不急不缓地合上书页后,他才开口:“怎么了?”

    郑书意抱住他的脖子,娇滴滴地说:“老公,我从小就想拥有一个粉粉嫩嫩的婚礼,像公主一样,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

    时宴视线越过郑书意,平静地看着电脑屏幕:“你上个月说你这辈子最大的梦想是老公敷你用不完的面膜。”

    郑书意:“……”

    郑书意双手捧着他的下颌,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这样吧,以后我每天下班都回来给你做饭,让你每天都能吃上妻子做的爱心晚餐,好吗?”

    时宴:“那我还是选择粉嫩婚礼吧。”

    “……”

    为什么,在他微妙的措辞里,郑书意听到了一股嫌弃的味道。
Back to Top